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战场风起云涌,不具备开发能力的团队如何分一杯羹?

2019年下半年最火爆的产品是什么?答案无疑是合约。

前有OK、BitMEX占据先发优势,随后火币入局搅动池水,如今币安以及拥有上百家合作伙伴的BHEX Cloud重装入局,国内主流平台几乎都杀入了合约赛道,一场“合约大战”在2019年秋冬即将展开。

巨头在哪里布局,市场的热度就在哪里,交易平台追逐的方向就在哪里。

合约等金融衍生品市场的迅速增长已成共识,所有交易平台都想在其中分一杯羹。然而想要自主开发一套合约这类复杂的金融衍生品谈何容易,对于技术水平一般的交易平台来说是无法企及,即使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也不一定能研发出合格的产品。特别是涉及到爆仓、穿仓等流程,对于产品的严谨程度要求极高。 

眼下,BHEX为广大交易平台提供了一个方便快捷的“一键开通合约产品”解决方案,交易平台无需进行二次开发,即可迅速开启合约生意。 

BHEX Cloud是BHEX提供的云交易所系统服务,目前已经为全球120余家客户提供交易所系统服务,累计服务用户数达180万。今年6到9月,BHEX Cloud业务增速位居全球交易所SaaS云服务首位。

此次BHEX Cloud重磅推出合约云产品,进一步完善了云服务产品的体系。与市面上同类产品相比,BHEX Cloud提供的合约产品具有以下优势: 

优势一:传统金融级别底层交易系统,独家提供不限速的API

在底层系统方面,BHEX的交易系统具有99.99%高可用性、240万/秒撮合速度的高性能、可支持多种部署模式的高扩展性。且BHEX是市面上唯一一家可提供“不限速API”服务的交易所,基于BHEX交易系统的分片架构,可以为其分配独享的资源运行交易业务。

例如一个机构用户需要一个2000单/秒下单能力的系统,只需要在BHEX租用额外的服务器费用就可以实现,在目前已上线合约产品的平台中,BHEX是唯一可以提供这样服务的交易所。

优势二:只需要维护一套代码,可提供市面任何种类的合约产品

BHEX金融产品体系选用了“乐高模块”式的设计思路,将最基础的模块做扎实,方便客户组合成各种复杂的创新性产品。在此技术上,BHEX合约云可为客户提供永续、交割合约,正向、反向甚至混合式的正向和反向合约,即使是市面上还没有出现的创新性金融产品,BHEX Cloud也可以为客户进行个性化定制。

无论客户选择上线哪种合约,底层系统均来源于同一套核心底层代码,这种清晰轻便的架构使得合约产品升级变得简单高效。

优势三:行业首家合约云平台,汇聚百家平台流动性,用户画像多样化

得益于BHDM底层设施构建的云平台框架,BHEX拥有上百家合作交易所、券商共享深度流动性,能够有效汇聚期货合约的需求。即使对比用户数同一量级的头部交易平台,BHEX也具有差异化优势:头部交易所虽然用户数量占据优势,但单家交易所的用户画像较为一致,而BHEX Cloud旗下合作伙伴分布在全球各地,经营风格各异,用户的构成更加多样化。

优势四:华尔街专业金融团队操刀,产品后发优势明显

目前,合约产品已经经过了市场的反复验证,BHEX在此时推出合约产品,具备明显的后发优势。在充分了解了市面产品的优缺点之后,取长补短,推出一款最符合当下市场需求的差异化产品:

1,在风控机制方面,BHEX合约配置了完备的爆仓体系,避免穿仓的发生。自动减仓机制通过自动去杠杆的过程,让选择高风险的用户承担更多减仓影响,对于一般普通用户更加公平。

2,在订单类型方面,BHEX合约为用户提供了包括限价单、对手价单、超价单等多种交易订单模式,匹配市场中愈发专业的交易需求。

3,在爆仓逻辑方面,BHEX合约按照现货指数进行爆仓,不会受到期货市场深度的影响。

BHEX由火币网前CTO巨建华于2018年创立,先后获得火币网、OKcoin的共同投资,以及银泰资本、城市地产、梅花创投等56家机构联合投资。BHEX平台上线以来发展稳健,平台用户口碑良好,目前已经是优质资产交易平台的典型代表之一。BHEX金融衍生品团队具有多年华尔街从业背景,金融产品副总裁王博理硕士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曾在巴克莱银行任职,具有丰富的衍生品设计经验。

欲了解更多BHEX合约云产品细节,可联系BHEX小姐姐(微信号:BHEX2018),备注“BHEX合约云咨询”。

为什么银行不服务穷人?加密货币又能做到吗?



