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一线 | 中国社科院特聘教授王彬生:区块链将重塑公司制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5月25日,由人民日报数字传播、三亚市商务会展局、国印金控、FINWEX主办的“ IFIC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三亚”在三亚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表示,信息成本的降低和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使人类的经济活动在未来的虚拟世界产生对应关系。 

以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王彬生演讲全文,经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整理编辑:

这个话题有点大,我先讲几个小故事。今天我准备得不太充分,加上话题过于沉重,由于时间关系我直接进入主题。

主办方邀请我过来,因为参加过很多次这种会,每次讲的都是币圈、链圈的那点事儿,我把我最近正在写的一本书其中的一个章节分享给大家。虽然跟我们大家来这里直接讲发财致富的梦想有点遥远,但它的底层逻辑是一样的。

来三亚之前,在中关村有一个线下分享会,非常也意思,人也不太多,几十个人,大多数人非常喜欢听这种底层的定义逻辑。只有一个安徽的哥们儿说,王老师你别说那么多废话,你直接告诉我涨还是跌?我直接切入主题,我说我也不知道。

我这个题目是怎么来的?来源于2017年的时候。大家知道那时候区块链市场发生了非常狂热的一幕,我本身也在区块链市场做投资,但我更喜欢搞理论研究方面的思考。当时就在思考,哪有公司的身影?当时市场的火爆程度,我估计在座很多人仍然是记忆犹新的,所以从那开始我就逐步在想这个事情。

很多人把区块链描绘成高科技,我更多从社会学角度把它描绘成社会运动,更多是由于科技发展导致信息社会结构发生变化。那天在中关村的分享也是这样,有炒币的也有搞开发的。他们说如果能从科技和信息成本降低的角度来解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可能更容易理解未来区块链市场的走势。2013年我刚刚加入这个市场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大家听说过北京的车库咖啡吗?当时那个地方分成了两波人。一波是宝二爷这种炒币的,还有一波是搞技术开发的,所以就被天然分成币圈和链圈。但最后博弈的结果是什么?不能说币圈赢了,但博弈的结果是链圈的人都发币了。那时候给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所有的技术都是跟着市场走的,没有以太仿、比特币这些虚拟资产的几倍、几十倍、几百倍的上涨,不会有那么多计算机人才、科技人才加入到研发和开发队伍里。

但如果我们把它理解成所谓的高科技,其实在2014年大量的资金和传销盘子就发行了各种各样的代币,这是非常困惑的。我原来也一直把它理解成高科技,但很多人就胡乱做了很多贝壳币、海洋币、太空币等等,有一大堆,但没有人可以直接做航天飞机币,因为航天飞机的工程难度大,没人信。这就说明区块链有一个问题,技术门槛相对协作非常低,我总结这些话都是我平时写日记写文章总结出来的。由于信息成本的降低,导致全人类、全世界、全社会被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的协作,这就是区块链的经济学本质。

所以那次在纽约共识大会上喝了点酒,我脑子一热就喊出来一句话。我说火车跑得快,全靠韭菜带,各式各样区块链市场炒作的人,他们有意无意推动了这个市场的发展。这里面有很多人赔得倾家荡产,赔得只剩裤衩,说得好听点就是只剩个鸟巢了。这是总体发展的逻辑,估计在座好多人就属于这种情况,硬挺着很受伤。

公司制是什么?公司制是人类近现代工业化以来过程中最基础的组织构架。公司是法人结构所有权和经营权发生了分离。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讲理论很枯燥,你是茅台酒的股东,你如果投资茅台酒就买茅台酒的股份,你如果喝茅台酒就去买茅台酒,变成了消费行为,生产和消费发生了分离。在座各位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体系化,银行、证券、保险、信托都是公司制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分工的产物,大家不要认为保监会、证监会、银监会甚至中央银行就是天然的暴利机关和天然的政府机关,不是的,都是近现代工业化以来金融作为一个部门被分离出来了,所以保监会、银监会、美国证监委就被分离出来了。美国华尔街纽交所1792年诞生的,但140年以后才有了美国证监会,大家要把历史搞清楚,有利于对市场的把握,这都是经济体系分工的产物,不是天生的。人类社会上公共权利天生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费。

