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圣杯,科学估值指南——通证估值探索之四

通证通研究院 × FENBUSHI DIGITAL 联合出品

文:宋双杰,CFA;田志远

特别顾问:沈波;Rin

导读

回顾股票估值发展历史,估值方法演变之路充满坎坷,当互联网企业出现时,传统的估值方法失效,面对新生事物,投资者难免茫然,通证今天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摘要

通证投资者迫切需要一种切实可行的估值方法辅助投资判断。尽管BTC诞生至今不过十年,但对通证估值方法的追求比以往更为迫切,通证投资者迫切需要一种切实可行的估值方法辅助投资判断,发现通证的增长潜力和内在价值。

通证估值的特点:新事物,已有方法难以直接套用。面对通证这一新生事物,已有的估值方法或者难以直接套用,或者适用性过于有限。复杂性,通证兼具多种资产属性。通证估值的主要难点之一是资产属性的判断,通证兼具多重属性,很多估值方法只能适用于部分通证。发展初期,尚存大量待解决问题。现有估值方法存在大量有待解决的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改进。

通证估值方法分类:同股票估值一样,现有通证估值方法也可分为绝对估值法和相对估值法两大类;根据所借鉴的方法来源可分为借鉴股票估值、借鉴期权定价和其他;按照通证类别可分为证券类通证估值方法、实用型通证估值方法和支付型通证估值方法。

现有通证估值方法存在大量待解决问题,主要包括:解释性问题、适用性问题、缺乏实证支撑和估值信息基础问题。通证属性认识和估值方法本身问题导致目前尚未有被投资者广泛认同的估值方法。现有通证估值方法分别从不同角度提出,为通证估值提供了不同的思路,但是目前一方面通证的资产属性尚不清晰,另一方面各种通证估值方法本身仍需不断完善,因此尚未有被投资者广泛认同的估值方法。

估值方法的发展历程是不断寻找历史参照和不断演进的过程。截至目前,通证估值已经产生了成本定价、期权定价、交换方程、价值储备、相对估值等一系列方法,尽管仍然存在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但是通证诞生时间尚短,对通证估值的探索也还在早期,随着对通证本质认知的不断提升和估值方法的不断改进,未来发现合理的通证估值方法是必然的。

风险提示:ETF进展不及预期,量子计算机技术突飞猛进

目录

1   市场迫切需要合理的通证估值方法

1.1   Crowdsale井喷和“泡沫”破灭

1.2   通证价值之争

1.3   对合理估值方法的迫切需求

1.4   通证估值有什么不一样

2   现有通证估值方法

2.1   成本定价法

2.2   期权定价法

2.3   交换方程法

2.3.1   加密J曲线

2.3.2   交换方程法

2.4   价值储备法

2.5   相对估值法

2.5.1   NVT比率

2.5.2   PMR比率

2.5.3   NVM比率

2.5.4   NVTG比率

2.6   其他估值方法

3   总结和展望

正文

1市场迫切需要合理的通证估值方法

1.1  Crowdsale井喷和“泡沫”破灭

2017年Crowdsale井喷式增长。2017年全球Crowdsale出现井喷式增长,远超VCs和企业的投资。据统计,2017年全球Crowdsale数量及通过Crowdsale筹得的资金为分别875个和74亿美元,相比2016年分别增长了2917%和3160%。

通证市场的欺诈和操纵。在通证市场野蛮生长的过程中由于缺乏监管,欺诈操纵横行,一百年前的“蓝天和热空气”证券摇身变为“空气通证”。根据Statis Group统计,2017年的Crowdsale项目中78%为疑似欺诈,只有15%仍在继续交易。

Crowdsale“泡沫”破灭。众多项目的落地缓慢和欺诈操纵横行致使市场预期落空,叠加资金从主流通证分流、负面消息冲击和市场情绪波动等因素,市场下跌,“泡沫”破灭。

1.2  通证价值之争

历史上的经验教训、股票投资中基本分析方法的完整逻辑和一众价值投资者的成功实践早已使价投理念和“内在价值”、“安全边际”等概念深入人心。因此自BTC诞生以来,一直有这样的疑问萦绕在人们心中:通证是否具有价值?如果有,那么其价值何在?又该如何为其估值?