文 | Michael J Casey

迈克·凯西(Michael J. Casey)是 CoinDesk 顾问委员会主席,兼任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项目区块链研究高级顾问。

在上周专栏、也是我的第三篇 Libra 专栏文章中,我提到了这一加密货币项目的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目标有个核心困境:不可能同时支持隐私和 KYC。

本周,我不想讨论 Libra 及其备受争议的发行方,Facebook。但我想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并不是 Libra 独有的。随着“了解客户”(know-your-customer)规则逐渐渗透到他们的世界,所有试图扩展穷人金融渠道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都将会很难做到识别和追踪其服务对象的要求。

这一矛盾源于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规则(AML-CFT)所包含的严厉政策。2001 年 9 • 11 袭击事件之后,反洗钱和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规则在全球范围内强化,金融危机后又一次收紧。由于每一家银行都需要美元,所以各地的 KYC 规则都倾向于遵循“美国银行保密法”(U.S. Bank Secrecy Act)和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的指导方针。更多的国际压力来自政府间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简称 FATF),该工作组制定了监管标准,各国之间相互施压,并要求对方遵守。

这一系列的规则赋予了执法机构施加严厉罚款的权力,将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银行家头上,逼着他们想办法避险。银行合规人员只需提及汇丰银行(因支持墨西哥贩毒洗钱而被罚款 19 亿美元)或渣打银行(因与伊朗的类似过失而被罚款 11 亿美元),就能说服他们的老板对客户进行严格识别和分析。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有效。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估计,每年洗钱金额仍高达近全球 GDP 总值的 2% 至 5%,或 8000 亿至 2 万亿美元。如果没有这些严格的规则,金额会不会更高?也许吧。但我们不能通过假设来衡量。

犯罪分子仍然有许多机制来转移资金和躲避制裁。没错,有些人使用比特币——这就是为什么 FATF 今年对其所谓的“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加密货币的作用远小于法定纸币所扮演的角色。正如在 2015 年巴拿马文件中提及的,各种不可靠的实体都持续在帮助着不诚实的政客及他们金融机构隐藏身份、掩盖资金流动。

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些规则阻碍了金融普惠(financial inclusion)。

例如,加勒比政府抱怨它们的经济正日益遭受“去风险化”(de-risking)的影响,因为更为严格的规则限制了外来投资流向这些岛屿。

对较贫穷的国家来说后果更为严重,因为这些国家的身份证要么不存在,要么很容易伪造。在 FATF 的“高风险辖区”中,外资银行对当地往来银行进行严格审查,这意味这些国家的企业和个人获得本地银行服务的门槛非常高。这是全球 20 亿人被视为“无银行账户”(unbanked)的一个关键原因。

当然,这对贫困产生了负面影响,而贫困又助长了犯罪和恐怖主义,这正是 AML – CFT 面临的问题。

以索马里为例,这个失败国家的机构经常被世界上最大的银行列入黑名单。对于索马里侨民来说,把家人赖以生存的钱通过汇款寄回家是非常困难和昂贵的。这使贫困永久化,迫使人们进入非法的支付系统,并助长了诸如索马里青年党这样的恐怖组织赖以生存的无监管经济环境。

这是一种负面影响。

加密货币会是答案吗?

密码庞克(Cypherpunk)的回答是,管他的政府。人们应该使用比特币,因为比特币可以实现点对点的数字支付,而不需要监管实体作为中介。

问题在于,隐秘的入口和出口,导致政府监视变得越来越强烈。FATF 的新“旅游规则”提到,应该要求数字货币交易所收集信息,不仅是关于客户的信息,也包括客户的客户信息,强制相互交换的信息共享。这表明数字货币交易将不仅仅受托管钱包之间 KYC 的影响。一旦交易涉及到交易所的保管结构,加密货币也将必须提出 KYC 报告。

去中心化交易所,或 DEX,提供价格和匹配服务,但不托管客户的数字货币,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最新的 FinCEN 规则指引,成功地将它们排除在美国受监管货币服务业务的范畴之外。

然而,加密货币倡导组钱币中心对 FATF 对受监管的“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的定义含糊不清表示担忧,包括如何定义“转移”资金的实体。模糊会产生不确定性,正如我们在银行审查官员身上看到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对风险偏好是有害的。许多律师会建议他们的 DEX 客户务必安全保存 KYC。

另外,由于今年一项新的芬兰反洗钱法,总部位于赫尔辛基(Helsinki)的 LocalBitcoins 宣布了新的 KYC 规则,鉴于人们很难面对面地找到对方,在没有官方监控的情况下就加密货币兑换法定货币的价格达成一致。

无论怎样,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来说,使用比特币作为他们的主要计算单位和交换媒介是不切实际的。也许 Libra,以网络社交为基础的稳定机制,可以演变成一种日常支付工具,但正如我们从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在国会的证词中看到的,该公司支持的项目将需要 KYC。

底线:穷人需要一个容易取得的法币入口。

监测技术的进展

我们回到了起点:金融普惠目标以牺牲政府打击犯罪为代价。

人们可能会认为,各国政府应该将金钱非犯罪化,转而打击贩毒、军火交易等实际犯罪,将价值交换权视为一项人权。不过,实现这一点不大可能。

那么,如何避免这种恶性循环呢?答案可能在于区块链技术在追踪假名账户间转移的能力——尽管不是目前应用的这样。

有一段时间,交易追踪商(如 Elliptic 和 Chainalysis)曾帮助执法机构追踪向坏人支付的数字货币,并向公司提供严格的反洗钱监督审计服务。

现在,后继者,如 Coral Protocol 和 CipherTrace,正在利用高科技网络分析和密码保护技术,来帮助企业共享加密货币元数据以及标记可疑行为,而不泄露客户的个人识别信息或 PII。这可能会使企业更容易满足 FATF 的旅行规则,并会对风险进行更复杂、更系统的分析。

除了 KYC 规则之外,加密货币经济越来越多地被“机器人”所控制,这是有现实意义的。

不过,无论如何都绕不开法律。在入口、出口,必须确认客户的身份。而且,拥有先进追踪工具的执法机构一旦下达命令,公司必须打开黑匣子并将 PII 释放给当局。

一种新的心态

然而,如果各国政府承认在入口、出口上确定穷人身份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那会怎么样?如果他们接受一个 AML 模型,将端点视为身份不明的节点,并利用这些新的分析工具,参与管理基于行为、而非身份的对网络的访问?

