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一线 | 圆桌对话:下一代公链将是怎样的形态?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5月25日,由人民日报数字传播、三亚市商务会展局、国印金控、FINWEX主办的“ IFIC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三亚”在三亚举行。

以下主持人火星财经合伙人——李劳;EOS Asia创始人——郭达峰;本体创始人——李俊 ;知密大学发起人、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BitConch创始合伙人、DLT Captial创始人——Lilly Mu博士;Satoshi基金会理事——王宏利为 “ IFIC领航新经济·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峰会·三亚”圆桌论坛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李劳: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三亚,参加IFIC的活动。我们今天这个环节是一个系统性的来讨论公链。去年算是公链元年,我刚才在上台之前查了一下,目前郭总的公司半壁江山是公链体系,可以说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我们首先请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同时分享一下经过过去一年的发展,你对公链的认知发生了什么改变?

郭达峰:大家好,我叫郭达峰,我是EOS Asia的创始人,EOS Asia也是其中目前排名比较高的公链之一,我也算是参与到整个业务,从启动到现在的整个过程。EOS Asia过去一年的发展,我觉得也可以代替公链的发展情况。

过去一年来讲,EOS Asia目前的活跃度非常高,整体区块链上面的活动,它差不多占据一半。包括大家一直以来认为在公链上可能出现的场景,开始露出了一些苗头,比如一些游戏也有部署在上面,EOS Asia有一定的高性能特性,让出块时间降到半秒之内。当你使用一些应用的时候,你不需要等很久的时间,这跟我们一般用户使用互联网产品来说是更加接近的。经过这一年的发展,我看到更多的区块链应用部署在上面,接下来我觉得会有更多这样的应用出现,可能是在去中心化金融,可能是在游戏,可能是信任重建的应用,应该都会出现。

李俊:我觉得过去两年本体到了新阶段,最早讲技术、分片、跨链,现在发展到了一个阶段,设施越来越完整,任何信任的项目靠单一技术比较难以突破,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区块链很多应用在过去的阶段,其实是其他应用想到区块链找到新用户,更应该做的是如何拓展出去,把新的用户带进来,这是最大的点。但一带进来,势必会涉及到传统不同行业的用户,要支持传统行业的应用,光一个纯数字化的机制不够,要把桥建立起来。本体在过去半年到未来两年,都会聚焦做这件事情,把链下跟链上的桥打通,包括分布式数字、资产确权、法律体系的连接。这些做起来之后,你有很多应用上来之后,可能就是N个应用方。比如我们做的一些视频应用,用户从来没有碰过数字资产,也没有到过区块链,但你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它成为加入这个行业的新用户,拓展行业边界是公链需要做的事情,而不是在现有池子里反复折腾,现在到了新阶段,大家应该尝试破边界。

李劳:李俊总讲的概括来说就是拉新,这不是存量之争。

刘昌用:大家好,我2013年开始接触比特币,2013年到2016年这三年期间,我心目中的公链非常简单,从比特币作为一个世界货币来说,它取得了成功,在它的基础上借助主链可以搭载更多的应用,这条链可以承载未来世界所有的加密密码应用。但是在2016年扩容之争之后,尤其是经过2017年、2018年各种的公链大战,我的观点在不断发生转变,因为事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来看,我们所说的公链至少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之前有位嘉宾提到的,它必须提供基础设施的服务,不是针对一个场景服务的,是为更多场景提供基础服务。二是公链要去中心化,我们可以把微信作为公链,上面有小程序各种各样的东西,如果不讲中心化,它是很好的公链。为什么我们一要讲去中心化?不是因为去中心化天生有什么样的必然绝对好处,而是说当一个基础设施特别重要的时候,它承载过多东西的时候,经济利益非常重,所涉及的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的影响都非常大,所以很容易被控制,或者说出问题,或者说担点风险。它一旦出问题,整个生态会面临巨大的灾难。所以如果想做一个真正的基础设施,去中心化的好处是非常多的,可以做到全球的地球村,是无国界无边界的。公链需要去中心化,需要作为基础设施提供服务。

