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Price Analysis: $9,400 Key Support Holds For Now

Bitcoin price support News

Bitcoin Price Analysis: $9,400 Key Support Holds For Now


Bitcoin’s volatility has drastically decreased over the last few weeks as price action unfolds close to key support at $9,400. This key support line creates the bottom of the asymmetrical triangle stemming from $14,000 down to $9,400 mentioned in a previous analysis on Bitcoin.


Bitcoin 1-Hour Analysis
xbta

On the 1 hour chart for XBT/USD, we can see the decreasing volatility alongside low volume. There was a large bearish candle on the 29th of August that resulted in price levels dropping around $800, despite this no real momentum gathered up for the bears as price action now trades predominantly sideways around the 0.382 Fibonacci level around $9,500.

20 SMMA and 50 MA starting to visibly curl upwards around market price indicating a potential new bullish trend could form and take market price up to POC at $10,000. This is also the level in which the large bearish candle developed.

I expect price action to be quite boring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until either $9,400 is broken to the downside with clear sustainable bearish volume and not just one random large volume spike. Adversely, we would need to see the same increase in volume for the bulls taking price levels above $11,000 and clearly breaking up through the asymmetrical triangle mentioned.

Maxx momentum flashed a buy signal on the 30th of August (yesterday). This is a potential reversal sign alongside the 20 SMMA and 50 MA visibly curling up just above key support at $9,400.


Bitcoin Daily Analysis
xbtdaily

On the daily chart for XBT/USD, we can see the large asymmetrical triangle that has formed from the visible range highs at $14,000 to the lows at $9,100. POC (Point of Control) running directly through the middle indicates price action within the triangle formed is very much sideways consolidation despite the large range. This means there’s a large move ahead and this period of consolidation will act as the fuel behind the large move.

The trend is still very much bullish until price action breaks down through the triangle leading me to believe the large move will be to the upside. I will not be acting on any trades until the triangle has been broken, this allows me to trade with the market flow instead of trying to predict the market flow. Bitcoin could take until October to break out of this period of consolidation.

Maxx momentum currently sits just shy of the lowest point within the trading range visible on the daily chart. Maxx momentum will need to avoid dropping any lower otherwise momentum will very much favor the bears and likely result in Bitcoins price level breaking down through the asymmetrical triangle. Volume is a key factor to watch out for.

Do you think $9,300 will hold over the coming days? Please leave your thoughts in the comments below!


Images via Bitcoinist Image Library, BTC/USD charts by TradingView

This article is strictly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and should not be construed as financial advice.

Australian Coder Warns Users of Lightning Network’s Vulnerabilities

What can I do to prevent this in the future?

If you are on a personal connection, like at home, you can run an anti-virus scan on your device to make sure it is not infected with malware.

If you are at an office or shared network, you can ask the network administrator to run a scan across the network looking for misconfigured or infected devices.

嘉楠科技张楠赓:年底推第二代AI芯片,一切从场景出发

8月29日-8月31日,由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国家网信办、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上海市政府共同主办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世博中心、上海世博展览馆召开。

在以“芯技术、芯架构、芯安全”为主题的AI引擎“芯”未来峰会,嘉楠科技CEO张楠赓参与 “高峰对话”圆桌论坛,表示他对中国芯片行业的思考。并在大会期间接受了网易智能专访。

在论坛现场,张楠赓从供给端和需求端两方面发布了自己对中国芯片行业的理解,他认为,从供给端看,中国已经成为芯片代工的核心枢纽,台积电、中芯国际等本土芯片代工巨头已经崛起,而且随着工艺制程的不断突破和分工环节的细化,国内的芯片制造业已经形成非常完善的供给体系。

此外,在中国芯片市场的需求端,他支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每年进口芯片的金额达到千亿美金级别。

张楠赓告诉网易智能,他们除了在今年WAIC展出的勘智K210边缘侧AI芯产品之外,还计划于今年年底推出第二代芯片K510,该芯片的算力将是一代芯片的5-10倍,并且将从市场需求出发,从应用场景落地。未来会保持一年更新一代的频率,并且在明年年底区分高低端产品线。

对于芯片公司而言,怎么大规模出货从而将市场链条走通是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张楠赓表示,首先芯片不是按场景去推芯片,不是一个场景一颗芯片,而是一个芯片对应一片场景,所以它在很多不同场景都可用并且具备潜力。

其次,在商业模式方面,他认为不能只盯着硬件唯一的商业模式,那是死路一条,端侧市场其实还处于一个不成熟的阶段,他举出了例子智能门锁的例子,本身嘉楠芯片做好了,想卖芯片,剩下的交给别人,但去了智能门锁厂才发现,他们更像五金厂,他们只能继续完成剩下的工序,做智能楼宇的时候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