现在,麻省理工学院 – IBM 沃森人工智能实验室(MIT-IBM Watson AI Lab)与 Elliptic 合作进行的机器学习与高性能计算方面的研究可能是一种催化剂。正如实验室研究员马克•韦伯(Mark Weber)所描述的那样,该小组采用了一种称为“图形卷积网络”(graph convolutional networks)的方法,以创造更好的资金流取证手段,来应对“复杂的犯罪网络所使用的复杂分层和混淆计划”所带来的挑战。

研究人员绘制了大量比特币交易数据图表,并总结出区分非法行为和合法行为的模式。在即将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他们认为他们的工作将对金融普惠做出贡献。

也许有一天,企业可能会在不使用传统 KYC 的情况下,使用这些工具来控制加密货币网络的接入点,确保好人获得金融服务,但坏人却得不到,即使他们都没有提供官方的身份证明。

监管机构会同意吗?在目前的状态下,似乎并非如此。合规性被用来识别和打击罪犯,而不是作为控制访问本身的方式。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监管的趋势是越来越依赖于国家身份,金融机构对“高风险”穷人的待遇也会越来越保守。

加密货币合规专家胡安•拉诺斯(Juan Llanos)抱怨说,监管机构“对创新不开放”。他补充说:“只要以政府的身份证作为标准,我们就会有这个问题。任何匿名行为都是有争议的,是不允许的。这是非常不幸的。”

尽管如此,FATF 最近一轮的讨论确实抛出了一根给创新者的橄榄枝:愿意探索“由政府或私营部门提供的数字身份”的潜力。

结合“私营部门”方针与 Libra 白皮书的“便携式数字身份”(portable digital identity),作为一种金融普惠解决方案,人们至少可以期待金融和科技公司,比如 Libra 协会的成员,为穷人提供了一种不再依赖于过时的国家身份证明的解决方案。

那些将交易视为一项人权的隐私倡导者是不会满足于这个方案的。

但作为一个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也许是世界上 20 亿无银行账号人的最大希望。

火星一线 | Bakk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上线7小时,已交易18个BTC

文 | 毛葛东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9月23日,据Cointelegraph消息,从洲际交易所(ICE)的Bakkt平台上推出比特币期货以来,7个小时内已交易了18枚比特币(BTC),最新记录的交易价格为10042.5美元。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此前报道,Bakkt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于美国东部时间9月22日晚8点正式开始运营,第一笔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价格为10115美元。

对于Bakkt,分析师坎特克拉克评论称,加密市场提供了传统市场所缺乏的大量流动性,而Bakkt本质上是从零售场所报价的循环流动性,这与传统市场的正常流动性状况相反,因此比特币期货交易上线后,比特币价格会上升。

据彭博社报道,TradeStation Crypto产品策略负责人James Putra表示,集中化并创建用于加密资产投资的可扩展基础架构的举措是第一步。如果目前的产品成功,ICE计划明年提供面向商家的产品。

他补充到,Bakkt每月已签订了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比特币合同,但目前暂无每日合同的数据。

除此以外,尽管比特币曾短暂突破10000美元,但由于阻力太大,比特币在几个小时前已经回落。该报道表示,Bakkt是比特币的长期驱动力,因此短期收益不会发生。

截至撰稿,BTC报价9889.43美元,24小时下跌0.99%。

火星分析师陈楚初:BTC短期深入调整,市场情绪再现胶着

今日BTC走势进一步向下,当前处于9900一线运行,不断朝着9800区域试探,走势呈现下行趋势,上方空头压力持续增强,市场多头情绪减弱,筹码持续抛售,下行风险不断扩散。

当前走势承压向下,走势打破小时布林带下轨引发短期走势压力增强,进一步朝下方低点试探,遭遇下方多头支撑反击,走势暂时维持在9900一线调整,四小时布林带开口向下打开,MACD指标向下放量,后续走势有继续向下的趋势,STOCH指标在20水平线相交粘合快线向上运行,一旦走势调整中打破9960位置,则下行风险将会减弱,有望进一步反弹至10000上方,RSI指标在50水平线附近运行,今日整体走势将继续保持震荡调整的姿态,操作建议高空低多,在10000-10050跟进空单看至9900,获利后及时离场,做到安全有效的收益。

ETH日线走势放量过强,走势承压向下,遭遇5日均线压制,价位进一步向10日均线压制,但下方支撑动能较强,走势难以形成有效的试探,当前走势在207一线调整后进入反弹阶段,短周期走势持续向上运行,一旦回归至210上方则有进一步形成反弹的姿态,MACD指标在轴上方已经开始走平,中长线来看,走势将进入震荡阶段,操作以高空低多为主,关注上方阻力220-225位置,下方支撑205-200位置,今日走势是一个底部调整的过程,可在205附近跟进多单看至212一线,把握好关键点位及时获利离场。