农业时代是以财产和人丁课税为主;工业化时代是以所得和商品流转课税,比如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各种各样的附加;公司资产等于所有者权益加负债,稍微有一点财务知识的人都知道,所有权益加上负债就是公司资产,在北京全国各地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有时候会看到一些人开着豪车,住着豪店,出入各式各样的会所,动辄几十万的消费。从财务角度来讲,不意味着这个人就是亿万富翁,他有可能有1亿,也可能欠10亿,反正能花就行,在中国这是经常现象;公司的经营目标利润,利润就是收入减去成本。

税收、军队、法定货币的发行权是政府权力的核心基石。这三个维度,在过去的工业化社会,税收、军队、法定货币的发行权缺一不可,但大家想想,这三项权利里边最核心的权利是什么?是税收权。军队和法定货币的发行权都是为了做税收和保障,让你交税你不交,不交我就干你,让你交税,你交的不够,我就多发点货币想办法洗你。全世界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国家体系核心是税收,不是军队和法定货币的发行权,它们只是为税收做保障的。

我经常开玩笑,军队、法币、发行权都不重要,税是最重要的。我在这个地方没有驻军,但可以在这个地方收税,这是最关键的,税收是国家政府权力核心的核心,一切都是围绕税收。国家暴力机器能够触达的地方就是税务的边界。比如缅甸的金三角,因为国家暴利触达,没人交税;传统的国际贸易主要形态是商品和劳务,以国界为半径。谈到这里我需要跟大家花半分钟时间讲一点最近打得火热的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都是暂时的,从未来来看,贸易是人类社会近现代工业化以来以国家为边界展开的商品和劳务之间的交换。人类社会自从互联网发达以后,就一直往全球范围内在物质形态上以产品级的协作打破了公司间的贸易,在价值形态上直接实现了全球化的协作。过去这几年包括在未来,能带动整个人类社会文明增长和发展的是直接的协作,而不是国家跟国家之间有协作贸易。

如果大家不理解,我给大家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30年前的中美贸易战,如果要把日本和美国进口的汽车关税搞得很高,中国人买车会直接受到影响,汽车消费会直接受到影响。当人类社会今天物质的制造能力无限扩大时,你会突然发现中国进不进口美国的车,或者进不进口日本的车,无论收多高的关税,对你的实际生活没有直接影响。为什么?因为汽车作为一个商品已经普及化了,它连40年前凤凰自行车的存在感都没有。40年前如果谁在农村骑凤凰自行车,那是一件很屌的事情。今天你在任何比较发达的地方开一辆破车,我认为没有什么可炫耀的。

第二点,汽车作为商品可以共享的时代,它的价值没那么重要,没那么迫切。对于中美贸易战,我认为都是暂时的,不可能对未来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国与国之间毕竟有一个面子,打来打去的会暂时短期对一些行业有影响,对全球经济特别是对中国这么大国家的未来来说,我认为不构成实质性影响,因为未来全球发展和增长的内在动力已经打破了国家的边界。

区块链技术的普及,我相信来开会的人,99%的人都在这方面做过投资,绝大多数的人参与过2017年的那场疯狂。大家想想,当信息传输成本为零的时候,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公司?因为公司作为第三方平台的存在,可以把大家的纽带联系起来。如果今天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直接展开协作,未来公司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我们不讲区块链,就讲现在的互联网技术。现在大家都知道,所有的工商登记注册都要到工商局去,从另一个维度想想,国家工商总局只需要做一个总的网站就够了,每个人把自己的身份证上传,直接在上边登记就可以了,还需要那么多的县工商局、市工商局吗?根本不需要。包括税务,国家税务总局做一个中心化的服务器就可以了,把所有的税务号登进去,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的税务机关。你稍微闭上眼睛想想,公司存在的基础没有了。如果我们自己之间能直接展开协作,我干嘛还需要公司?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链。所以在未来,公司存在的价值慢慢没有了。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公司存在的基础构架没有了,公司没有了股票就没有了,被Token取代了。股票没有了,纽交所、华尔街就没有了。所以未来的变化会非常大,我们说三年、五年可能有点紧迫,但绝对不可能是三十年、五十年。就像微信干掉现金,没用掉几年的时间,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不用现金了。因为技术的发展,有5G、6G、7G,等到移动互联网再往下发展时,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对社会结构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但公司没有了,不意味着没有经济行为,所以我把它叫做个人行为价值化将直接展开交易和协作。从以太仿的发行到2017年疯狂事件,大家可以想想所有东西背后的经济逻辑,都是个人之间直接展开协作,不需要公司制的逻辑,这是很重要的变化。