所以,张楠赓认为深耕AI必须去拓展不同的商业模式,他们不仅仅是一家卖芯片的公司,而另一方面,还需要开放合作,

下一步,嘉楠科技计划以合作的姿态筹备进军新零售领域,今年打基础,明天上业务,芯片和算法自己做,云部署和开超市交给更专业的人。另外,张楠赓分析到,“零售行业太传统,利润特别低,你需要让他们相信你,让他感受到这件事是有用的吗,是可以提升营业额的,还最好是不要钱的”。

他认为这个市场很不容易,但正因为不简单,所以意味着机会。

张楠赓告诉网易智能,他的长期目标是希望是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生活,提高整个社会运行效率和改善人类生活,他还对中国芯片充满信心,“用不了五年,整个芯片产业链就得看中国,我坚信不疑”。(定西)

赵长鹏:小项目上币安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

币安Binance是如何面对监管机构,在黑客攻击后如何扭转危机,如何选择上币项目?赵长鹏对周遭的质疑和批评是何反应,如何看待中国的监管?

近期,forkast.news创始人兼主编,前彭博知名主播Angie Lau对币安掌门人赵长鹏(CZ)进行了专访,在与forkast.news的这段40分钟的毫无保留的对话中,赵长鹏回应了上述问题,他回顾了币安的过去和现在,也畅想币安的未来。

PANews作为forkast.news的战略合作媒体,授权制作了中文字幕视频,并摘录了其中的重要的对话内容。

以下是精选对话内容,原文:t.cn/AiOsd8YO

 Angie:它的未来是无限的,但你也看到许多可能性目前都在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那你们在币安构建什么呢?

CZ:当然。我们有两条平行轨道。我们有中心化的交易所binance.com,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也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它有着易用、迅捷、流动性高、费用低等优势,但我们当然需要托管客户的资金。所以与此同时,我们搭建了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我们不托管其中的资金,所以你可以将其接入你的硬件钱包,打开网页然后开始交易。 DEX是一个新的项目,目前的流动性比较小,但我坚信其是未来趋势,我在这两方面都花费了很多时间。但DEX是一个社区项目,我大多数时候是给出建议和想法,我是该项目的大使,同时也是发声最多的人。

Angie:但就提供流动性与平台的市场透明性而言,如果存在内幕交易、虚假交易量等问题,你如何向你的投资人、散户投资者保证公平性呢?

CZ: 我觉得有几个不同的因素。有些交易所对这些问题鲜有作为。但我们实际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同项目团队的刷量行为作斗争。后者想要使其交易量在交易所中排名更高,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来应对。我们对数据有很清晰的认识,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谁在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所以我们实际上做了很多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点就是散户交易者愈发聪明,关于不同的行为也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报告。迄今为止,币安被列为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Bitwise有一份报告。其他许多组织也发行了报告,币安在其中都有不错的排位。

要进行刷量并使用DEX造假交易量是十分困难的。通过DEX,你可以识别出正在交易的地址,这是无法在中心化交易所中做到的。我认为,这会给行业带来一种新程度的透明度。行业中就有的许多不透明的问题将被解决。 

Angie: 不过,你是否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处于与监管机构的对立面?

CZ: FATF刚刚问世,他们希望KYC和AML的交易金额为1000美元,这是一个非常低的门槛。不过FATF事实上不是法律。FATF是一个富有影响力的指导咨询机构。我认为相关规则的执行应因国家而异,我不认为监管机构真正理解加密货币。如今,你可以在没有KYC或者AML的情况下,通过比特币转移数十亿美元。这一流程中没有谁是主管方,也没有信息会被分享。除了发送者,没人会知晓相关信息。所以我不知道监管方会如何达成其目的。

仅仅要求虚拟货币服务提供方提供相关信息,实际上只是交易中很小的一部分。当监管方向虚拟服务提供者施加很强的限制时,所有东西接下来都会从中心化的服务提供方中转移到完全匿名、去中心化的服务平台。所以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他们实际上拥有的信息更少,因为他们太严格了,这会把所有的活动都推开。我认为他们没有考虑到监管的影响所带来的副作用。

Angie: 不止对于币安美国来说,对于全球来说,你觉得提供机构级别的交易平台与技术有多重要?

CZ: 我认为对于美国来说这尤其重要,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机构资金,而世界其他部分的则会少一些。鉴于成熟的法规,我认为美国有很成熟的机构资金管理行业。以中国为例,鲜有人信任将资金交给他人打理,所以即使是亿万富翁或者百万富翁也是自己交易,所以世界上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存在着更为广阔的散户市场。但二者均是我们想要服务的对象。

澄清一下,币安美国由一个单独的公司,BAM 交易服务公司运营。后者以其想要的方式全权掌控币安美国。币安是技术的提供方,我们会为散户交易与机构交易提供技术支持。

Angie: 毫无疑问,你们在加密货币社区颇有影响,能够决定一个项目能否在币安上架——这可能是一个项目的成败关键所在,你个人如何处理这种批评?处理这种对权力的看法?你又如何为自己考虑?