BCH今日走势再度下行打破日线布林带中轨,随后引发下方多头支撑反扑,进入反弹阶段,5日均线与10日均线相交粘合与310位置,当前走势也持续受阻于该区域,若后续没有强势量能加持上穿310一线阻力,则走势将继续向下延升,跌破300后再度进入下行趋势当中,RSI指标在50水平线保持平行,中长线来看走势将继续保持震荡的姿态进行,若后续能载300一带止跌企稳,则有望回归反弹再度向上,操作建议高空低多,今日走势量能缺乏,短周期走势触及下方低点形成反弹,可在304附近跟进多单看至310位置。近期市场走势多头波折,行情瞬息万变,若未能得到及时建议,操作需谨慎对待,把握关键有效位置,跟正确有效的趋势方向。

揭秘“无中生有”的空投生态:有人因此买了房,也有人一无所获

文 | Wendy

在区块链领域,初创公司通常不给员工发现金,而是向那些希望通过该项目赚取几美元的粉丝提供空投或奖金。通过雇佣大量的评论者、专业制作表情包且转发推特的人和视频博主来推广这个网络,初创公司因此创造出了一个热闹的局面和一个有望促使他们成功的社区。

有证据表明这种方式是有效的。2018年12月,成人社交网络Sharesome在48小时内空投了超过10亿个Flame Tokens(XFL),超过15万人报名参与空投,2.3万人加入电报群组。

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说,采用这种方法有什么优势?负责空投活动的KICK ECOSYSTEM的高级通信经理Mike Sergeev说:

“他们实际上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为与法币相比,创建token完全是免费的。”

参与这些空投活动的人又被称作“赏金猎人”,他们希望自己赚到的代币在上线交易所之后能值很多钱。

一旦有人能够驾驭这种高度无序的经济,他们可以“迅速致富”:如果一种代币升值,每周几次转发和评论就能带来数千美元的收益;对于赏金猎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那里一天的工资不到5美元。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bu Bakkar Siddik透露,他从ICO空投中赚的钱足够买一套房。

(Abu Bakkar Siddik从Kick ICO空投中赚到的钱买了一套房,图片来源:Kick ICO)

但在区块链经济中骗子横行,如果一个项目突然消失,赏金猎人几乎无路可走。赏金猎人在完成任务后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拿到奖励,这并不罕见,这段时间足以让一家公司倒闭,或者让创始人携款潜逃。

在某些情况下,赏金猎人几个月的辛苦工作甚至只能拿到几美分。同样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yub Emon说,他在空投上浪费了大约3到4个月的时间,他收到的有些代币比ICO期间的价格低了300倍,更糟糕的是,有些情况下他根本什么都得不到。

但这种策略依然很受欢迎,利润丰厚,以至于许多人开始全职寻找代币奖励的机会,希望能获得财富。例如,恒星币(XLM)基金会最近宣布,其将在未来20个月内空投20亿枚XLM代币,目前价值1.2亿美元。

相关的赏金猎人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些网站每月的点击率超过100万。自2014年的首次空投(最早的空投币Auroracoin到现在已经完全没用了)以来,短短5年多一点的时间里,这一营销策略已经变成了一项大生意。本文就采访了这些“凭空赚钱”的人。

薅空投的羊毛就是凭空赚钱?

33岁的Oladele Olanrewaju来自尼日利亚,他在2018年初加密货币市场崩溃后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他在做竞争币交易时赔了钱,想找个方法来弥补损失。

Olanrewaju开始为Hydro做市场推广,该项目旨在通过区块链实现金融安全。他的工作很简单:通过转发链接、发布表情包或制作YouTube视频等活动来带火这个项目。Olanrewaju因此获得了Hydro代币奖励。2017年末,在Hydro代币上所之前,他收到了222222个Hydro代币。2018年4月Hydro上所之后,其价格飙升,Olanrewaju赚到了1500美元。还有一件更值得庆幸的事:Hydro代币到今天只值0.0007美元。

“我可以大胆地说,我每个月从空投中赚到的钱比我做公务员3个月赚到的还要多。”

Olanrewaju现在每天要花8个小时在空投上。他以前的工作是一名网页开发人员,但现在这项工作已经沦为副业。Olanrewaju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Telegram和WhatsApp上完成的,在这两款应用上,成千上万的赏金猎人热切地等待着他们的日常任务。

这项工作不分昼夜,Olanrewaju说他需要每天从早到晚都盯着手机。

当ICO市场触底时,Olanrewaju说自己所获的资金随着密码市场的下跌而减少了,但是他仍然每月能赚150美元左右。

代币交易的辉煌时代已结束?赏金猎人陷瓶颈期

23岁的Ayub Emon是孟加拉国Feni政府学院大学的一名化学系本科生。他透露,自2017年以来,他一直在空投行业工作。作为其社交媒体活动的一部分,他每周花大约3天时间充当赏金猎人。

2017年至2018年,Emon赚了2.5万美元。Emon最成功的营销活动之一是Dago-Mining,其推出了一种绿色代币,承诺用太阳能挖矿。

举例来说,赏金猎人要想获得这些代币,必须有一个拥有超过500名好友的账号,然后要关注Facebook上的某个页面,每周发布几次状态,持续两个月,标签为#ico #DAGO #eth #btc #greenmining #bitcoin。这样做的话,每周至少可获得5 stake的收益——如果你在Facebook上有更多的好友,你的收益就会更多。

