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s Smallest Unit ‘Satoshi’ Gets Added To Oxford Dictionary

bitcoin's smallest unit satoshi Bitcoin News

Bitcoin’s Smallest Unit ‘Satoshi’ Gets Added To Oxford Dictionary


It’s official – Satoshi, the smallest divisible unit of bitcoin, is now an English word. While it has been used for years among the crypto community,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 added the term earlier this month.


Now It’s Satoshi’s Turn to Refresh English Language

The crypto community requires new words to explain different aspects of new technology, new operations, and a new market. Think about blockchain, Bitcoin, Dapp, security token, 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 hodl, and so on.

Now it’s time for satoshi to reach the OED. The principal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English, regularly updated by th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as just added the term. The OED explains that satoshi is:

The smallest monetary unit in the Bitcoin digital payment system, equal to one hundred millionth of a bitcoin.

The dictionary explains that the word derives from a proper name – Satoshi Nakamoto. Under this pseudonym, a cryptography expert or a group of them launched Bitcoin more than a decade ago. Whoever it was, the man managed to push his pseudonym into the English dictionary, and this is not an easy task.

Google required eight years to reach the OED in June 2006. The “google” term is used as a verb. However, unlike Bitcoin, which has over 172 million economically relevant addresses, Google had billions of users at the time.

Bitcoin Revolution Resembles the Internet’s First Years

When the Internet came out in the 90s, the English language was flooded with neologisms. Think about terms like hashtag, hyperlink, troll, selfie, spam, and so on. In fact, this short clip from “Today Show” in 1994 demonstrates how little people knew about the Internet:

Now people encounter the same difficulties in understanding what blockchain and Bitcoin are, even though the media uses these terms 24/7. As the adoption increases, Bitcoin with all its complexity will become familiar to everyone.

Do you expect some other crypto-related words besides Satoshi in the OED? Share your thoughts in the comments section! 


Images via Shutterstock, YouTube: Chrissy Miklacic

CoinField Presents SOLOGENIC, Tool to Issue Stock and Fiat-Backed Stablecoins on XRP Ledger

Third party services may advertise Spread bets and CFDs on Cryptovest, which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81%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spread betting or trading CFDs.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spread bets or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TREELION亮相IFIC Seoul 启动社群节点计划TRNode

IFIC Seoul 峰会

10月14日,由FINWEX、BLUCON、TREELION主办的IFIC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峰会在首尔希尔顿大酒店圆满闭幕。韩国国会议员、韩国区块链产业振兴协会理事长、韩国区块链学会会长等政要与企业人员为大会致开幕辞。多位行业领军人物参会演讲,分享全球金融科技的发展新动态。TREELION(创益)亮相峰会,TREELION CEO叶广涛、TREELION基金会副理事长尤立出席峰会发表主旨演讲与圆桌分享。

IFIC作为亚洲最具影响力的金融科技系列峰会之一,为业内顶尖项目、投资机构、权威媒体、政界代表及专家学者创建可信的合作平台,旨在加强全球金融行业从业者们的交流,推动全球金融科技的发展,以金融科技领域最前沿的区块链技术为主导,集合全球优秀企业,对未来科技金融及区块链技术应用发展,进行展望和推进。

韩国政商界深入了解TREELION

中:韩国民主和平党国会议员赵培淑女士

本届IFIC Seoul多位韩国政要莅临,TREELION CEO叶广涛先生向韩国Independent国会议员、国会科学技术情报放送通信委员会委员韩国区块链产业振兴协会理事长Kim Kyung Jin先生、韩国民主和平党国会议员赵培淑女士、 Korean Newspaper Broadcasting Company(韩国)会长Kwang ThakOh先生等介绍了TREELION的布局与规划。

左:Korean Newspaper Broadcasting Company(韩国)会长Kwang ThakOh先生 中:韩国Independent国会议员、国会科学技术情报放送通信委员会委员韩国区块链产业振兴协会理事长Kim Kyung Jin先生 右:TREELION CEO叶广涛先生

TREELION CEO发表主旨演讲

TREELION CEO叶广涛先生在会上发布主旨演讲:绿色经济是人类出于对社会经济与生态环境协同发展的思考,探索出的更加高效,和谐,可持续的新经济形式。大力发展绿色经济成为全球产业结构调整的必然选择。TREELION希望在全世界范围内种100亿棵树。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亿利做了30多年的生态修复,但生态资产用传统金融手段来做是不理想的,这些生态资产潜在的价值,比如干净的水、空气是不容易量化的,用区块链技术可以更好的把它量化。

TREELION将科技金融和传统金融融合起来,目标是建立全世界最大的绿色资产交易所。我们希望能够把区块链技术运用到这个市场,把更多绿色场景放进来,包括绿色消费、绿色出行,用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让在绿色经济做出贡献的个人能够得到具有公信力的认可,并且在可见的未来能够将其进行交易。

TREELION也获得本次IFIC Award之BEST NEW BLOCKCHAIN BUSINESS MODEL(区块链最佳商业模式创新奖),韩国区块链产业振兴协会理事长Kim HyungJoo为TREELION颁发了奖杯。

TREELION推出节点计划TRNode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叶广涛先生在本次大会上公布TREELION(创益)TRN推出了社区节点计划TRNode,以优质资产助力,迅速扩展TREELION国际化生态社区的发展。TRNode布局分布在东亚、东南亚、北美与欧洲等地区的50个全球社区节点,覆盖20万以上用户,旨在打造顶尖绿色数字金融生态流量社群,优化TREELION内部生态资源,迅速扩展TREELION全球生态社群,在市场竞争中抢占制高点、争创竞争优势。