关于通证的价值争论从未停止过。通证投资者往往被贴上投机的标签,巴菲特2014年首谈BTC时便称其为海市蜃楼(“Stay away from it. It’s amirage, basically.”),泡沫的破灭则进一步加重了人们心中的疑问。

如果通证没有价值,关于估值的的讨论也失去了必要性。针对通证价值的疑问,有必要作以下几点说明:

首先,通证不等于Crowdsale存在的欺诈操纵现象。在Crowdsale存在的欺诈操纵现象中,通证只是一种工具,如同多年前存在“蓝天和热空气”证券一样,“空气通证”并没有更多特殊之处。

其次,存在泡沫不等于没有价值。泡沫在经济中广泛存在,任何资产都可能出现泡沫,诸如南海泡沫、郁金香泡沫、互联网泡沫、房地产泡沫,但是并不能因为存在泡沫而否认股票或者房地产的价值,泡沫仅仅是价格偏离价值时所出现的经济现象。

再次,越来越多的通证应用和革新逐步出现。通证的第一个重要应用即BTC——安全、可验证和不可篡改的高效电子支付手段,有助于降低对账、争议解决等成本,Crowdsale和STO(证券型通证发行)可以作为初创企业融资渠道,盲目地怀疑和否定源于对未知的恐惧。

最后,通证被纳入监管并获得越来越多认同。通证开始更多地与合法应用挂钩,据DEA(美国缉毒局)数据,当前BTC的交易量中仅10%与非法活动相关,90%用于合法交易。各国(地区)政府纷纷将通证纳入监管并将通证定义为加密资产,通证拥抱监管也具有像STO/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这样的可行解决方案。主流机构越发认同通证,如CME(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已经推出BTC期货。

1.3  对合理估值方法的迫切需求

尽管BTC诞生至今不过十年,但对通证估值方法的追求比以往更为迫切,通证投资者迫切需要一种切实可行的估值方法辅助投资判断,发现通证的增长潜力和内在价值。

1.4  通证估值有什么不一样

新事物,已有方法难以直接套用。面对通证这一新生事物,已有的估值方法无一例外地失效了,当年互联网企业经历过的估值难题在通证市场再次上演。估值方法的发展历程是不断从历史中寻找参照的过程,正如股票最初诞生时,人们找到了债券这一参照,借鉴债券估值方法为股票估值,现在,人们再一次尝试将各类估值方法应用于通证,但是事实证明,已有的估值方法或者难以直接套用,或者适用性过于有限。

复杂性,通证兼具多种资产属性。通证估值的主要难点之一是资产属性的判断。通证兼具了货币属性、股权属性和物权属性等多重属性,但与每一种资产相比又都存在明显区别,这导致了很多现有的估值方法只能适用于部分通证。

注:SEC和FINMA对通证的分类。SEC将通证分为证券型通证(Security tokens)、实用型通证(Utility tokens)和加密数字通证(Cryptocurrencies),FINMA(Swiss Financial Market Supervisory Authority,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的分类与SEC类似,将通证分为资产型通证(Asset tokens)、实用型通证(Utility tokens)和支付型通证(Payment tokens)。

发展初期,尚存大量待解决问题。投资者对于通证估值尚未形成共识,尽管现在已经提出了多种估值方法,但是现有估值方法存在大量有待解决的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改进。

2现有通证估值方法

同股票估值一样,现有通证估值方法也可分为绝对估值法和相对估值法两大类,其中绝对估值法又包括交换方程法、成本定价法、期权定价法、价值储备法等,相对估值法倍数包括NVT比率、PMR比率、NVM比率和NVTG比率等;根据所借鉴的方法来源可分为借鉴股票估值、借鉴期权定价和其他;按照通证类别可分为证券类通证估值方法、实用型通证估值方法和支付型通证估值方法。

2.1  成本定价法

成本定价法由AdamHayes针对BTC提出,其理论依据为BTC挖矿的边际成本应该等于边际收益,理性的矿工只有在盈利的情况下才会挖矿,如果挖矿的边际成本超过了边际收益,矿工将重新部署资源,从网络中移除算力。

成本定价法的基本思路是用矿工每天的挖矿成本(Eday)除以每天挖到的BTC数量(BTC/day*),得到单位BTC的挖矿成本P*:

P*=Eday/(BTC/day*)

Eday=(ρ/1000)($/kWh×WperGH/s×hrday)

其中ρ为矿工拥有的算力,$/kWh是电力单价,WperGH/s是硬件的能源效率,hrsday是一天中的小时数。

其中β为区块奖励(目前为12.5),δ是区块难度,sechr为一小时中的秒数。

根据挖矿成本和挖到BTC数量计算出来的成本价格能够为BTC设定地板价。Hayes利用这种方法对BTC进行了实证检验,发现BTC的价格变化的92%可以由成本定价模型解释,并且通过了格兰杰检验。