这里的stake指的是赏金猎人收到空投总数的比例。假设在某次空投中有400万个代币,总共有32000个stake。在Facebook每周的宣传活动中,每周的收益是5个stake,最终其将获得125个Dago代币,一旦上线交易所,他们就可以出售这些代币。

但到了2019年,代币交易的辉煌时代已经结束。Emon在2019年只赚了3000美元。“2019年不是一个好年份。大多数ICO都失败了,或者是骗局,”他说,他被骗子浪费了大约3到4个月的时间,所获代币比ICO时的价格低了300倍,或者更糟的是,根本没有收到奖励。

躲不过的骗局

32岁的Diego Santos是一名IT专业人士和赏金猎人,他花了数周时间参与了一些项目,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得到报酬,或者创始人后来放弃了这个项目,拿着他们通过融资筹集的资金逃走了。

为了扩大业务范围,区块链初创企业需要将相关文档——比如白皮书——尽可能多地翻译成不同的语言。Santos说,2018年5月,他参加了一个白皮书翻译赏金计划,并获得了2000 stake,当时价值约6000美元。Santos花了两周的时间在这个项目上,把100多页的白皮书翻译成他的母语葡萄牙语,结果在完成之后才发现这家公司已经倒闭了。官方消息称,资金“暂时冻结了”,但Santos已经不抱希望了——该项目甚至从未上所。

在另一个项目worldwifi.io(去中心化免费WiFi网络)中,Santos花了一周时间为公司制作Telegram表情,获得了大约1500美元的赏金。2018年4月,也就是WeToken上所前的两个月,他收到了这笔资金。这种代币上所之后,赏金猎人立刻就把它卖掉了,价格也随之暴跌。Santos说,这可能是因为收到小额奖励的赏金猎人没有动力去HODL。如今,Santos当时收到的1500美元WeToken只值3美元。

(Santos为WorldWifi营销活动制作的图片)

但形势可能会在瞬间发生逆转:同样在2018年5月的一次空投活动中,Santos用Photoshop为Credits的Telegram活动制作了几张图,不到3天就赚了4000多美元。在巴西,这相当于该国一年半的最低工资,这就是空投的诱惑。

(Santos为Credits做的图片)

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Santos行事谨慎:他还没有为了空投而放弃在一家IT公司的稳定工作。

缺乏责任心:空投生态的最大特点

KICK ECOSYSTEM公司于2016年在俄罗斯成立,由赏金猎人专家组成,为企业空投活动提供建议。这家公司的新交易所KICKEX可以在其平台内提供空投场所。

KICKEX会验证团队成员的身份和查找他们的经历,尽最大努力来确认项目是合法的。但是,尽管如此,KICK的高级通信经理Mike Sergeev说:

“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确有一些项目收取了资金,却没有为他们的代币做任何事情。”

“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任何项目。每个人在参与之前都要做尽调和研究;在这些项目背后,更多的是骗局,而不是正直的人。”

但是,寄希望于一位来自孟加拉国贫民窟的赏金猎人,为硅谷的一些“不成熟的方案”提供准确的经济模型,这合理吗?绝对不合理。

为了赚钱,赏金猎人必须对冲他们的“赌注”。问题是,大多数赏金猎人并不需要做很多辛苦的工作。Sergeev说,这些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完成的。

“空投实在是太简单了,一天可以有十次空投……即使10个代币中有9个归零,只要有1个涨了,你仍然是赢家。”

由于ICOs的失败,一些人开始通过推荐计划来赚取现金。但支付方式也不确定:例如,KICKEX会立即将价值20美元的KickTokens交给注册用户,但用户只能在2019年第四季度KICKEX上线时兑现。

那么,你能暴富吗?Santos回答:“也许吧,谁知道下一次牛市什么时候来呢?”

揭秘“无中生有”的空投生态:有人因此买了房,也有人一无所获

在区块链领域,初创公司通常不给员工发现金,而是向那些希望通过该项目赚取几美元的粉丝提供空投或奖金。通过雇佣大量的评论者、专业制作表情包且转发推特的人和视频博主来推广这个网络,初创公司因此创造出了一个热闹的局面和一个有望促使他们成功的社区。

token

有证据表明这种方式是有效的。2018年12月,成人社交网络Sharesome在48小时内空投了超过10亿个Flame Tokens(XFL),超过15万人报名参与空投,2.3万人加入电报群组。

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说,采用这种方法有什么优势?负责空投活动的KICK ECOSYSTEM的高级通信经理Mike Sergeev说:

“他们实际上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为与法币相比,创建token完全是免费的。”


参与这些空投活动的人又被称作“赏金猎人”,他们希望自己赚到的代币在上线交易所之后能值很多钱。

一旦有人能够驾驭这种高度无序的经济,他们可以“迅速致富”:如果一种代币升值,每周几次转发和评论就能带来数千美元的收益;对于赏金猎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那里一天的工资不到5美元。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bu Bakkar Siddik透露,他从ICO空投中赚的钱足够买一套房。

1

(Abu Bakkar Siddik从Kick ICO空投中赚到的钱买了一套房,图片来源:Kick ICO)


但在区块链经济中骗子横行,如果一个项目突然消失,赏金猎人几乎无路可走。赏金猎人在完成任务后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拿到奖励,这并不罕见,这段时间足以让一家公司倒闭,或者让创始人携款潜逃。

在某些情况下,赏金猎人几个月的辛苦工作甚至只能拿到几美分。同样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yub Emon说,他在空投上浪费了大约3到4个月的时间,他收到的有些代币比ICO期间的价格低了300倍,更糟糕的是,有些情况下他根本什么都得不到。

但这种策略依然很受欢迎,利润丰厚,以至于许多人开始全职寻找代币奖励的机会,希望能获得财富。例如,恒星币(XLM)基金会最近宣布,其将在未来20个月内空投20亿枚XLM代币,目前价值1.2亿美元。

相关的赏金猎人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些网站每月的点击率超过100万。自2014年的首次空投(最早的空投币Auroracoin到现在已经完全没用了)以来,短短5年多一点的时间里,这一营销策略已经变成了一项大生意。本文就采访了这些“凭空赚钱”的人。

 

薅空投的羊毛就是凭空赚钱?