同时,Blucon成为响应TRNode计划第一家公司,成为TREELION韩国地区的超级节点之一,双方于峰会现场签署了MOU战略合作协议。Blucon是世界首个设计可以个数字货币立即变现的技术商业基础设施的区块链项目,Blucon的远大愿景是成为首个区块链领域B2B2C支付供应商,打通应用支付场景。

TREELION在韩受到热捧

TREELION展位络绎不绝,TREELION市场总监金海娜使用韩文为观众介绍项目,韩国参会人员热衷了解绿色数字金融,并加入TREELION韩国电报群。

IFIC Seoul 由金色财经、PANews、星空财经、CoinNess作为战略媒体支持,多家媒体全力支持。峰会现场多家中韩头部媒体对项目成员进行多场专访。

核心成员出席圆桌讨论

会议后半程,TREELION核心成员出席圆桌论坛,聚焦讨论数字交易的未来,同场嘉宾还有火币韩国战略企划室长Elena Kang,MXC 市场VP许玉竹,犇睿资本创始人褚康,八维资本合伙人魏铮。

对于数字货币会否迎来光明的前景,TREELION 首席执行官叶广涛认为:我的资产到底是谁帮我认证,谁来认可这个价值,对于我们业界从业来讲,需要第三方来一起做到链上,包括政府的配合,会迎来光明,数字资产是跨境的,可以24小时进行交易,交易成本会降低,应该是每个人都会获益的。

交易平台作为数字货币产业链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是连接着区块链投资的 一、二级市场的纽带,也连接着项目方和投资者。TREELION-TRN将不断上线安全,高质的交易平台。TREELION也将不断拓展完善自身绿色数字金融生态,旨在安全可靠、可扩展的区块链技术基础上打造全新模式的绿色数字经济基础设施,通过链接全球参与者共同构建促进资本循环的数字商业生态系统,助力绿色数字经济发展。

9月30日,TRN首发上线BiKi,BitMart交易平台,开盘首周累计涨幅413%。随后,TREELION与世界绿色组织(WGO)达成全方位战略合作,在本次峰会上正式开启TRNode全球社区节点计划。TREELION全球系列路演将登陆日本及美国。欢迎关注我们的社交媒体,加入TREELION社群,了解TRN,了解绿色经济,参与线下沙龙,第一时间获取TREELION动态,立即成为TREELION全球绿色金融体系的一员,

END

1年从期货小白到大神 我的进阶之路

微博大V 兔子希做客金色财经《大咖零距离》开课直播啦!

本次直播主题为《1年从期货小白到大神,我的进阶之路》

开课时间:

10月17日18:00

欲进群观看直播扫描海报二维码免费报名即可!

Fm76XtPjOGGnB5cBGNoH6OI6f3qCfAnLnQQrnDux.png

声明:本文系金色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金色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金色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BM新作:区块链治理模型新思路

摘要:新的代币质押模型。

今早,EOS创始人BM发布了EOS区块链治理提案,希望通过调整激励模型改善EOS网络投票问题。

在此次的建议中,BM通过分化不同类型的质押池,采取一定的激励措施和限制条件,将不同目的的质押用户分隔开来。其中包括:收益率、投票权、交易所拥有的用户Token、以及质押的最短期限和最长期限等。最终形成更加公平的抵押制度。其认为,市场将发现一条真正基于市场的利率和收益率曲线。

以下为BM原文:

区块链治理的目的是做出最符合尽可能多的人利益的决策,同时尽可能减少一小部分人以牺牲社区利益为代价来为自己谋利的机会。关键在于,如果网络不能充分发挥其潜力,就要协调各方利益,选择损失最大的一方。真正的利害关系证明将长期利益联系在一起,并将控制权交给那些有长期承诺的人。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保守地假设所有投票给生产者的帐户都属于生产者。我们还可以把投票和“购买选票”看作是“租借股份”,目的是为了进入前N名。由于在无信任的回购协议下,租赁和出售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种行为没有任何不道德之处,而且试图阻止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对所有权的潜在侵犯。

为了确保长期前景和“利益相关”,只有签了长期赌约的代币才有资格投票。一个人因持有代币而获得的收益弥补了流动性的损失,并且应该与代币被锁定的时间成比例。对于网络来说,根据市场确定的利率,Token被锁定的时间越长越好。

因此,我建议创建6个不同时间长短的质押池:3个月,6个月,12个月,2年,5年,10年。在一个Token供应为10亿的网络中,每个池每年每分钟将接收500个token(假设网络以100%的可靠性运行)。用户可以购买该池,以获得按比例分配的池收益。用户的投票权重基于他们对每个池的所有权百分比之和。这代表了每年3%的通货膨胀支付给不同的赌注池。

资金可以从池中取出,最多每周一个。一个为期3个月的资金池中的股份可能会以每周约7%的速度撤出。一个10年期资金池的股份可能会以每周0.2%的速度撤出。

质押池中的Token从“资源”池中取出,因此不能借给REX,这增加了REX中所有Token的每个Token的带宽。押注池可以被视为一种债券,此时代币将退出流通,并在未来某一时刻因通胀而获得额外的利息,从而重新进入流通。

只要你的代币还在一个押注池里,他们就会得到与每个押注池的总金额成比例的复利。

Token可以毫不延迟地从一个较短的期限移动到一个较长的期限所以你可以在任何时候将你3个月的股份100%转换成10年的股份。然而,除非以每周0.2%的速度,否则你无法从10年期债券转向较短期债券。