CZ: 我觉得对我来说,这很简单。我没有任何压力,也不自负,我不会尝试着去证明去“秀肌肉”。实际上,我不觉得我们有很多权力,因为如果我们有几次滥用权力,就会失去它,然后用户会转去其他交易所。所以我们持续坚守我们的道德准则的同时,来找到好的项目,上架它们,帮助它们成长,就是这样简单。我们有责任帮助行业成长。对此会有一些争议,因为这牵涉人们不同的主观意见。我们上架了相对少的代币——数千个存在或曾经存在的代币中的150个左右。

我们的确对于项目有短期的影响力。我们使他们能触达大量用户,增加了它们的流动性,短期内经常还会使其价格上涨,但长期来说,价格取决于项目本身。这就存在很多情况,例如,有些人会持有一个小的代币并想让它上架币安,因为我们拒绝上架该代币,它们就会说“币安充满偏见,滥用权力”,但我们是以一个非常中立的角度去审视的。

Binance.com上架了少量代币,我们将继续增加其数量。我们实际上在积极寻找满足我们上架标准的项目,但是也明白币安现在是一个大型交易所了。对于小型项目来说,上架币安实际上会造成价格的大幅波动,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们实际上鼓励市值小的项目首先上架其他更小的交易所,或者首先上架币安的DEX,我们也可藉此观测该代币价格在小型交易所上的表现。在更小的交易所上,涌入的用户规模更小,因此对代币价格的影响也更小,因而也会有自然的价格发现过程。当它们上架数个小的交易所并表现良好时,我们会说,“哇,很棒,现在我们可以上架它了”。小币种要上架币安的标准也不止于上架其他小的交易所——开发产品的进程也要纳入考量。所以它不仅是关乎上架的应用情况,如果产品方面没有动态,我们就会拒绝。不过你可以继续每个月重新提交,展示你的进度,与社区互动,构建自己的产品。因此即便今天我们并没有上这个币,但六个月后,当你的主网上线,一群人正在使用它时,我们将上架它。所以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拒绝,有时你必须有耐心。因此我不认为我们有很多权力。

Angie: 好比你们是项目的评级机构。项目的质量决定你们最终是否将其上架币安。

CZ: 是的,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个意见。在这个行业中,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意见。所以是的,这是一个主观意见,但最终,如果你有数百万用户,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让你上币。你不必和我们商谈,你不必乞求我们,如果你有数百万用户,你最有可能被上架。

Angie: 以一种真正去中心化的方式。但正如你说,币安是中心化的,也一直受到黑客攻击。距离币安上次遭受大型黑客攻击过去两个月了,你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你们如何处理?当你发现黑客攻击发生后,个人和职业上的反应是怎样的?

CZ: 好吧,首先就个人而言,我的第一反应有些像…“f——,对吧?”但你要总是记着:类似这样的攻击迟早会发生,没有100%的安全性。

幸运的是,黑客是在提现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漏洞。所以他们并没有攻击到我们的冷钱包。他们发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这又非常不幸,但我们就赔付了这笔金额。这是一个很大数额,彼时市值为4000万美元,但我们很快赔付了它。这相当于我们在一个季度中燃烧掉的代币价值,我们利润的20%。

Angie:这有多重要?

CZ: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如果你去看看一些经历过黑客攻击的交易所,包括Bitfinex在内,他们每次都全额赔付。所以我认为从交易所的信用来看,你可以经历黑客攻击,但你必须做正确的事情,这非常非常重要。

Angie: 你们必须有一个跟踪记录,你们正在建立这种跟踪记录?

CZ: 是的,我们正在做这件事。不巧,无意间,我们正在这么做。真正有压力的是我们要确保我们修复了所有问题,从而没有更多的漏洞。因此,我们真的十分重视我们的安全。在被攻击后的一个周中,我们完成了半年到一年的工作量,那是很有压力的部分,所有漏洞要被堵住,并确保一切都安全。

鉴于此,我想说这可能是因祸得福。我们现在实际上比以前要安全非常非常多了,可能比行业中任何其他参与者都要安全。我们正在采用一些真正高级的安全技术,它们本来需要花费更长时间来部署。但因为这次黑客攻击,我们放下其他事情来专攻安全,整个团队也不再有任何抱怨。因为此前,如果我告诉他们,“三个月不要做其他事情,我们要仅专注于安全相关这件事。”商务方面的同事会抱怨,所有人都会抱怨。但这次黑客攻击发生后,一切都停止了,大家专注完成安全方面的任务,加班,填补所有东西,不再有异议。我们团队的部分反馈是:此前,一场讨论可能需要花费一个小时来引入一个概念,但现在只需两分钟,“我们要做这个。好,让我们来做吧”。

事实上这很好。尽管黑客攻击让我们损失巨大,但它并非我们无法负担的损失。好吧,它并不便宜,但我们克服了这一困难。 

Angie: 你充当的角色是代表币安及其未来与视野。你们提供了IEO。跟我们讲讲币安的IEO产品——为什么你们想要提供给市场一个机会来在币安购买代币?