 

33岁的Oladele Olanrewaju来自尼日利亚,他在2018年初加密货币市场崩溃后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他在做竞争币交易时赔了钱,想找个方法来弥补损失。

Olanrewaju开始为Hydro做市场推广,该项目旨在通过区块链实现金融安全。他的工作很简单:通过转发链接、发布表情包或制作YouTube视频等活动来带火这个项目。Olanrewaju因此获得了Hydro代币奖励。2017年末,在Hydro代币上所之前,他收到了222222个Hydro代币。2018年4月Hydro上所之后,其价格飙升,Olanrewaju赚到了1500美元。还有一件更值得庆幸的事:Hydro代币到今天只值0.0007美元。

“我可以大胆地说,我每个月从空投中赚到的钱比我做公务员3个月赚到的还要多。”


Olanrewaju现在每天要花8个小时在空投上。

他以前的工作是一名网页开发人员,但现在这项工作已经沦为副业。

Olanrewaju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Telegram和WhatsApp上完成的,在这两款应用上,成千上万的赏金猎人热切地等待着他们的日常任务。

这项工作不分昼夜,Olanrewaju说他需要每天从早到晚都盯着手机。

当ICO市场触底时,Olanrewaju说自己所获的资金随着密码市场的下跌而减少了,但是他仍然每月能赚150美元左右。

 

代币交易的辉煌时代已结束?赏金猎人陷瓶颈期


 

23岁的Ayub Emon是孟加拉国Feni政府学院大学的一名化学系本科生。他透露,自2017年以来,他一直在空投行业工作。作为其社交媒体活动的一部分,他每周花大约3天时间充当赏金猎人。

2017年至2018年,Emon赚了2.5万美元。Emon最成功的营销活动之一是Dago-Mining,其推出了一种绿色代币,承诺用太阳能挖矿。

举例来说,赏金猎人要想获得这些代币,必须有一个拥有超过500名好友的账号,然后要关注Facebook上的某个页面,每周发布几次状态,持续两个月,标签为#ico #DAGO #eth #btc #greenmining #bitcoin。这样做的话,每周至少可获得5 stake的收益——如果你在Facebook上有更多的好友,你的收益就会更多。

这里的stake指的是赏金猎人收到空投总数的比例。假设在某次空投中有400万个代币,总共有32000个stake。在Facebook每周的宣传活动中,每周的收益是5个stake,最终其将获得125个Dago代币,一旦上线交易所,他们就可以出售这些代币。

但到了2019年,代币交易的辉煌时代已经结束。Emon在2019年只赚了3000美元。“2019年不是一个好年份。大多数ICO都失败了,或者是骗局,”他说,他被骗子浪费了大约3到4个月的时间,所获代币比ICO时的价格低了300倍,或者更糟的是,根本没有收到奖励。

 

躲不过的骗局


 

32岁的Diego Santos是一名IT专业人士和赏金猎人,他花了数周时间参与了一些项目,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得到报酬,或者创始人后来放弃了这个项目,拿着他们通过融资筹集的资金逃走了。

为了扩大业务范围,区块链初创企业需要将相关文档——比如白皮书——尽可能多地翻译成不同的语言。Santos说,2018年5月,他参加了一个白皮书翻译赏金计划,并获得了2000 stake,当时价值约6000美元。Santos花了两周的时间在这个项目上,把100多页的白皮书翻译成他的母语葡萄牙语,结果在完成之后才发现这家公司已经倒闭了。官方消息称,资金“暂时冻结了”,但Santos已经不抱希望了——该项目甚至从未上所。

在另一个项目worldwifi.io(去中心化免费WiFi网络)中,Santos花了一周时间为公司制作Telegram表情,获得了大约1500美元的赏金。2018年4月,也就是WeToken上所前的两个月,他收到了这笔资金。这种代币上所之后,赏金猎人立刻就把它卖掉了,价格也随之暴跌。Santos说,这可能是因为收到小额奖励的赏金猎人没有动力去HODL。如今,Santos当时收到的1500美元WeToken只值3美元。

2

(Santos为WorldWifi营销活动制作的图片)


但形势可能会在瞬间发生逆转:

同样在2018年5月的一次空投活动中,Santos用Photoshop为Credits的Telegram活动制作了几张图,不到3天就赚了4000多美元。在巴西,这相当于该国一年半的最低工资,这就是空投的诱惑。

3

(Santos为Credits做的图片)


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Santos行事谨慎:他还没有为了空投而放弃在一家IT公司的稳定工作。

 

缺乏责任心:空投生态的最大特点


 