这种押注体系的结果是,市场力量将在平衡权力和流动性需求的基础上设定收益率曲线很少有人愿意放弃10年的流动性,以便获得更高的相对收益率和更大的网络权力。更多的人将愿意放弃3个月的流动性,因此他们将获得更低的收益率和更少的权力。

一旦每个人都进行了标记和投票,21个块生产者将在“一个标记一个投票”的基础上被选择(根据标记池的百分比加权)。这些生产者将按他们收到的选票的比例获得报酬,而不是在每个块的基础上支付。要知道,除了与他们的选票成线性关系外,向区块生产者支付任何费用都会刺激sybil攻击,并导致权力集中化程度的提高。

生产者的报酬应该降到每年仅占代币供应量的0.5%(被全球可靠性打了折扣)因为基本上最大的利益相关者可能会控制生产商。所以,付给这些赌注池的收益很可能流入大多数相同的生产者手中。

如果网络不能确保可靠地生成块,那么世界上所有的分散化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因此,所有的通货膨胀率都按7天平均数计算,可用性提高到10次幂在99%的可靠性下,总通货膨胀率将达到90%,最高通货膨胀率为3.5%。如果一个生产商开始丢失区块,可靠性下降到97%,那么每个人的产量就会下降到最高产量的73%。这意味着如果选民(票贩子)不投票给可靠的生产者,他们就会受到惩罚。

预期的结果

交易所将无法使用用户令牌进行投票,因为大多数控制权都与长期的押注合约挂钩。一个象征性的一票模式和按比例支付的投票,它将结束的情况下,两个生产者是由一个人经营。只有标记的代币投票,我们保证每个想成为制作人的人都能参与其中,即使是最低的制作人位置也很可能是可靠的。或许,更引人入胜的结果之一,是发现了一条真正基于市场的利率和收益率曲线。较小的利益相关者可以通过参与长期的赌注池获得额外的影响力和更高的收益。

REX将定义最短期限(3天)的赌注池收益率,并且REX中的令牌将不再拥有投票权。那些寻求收益的人应该转而去押注池。

这个建议中的一切都是供社区考虑的,可能是许多可行的解决方案之一。

作者:Daniel Larimer

编译:共享财经Neo

3个月合约收益百倍—你不得不知道几点感悟

一、简单闲聊

    承蒙金色财经的这次邀请,才有机会作客“大咖零距离”。

1、我做数字合约期货交易也有一年了,我刚开始玩合约的时候,做XRP和EOS的期货,也算有不错的收益,因为当时波动比较大,而且我杠杆重,再加上XRP期货价格只有小数点后3位数(现在一般4位),容易获得超额收益。不过因为仓位过高后来也在去年UDST大爆雷事件中归零。

2、上半年做合约杠杆倍数都比较高,也有10倍左右收益,后来也在4月2日当天中午爆仓,爆仓后睡了个午觉,下午充了1.4万元就开始回血,也曾试过有很高的收益,当然也有过大回撤,到现在就是还行样子。

3、上半年是为了证明交易方法而交易,下半年为了赚钱而交易,降低了交易频率,控制回撤,所以近来风格明显不一样,主要就是看不到特别确定的行情。

二、一些指标的个人用法

1、我个人比较常用趋势线、价格线、MA、Boll、RSI、成交量、MACD这几个指标,这次简单讲一讲MACD。

2、MACD是一种趋势线指标,所以具有延迟性,一般用来表示K线变化速度(所以在横盘的时候这个指标会纠缠不好用,不太适合做小震荡,或者通过看更高级别的周期来解决)但又因为MACD是市场上最广泛使用的指标之一,使用者多就容易形成合力,所以MACD准确率在指标中也是比较高的一种。MACD的基本用法自己百度,这里不细讲。现在主要讲MACD背离的一些用法,另外要注意这只是我自己的个人用法,不一定标准,也不一定对。

MACD背离简单理解方法:

以K线下跌为例(上涨则反过来)

1、币价新低,MACD回到零轴一下

2、零下反弹金叉,回到币价创新低,DIF指标不创新低

3、币价反弹,DIF金叉MACD,形成绿柱就会形成背离

oeUIhiaUGvQC16CoKKKOTgaZJkRCmJHxDE5wE5Qt.png

kHdYEamsTEsb0zkWOuhHxyphWESvS86E9prHnmOd.png

股票中使用一般要按该级别(例如1小时就看1小时K线)收盘价K线是否新低,但在币圈中有时不需要,接近新低也可以,因为币市挂单相对少,而且不同交易所之间又有差价,所以范围相对宽松一些。

因为MACD背离一般属左侧交易,因此经常失败直接掉头,或者会产生二次背离等情况。

那么如何判断是否失败呢?

第一个就看是否突破,以BOLL或者价格线或者K线,每个分析师的标准不同就不细说。

第二个就看周期,我个人就用8-16-24-32这几个周期,这几个周期左右观察是否拐头;8个周期就拐头只能说是个弟弟,也就是弱反,特别容易有新低;16-24这两个周期之间一般最重要,拐头经常在这个时间段发生。

三、关于杠杆的一些观点

做合约心态很重要,杠杆的存在更是放大了贪欲。

高杠杆不是必要的,但是对于小资金非常有诱惑力,尤其在短线行情中,我也会在某段行情中(一般几个小时左右)加高杠杆,赚钱或止损降杠杆。

当你在一段行情你不确定的时候,最好2-3倍仓位以下开单,这样容易有逃生机会,就算挂计划委托,由于市场深度问题,不一定会触发,这个不论哪个交易所都差不多(除非你触发止损后平仓价差够大)市价止损也没有那么痛。