尽管有实证研究支撑,但是该模型仍然存在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首先,该模型并未考虑到算力中心化问题,Hayes的模型基于完全竞争市场假设,但是目前的BTC挖矿市场更类似于寡头垄断市场,根据BTC.com数据,前五大矿池算力占比约为60%(2018年12月12日)。其次,该模型忽略了一些对BTC价格可能有重要影响的因素,就收益而言,该模型仅考虑了区块奖励,未考虑交易费用,而交易费用相比于区块奖励并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就成本而言,该模型也仅考虑了挖矿电力成本。最后这种方法对于除BTC以外其他采用PoW共识机制的通证以及采用除PoW共识以外其他共识机制的通证能否奏效也有待验证。

2.2  期权定价法

期权定价法将通证看作加密资产可能提供的实际效用价值的看涨期权,进而利用期权定价公式计算通证内在价值。

传统的Black-Scholes(布莱克-斯科尔斯)方程如下:

其中V是期权价格,V是股票价格S和时间t的函数,r是无风险利率,σ是股票价格的波动率。在通证估值中,相应将V定义为加密资产价格,S为通证经济中的加密资产的实际效用价值,r是无风险利率,σ是S的波动率。

期权定价法为通证估值提供了新的思路,它的问题在于S、σ、 K和T是未知的,并且关于S的影响因素以及S如何影响V并没有清晰的描述。

2.3     交换方程法

2.3.1  加密J曲线

J曲线源于私募股权投资,加密J曲线由Chris Burniske提出,根据该模型,通证价格由两部分组成:

(1)CUV(Current Utility Value,当前效用价值);

(2)DEUV(Discounted Expected Utility Value,贴现预期效用价值)。

它们对通证价格的贡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按照J曲线模型,项目初期CUV尚未形成,通证价格主要由DEUV主导,早期的投资者看好项目前景将导致DEUV增长,出现第一个峰值;但是随着投资者热情的减退或者项目遇到困难,DEUV将会被压缩,价格随之下降;随着项目逐步成熟,CUV和DEUV并行增长,演变过程形成了J曲线。

上述过程会循环出现,J曲线将会由多个微J曲线构成,前面出现的峰值相比于后期显得微不足道。

2.3.2  交换方程法

(1)INET模型

最早将交换方程用于通证估值的是Chris Burniske,这种方法基于J曲线,通过计算通证经济的当前效用和预期未来效用对通证估值。

交换方程源于货币经济学,由Irving Fisher提出:

M*V=P*Q

其中,M为货币供给量,V为货币流通速度,P为物价水平,Q为实际货物劳务产出,P*Q即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国内生产总值)。

在通证估值中,这几个变量被相应赋予了含义,M为通证法币价值,V为通证流通速度,P并非通证价格,而是通证经济中的加密资产价格,Q为加密资产数量。交换方程法的不同模型对于上述变量的定义略有不同,但基本一致。

根据交换方程自然而然地可以得到M=PQ/V,如果能够得到P、Q和V,自然可以得到M。

Burniske虚构了一个名为INET的通证,它能够通过去中心化虚拟专用网(VPN)共享带宽。P由市场决定,为了得到Q需要估计可获取市场规模以及INET的渗透率,最后需要估计通证流通速度V。

Burniske估计V的做法是将2016年BTC的综合流通速度拆分为“严格投资”流通速度V1和“交易媒介”流通速度V2,其中“严格投资”指买入或持有BTC并在这一年中没有卖出,因此对应的V1为0,“交易媒介”指一年中发送过BTC到其他地址。

BTC综合流通速度=“严格投资”BTC%×V1+“交易媒介”BTC%×V2=“交易媒介”BTC数量%×V2

根据Coinbase数据,2016年46%的Coinbase用户将BTC作为“交易媒介”,据此可以算出V2为14。由于INET经济中具有商品,因此其通证流通速度相比于仅作为货币的BTC应该更快,因此假定为20。此时可以计算得到当前效用价值。

根据J曲线模型,当前价格由当前效用价值和贴现预期效用价值构成,下一步是计算预期效用价值并贴现,因此涉及到预期效用价值的估计和贴现率的选择。

这种方法存在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流通速度的确定,一方面流通速度会随时间变化,另一方面将流通速度视为与PQ完全不相关也是值得讨论的。另外该模型没有考虑交易成本和付款方式,且并未区分货币需求和商品需求。

(2)VOLT模型

该模型由Alex Evans提出,在INET模型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该模型采用了Baumol-Tolbin模型,将资金需求与商品需求分开考虑。