比特币在货币这条道路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也面临一些问题。在其他方面的服务,比如在智能合约方面,它被以太仿取代,EOS Asia他们解决了以太仿的一些问题。我现在的判断,公链的状况不是一条链一统天下,应该有一个层次,基础设施也有分层次,有的是真正全球性的,有一些局部性的,会有不懂的层次,去中心化的程度也有不同,我觉得应该是多层次的公链体系,同一个层次有竞争,不同层次有协作,多种公链并存、竞争、相互促进的局面,我觉得是很好的。

Lilly Mu:大家好,我是BitConch的创始人Lilly Mu,我本身是学生物学的,我是今天场上唯一一位女性,也是唯一一位非IT及金融行业进到区块链领域的。很多人问我,你作为生物化学的从业者,怎么进入区块链的?我说连我都进来了,说明区块链会改变世界,各行各业都需要。

BitConch是基于POR的创新算法,并有并行处理架构,我们是基于底层算法创新基础上建立的高速底层的公链,我们的测试网络已经上线,欢迎所有朋友到我们的Github上下载测试工具。我们用了非常巧妙的方式使得节点有效抗中心化、抗联合作恶,既保证很好的速度,又能够保证节点相对公开和公平,并且能够有效抗联合作恶。

BitConch本身是基于分布式商业落地应用的高速公链,我们主要服务的是那些实体、传统的经济,比如吃穿住用行、泛娱乐,就是吃喝拉撒好玩好用的底层应用平台。基于我们服务的对象,我们进行反推,必须要使性能达到高速,使得在高并发上有很好的业务处理性能支持。

一方面是技术上,BitConch已经完成了测试网络的上线,不断在进行迭代和更新。同时我们孵化了12个准杀手级应用基因的应用,涉及到教育行业、健身行业、广告、社交电商、婚恋行业等等。我们孵化应用时通常会看到几点。首先,所有的分布式商业都是强运营的项目,投项目、投人的时候,你的团队是不是在这个行业里具有深度资源?你要带资源和资金,我会配置资金给你,你要对从事的行业有深度认识,要有资源整合的能力,我们共同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如何找到一个点,能够有效解决他所在的行业里的痛点的项目。时间关系我们没办法展开,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看看BitConch孵化的应用,蛮有意思的,我们真正用到一些区块链的技术,有望在他的行业里帮他赋能,进行弯道超车和换道超车。

说到对产业的理解,我认为第一个产业轮回是以比特币、加密数字货币为主的,无论是技术迭代还是金融属性,这个产业轮回接近尾声,不能说接触,但已经变成了基础毛利,不再是暴利的行业。

第二个产业轮回现在还在孕育和起步,就是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经济,相当于我们找到主流的应用,包括像李总说的拉新,我们让普罗大众无感使用区块链,所以我们很幸运在第二个产业轮回开头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深度为这一轮的产业轮回做点点滴滴的贡献和推动。

王宏利:大家好,我是Satoshi的王宏利,我基本赞同刘昌用老师的观点,大家都知道BCH,比较出名,我们一直着力于提高BCH的安全性,不断进行迭代,通过不断发展提高我们在未来公链中的地位,而不是一直停滞不前。现在很多老牌的公链都在保持非常缓慢的进步速度,但BCH的态度是,在很多新的项目不断竞争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肯定要通过自己的方式把它们甩得更远。我们经过了不断的升级迭代,也经历了很多安全上的考验,未来公链的发展还是要把安全跟进步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口号跟愿景放在第一位,因为现在我发现这个圈子很浮躁,现在很多公链还是要先画一个很大的饼,我们特别认真特别诚恳去宣传它,但未来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公链的发展除了理念上的想象力,还有我们在实操上要真的踏踏实实去做事情,就这些。