    当市场出现上针较长的的放量滞涨,这时候如果做空的话可以尝试加点仓,我最近也经常低仓位被套,操作一下或者抗一下都差不多回来,这个实盘就可以看到。

    杠杆这种东西,更多的与你心态有关,行情不可能一直判断对,杠杆就是控制回撤的风控。

    什么样的杠杆会令你睡得安稳,尽量不要超过这个杠杆过夜,所以你很少见到我高仓位过夜,因为国内市场深夜缩量,滑点太大。

    如果你想要高杠杆,那么可以用爆仓止损方法,这样损失可以控制得比较精确。

Fm76XtPjOGGnB5cBGNoH6OI6f3qCfAnLnQQrnDux.png

两次狙击ASIC失败 门罗10月底要彻底改算法

门罗(XMR)不得不面对ASIC矿机“入侵”其网络的问题。经过了几次分叉,门罗的挖矿算法CryptoNight进行了调整,禁用了ASIC功能。如今,门罗计划切换到一个完全不同的PoW算法,以保持其ASIC抗性。

monero

门罗计划第三次抗ASIC升级

门罗计划在本月底进行一次升级,使网络能够再次使用CPU进行挖矿。本次升级将彻底淘汰CryptoNight,并引入RandomX算法。

1加密货币爱好者Jordan Clifford表示,门罗最初选择CryptoNight的原因就是,创造针对这一算法的ASIC矿机难度较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门罗团队目前正在准备启动RandomX,其使用当前区块和来自关键区块(每2048个区块)的数据来生成一组需要共同执行的随机程序和输入。程序的输出然后被输入到Blake2中,以产生最终的哈希结果。

在2018年4月和2019年春天,门罗网络曾两次阻止ASIC采矿。2018年,门罗社区首次注意到该币种挖矿的显著增长趋势。起初,有人认为这是僵尸网络或密码劫持造成的。

然而,事实证明是有一些ASIC矿机和可编程机器可以适应CryptoNight算法。在门罗禁用了ASIC之后,一些人使用相同的算法切换到了其他币种,包括Haven Protocol、AEON、Bytecoin 以及Electroneum。

禁用ASIC的理由是其回到基于比特币白皮书的一CPU一票规则。ASIC矿机在挖矿方面比CPU有效得多,并且可能导致一小部分人控制网络。这不仅创造了一个更加中心化的网络,而且由于ASIC设备通常价格比较高,这也阻止了收入较低的矿工参与。

对于担心抗ASIC算法可能导致僵尸网络的观点,Clifford表示,RandomX需要大量的RAM才能高效运作,而正是因为需要用到大量的RAM,管理员可以轻松检测到相关活动。

ASIC真的是敌人吗?

然而,并非所有项目都把ASIC拒之门外。以太坊决定不因此进行分叉。其他项目,如Siacoin决定使用特定的抗ASIC方案来禁用比特大陆的矿机,但同时支持项目创始人的矿机品牌Obelisk。

ASIC矿机的支持者认为,大规模的挖矿运作可以让加密货币更加安全。CPU挖矿效率较低,而且就门罗而言,可能会导致非法挖矿更加猖獗。

从市场价格来看,XMR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最近的抗ASIC分叉被认为是对该项目的一次打击,预计门罗挖矿将再度面临考验。过去的几次分叉并不意味着门罗项目走到了终点,而是导致其在挖矿方面失去了优势。与此同时,比特币等币种在挖矿行业占据显著优势,甚至莱特币挖矿也越来越活跃。

截至发稿时,XMR价格为52.94美元,其最高曾达1000美元。XMR的匿名特性不再是一个卖点,因为在新的FATF措施出台后,大多数交易所需要去匿名化和提高透明度,日本和韩国的很多交易所不再支持匿名币。

国家信息中心顶层规划 跨公网跨地域跨机构区块链服务网络正式发布

2019年10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主办,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承办,北京红枣科技有限公司协办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发布会暨技术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

2019年10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主办,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承办,北京红枣科技有限公司协办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发布会暨技术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本次发布会正式发布区块链服务网络、启动服务网络内测、发布区块链白皮书、成立区块链网络发展联盟。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张学颖、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慧镝、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中国银联助理总裁戚跃民莅临出席。

5hqZhvQrCWgvnvb0loOfGx8AR6YIyatSC1a0WR4r.png

区块链服务网络是由国家信息中心进行顶层规划,中国银联和中国移动运用相关区块链技术及已有网络资源和数据中心进行自主研发并成功部署,跨公网、跨地域、跨机构的全国性区块链服务基础设施平台。区块链服务网络致力于改变目前联盟链应用的局域网架构高成本问题,以互联网理念为开发者提供公共区块链资源环境,具备节省区块链应用部署和运维成本、降低区块链应用开发门槛、提高用户参与区块链应用的便利程度、提供灵活的接入方式、具有快速组网的机制等诸多优势,可以被视为是基于互联网数据传输协议,加入了组织间的共识机制的第二代智能专业互联网。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张学颖在致辞中表示,区块链服务网络具有安全可控可监管、完全自主创新、开放包容可持续等特点。随着区块链服务网络逐步适配5G、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将为我国智慧社会建设和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高质量、定制化的技术服务平台支撑和可信、可靠、可扩展的基础设施服务载体。

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慧镝在致辞中表示,区块链技术加快从“信息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的转变,代表了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应用的发展方向。中国移动作为区块链服务网络的发起方之一,在国家信息中心的统一规划和组织下,依托自身强大的网络资源和丰富的运营经验,加速推进区块链服务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移动后续将加大资源投入,积极投身服务网络的建设和运维,加快推动服务网络生态建设,大力支撑区块链应用的加速发展。

