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一个新加密主题:去中心化身份和声誉

金色财经 比特币9月12日讯 在加密领域里,其实有一个最令人感到兴奋的主题:身份和声誉系统。简单地说,人们可以验证自己的身份和声誉,并在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s)中使用它。当然,这其实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所以Scalar Capital联合创始人LINDA XIE打算先从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挑战及应用等方面进行论述,下面就让金色财经和大家一起来探索她的独特观点吧。

6yWBK6bqYlV7eQPgjwA6aTKMR51IVpfnlqIqFo7b.jpeg

身份

笔者曾使用过多个与Coinbase反欺诈合规工具结合在一起的身份系统,从体验结果来看,想要获得准确的身份验证的确具有较大挑战,尤其是身处在那些基础架构不足以支持身份验证的国家/地区。ID存在于许多不同区域,类型也不一样,因此ID数量可能会相当庞大。此外,由于ID类型不同,当你看到一些不常见的ID证件也很难判断它究竟是否合法,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提供身份验证服务的公司会要求仅接受有限文件的原因之一。

ID也很容易被盗,甚至可以通过暗网购买,因此你可能也不知道给你提供ID的人是否就是其本人。在这种情况下,有些身份验证公司会质询一系列问题,包括:

……等等。

然而这种做法同样也存在问题,比如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因此没有足够的历史记录来呈现问题,也有些人会忘记答案,甚至相关信息可能会被坏人轻易找到答案去冒充当事人。更重要的是,如今全球还有10亿人没有正式的ID证件,低收入国家中一半妇女没有身份证,因此很多人都被排除在需要进行官方身份验证的服务之外。

1wyLekDGcTa6sHwBGokwk4U90pqkV454SEMgXtL6.png上图:低收入国家(LIC)的居民——尤其是女性因为缺乏身份证而受到严重影响。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上述提及的许多问题都需要政府构建更好的系统来发布、追踪官方ID,而在这方面,加密技术也许就有用武之地了,至少它能确保与应用程序交互的人是“对的人”——去中心化身份识别,意味着你只需要使用自己的私钥签署交易就能证明身份。(请注意,这里会要求人们必须保护好自己的私钥,或是让一个中心化公司来抽象此过程。)

零知识证明还可用于验证身份,同时保护隐私和敏感信息。举个例子,如果你向应用程序提供ID,该应用程序会检查它是否来自受制裁的国家/地区,但同时你无需向他们提供有关该ID的其他更多信息。这个概念其实可以用在其他场景,比如有些项目可能需要“认可投资人”才能购买,而此时你只需要提供符合项目资金要求的证明就可以,无需把所有加密资产都曝光。

声誉

美国有很多信用机构,比如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等,其他机构依赖他们提供个人信用证明。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信用机构可能会对海外公司和年轻人等特定群体不利。以P2P借贷公司 Lending Club 和加密公司 BTCJam为例,他们已经通过增加额外的信用数据点来改善声誉系统。同样地,声誉系统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里非常有用。举个例子,如果有人尝试加密货币贷款,此时就需要对贷款进行超额抵押,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借款人违约,确保贷款人能够获得足够的抵押品。声誉系统可以帮助减少贷款方对抵押品的需求,因为大部分去中心化金融获得都是公开的,所以你完全可以追踪贷款金额和还款情况,并据此建立信用记录。未来,市场上也许会出现不少提供声誉数据和加密信用评级公司,这意味着信用机构可能不会是唯一能够控制这些信息的组织了。

但是,也有人会花费大量时间来建立自己的声誉,以便日后利用这一优势诈骗更大金额的资金。因此保持适当的控制措施依然非常重要,包括对抵押品所有要求和限制。不仅如此,人们还可以创建多个账户,并为所有账户都建立声誉(例如,通过账户之间相互交流等),因此还需要检查这些账户是否由同一个人控制。这里提供一个检查方法:要求对方连接他们自己的公共密钥库(Keybase)、GitHub、Twitter 等帐户。

支持法币货币交易的加密交易所还有一个关于欺诈的问题:加密交易是不可逆的,但购买该加密货币的支付方式却是可逆的。如果交易所仅提供了法币渠道,却没有一个强大的反欺诈系统,可能会让他们所有业务都遭到损失。因此,通过这些加密交易所的数据,可以识别出哪些账户有良好的活动历史,哪些账户是存在欺诈可能性的。其中一些公司将可能会提供欺诈/声誉分数(当然用户最后会自己选择),以帮助客户向其他服务提供关于证明他们不是欺诈用户的数据点。

像hive.one和fifty.one这样的网站,也是能够很好地作为开发声誉系统的初始资源。这些网站会根据粉丝影响力来为帐户提供信誉评分。

MnAHm7ZJmBxQi1yPo0BXwNtFkicYeT6AkrV2CRHd.png

这些声誉得分甚至可以作为代币投票权重的一部分进行组合,这样一来,即便你拥有大量代币也无法控制整个投票系统。然而,系统总是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以便确保有影响力的人不会成为最终能够作出所有决策的人,这里其实有很多有趣的实验。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通过建立声誉网络系统,来为为其他人提供担保。如果被担保人行为是负面的,那么为他们提供担保的人的公众声誉也会产生负面影响。然而,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模型,为了让别人愿意冒着声誉风险为你提供担保,必须有正确的激励机制。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你可以在预测市场上押注一家公司或一个人的声誉评分。如果出了问题,可以将其当作是一种风险对冲手段。然而,这更像是反乌托邦的思想实验,因为引入了一些不正当的激励措施。例如,为了减少某人的声誉评分,也可以通过花时间损害他们的声誉来赚钱。

结论

总体而言,创建高质量的身份和声誉服务是一个困难的问题,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系统的结合。

如果没有一个中心化的实体来保证这些数据正确性,将真实世界的身份与加密网络相关联是非常困难的。例如,你可以拥有一个中心化身份服务,然后将其嵌入到加密应用程序中。你也可以通过一些中心化公司来收集信息,但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控制声誉或拥有相关文档信息。当然,如今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多实验探索,笔者本人也非常乐意跟从事这个领域的人们进行交流。

本文编译自lindajxie.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