CZ: 对我而言,区块链筹款作为一般概念是一个关键的杀手级应用程序,这可能是我们想要将币安的能量聚焦起来的地方。它有几个不同方面,我们想要能够投资这个行业,投资帮助使这个行业发展壮大的初创企业,因为我们能够提供流动性,有用户基础,我们一定程度上是基础层面的……是TCP IP协议这个级别。但我们并非亚马逊,我们不是那些人。我们确实需要其他项目来壮大我们,所以我们有币安Labs来投资它们,有币安Launchpad来帮他们融资,但除了资金,它们还提升了用户对其的关注,增加了品牌知名度;初始用户基础非常关键。 在币安Labs后,我们通常会将其上架Binance.com,来给予他们流动性与更多的用户。这会极大地帮助项目,如果项目做得好,很大可能上它们会在币安链上发行代币,这会增加币安链的效用。

Angie: 设计IEO抽签机制前你们的思考过程是怎样的?请解释下你们是怎样向社区提供该产品的。

CZ: 当然,设计IEO存在相互矛盾的考虑因素。我们希望总市值即产品的总估值低。这样一来,它对于投资者来说就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并且有增长的空间。我们不喜欢过度傲慢的项目就像,“我是一个价值2亿美元的项目,我想要融资10亿美元”。那些大项目——当它们上架交易所后,价格走低,这会伤害投资者。

我们想要将估值保持在低的水平,所以我们通常融资3百万到8百万美元,考虑到我们的用户规模,这是一笔很小的资金。但是每个人都想要额度——这是第一个问题,所有人都涌入而我们的系统无法承受,就没人能获得额度。率先参与的极少数人获得了所有额度。或者我们可以进行均匀分配并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部分,但每个人只能得到价值10美分的额度……”过度分配使得到手的额度几无价值。这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中间路线,”让用户来抽签。”用户需要使用一些BNB,花费一些成本的同时承担一些风险。然后我们做了很多重绘,所以这是一个中间立场。它更多是一个分配机制的优化——这同我们初始设计的样子有所区别。我们看到了问题,然后我们必须想出解决方法。这就是我们得出的解决方法。

Angie: 是谁想出了这个方法?是经济学家、数学家、技术专家、开发者,还是上述所有人?

CZ: 不,我们还没有这样的专业人士,只是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第二次系统崩溃是因为每个人都涌入,且每个人都不开心,但我们实际上为币安ICO都做了抽签系统。两年前,我们实际上做了3套不同的系统。第一套系统是注册分配,前2500名注册用户可以获得币安币。那使我们在一个全新的网站上一天内获客9000名。所以我们有了这个先到先得的分配机制。

到了币安ICO的第二阶段,我们引入了抽签机制。它的工作原理相比现在略有不同,但概念很简单。细节也略微不同,因为彼时没有持仓要求或者币安币等等。但此后我们就有了币安币。故抽签并非一个全新的概念,我们不需要经济学家来告诉我们这些。

抽签系统存在于传统的金融市场,存在于中国证券交易所的首次公开募股等地方。所以有许多概念是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市场借鉴的。甚至永续合约也并非加密货币世界的发明,它们早在加密货币市场出现前就存在于中国的期货市场中了。所以你要环顾四周然后借鉴那些有效的东西。

Angie: 这是创新的美妙之处,它实际上是对以往成功系统的迭代,或者从那些失败的系统中学习。因此,当你回顾自己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历史时,你是怎样进化迭代的呢?

CZ: 我认为我已经进化了很多,并且仍在持续进化中,我仍然在学习。例如,在我加入区块链行业之前,我一直从事金融IT方面的工作,具体来说是交易系统、交易所、彭博商业期货,所以我总是身处市场之中。但我更多的是一名程序员、技术人员;我曾是一个企业家,但我仍然居于技术一端。在来到这个行业后,我首先去了Blockchain.info学习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东西。彼时我不足够自信到这样讲:“我将离职并立刻做一个我自己的交易所,”即使这个想法就在我脑中。

我确实加入了一些其他交易所来熟悉情况。我花了一段时间来构建币安,我们也非常幸运;在正确的时间,有正确的团队,推出了正确的产品,并遇到了正确的市场条件,所以说我们非常地幸运。我认为我们仍然在学习,市场变化速度仍然非常地快,我们也在非常快地变化,但幸运是我觉得我们已经构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基础。拥有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我仍在学习,仍在进化。

 Angie: 看看区块链的孵化器与项目你便知道,区块链的有趣之处在于其自身的潜力与其他技术的结合。所以让我们回到网络安全这个你在币安强制执行并全额赔付的议题上。不安全会再次发生。量子技术,量子计算机即将问世,这将弱化现存的网络安全协议。你们将如何应对?