李劳:我补充一下,我来自火星财经,火星财经是去年在区块链爆发的热潮之中成立的,2018年2月份成立的,感谢各位的支持,去年获得了比较高速的发展,目前我们的业务也正在做调整,更进一步往多维度的信息服务转变,脱离单一的媒体形态,包括有一些二级市场的链上数据,从媒体提升到多维信息服务,通过这种方式服务产业。

非常感谢大家第一轮的回答,我们第二轮的议题,我们看到现在公链的参与方在发生变化,此前比较多在发展通用型公链,我们今天看到越来越多的项目发起方都开始强调聚焦,在金融交易的场景中算是金融基础设施,没有想做通用型的,但想在自己的细分领域去做。在其他的细分领域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我们这轮的问题是,在通用型公链和细分领域的公链之中,究竟有多少事情可以去做?有多少缝隙?我现在看到有很多力量涌入这个行业,我们这一轮讨论一下在这两者之间有多大的空间,未来两者是否并存?整个公链的生态发展几年后是怎样的结构状态?

郭达峰:我觉得通用型公链和有专门行业解决方案的公链来说,大家可能都没有想到,但你只要参与到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原来要重建的东西这么多,这是慢慢演变的过程。可能大家一开始在想以最基础的方式去做,但在实操层面来讲,你在重塑整个信任体系,这个信任体系是人类通过几百年、几千年建立起来的,有很多的共识机制,你可能没办法一下子用技术实现出来。如果你要实现它,必须要钻到每个行业里了解清楚金融到底需要的是什么?游戏行业需要的是什么?这是不同的东西。

我认为这个重塑的过程还会花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认为这种特定的基于某些行业的链很有存在的必要性,因为重塑的过程需要特定的方案。 

李俊:我觉得垂直化的行业链肯定有一定价值,但最昂贵的成本在哪?刚刚刘老师也讲了去中心化程度。要达成去中心化程度,这其实是非常昂贵的事情,广泛去中心化是很长的过程,要经过共识形成、别人对你的信任、你自己的持续生态推进,不是你想去中心化就可以去的,这是现在有一定规模公链的小的优势。

垂直化的问题,现在行业垂直化看见的不多,因为公链可以cover,最大的是来自交易所的垂直化公链,但容易形成站队现象。好的项目希望全球化流程,这时候它会不断考虑到底要站在哪里,是不是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换个角度,现在交易所的话语权这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还在早期,交易是项目价值的体现点,现在项目还没有落地,体现什么?回到传统的行业跟资本市场,如果你阿里巴巴、腾讯、Facebook,我买你股票的时候,我会在意你在纳斯达克、A股还是纽交所吗?无所谓,我要的是买到你,因为我买的是你的企业。区块链下一阶段会到这个阶段,它看的是项目本身,你在哪里交易不重要,哪怕你到了一个全新的交易所,只要你的项目好、用户体量大,这是很重要的,在哪个交易所不重要。

刘昌用:我觉得这种局部细分的和完全一般性的公链并存是一个非常好的积极现象,实际也是这些年区块链发展两个趋势的表现。一个趋势是人们想做一条最基本的公链,它可以涵盖一切的应用,像以太仿、EOS Asia都是这种做法。还有一些尝试,想做很细分的领域,做一个小的链,包括我们这两年做的比较多的新尝试,他们做了之后发现还是需要多个的协调,所以一个方向是从公链深入到新的层面。另一个方向是各种各样的新层面在往公链走。不是说谁的方向是对的,而是说这种做法本身是比较好的。

现在未知的是,他们最终合作的稳定均衡形态是什么样的?目前还看不出来,我觉得也没必要去界定这个结构,这是市场会演化出来的。现在区块链比较缺的就是对市场的理解,我们现在说的跨链这种技术,都是想从本质生态上构建起来,但我们忽略了市场和社会可以弥合这些商业间的很多缝隙,我觉得大家就按照自己的方向去做就好了。