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在致辞中表示,区块链服务网络是一个跨行业协作的基础服务设施,其建设具有多方面的意义:一是促进区块链行业发展,二是打造区块链创新应用示范,三是激发区块链创新活力。银联正加速向科技公司、数据公司转型,银联将以此为契机,联合商业银行、金融机构及各市场主体,探索一种新的业务合作模式,开展业务创新。

本次会议同时宣布区块链服务网络发展联盟正式成立。区块链服务网络发展联盟由国家信息中心智慧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设计院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政企事业部、中移动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红枣科技有限公司六家单位联合发起,负责服务网络管理、运营和维护等工作。服务网络的所有事宜,包括:规划设计、技术标准、开发运维管理、运营模式、服务定价和对外合作等,均由发展联盟根据内部机制决策和执行。未来,发展联盟将邀请更多具有相同理念并具备相应技术积累和运营经验的组织机构加入,加快资源共享和开放合作,推动区块链产业生态整体降本增效、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促进区块链公共资源环境优化和产业生态价值提升。

首届欧亚区块链峰会即将来袭 火币集团主办 土耳其工业和科技部副部长等国际政要出席

首届欧亚区块链峰会即将于10月18日~19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办,本届峰会是在土耳其迄今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峰会,由火币集团和Kemer Partners联合主办。

据悉,已有土耳其政要、土耳其大型企业/金融机构负责人、全球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和知名学者确认出席本届峰会,针对区块链技术发展和应用落地等相关议题展开深入探讨。

Rd3259yHWEEqcuFWrUeZOJGQ988RRVpiCmPOx896.png

确认出席的土耳其政要包括,土耳其工业和科技部副部长Mehmet Fatih kacır、以及土耳其总统投资办公室首席项目总监Ahmet Cüneyt Selçuk。

Mehmet Fatih kacır副部长将致开场辞。Mehmet Fatih kacır副部长是土耳其学者型官员,2018年,他加入土耳其科学技术研究委员会(TÜBİTAK),成为科学委员会成员,随后于2018年7月31日被任命为工业和科技部副部长。Mehmet Fatih kacır副部长还是Turkey Team Foundation Technologies (T3 Foundation)的发起者,T3 Foundation 是一家非盈利组织,以慈善的形式支持年轻人自主创新,作为T3 Deneyap技术研讨会的先驱,他一直担任该组织的主席。

Ahmet Cüneyt Selçuk将就土耳其投资环境发表演讲。Ahmet Cüneyt Selçuk来自的土耳其总统投资办公室是官方机构,旨在向全球企业界推广土耳其的投资机会,并为投资者在进入土耳其之前,期间和之后提供帮助。投资办公室直接向土耳其总统汇报,负责鼓励鼓励投资,以进一步促进土耳其的经济发展。

确认出席的土耳其大型企业/金融机构负责人包括,BKM首席执行官 Soner Canko和SabanciDx首席执行官Burak Aydin。

Soner Canko将就土耳其银行业发展发表演讲。1990年,土耳其13家银行实现公私合营,联合创立了BKM。长期以来,BKM为土耳其信用卡支付系统持续提供各类问题的解决方案,为信用卡和借记卡支付规则和标准的制定也不断努力。现在,BKM紧跟金融科技发展的步伐,全力研究区块链技术和协议在银行相关领域的应用。

Burak Aydin将参加主题为“区块链技术如何颠覆土耳其传统产业”的圆桌讨论。SabancıDx是一家致力于数字化转型的技术公司,其突破性技术包括高级数据分析、机器人劳动力和网络安全。

确认出席的全球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包括,CoinShares首席战略官Meltem Demirors、以太坊社区基金执行董事QJ Wang,等等。

Meltem Demirors被誉为加密货币行业的Sheryl Sandberg(Facebook首席运营官),是全球区块链行业明星人物。2014年,Meltem Demirors帮助创立了区块链投资公司Digital Currency Group,后来又创立了雅典娜资本。业余时间,她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客座讲师,是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成员。本次她也将出席峰会,就加密货币行业给出自己的见解。

QJ Wang将就Dapp和DAOs发表相关演讲。QJ Wang于2017年创立了Queschain咨询公司,该公司拥有强大的亚洲业务主管和Queschain Capita,一直积极投资于革命性项目。2018年,QJ Wang与他人共同创立了,这是一个遍布全球的区块链协同工作空间网络,为全球区块链爱好者提供对本地项目的支持和对本地社区的访问,此外,为社区开发开源的沟通和协调工具。

确认出席的知名学者,包括Boğaziçi大学教授Ahmet Vedat Akgiray、康奈尔大学教授Emin Gün Sirer,等等。

Ahmet Vedat Akgiray教授曾被任命为土耳其资本市场委员会主席,Boğaziçi大学是土耳其最知名的大学之一,其经济管理学院尤为出名,土耳其商界成功人士大多毕业于该校。他将就数字资产的未来发表演讲。

Emin Gün Sirer教授将发表超越区块链和工作量证明的主题演讲。Emin Gün Sirer教授身兼数职,既是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和Ava实验室创始人,也是bloXroute公司联合创始人,还是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计划(IC3)的联合主任。然而,最被众人所了解的是,他是第一个使用工作量证明来挖矿的人,并且他提出了链上和链外扩展的主要协议。

确认出席的火币集团高管包括,火币集团CFO李书沸、火币全球站海外运营VP 孙智骏、火币中国CEO袁煜明、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火币集团Chief of Staff Ciara Sun。