CZ: 我并不对此担忧,因为数学上来讲,加密总比解密容易。所以当量子计算机问世后,尽管现有的加密算法可能会失效,但仍然会有对量子计算机来说加密容易解密难的算法被发明。这只是一些数学方程。我不是专家,但会有远比我聪明的人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不是很担心这个问题。

我认为当高算力的量子计算机出现后,我们在DEX上有更快的速度,更好的用户体验,且能够处理大规模的交易量。所以我觉得量子计算机将促进去中心化,算力越大越好。

Angie: 这个行业会更大、更聪明、更有才华。最后一个问题。中国正在打压加密货币。他们热爱区块链技术,但却反对某人/组织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称为节点。你认为这种环境真的会妨碍创新吗?

CZ: 实际上,我不这样认为。坦白讲,这反而会激发人们尝试斗争的创新,这实际上会促进更为去中心化的创新,并推动更多隐形的技术,进而催生更多的隐私币、暗协议,促使一切变得不可追踪。所以这种环境实际加速了这样的进程,使得控制无力。所以我认为监管者实际应该做的事情是对加密货币更开放。表态“欢迎大家使用中心化交易所,它有许多的自由之处,低限制,快来使用它吧。”由此,政府可以掌控其想要的数据,不然他们掌握不到任何数据。

中国是一个非常难于监管的市场,因为它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所以政府无法一例一例案件地去监管。在更小的国家中,它们可以有非常轻松的监管环境并逐个案例去检视,因为它们仅需处理一些项目。在中国,存在海量项目,因此政府无法那样做。

所以中国通常有非常严厉的监管,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中国非常支持技术与创新,所以监管方会解决好这个问题。如果你看看互联网,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成功地严厉限制互联网,但又坐拥蓬勃互联网行业的国家。所以,中国政府是非常智慧的。但它们是否能把同样的事情在区块链领域重新演绎,我并不确定。我希望它们能,但我们只能逐步观察,所以我们将继续耕耘。

XRP Advocate Calls for Fork Amid Alleged Ripple Flooding

Ripple XRP will be forked Ripple

XRP Advocate Calls for Fork Amid Alleged Ripple Flooding


An XRP evangelist is calling for a fork of the cryptocurrency to prevent Ripple from dumping coins on investors for profits.


Let’s Fork XRP

Every quarter, Ripple publishes a report showing the sales figures for the tokens within the preceding three months. Critics say the company is dumping these tokens for profits while the value of the “coin” itself continues to tumble.

One XRP proponent who goes by the moniker “Crypto Bitlord” is proposing a way forward – forking the cryptocurrency.

In a Twitter post published last week, Crypto Bitlord suggested that likeminded XRP enthusiasts band together to fork XRP. According to the post, the plan is a way of combating the alleged dumping by Ripple.

Earlier in August, Crypto Bitlord clashed with Ripple over the continued flooding of the tokens into the market likely causing the price of the cryptocurrency to drop.

Is Ripple Really Dumping on “Bag Holders?”

Like many debates in the industry,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Ripple is dumping XRP tokens to the detriment of bag holders is one without a clear consensus.

As previously reported by Bitcoinist, a study showed that Ripple Labs earned more than $530 million from dumping XRP in 2018. While the company was raking in profits in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investors say a more than 80% decline in the value of the token.

For Ripple, the debate surrounding the alleged dumping issue is one that lends itself to FUD. Tweeting last Tuesday (August 27, 2019), Ripple CEO Brad Garlinghouse revealed that the company has reduced its XRP sales on a quarterly basis.

Meanwhile, Whale Alert tweeted on Friday about a 522 million XRP ($132 million) transfer from Ripple to an unknown wallet. The revelation has sparked fears of renewed dumping by the company.

Focus on Expanding “Ripple Coin” Utility

According to Garlinghouse, the focus for Ripple is the expansion of XRP utility. The Ripple CEO continues to hold firm to the belief that the cryptocurrency can find a useful application in the international payment scene by doing away with correspondent banking.

XRP/BTC

Recently, the company signed a partnership with international payment giant MoneyGram that would see increased utility for XRP and the xRapid platform.

Altcoins, in general, have declined massively against bitcoin since the start of the year. For XRP, the downward slide currently stands at 61% with 1 XRP being worth less than 0.00003 BTC.