Lilly Mu:我个人觉得未来整个公链的布局,实际我认同李总的意见。一个公链可以维持分布式的节点,包括一些技术不断的革新和迭代,我觉得成本是非常高的,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有这样的能力去进行公链的维护。所以我个人觉得,基础设施的公链未来全球会剩下为数不多的几条。对于一个公链能否活下来,我认为有三个最重要的指标。

一是技术迭代面,你的技术能否支撑上面跑的应用的技术需求;二是你是否对开发者友好,让开发者的学习曲线更加平滑;三是你能否形成流量溢出平台或流量交互平台。

第一代的公链或第一代区块链所信奉的是先共识再共用。就像大家先认同了POW,先认同加密数字货币,先认同各种各样的理念形成社群,然后进行金融市场上的金融操作。而下一代的公链,要满足先共用再共识,普罗大众不知道共识算法和智能合约,原来买电影票用三个牛,现在还是用三个牛,但回头看,某一个钱包里竟然因为我当时的分享点赞而有了很多Token,他知道我的资产和价值是如何反哺回来对区块链进行认识的。

我个人觉得,现在做垂直公链,或一个细分领域所谓行业公链的人,应该好好打磨商业场景,知道普罗大众的用户如何用好dep并持有资产,未来公链就交给苦哈哈去做节点分布的人就好了,就像我们做抖音,不需要再研发一个安卓系统,你就好好把抖音打磨好,把市场推广好就ok了。这是我认为的未来公链分布,可能还是会基于更加集中和专业化,谢谢。

王宏利:现在很多交易所都在基于自己的平台币发布公链,但实际并不是所有交易所都有能力开发自己的公链。像火币这样的当然没问题,但其他二线、三线的交易所一定会跟风开发自己的公链,会发布白皮书。但等了两三年,我们可能会发现他们写了一堆bug出来,并不一定能用。交易所做公链有天然性的优势,前一阵也发现我们非常资深的BCH的一个交易所也在研发自己的公链,他们在通过自己的公链变成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用自己的平台币在公链上流通,将来这个公链可以做智能合约。

但我觉得如果是一般的交易所做这个事情,比如这些我们念出来都觉得比较山寨,没有技术的,他们未来会跟风,但他们做不到,但依然会有人跟着他们去投资。所以我觉得未来还是有很多交易所跟这个风做这件事情的,但真正能做到的没有几个。

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所公链,这个确实很有意义,因为很多开发团队也是做公链的,他们可能聚在一起开会聊天,研究未来我们应该做什么,大家有什么点子,结果发现他们坐在一起没什么可聊的,面对面气氛很尴尬。交易所逐渐开始开发自己的公链之后,发现大家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的,因为确实交易所有这样的天然优势。不只是做公链的优势,他们在做PoS矿池方面也有优势,很多项目需要发币、做代币、上币,他们上币的费用也非常昂贵。但基于交易所的公链,对他们来说也是以后减少负担的方式。

所以我认为,未来这肯定是趋势,不只是头部交易所会做,有很多小交易所也会做,但它们如何攻克自己能力上的壁垒?建议它们找一些比较著名的开发团队进行协助。所以我们未来也要审视这些交易所有没有能力做这个,据我所知之前有一个来自大交易所的产品经理,他们对我直言不讳地说,很多交易所实际就是在给黑客工作,很多的漏洞自己都没有发觉,别人早发觉了。前段时间也有一些大新闻让大家有所体会,不管你基于哪些方向在做你自己的公链,你的技术一定要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愿景跟白皮书放在第一位,这些东西都是虚的,谢谢。

李劳:谢谢宏利。公链是很长久的话题,会持续在整个区块链的发展周期里。我们论坛由于时间的原因没办法深入展开,我们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就这个话题聆听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再次感谢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