Bitfinex危机中发币推IEO,拟融资10亿美元,或因这四点缘由


文 | 孙曜

4月30日凌晨,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在Twitter发布消息,表示获知Bitfinex将发售平台币并将进行IEO,并透露其融资目标为10亿USDT。Dovey Wan随后又发布多条推文跟进此事,并表示已有两个独立信源证实了该消息。其中一条指向Bitfinex股东赵东,他在朋友圈表示:“BFX大概率要发IEO,据说已经有土豪预约了3亿美元额度”。随后赵东在微博再次证实了Bitfinex确实有发币计划,但细节未定。

截至发稿,火星财经APP(ID:hxcj24h)跟踪的Bitfinex交易所公告及其Twitter并没有任何对此事的回应。而火星财经APP(ID:hxcj24h)回溯Bitfinex及其CTO Paolo Ardoino的Twitter,也没有发现任何将要发售平台币及IEO的蛛丝马迹。综合目前所获消息,及根据赵东的两次发言中“大概率要发IEO”、“的确有发币计划,但细节未定”判断,Bitfinex极可能在近期刚刚决定发售平台币及进行IEO,很可能是在Bitfinex和Tether及其母公司iFinexInc.被纽约州检方指控挪用价值8.51亿美元USDT之后。



Bitfinex交易所涉嫌两次挪用Tether资金,以解决流动性问题

4月24日,Tether更改比特币网络Omni Layer的USDT发行密钥;北京时间4月24日-25日凌晨,Tether先后增发Omni、ERC20、TRC20三个版本的USDT,总增发4.2亿枚USDT,其中Omni增发3亿枚。这次增发是近期USDT增发量最大的一次,且将USDT市值推到接近历史最高点的28.3亿美元。

美国当地时间4月25日下午,距这次巨量增发仅12个小时,纽约州检方就将Tether及其母公司iFinex Inc.以及Bitfinex告上了法庭。火星财经APP(ID:hxcj24h)追踪报道,从长达23页的起诉书中发现,纽约检方从2018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对Tether及Bitfinex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发现Bitfinex及Tether可能涉嫌多项违规,包括无照经营、重大事项未予披露、资金管理不善、关联交易等,但核心焦点在于Tether借给Bitfinex的9亿美元贷款(其中7亿已经完成交易)可能存在巨大的利益冲突,或令持有USDT的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

根据纽约州检方起诉书,这笔9亿美元贷款发生的罪魁祸首应当是Bitfinex的支付处理商Crypto Capital。Crypto Capital声称有8.51亿美元Bitfinex所属的巨款被葡萄牙、美国、波兰政府扣押,此事最终造成Bitfinex内部恐慌。

2019年2月21日,Bitfinex和Tether的律师曾向纽约州检方表示,“为了弥补8.51亿美元(Crypto Capital声称被扣押的)损失,Bitfinex和Tether正在考虑促成一项交易,允许Bitfinex根据需要提取Tether的现金储备”。代理律师表示,Tether或将从USDT准备金中提取6~7亿美元,以循环贷款信用贷款的形式借给Bitfinex。

3月29日,代理律师寄给纽约州检方的邮件中表示相关交易已经于3月27日完成,并且又透露出一笔于2018年11月发生的、未经披露的6.25亿美元资金转移(从Tether向Bitfinex),以解决Bitfinex的流动性问题,据纽约检方描述,这两项巨额资金变动都没有向公众披露。

简单来说,根据纽约州检方起诉书中记录的交流内容,支付处理商Crypto Capital持有的Bitfinex的8.51亿美元被扣押(目前没有官方证明),以致Bitfinex向Tether发起9亿美元贷款,并已经从Tether的USDT储备金中提取了7亿美元;而此前在2018年11月,也发生过一次从Tether到Bitfinex,金额为6.25亿美元的资金转移。火星财经APP(ID:hxcj24h)推测两次大额资金转移都被用来解决Bitfinex的流动性问题。



Tether、Bitfinex团队重合,合作伙伴高管存疑

Tether和Bitfinex团队重合其实已经不是秘密了,此前就有路透社透露Tether和Bitfinex共同的CEO,但在本次诉讼中,纽约州检方在起诉书中详述了三者之间的关系:双方的签字代表同时也是DigFinex(疑似笔误,遗漏了iFinex)、Tether、Bitfinex的董事和股东。而为双方借贷行为做担保的DigFinex,其所有者和实际运营者也是同时是Tether和Bitfinex的所有者和运营者。这也就不难理解Tether和Bitfinex之间资金交换的轻而易举。

其实在Tether、Bitfinex高管重合之外,Bitfinex外部合作伙伴也被疑存在重合情况。去年Bitfinex的银行合作伙伴Noble Bank破产事件后,The Block分析师Larry Cermak表示Bitfinex已经将银行储备转移到Global Trading Solutions,LLC持有的汇丰银行账户中。而根据另一篇报道,Crypto Capital的总裁IVAN MANUEL MOLINA LEE曾是Global TradeSolutions AG的总裁,而Global Trade Solutions AG与Bitfinex的银行业务服务商Global Trading Solutions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目前仍无法确定IVAN MANUEL MOLINA LEE与Global TradingSolutions之间的关系,即无法确定Bitfinex支付提供商与其美元银行业务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

无论此事的元凶是谁,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暗流,但经过银行业务合作伙伴的变动,及多次从Tether大额贷款、转移资金,Bitfinex或真在经历着流动性问题,通俗地说就是缺钱。但最新曝光的Bitfinex发币却使人人一头雾水,USDT与Bitfinex的关系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Bitfinex如此急切的试图用新发平台币的方式筹资?还是想用新发币与Tether USD撇清关系?