Do you think Ripple is dumping the tokens on bag holders for profits? Let us know in the comments below.


Images via Bitcoinist Image Library, Twitter @Crypto_Bitlord, @bgarlinghouse, and @whale_alert and Tradingview

陈楚初:BTC向上急需动能支持,主流币震荡整理有下调风险

晚间BTC走势触及小时布林带下轨形成反弹,当前走势朝着布林带上过运行,短期内走势在9600一带维稳后,将会继续延续上行姿态向着小时布林带上轨突破,会再度上行试探9700,爆发姿态也将会进一步形成。

BTC四小时走势图中,当前走势在布林带中轨附近调整,有被压制的迹象,走势有建陷入胶着的局面,若该阶段持续在布林带中轨一带受阻,后续压力下移,走势很可能会向下调整,进而触发破位回调走势;MA5位于9580位置,MA10位于9560位置,当前MA5上穿MA10形成金叉,多头市场情绪加深,量能也得以加强,走势有进一步形成突破上涨姿态,MACD延续金叉形态向上,STOCH保持向上的姿态,RSI也指向上行,当前走势将会延续上行趋势,进一步突破阻力后爆发动能向高位形成试探,那么待走势突破阻力9600后,可进一步看至9750-9780位置,布林带呈收口的姿态,待涨势受阻后,可在高位跟进空单,回看9600一带。

ETH短期走势形成了震荡横盘的姿态,盘面上行力度缺乏,但市场多头情绪却不短在提升,之后有望形成上涨的姿态,若短期不能打破上方阻力170,那么将会向下回踩166位置形成反弹上涨走势,突破后将有机会去到174-175位置,短期保持回调跟进多为主,整体节奏仍然是偏空的走势,后续给到高位位置可保持跟紧。

BTH持续保持被压制的姿态,晚间小幅反弹向着280位置试探,但上行量能缺乏,还未有效接触到280就遭遇空头压制,进一步去到下方低点进行调整,当前走势虽然在275位置止住了跌势,但压力仍然未能解除,整体还是一个偏空的姿态,后续走势很可能会去到270附近调整,若能站稳,则短期的下调风险解除,走势进入,会给到反弹的机会,可顺势跟进看至高位。

主流币基本上是一个调整的姿态,大饼目前也出现了被压制的姿态,若目前不能突破很可能会回踩9500获得支撑阻力完成反弹,一旦后续走势能打破当前高点,则上行姿态很可能就会继续延续,之后会不断向着10000试探调整,整体走势继续保持看空的节奏,触及低点可跟进至高位获利离场,掌握有效的获利节奏,安全的进入到收益阶段。

余恒说币:上涨行情不会持续太久,有震荡下行趋势

比特币昨日收阳,不过行情并没有出现较大的涨幅,只是维持在低位震荡而已;今日走势与昨日相差无几,只是低位和高位均有些许的上移,目前最高向上触摸到9700附近,最低下落至9450上方。日线图中,布林带收口,行情在布林带的下轨边缘运行,出现微微的上涨势头;而技术指标中来看上涨行情不会持续太久,有震荡下行的趋势。

从短线图中来看,币价在凌晨三点左右,成功向下试探下方支撑点位,并达至低位后及时收回;紧接着便出现短时急速反弹,向上拉至高点后又迅速的跌回9600附近;行情先是震荡下行,后再出现小幅反弹;但整个走势不管是上方的阻力还是下方的支撑都并未出现有效的破位,所以行情依旧逃脱不了震荡运行的走势。

BTC,回到四小时图中来看,币价基本一直保持在布林带的中下轨区域运行,可见上方的阻力抛压有多么的严重;尽管行情站稳在五日均线上方运行,同时技术指标中MACD快慢线在零轴下方运行,呈现金叉;RSI和Stoch均向上放量;可是上涨行情却迟迟都并未真正的到来,每每上行至关键时刻时,就出现了回落下跌;致使多方势力开始摇摆不定,甚至转变操作方向。不过只要行情能向上再迈上一个台阶,拿下9800点位;则相当于给多方吃了定心丸,对于今后的上涨行情必定是一大益事。操作上笔者建议可低多为主,不过止盈点位不要太过苛刻,保守点为好。

ETH,四小时图中,以太坊走势依旧保持着震荡运行,目前布林带收口,行情渐渐的向五日均线所处的位置靠拢,现位于168附近;五日均线和十日均线均平缓运行,粘合运行多时;而附图中,MACD快慢线在零轴下方运行,呈现金叉状态;RSI和Stoch均保持向上放量的姿态;可见多头开始发力,目前行情没有太大的动静,很大的可能是等待大盘的号召;短时支撑点位165,阻力点位175。操作上笔者建议低吸为主,带上盈损。

LTC,莱特币从日线图中来看已经接连四日收阴,整体走势与笔者昨日晚间分析的相差无几,处于低位震荡运行;目前来看技术指标仍有向下放量的迹象,同时各均线也纷纷下行,目前并未看到一丝的上涨苗头;现在支撑点位位于60,阻力点位70。操作上笔者建议反弹高位做空为主,做好仓位风险把控;若是一直盈利都达不到预期的朋友可以及时联系笔者做相应指导,帮您排忧解难.