生产、消费、金融在未来将重新融合。我之前也讲了,公司的生产、消费、金融分离了。未来是交易和支付会重新融合的。比如你在意大利,你教我意大利语。我在中国,我教你汉语。我们俩教的过程就是价值对冲的过程,交易本身的发生就是支付结束了,你见不到支付。从这个维度来讲,我们过去追求的GDP,这个体系在未来会面临重新构架,因为没有现金流。你搞我意大利语,我教你现金流,这个是没有现金流的。茅台将来上链,我们将来囤着茅台的Token就可以了,不用囤茅台酒,喝掉就是消费,卖掉就是金融,消费和金融融合了。但倒过来想,就没有茅台股票了。茅台股票没有了,深交所、上交所也就没有了,这个在未来是可以看见的,金融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场景。你和一个没有做过区块链投资的人讲,他觉得你在说梦话,在胡说八道。但我们可以看见的逻辑正在一步一步地发生。

信息流、价值流、物流未来是一体化的。这个大家也容易理解,你为什么要把你的Token打过去?打过去的同时既代表了信息,也代表了价值。过去不一样,过去信息和价值之间的流动可能是有偏差的,包括物流,未来3D打印时代到来以后,全部都是一体化的。

传统的税收体系是两个核算方法:GDP、GNP。GDP我估计大家都知道,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如果对经济学常识稍微欠缺一点的人,可能对GNP不太理解。GNP是国民生产总值。什么叫国民生产总值?GDP是一个地域的概念,GNP是一个人口的概念。比如我到美国,我是中国人,我在海外有收入,回到中国要申报,这就是GNP的概念。但不管怎么说,传统的税收体系都是基于这两个方法来核算的。

我刚才讲了,未来这种体系是对冲的。原来的GDP也好,收的体系的钱是基于商品和劳务的生产。未来商品和劳务是直接对冲的,不产生现代统计意义上的GDP。你拿我的茅台酒直接就可以换中华烟,你的Token换我的Token,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工业会计概念。税收的两大核算方法,在未来也会面临重新构架。

税收的三个特征:无偿性、强制性、固定性。说到区块链市场,大家更多关注的监管是有关中央银行的政策。其实很多人对核心背后的经济体系不太理解。区块链市场将来的核心,未来有一天财政部会表态。财政部如果要表态,那就摊上大事了。中央银行体系的表态,只是把你作为一个金融品种,比如发Token了,不许乱发币,会影响金融稳定。但都是不疼不痒,因为对体系本身没有造成实质性影响。我刚刚讲了,国家的核心是税收问题,你去问问火币他们交税了吗?听起来都是10亿美金的年利润。如果按中国现有的所得税体系,至少要交3亿美金的税,但他们没交。不是他们不想交,这个核算体系跟那个体系根本不搭界,交给谁?总不能给财政部几个Token、几个火腿、几个罐头吧,但它是实实在在产生价值的。财政部将来关注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的行业会面临实质性的发展改变。比如财政部说将来罐头币可以作为纳税凭证,行业就会有大发展,中央角度讲没意义,财政部才是核心。如果大家对财政权力不理解,这里有一个小笑话,大力士挤菠萝,谁都挤不干净,后来上来一个老头挤干净了,这个老头说我是联邦财政部税务司的官员。财政部的核心部门是税务司,其次是预算司,税收的权力是一个国家的核心权力。跟一个家庭是一样的,你们家谁管钱谁说了算。