对Bitfinex此时发售平台币和IEO的四大思考

此前LinkVC林嘉鹏在接受火星撞上499采访时阐述了一个观点,从博弈论角度来讨论交易所、项目方、用户三者在IEO中如何取得均衡点,他表示IEO实际上就是项目方、交易所出钱出力,让利给散户投资人,在项目吸引到足够多的流量和关注度之后,交易所和项目方自然也能从中分到更多好处。

根据这个理论,火星财经APP(ID:hxcj24h)推测,作为全球头部交易所的Bitfinex,以及USDT发行方Tether来做IEO定会与币安Launchpad一样轰动,那么就有一个问题,项目方获益是项目币价的提高,那Bitfinex的获益在哪里呢?因为USDT是稳定币,波动极小,以IEO的方式获得的升值空间极小,所以如果Bitfinex要将IEO利益最大化,就必须要推出一款可以大幅获益的产品,那一定就是Bitfinex平台币。

所以火星财经APP(ID:hxcj24h)推测,Bitfinex如果想做到利益最大化,确实需要将其平台币与IEO“捆绑销售”。如果Bitfinex在当前负面缠身的背景下仅发售平台币,那平台币价格在舆论及现状面前将出现很高的风险,但如果同时放出IEO的消息,在“IEO将使用平台币发售”的心理预期下,Bitfinex平台币很可能在发售时就出现非常大的涨幅。

但我们推测,Bitfinex的IEO很可能使用平台币+USDT双币种出售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Bitfinex既可以从IEO中获得较高利润,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借项目方之手回购USDT。而Dovey Wan也在Twitter中表示,如果Bitfinex IEO接受USDT,那将有效的较少USDT的流通供应量,从而弥补它的储备金漏洞。

除此之外,IEO从2019年初就已经开始流行,但是Bitfinex并没有在那段时间参与进来,反而在IEO热度正在消退的时候行动,Bitfinex的这种行为很难不联想到受纽约州检方起诉事件。同时,Bitfinex受到纽约州检方起诉后,当日即有17250枚BTC、63.33万枚ETH,约合1.85亿美元自Bitfinex冷钱包中转出,交易所资金流通性问题没有解决的当口,又出现新的流失,Bitfinex急需引入新的资金和用户,激活交易所流量。火星财经APP(ID:hxcj24h)推测,在被起诉之后,Bitfinex或许已经很难再从Tether的储备金中提取资金,于是需要另一条路来弥补漏洞,这就是发售平台币和IEO。

简单总结我们推测Bitfinex此时将要进行平台币发售及IEO的目的:

1. 通过平台币、IEO引入新资金和用户,激活交易所流量;


2. 可能是提取Tether储备金断路后弥补漏洞的新路径;


3. 平台币与IEO“捆绑销售”,以期获得更高收益;


4. 同时通过项目方之手回购USDT,减少流通供应量。

Bitfinex、Tether的危机不仅仅是资金能解决的

但是,就如Dovey Wan在Twitter中所表达的,Bitfinex发售平台币并进行IEO的行为并不是可持续性的。即便Bitfinex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资金问题,并将贷款自Tether的7亿美元还清,Tether的储备金支撑问题依然悬在头上。并且连续的负面事件后,Bitfinex及Tether的信誉已经遭到不可挽回的伤害,这是金钱无法弥补的。

其实Bitfinex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证明Crypto Capital声称被冻结的8.51亿美元真实存在,被冻结的原因,以及是否能够解冻。当然,判断能否解冻的关键还是要分析这笔资金被冻结的原因。

其次,在起诉书中,纽约州检方至少提及了4处Bitfinex存在应予未予披露的重大事项,包括合作的支付处理商的信息,8.5亿美元资金损失的信息,与Tether达成的9亿美元循环信用贷款可能涉及利益冲突的信息,及6.25亿美元资金转移的信息,如何向公众回应这些实锤式Bitfinex应该真诚思考的。

再次,Bitfinex与Tether的团队也应该就起诉书中提到的高管团队重合的问题给出答复,既是交易所又是“银行”的运营模式只会带来更多的质疑。

最后,就之前来说,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Tether到底有多少真实的美元支撑,预计Bitfinex很难将其真实数据公开于众。但是在一次次的负面事件之后,Bitfinex或许将面临迫不得已公开所有数据的一天,但那时USDT或已霸主地位不保。

时至今日,摆在Bitfinex面前的选项已经不多,已经没有所谓的最优解决方案,Bitfinex的操作空间已经非常有限,这次危机爆发后,Bitfinex甚至出现了用户退出式买入BTC,即在无法通过USD退出时,买入“硬通币”BTC,借此离开Bitfinex交易所。自此之后,Bitfinex信任危机加剧,Tether江湖地位不保,若还不能警醒Bitfinex进行符合大众利益的行动,那真将无力回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