大爆仓!15分钟8亿资金灰飞烟灭,BTC遭空头狙击!市场全线下挫,到底发生了什么

币圈许久不见的大比例爆仓现象再度出现!29日凌晨两点开始,国内19名超级散户在15分钟内被收割得干干净净。

在空头的疯狂反攻下,比特币8月29日凌晨两点在15分钟内暴跌近4个点,杠杆比例10倍、20倍的比特币多头合约因此出现大比例爆仓,19名超级散户价值7.86亿的比特币资产,在15分钟内灰飞烟灭,这还不包括穿仓带来的损失。

由于比特币期货合约是以比特币的持币数量作为计量单位的,投资者进行比多头合约交易时一旦遭遇空头袭击——比特币价格下跌,投资者就将面临期货与现货双重损失、“左右打脸”的尴尬。

比特币跌破心理关口

8月29日凌晨,加密货币市场全线暴跌,比特币首先在凌晨两点多开始迅速走跌,15分钟内便被空头打出瀑布跌,瞬间跌破1万美元的大关,跌破这一心理关口后,比特币的多头防御阵线一触即溃,随后比特币价格的15分钟图再次向下巨量杀跌,截止29日下午四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跌至9450美元附近。

因比特币失守关键价位,加密货币市场其他数十个主流币种也几乎同时呈现一泻千里的景象。行情显示,市值排名前100的币种有91个下跌,仅9个上涨,51个币种跌幅超过10%,部分币种在十五分钟内跌幅超过30%。

资金疯狂涌出,导致币圈一度呈现崩盘态势,大跌的品种不仅仅是题材品种,包括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在内的主流品种8月29日暴跌都接近10%。在这种背景下,各主要币种的合约交易出现大量爆仓现象,尤其是最为投资者青睐的比特币期货合约。

根据AICOIN统计的数据显示,此次超级散户的大额爆仓主要出现在OKEX、BitMEX两个平台上,凌晨两点许的这次比特币大资金爆仓一共涉及到19个多头账户合计价值7.86亿的比特币资产,其中凌晨后爆仓金额最高的一个账户,其比特币合约价值达到7166万人民币。另外,在8月29日下午三点后,仍有三位比特币大散账户发生爆仓现象,29日下午爆仓的比特币资产合计金额超过6700万人民币。

 

比特币合约是比特币券商公司向投资者提供的高杠杆交易,允许投资者融资10倍、20倍进行操作。随着比特币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以及比特币市场成熟后,比特币价格每日波动不再像以往那样狂野,日内价格波动幅度开始变小,为吸引高风险和高收益需求的投资者,比特币券商们推出了10倍、20倍杠杆的合约交易,部分券商平台还一度为投资者推出了高达50倍的炒币杠杆。

由于比特币期货合约是以比特币的持币数量作为计量单位的,投资者进行比多头合约交易时一旦遭遇空头袭击——比特币价格下跌,投资者就将面临“左右打脸”的尴尬。

这意味着,比特币的多头合约投资者首先在合约交易中因市场是空头,先损失了一部分比特币。与此同时,投资者手中所残存下来的比特币又因比特币现货价格下跌,又损失了一部法定货币的资产价值。这在币圈就是著名的“左右打脸”。

再进一步说,假设投资者持有若干数量的比特币,这些比特币并未用于任何合约操作,但比特币的价格下跌后,“空仓”的比特币投资者也将面临损失,除非投资者把币卖掉换成法定现金,才可能回避市场。

穿仓分摊损失没有赢家

由于比特币是全天24小时交易,同时也受到海外市场因素的影响,因此,凌晨两点到凌晨6点这段时间,成为国内比特币投资者在合约交易时最危险的时段。

“合约交易与现货交易不一样,合约非常伤身体,不敢在凌晨之后睡觉。”一位比特币投资者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他有几次小规模的爆仓都是发生在夜深人静、几乎所有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刻,稍不注意就会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损失合约交易账户内的全部比特币,到投资者爆仓来临前,已来不及追加比特币的保证金。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部分合约交易用户规模大的比特币券商平台不愿意独自承担投资者爆仓带来的穿仓损失,因此一旦出现大额资金集体爆仓的现象,那么该券商平台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的开心,因为所有人都需要承担损失。一些平台规定,因用户强平单未能及时成交而造成的平台损失是穿仓,穿仓发生时,平台会优先使用部分风险准备金来弥补自身损失,余下则需当周所有的盈利用户按照一定比例摊派来弥补平台的损失。