火币集团此前已宣布计划进军土耳其市场。目前,在土耳其已经呈现出了旺盛的加密资产购买需求,在这里比特币与外汇一样受欢迎,了解加密货币的用户已达百万量级。这意味着土耳其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加密货币国家,并且在交易所和加密业务方面皆已呈现出一定的发展潜力。

火币全球站CEO七爷表示:“土耳其是火币集团今年重要的目标市场之一,火币团队一直在履行对用户的承诺,积极邀请重点行业的领导者在土耳其开展区块链行业发展对话,推进火币集团与土耳其市场的深入合作,预计在未来三个月内我们会发布更多的消息。

Kemer Partners创始合伙人Arfat Cenk Erkin表示:“未来几年,区块链技术将成为土耳其最关键的技术发展方向之一,通过举办首届欧亚大陆区块链峰会,土耳其将获得全球区块链行业从业者的一致认可,这也将成为推动土耳其区块链产业发展的重要纽带。”

首届欧亚区块链峰会官方网页:https://www.eurasiablockchain.com/

张来武:区块链的主战场在哪里?

与“先行者”同行

张来武|复旦大学六次产业研究院院长、中国科技部原副部长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迫切任务。但朝哪里转,往哪里升,仍没有方向。在我看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传统经济理论,尤其是产业理论,出现了问题。

三次产业理论:不断遭受挑战

目前的三次产业理论将农业归为一类,即自然产品;然后对自然产品进行加工,作为工业产品,为第二产业;除此以外,统称第三产业。费歇尔和克拉克的三次产业分类法,在历史上引领了主流经济学的发展,但那是从农业经济走向工业经济时期的产物。现在,人类已经从工业经济走向信息、知识经济。三次产业分类理论已经严重脱离信息化市场,严重脱离知识经济时代。

知识和信息经济的特征在于,不仅需要产业分工、产业规律的研究,更需要产业综合的研究。技术的日新月异,显然无法让经济学的增长函数固定在那里,否则经济学模型本身就难有作为。事实上,经济的发展早已挑战了原有的产业理论,且从未间断。

第一次挑战就是人力资本问题。上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学者发现很多利润失去了来源,于是创造了“人力资本”一词。人力与资本,一者是人,一者是资本,强行建立联系无疑存在问题。但至少明确了智力、知识在生产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甚至较货币更为重要。

第二次挑战是纳什的博弈论。博弈论所描述的其实是这样的实际场景:你我在市场上博弈,我只考虑系统中的几个对手;竞争时,任何一个策略出来,我都用对我最有利的策略与你对抗。纳什证明了博弈均衡的存在,但这个存在,也即纳什均衡,根本不是最优均衡。“囚徒困境”指出,博弈的终点往往是对所有人而言最糟糕的局面。纳什均衡与最优均衡的背离,难道不是对传统经济学的深刻挑战吗?

第三次挑战来自于创新经济学。全世界在金融危机后都在谈创新,然而从来没有一个完整的创新经济学。熊彼得在他的五个创新体系中,开创了创新系统的创新理论研究。在他之后,创新的线性理论认为,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企业应用等是一个线性过程,结果造成了创新可以由政府一手设计的误导。现在西方较为先进的创新理论研究则是“双螺旋”理论,认为市场应用是吸引力,而科学技术进步是推动力。我们则在发展“三螺旋”理论,认为科学和技术要分开作为两螺旋,科学可以通过生产性知识(而不是只有通过技术发明)进入生产经营,从而成为新的生产要素甚至人力资本。

所有的经济学模型,从摩尔定律开始就受到挑战。摩尔定律告诉我们,任何信息化的新产品在18个月周期价值或技术减值一半,那就意味着生产函数必须更改。在工业经济中,可以用统一生产函数通过分工和竞争得到三次产业理论,可是信息化带来的产业融合,知识化带来的分享经济,它已经不能再适应。

现实和学说上的种种挑战,预示着从传统经济学走向创新经济学、从三次产业理论走向六次产业理论的趋势。

六次产业理论:创新经济学的突破

那么,什么是六次产业理论?六次产业理论划分的范围如下:第一产业可以不变,是以自然资源为对象的传统农业;第二产业也可以不变,自然产品再加工,是工业产业;第三产业本质上不变,但略做一些变化,然后增加第四、第五、第六产业的服务内容。简单来说,互联网⊕就是第四产业。第五产业就是文化创意⊕。第六产业则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融合形成的综合产业。

我在使用“+”时,会在上面画个圈,写成“⊕”。这是公理化系统中的运算符号。“⊕”可以代表世界上任何运算规则,而小学数学中的“+”通常只代表简单的运算。用文学语言来表达,“⊕”就是融合;用经济学语言来说,就叫创新。

需要注意的是,六次产业理论最重视的是产业融合和系统经营。而三次产业理论分裂了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在六次产业理论中我们将它们的融合称为第六产业。这样一来,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将不再如此让人犯愁。六次产业理论不仅考虑产品及服务经营,而且更加重视一二三产全产业链的系统经营和品牌化发展。因此,这个理论方法给食品安全问题、医疗养老问题找到了系统性解决方案。

第六产业是日本农业专家今村奈良臣在上世纪70年代,为解决日本农业收入问题而提出的名词。因为1+2+3等于6,1×2×3也等于6,所以就称之为第六产业。今村奈良臣提出的第六产业对日本的产业政策起到作用,对日本的农民收入提高有所贡献,但当时没有互联网⊕,更没有文化创意⊕,因此不是真正经济学理论意义下的第六产业,更没有系统的六次产业理论。