关于税收政治哲学的起源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大家可能不太理解税收是怎么来的。税收从政治哲学上讲,最先是从抢劫开始的。如果每年都抢光了,这些老百姓就不生产了。但如果抢的太少了,对方抢劫的人觉得不划算。所以就商量了一个比例,说每年把收成的20%-25%上交给我,我给你提供保护,这个抢劫率就是后来税率的前身,在政治哲学上税率就是由抢劫开始的,所以所有的政府都是有原罪的。

工业化以来生产消费行为的本质是对地球自然环境的消费行为。现在所有的消费生产都是基于对商品和劳务的计价和统计,所以我把它定义为这是对地球自然环境的消费。因为在农业时代和工业化以前的时代,全球没有生态危机。环境问题是近现代工业化以来才有的,以前都是农业生产,哪有环境问题?我这个人又是一个天然的环境原教旨主义者,我看一些女孩儿浓妆艳抹的我基本看不下去第二眼,我喜欢素颜朝天的,我觉得还是原生态好。现在这个社会,大家美容、美颜,还用各种各样的相机P图,我们每个人内心都对这种从吃的、喝的、用的各方面,对这种天然的东西充满梦想,所以农耕时代没有环境危机。

信息成本的降低和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使人类的经济活动在未来的虚拟世界产生对应关系。我相信大家对这个也容易理解。所有理解这场区块链投资和这场社会变革的,都要从信息成本的角度理解。科技的发展一边是真实世界,一边是虚拟世界,它们之间在过去对应起来的成本很高,现在的成本很低。茅台酒从下料到生产,谁吃了、谁喝了、在什么地方,在虚拟世界都有一个对应的坐标。从量子哲学的角度讲,谁喝了、尿在什么地方,这都可以统计出来,这就是未来科技的发展,我们可以看见酒在什么地方,销售在什么地方,这是虚拟世界的对应关系。

当人类社会所有的生产经营活动和虚拟世界产生对应关系的时候,大家会发现蓦然回首,所有问题的本质都是人类对地球的消费。我认为收费才是未来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大家还不理解,我给大家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因为这种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基于过去的增值税、所得税不可能收到了。现在所有经济政策的制定,比如国四、国五,其实在过去“一刀切”的情况下是有道理的。

当互联网和科技发展时,根本不需要国四、国五,我只需要说你这个车排放量越高,递增比例就越高。比如你是国一标准,没关系,国十收一毛钱,国一十倍加收。过去的计量成本很高,北京的长安街你怎么停下来让大家收费?现在的技术不用停车,谁从这儿过了都是很容易计算的,这是倒过来行为价值化的过程。你走长安街越多就交得越多,每个人排放得越多交得越多,本质上这不是税收。税收的本质是无偿性、固定性,因为你有钱你就要交。未来不是这样,你消耗了就要产生对等的补偿,这是未来的财政收入。因为过去的时代,财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这是非常大的一个方面。

个人之间的价值交换无法产生传统意义上的GDP;未来的物物交换成为可能也不会产生传统意义上的GDP;未来价值共享使传统意义上的GDP呈下降趋势,这个其实理解起来很简单,比如汽车不共享,跑十万公里很多人会扔掉,因为你跑不了五十万公里,一共享跑五十万没问题,但车卖得少了,传统意义上的GDP是下降的;重构财政收入体系将是各国政府面临的最大课题,因为不可能没有公共预算,也不可能打破彻底意义上的国家边界。比如最近的丢币事件,为什么解决不了?因为全球国家之间的关系要重构,警察怎么协作、国际之间怎么协作?在未来整个国际体系都要重构,远远不是我们今天理解的监管。比如日本银行给你牌照你就合法化了,中国央行给你牌照你就合法化了,不能这么说,因为在未来还不一定有没有央行。但我认为未来财政部存在的寿命比央行长,因为自从诞生国家那天就诞生了财政部,央行仅仅是近现代以来才有的。

这是我今天分享给大家的一点思考,谢谢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