但也有一些券商公司宣称爆仓无需投资者承担分摊。对此,8月14日,比特币券商公司OKEx发布官方公告称,随着数字资产行业的快速发展,开通合约业务的交易所越来越多,但因为一些原因,用户尤其是散户受到了蒙蔽和损失,其中“过早提前爆仓”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基于此,OKEx决定拿出1000BTC(价值6700万人民币)成立产业基金,用于补偿所有用户在友商平台遭遇提前爆仓的损失。

这是暗示,部分券商平台为防止出现穿仓现象,在投资者即将爆仓时设置了提前爆仓的手法,这样操作当然就无需平台其他投资者分摊损失,但却侵害了那些爆仓用户的利益。

恐慌效应引发比特币巨额转账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市场监测数据,8月29日凌晨两点的比特币跳水后,比特币的超级持有者正用行动加剧市场调整。在砸盘以后,一持币大户转出了13554枚BTC,截止29日下午,这位大户转出的比特币资产价值约为9.1亿人民币,加速了市场的价格调整。

比特币遭遇断崖式下跌已在市场引起恐慌情绪。这是因为自8月初以来,比特币价格在三周的时间内已经多次尝试突破9800美元至10200美元的支撑区间,但都没有成功,这或显示比特币短期上升趋势疲软,而这次暴跌急速向下,或预示着短期的比特币走势可能会令多头失望。

对于8月29日市场的下跌,一些分析师指向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加密货币分析师Joseph Young表示,比特币在破位失败后,呈下跌趋势。他认为CME比特币期货收盘是大跌主要因素,因为CME在比特币交易量中所占的比重远远超过投资者的预期。

国内一家主流券商的分析师认为,“BTC多空持仓人数比”虽较前一日有所下降,但仍然保持在1.3以上;“BTC季度合约溢价”由昨日100美元以上降至目前的不足50美元;BTC永续合约目前的资金费率以及预测资金费率均转为负数,由于交割合约溢价和永续合约费率指标通常是市场情绪最直接的反映,可推断市场整体的做多情绪严重受挫。另外由于市场寻求避险的需求增加,加密货币市场的基础货币USDT与人民币的场外成交价,在连续多日的负溢价后再次回归正溢价。

140亿美元 BTC矿工历史总收入创下新里程碑

金色财经 比特币8月31日讯 根据Coin Metrics披露的最新数据,比特币(BTC)矿工的历史总收入已经突破了140亿美元。按照雅虎财经(Yahoo! Finance)的报道,虽然比特币全网算力大幅上升(这一因素可能会降低挖矿的盈利能力),但矿工的收入仍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oNqvdOHUHIjqFP1mj7OCPrAlapAFe1tE5JeZHuwS.jpeg

比特币矿工收入呈指数级增长

Coin Metrics报告指出,从比特币网络上线开始,矿工花了整整八年时间才突破了50亿美元的大关,但是接下来仅用了八个月时间就突破了100亿美元里程碑。

如果仍然保持当前正常的采矿盈利能力,那么在2020年前比特币矿工收入突破200亿美元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

下图:比特币总挖矿收入(单位:美元)来源:Coin Metrics

SuY3RZ3GrvJQWPK89fU2HqZSHGrIzWCkMpFGRShK.jpeg

尽管算力飙升,但矿工收入依然稳健

虽然这个140亿美元的数字令人印象深刻,但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比特币全网算力一直在上涨。实际上,在整个夏季这段时间里,比特币算力连续打破此前的记录,一度达到83.5 TH/s的历史新高。

较高的算力表明矿工正在消耗网络计算处理能力来解决、验证区块——并将区块奖励收入囊中。不过,算力越高,就意味着矿工的运营成本也会越高,但是由于比特币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强劲收入增长,表明这一因素并灭有严重削弱矿工的盈利能力。

展望未来,比特币距离下一次区块奖励减半还有大约一年时间——预计将于2020年5月完成,这意味着矿工能够获得的区块奖励会减少一半。

虽然很多人认为区块奖励减半可能会刺激比特币价格上涨(因为稀缺性程度更高了),但其实对矿工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区块奖励减半是否会阻止更多矿工参与到网络中,从而对网络算力产生不利影响。

本文编译自cointelegraph

Amanie Advisors Support Ether’s Compliance With Islamic Finance Law

What can I do to prevent this in the future?

If you are on a personal connection, like at home, you can run an anti-virus scan on your device to make sure it is not infected with malware.

If you are at an office or shared network, you can ask the network administrator to run a scan across the network looking for misconfigured or infecte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