今村奈良臣所谓的1+2+3,仍然是线性相加,即拼凑。以汽车行业为例,将玻璃、轮胎、钢铁拼凑在一起不可能成为汽车。只有把人们的想象创意和设计能力“⊕”进来,才可能形成汽车产业。统计学上,把玻璃、轮胎和钢铁的利润拿走,剩下的利润如果微不足道,就没有新产业;剩下的利润如果远高于拿走的部分,那么汽车产业就诞生了。从这个意义上说,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简单相加,只能增加成本,而无法得到六次产业理论体系下的第六产业。

总之,六次产业理论下的第六产业是对产业经济学的颠覆。从三次产业经济学走向六次产业的经济学划分,背后实际是创新经济学对传统主流经济学的突破。

第四产业在简单理解下即互联网⊕

它不同于第三产业中的信息化产业。在三次产业理论下的第三产业信息化,基本上是工业化的延伸,即工业化的信息服务。第四产业是基于互联网、物联网的平台经济,产业规律在于收罗点击率。只要有点击率,就可以利用其它方法赚钱。

2012年至2015年,互联网服务连续3年在服务业增长中占到72%,而传统的信息化服务仅占比12%左右。这两个数据背后呈现出裂痕性的变化,昭示了第四产业的重要性。依照财务制度来评价,恐怕很多企业都亏本。然而这些企业仍然能够在市场中卖出价钱,因为伴随第四产业而来的还有市售率等新评价标准,企业可以按市售率来入股。这样的规则已经完全形成。

第四产业以获取信息、利用信息为特征,同时也可以获取新知识、利用新知识。第四产业的知识是一般性知识、和信息相关的知识、普通知识、认知的知识,或记录的知识和数据的知识。这与同样利用知识的第五产业存在区别。

第五产业是独创:文化创意⊕

当代未来学家阿尔夫·托夫勒指出,在狩猎、农业、工业、信息社会后,要出现一个梦想社会。梦想社会的特征是以情感、精神、梦想为生活的主流。在梦想社会中,人们对精神产品的需求,将跟对肉、蛋、奶等需求处在同等甚至更重要的地位。

这一假想能够引出第五产业的第一条理论基线:不论未来梦想社会是否将全面来临,精神需求越来越具有市场附加值是毋庸置疑的。开始时使用价值决定市场价值,但不断升华的附加值不能才能产生品牌。北京的草莓卖到日本,一盒两千元,供不应求,原来是用了天皇的盒子来包装。这就借助了日本人对天皇的崇拜和精神依赖。

一头输入生产性知识,一头输出精神需求和附加值,这就是第五产业的产业模式。

有很多做法能够将精神需求转换成市场。比如,如果使用微信计步功能,可能会有这样的体验:当自己第一的评分被超过时,又会不由自主地多走几步。当我们把走步变成一种社交,群体交流与点击率的作用势必会得到提升,这就把走步的“价码”抬高了,变成社交文化的需求。

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天生就能融合,可以简单相加,但要真正的融合需要第五产业的精妙策划设计。可以说,第五产业是第六产业创新的总设计师。若想把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系统设计成新的综合产业,就必须掌握第五产业的精髓妙义。

通过第五产业的发展,人类可以让知识和生产性知识走向资本、走向智能,变成能力和竞争力,运用到市场竞争和诸如围棋博弈中去。在这个过程中,第五产业本身输入的是知识及强化学习的数据,输出的是人工智能和人力资本、将精神需求转化市场和附加值的能力与方法,以及对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融合与设计。

第六产业催生分享与合作

第六产业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融合,融合不是简单相加。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是否融合,首要的标准是市场竞争力,也就是利润。

杰里米·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告诉我们,如果懂得第四产业的规律并会使用它,在做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时,就绝对不要轻易投不必要的钱,而是应当把平台用尽,贡献点击率。这实际上是在探讨第六产业能否把第四、第五产业充分为我所用,做到不花边际成本。

不论哪个产业,若要和互联网或文化创意融合,都需要注意控制成本,同时找到自身的合作价值,使对方愿意达成合作。这就是零边际成本的做法。懂得用零边际成本效益控制成本,懂得用其他非成本方式的人,一定懂得开源、分享与合作。

以云南大益集团为例,如果只是做茶,顶多是第二产业,加一点第三产业的服务而已。但大益基于科学创新开始微生物茶,是基于创新的茶,就有点第六产业的苗头。微生物的发现不断开辟产业竞争的道路,这是其一。第二,是不是仅仅满足于茶的需求呢?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喝咖啡,因为要的是那个文化氛围。我发现大益已经在做了,进去一看,年轻人一去像喝咖啡一样,但是实际上喝的是茶,既有茶的营养,又有咖啡文化的享受。

“农业第六产”就是从土地到餐桌,顺势可以解决中国的生命安全问题。“空中农业”是一个经典的尝试。这个农业模式的重点在于“无土无光”。要实现这样的农业模式,一要利用生物技术,参照有机蔬菜的标准把关食品标准,进行数字化、量产化的分解;二要实现生产全过程的智能化,并将分解后得到的生物技术指标应用于智能化生产设备;三要大数据的全程贯穿。全产业链数字化与智能化使蔬菜可以不借助农民和工人就从田间来到市场和餐桌。

我们要把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融合起来,真正体现为第六产业的产业升级。第六产业一定要去市场上建,变成可投资的、可就业的、可产生效益的产业。第六产业太新了,很多尝试之所以没有成型是因为社会没有这样的基础设施,没有一个创新网络的全面形成,所以你只是吃螃蟹的,只是在做第六产业的初级阶段。