KICK ECOSYSTEM公司于2016年在俄罗斯成立,由赏金猎人专家组成,为企业空投活动提供建议。这家公司的新交易所KICKEX可以在其平台内提供空投场所。

KICKEX会验证团队成员的身份和查找他们的经历,尽最大努力来确认项目是合法的。但是,尽管如此,KICK的高级通信经理Mike Sergeev说:

“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确有一些项目收取了资金,却没有为他们的代币做任何事情。”

“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任何项目。每个人在参与之前都要做尽调和研究;在这些项目背后,更多的是骗局,而不是正直的人。”


但是,

寄希望于一位来自孟加拉国贫民窟的赏金猎人,为硅谷的一些“不成熟的方案”提供准确的经济模型,这合理吗?绝对不合理。

为了赚钱,赏金猎人必须对冲他们的“赌注”。问题是,大多数赏金猎人并不需要做很多辛苦的工作。Sergeev说,这些都是通过社交媒体完成的。

“空投实在是太简单了,一天可以有十次空投……即使10个代币中有9个归零,只要有1个涨了,你仍然是赢家。”


由于ICOs的失败,一些人开始通过推荐计划来赚取现金。但支付方式也不确定:例如,KICKEX会立即将价值20美元的KickTokens交给注册用户,但用户只能在2019年第四季度KICKEX上线时兑现。

那么,你能暴富吗?Santos回答:“也许吧,谁知道下一次牛市什么时候来呢?”

以太坊3.0计划浮出水面,抵御量子计算攻击成为重点

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警告量子计算的破坏力有多么强大。而当那一天到来时,其可能会使现有的加密标准变得过时,而区块链也将受到正面冲击。这一进程似乎正在加速,例如科技巨头谷歌和IBM在近期相继宣布推出53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量子霸权”似乎变得不再遥不可及。

或许你还感受不到这种进步,正如谷歌在其论文中提到:在世界第一超算 Summit 需要计算1 万年的实验中,谷歌53量子比特的Sycamore计算机只用了 3 分 20 秒。

而谷歌还预测称,量子计算能力将以“双指数速率”扩张,远远超过了摩尔定律的速度。

由于担心量子突破即将到来,密码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开发抗量子计算的区块链,以抵御量子计算机的爆发。

 

相比比特币,以太坊受量子计算的威胁会更大


 

传统的区块链,如比特币和以太坊,采用了经典的公钥加密技术来签署交易,而这些网络被认为是容易受到量子计算攻击影响的。

例如比特币开发者Pieter Wuille曾在今年初时讨论过量子计算对比特币的影响,而根据他的计算,会被影响的比特币数量约为6476424.77197947 BTC(占总量的37%),对此,比特币开发者们有在探讨相应的解决方案,例如PQC安全签名方案就被考虑在内。

pr

而以太坊呢,似乎受到的影响会更大一些,根据以太坊协议研究者Justin Ðrake的分析,由于以太坊使用了账户模型,其鼓励了地址重用,因此,会有大于37%的以太币供应会受到量子计算的威胁。

 

以太坊3.0计划:量子安全


 

在上周举办的Ethereal以太坊峰会上,Justin Ðrake首次公开介绍了以太坊3.0的概念,而这对于以太坊平台而言,将是抵御量子计算威胁的重要计划。

p2

由于以太坊2.0计划有多个阶段需要实施(而且实施难度非常大),以太坊3.0计划的实施被初步推迟到了2027年。

而根据以太坊的wiki页面显示,以太坊3.0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它们分别是:

  1. Casper CBC算法的应用;
  2. zk-STARKs的应用;
  3. 异构分片(Heterogeneous Sharding)的实现;


而在这三者之中,zk-STARKs被认为是以太坊3.0的重中之重,对此,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也曾强调了这一点。

45

而以太坊基金会一直在关注量子计算领域,据称他们在这方面的研究上已投入了500万美金。

34

截至目前,研究者们已初步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它就是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者们提出的SNARGs方案

66

99

可以说,这种方案是结合了“前辈们”的诸多优点啦。

目前来看,加密算法之盾的进展,较量子计算之剑会大大领先。或许,作为普通用户的我们并不需要为此太过担心。

另外,以太坊3.0还有很多其它改进哦,例如:

77
(zk-STARKs的应用还可大大压缩验证内容,从而让数据变得更便宜)


更多关于以太坊3.0的内容,读者可查看Justin Ðrake的

完整PPT

从“自撕”开始的区块链金融非严肃探讨(三):现实与未来

mp36847302_1445389009013_1_th

渴死了

姚前在区块链周中的演讲提到数字资产是核心,强调了数字资产在金融变革中的关键作用。其中描述了数字资产的对于未来金融的意义,其中重要一点就是资产的流动性。

我们上文中分析到,区块链金融世界应该是不会缺钱的(流动性),因为区块链金融在全球金融占的比重还很小。但实际的表现却是很缺,比特币在“数字黄金”的领域取得的成就几乎成为了区块链金融的全部,大家对比特币未来的期望成为了最现实的期望。详细分析目前区块链金融体现出缺钱的原因如下:

堤坝太高

区块链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曲高和寡。这里有人要说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原理理解困难,其实不然,因为对于终端用户,并不关心技术逻辑。我们每天使用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背后有多少远比区块链更加复杂的技术逻辑在运行,但是我们却将他们当做喝水吃饭一样习以为常的在使用。真正的障碍是操作的复杂。