第六产业是跨产业和行业的融合,形成分享和系统经营的一个新的综合产业。这基于系统的创新,其系统底层设计正是区块链应用场景和经济模型化。

区块链是创新时代的产物

在这样一个创新时代,人们的创新思维可以异想天开,即使是幻想,都可以通过各种科学+技术一起来实现。区块链恰恰是这个创新时代的产物,这是区块链的本质。

区块链不是新技术,但是它聚集了各种技术。比如数字存储、P2P通信等,智能合约、人工智能等,很多技术在不断地搅拌、集成,螺旋创新的应用。以太坊落地应用,首先要找到应用场景,关键的痛点在于智能合约的形成,怎么形成共识?这个经济激励机制的设计本质上是博弈论,但是传统的博弈论不能解决问题,要新的博弈论——合作博弈论。

“合作博弈论”跟传统博弈论的区别在于:一个是被迫的,一个是自愿的。合作博弈论强调的在某个共识范围内自愿合作,这形成范围内的公理,必须是共识。如果区块链要等到被证明的那一年才合作,早就死定了。它实际上就是一批有志之士在一个范围内形成的共识,不可更改,这就是合作博弈论。

一谈到区块链,就说区块链技术,误区已经开始。在传统三次产业中,只用区块链的一个特征或一种方法,碎片化应用,与实体抢市场,最后可能让实体做不成。这样做的成本太高,只能去做虚拟货币的炒作,这样引起人们对区块链的质疑。

目前,区块链的应用遇到了震荡期,甚至迷失了方向,在各行各业没有产生一个新的标志性应用,能跟比特币的应用相比较。失去方向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还在沿用工业化时代的惯性思维,而不是创新和信息化时代的思维和名词。

可以得出结论,区块链发展的主战场在第四、五、六产业,也就是在六次产业理论中提出的新经济。

区块链在第四、第五产业的应用

互联网平台经济是第四产业,由于区块链的出现,互联网平台可以走向区块链平台,那么区块链就对互联网平台服务有价值,从信息流走向价值流,可以把数据还给个人,进行数字经营。

从这个意义上,区块链可以造就新兴产业的升华,使新兴产业开辟它的发展模式和操作模式,包括虚拟资产的交易。原因在于区块链除了处理信息流动外,增加了处理价值转移的信用。并且它引入数字货币以后,增加了互联网一直缺少的原生经济要素。

原来的互联网平台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要素,没有原生的经济要素,区块链在互联网平台中加入了价值层、信用层,使得一切都变得不一样。第四产业因区块链的发展而发展。

做大数据研究的人都知道,数据、信息、知识很综合的应用叫智慧,智慧生活将走向第五产业。以太坊都是这个思想,把区块链作为底层框架,用区块链去中心化、不可更改的特性,达成社区共识。然后在上面开发系列的智能合约,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智能合约之间是可以合作的。

原来人工智能是单向的,不可合作的,但由于区块链的技术把这些东西加以合作,这样会打造一个智能之间高度合作的平台,而且这个平台可以自由灵活统一,为社会提供智能资源,智能资源需要向产品一样提供,这是第五产业的开始。

区块链、人工智能的存在,导致只要能想到就可以做成产品。所以,以后人们的经营,经营大米不如经营孝心,用好大米送给母亲,经营孝心可以10倍、20倍的售价,经营它的精神需求,这是第五产业。

文化创意产品、人们精神需求的产品就可以虚拟化。人们不再仅仅为了传统的工业品服务,人们追求自己的精神产品,设置附加值,独立地进行经营,人们的精神产品可以实现,以后满足人们的精神产品是第五产业的高动力。

区块链是第六产业的先锋

产业融合以后,微观经济的边界不再是单个企业,而应该走向企业联盟,这就是区块链未来的微观经济概念,和三次产业理论有本质差别。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寻找联盟,联盟链将来是微观经济学造就企业联盟的核心概念,虽然现在还远远不够这恰恰是区块链要解决的课题

现在的区块链应用障碍是,更多考虑线上把人类理想化变成统一,这样带来的结果是成本太高,无法实施。比如,把区块链用到食品安全,怎么解决农民的组织问题?这需要高昂的成本。

有一个概念叫状态通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很多在线下做得很好的东西拉在一个状态通道里面,让整个通道上区块链平台,这样成本就大大降低了。比如,农业不能做一产跟区块链结合,农业要一、二、三融合,变成第六产业,跟区块链相衔接。

区块链是第六产业的先锋,它是适应系统经营、共识合作、共享经济的先锋。未来区块链的应用场景恰恰是:把线上的区块链平台和线下的区块链的应用场景,进行高度密切的可投资和可操作,探索成本合适的经营模式。

有人说区块链是瞎吹的,那是对区块链的本质不了解;有人说区块链到处可以用,那也是对区块链的本质不了解。了解区块链的本质以后,就会明白区块链真正的应用在第四、五、六产业,新经济中,从而带动一、二、三产业高效发展。

本文源自张来武先生的分享,由“DAO 区块链智库”采编,主编 wldn18825259101。

区块链不仅仅是比特币和以太坊,从JP摩根到Facebook再到沃尔玛,区块链的思想与技术离产业越来越近了。产业如何入场区块链?“产业区块链联盟”在行动……

从传统经济学走向创新经济学,从产业理论的突破开始,通过区块链进行生产关系的改造升级,服务实体经济,真正有效果是硬道理。欢迎更多同道加入“产业区块链”(中国行)计划。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