操作的复杂衍生出资产安全问题,让聪明的钱犹豫不前;操作的复杂降低了资产的流动性,就像互联网中复杂的操作会降低转化率一样,在区块链世界中,复杂操作降低了资产的流动率。很多业内人士可能已经习以为常,因为操作token是业内人士的刚需,但对于很多观望的人,复杂度就是障碍。大家不妨回想一下,手机是从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器官的。区块链的科学家研究底层技术的同时,区块链的发明家如何让区块链变的更好用同样关键。

品种单一

同样聪明的钱却有不同的喜好,简单的逻辑:老钱喜欢安全稳定,新钱喜欢高风险高收益。心理学中有条定理是同等的损失和同等的收益,前者带来的痛苦大于后者带来的喜悦,在金融上的体现是债市(风险小收益小)规模大于股市(风险大收益大)。而区块链试验田中的庄稼目前都是清一色的高风险高收益品种,几乎没有投资者在整个投资生涯中保持一种风险偏好:赚了钱的会变保守,不变保守的是纯赌徒(Jiucai)一刀下去再也长不出来那种。

区块链世界中目前的投资人大概也是这两种吧,赚了钱的保守的持有比特币,亏了钱的想尽一切办法再拼搏一次,区块链世界内部的水流动性都变弱了。简单来说投资品种的单一吸引的资金类型也很单一,成熟的投资市场应该存在着不同风险收益的产品,让喜欢不同味道的钱都有去处。

良莠不齐

良莠不齐用在此时不太恰当,因为很难分清良莠。作为区块链的信徒,我丝毫不怀疑区块链试验田里有优秀的品种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是这些品种还需要时间去发育,大量的公链和应用型项目必然会有脱颖而出的那些,代表他们的Token也必然会物有所值。时间是他们最大的敌人。还有很多天生品种就不好,但在目前阶段,好的和坏的是难以区分的。

作为投资人选择品种的过程,其实还是在赌博或者放弃做选择,毕竟钱还有其他的去处。长成大树需要时间,田里却没水了,好品种也渴死了。在那些优秀品种一鸣惊人之前,试验田需要更多能被一眼分辨的普通品种吸引涓涓细流源源不断。而普通品种,从资产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价值和投资逻辑清晰的。原生的数字资产需要通过合理的金融设计将其价值逻辑清晰化;而传统金融资产中存在着价值逻辑已经很清晰的资产,将其与区块链金融结合也是重要的思路,稳定币就是其中的代表,但这样的代表还太少。

区块链金融的未来是什么?

首先给未来取个名字,Defi如前文中所属,如果是狭义的理解不一定是最合适的。笔者认为大家经常提到的Open Finance更加合适,它将区块链金融从区块链技术中剥离了出来,技术最终变的无感,技术实现的结果更加重要。Defi是一个阶段,Open Finance是一个更宏伟的愿景。

本文的非严肃探讨一直都不准备预测未来,笔者如果有此能力直接去买彩票好了或者买某个Token拿到死。未来无法预测,但是我们却能分析清楚现在的问题,每当我们解决了一个现在的问题就是在向未来迈进一步。本文中提到的堤坝太高、品种单一、良莠不齐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数字资产面临的问题每当对比其他行业的发展路径,未来似乎变的清晰了一些,如果从业者更好的思考“离谁更近”“黑猫和白猫”“缺水还是引水”之类的问题,我们离行业发展的本质也会更近一步。

作为区块链行业的创业者,在此以非严肃的方式与大家共勉之外,我们将在后面用更加专业的方式阐述和践行我们对于Open Finance的理解。

(本文完)

作者:杨涛,FinNexus创始人,Wanchain联合创始人

Two Suspects Indicted Over 2017 EtherDelta Hack

/latest/2019/09/two-suspects-indicted-over-2017-etherdelta-hack/

Two Suspects Indicted Over 2017 EtherDelta Hack

two-suspects-indicted-over-2017-etherdelta-hack

Two suspects have been indicted by the U.S. attorney’s office for the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 in connection with the hacking of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EtherDelta in December 2017. 

EtherDelta Hack Indictment

According to the indictment, the suspects Elliot Gunton and Anthony Tyler Nashatka allegedly modified the EtherDelta domain name setting to defraud users of the exchange.

The defendants were able to access and alter the system, which was registered to an account with Cloudflare, to obtain client “cryptocurrency addresses and private keys,” in addition to withdrawing funds from the associated accounts. 

The filing continues, claiming that Gunton and Nashatka were able to obtain the cell phone number of an EtherDelta employee through an elaborate scheme involving the cellphone service provider. The two suspects were then able to use the name to access to the employee’s email address, thereby allowing entry into the “web infrastructure and website security accounts”.

From there the defendants diverted traffic from EtherDelta to a fraudulent website resembling the exchange and were able to obtain pertinent user information, including private keys, to defraud clients of their funds.

The indictment claims that Gunton and Nashatka stole from hundreds of EtherDelta users, with one particular client losing more than $800,000 in the theft. 

Featured Image Credit: Photo via Pixabay.com

Sorry BitPay, New Bitcoin Upgrade Proposal Disables BIP70 by Default

What can I do to prevent this in the future?

If you are on a personal connection, like at home, you can run an anti-virus scan on your device to make sure it is not infected with malware.

If you are at an office or shared network, you can ask the network administrator to run a scan across the network looking for misconfigured or infected de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