Evans虚构了一种名为VOLT的通证,利用它可以按照低于零售价的价格购买电力。

相关变量定义如下:假设用户全年均匀地消费,Y是用户计划每年的VOLT花费,R是价值储存资产的预期回报,C是将资产从价值储存资产转移到VOLT的交易成本,N是VOLT用户每年完成的转移次数。

因此,用户每年支付C*N的交易成本,每年持有的平均VOLT余额为Y/2N,因持有VOLT用户每年放弃的回报是R*Y/2N,因此,用户选择N,取决于Y,R和C,以便最小化它们的总成本函数:R*Y/2N +C*N。据此可得当总成本最小时

将成本最小化的N值重新代入平均货币余额公式(Y/2N)得到VOLT需求函数:

另外在该模型中,速度与PQ的相关系数不再是0。在以上改进的基础上以类似INET模型的方式可以估计VOLT通证的价值。

2.4  价值储备法

价值储备法从通证能够作为价值储备出发,思路是估算通证能够占据的各类储备资产市场份额,进而估算通证的价格,与交换方程法非常相似。比如根据Howmuch.net数据,2018年全球黄金总价值约为7.8万亿美元,BTC的数量上限为2100万,假设BTC能够占据黄金市场的10%,则BTC的估值约为37000美元。

当然上面的例子过于简化,因为只考虑了黄金市场,还可以进一步扩展到其他市场,鉴于BTC的数量最终是恒定的,因此考虑到更多其他市场将进一步增加BTC的储备价值。

这种方法过于简单,存在很多问题,仅具有有限的参考价值。首先可获取市场规模很难获得,并且很容易受到主观判断影响,可以任意大,其次由于缺乏价值驱动因素,很难判断价值变化。

2.5  相对估值法

2.5.1  NVT比率

Willy Woo于2017年2月提出MTV Ratio(Market Cap to Transaction Value,市值交易比率),2017年5月,Chris Burniske提出了类似的NVT Ratio(Network Value to Transactions Ratio,网络价值与交易比率):

NVT=28MA(DailyNV/Daily TV)

其中28MA指28天移动平均值(前进14天和后退14天)以平滑噪音,TV(Transaction Volume,交易数量)指链上交易数量,不含交易所交易数量。

这种方法的基本思路为BTC链上交易价值与网络价值高度相关(如下图所示),因此二者比率在多数时间应该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区间,较高的NVT比率代表网络价值高于流经网络的实际交易价值,表明市场看好通证的未来潜力。

NVT比率有助于判断是否存在泡沫,当NVT比率超出正常区域,表明交易活动不能继续维持网络价值,未来可能出现价格修正。

相比于网络价值,NVT比率走势表现出了明显的滞后性,如上图中绿色区域所示,因此该指标并不具有预测性,而且其描述性也欠佳,如上图橘黄色区域所示,NVT比率走势与网络价值走势相反。另外这种方法能否适用于除BTC以外的其他通证还有待验证,并且多数出现时间尚短的通证并没有足够多的数据用来进行NVT Ratio分析。

在原始NVT比率的基础上,Dmitry Kalichki进行了改进提出了新的NVT计算方法NVTnew(也被称为NVT Signal,NVT信号)。

原始NVT比率使用的是28天移动平均值(前进14天和后退14天),但是这种平滑方式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28天的时间长度可能不够,依靠未来的数据制定具有预测性的指标可能存在问题,以及是否要平滑整体比率还是只需要平滑分母等。

经过不同的尝试,Dmitry Kalichki给出的经验性结论是,每日网络价值除以交易量的90天移动平均值是最优解,NVT信号定义如下:

NVT Signal=NV/90MA(Daily TV)

利用NVT信号同样能够判断超买超卖区域,150以上为超买区域,45以下为超卖区域。

进一步通过添加趋势线,可以使用NVT信号判断底部位置。例如当市场处于顶部区域时,通过添加趋势线,一旦价格有效跌破趋势线,则未来大概率将继续下行,可以使用类似的方法判断底部位置。

NVT比率为通证估值提供了很好的思路,但其缺陷也显而易见。首先,NVT仅考虑了链上交易,但是对很多通证而言,交易所交易事实上占了交易量中的更大比例;其次,每日交易量数据的准确性难以保证,不同的交易量计算方法显然将导致不同的结果;最后,更多的交易量可能不足以证明通证的价值更高,以法币为例,美元的交易量远高于瑞士法郎,但是瑞士法郎的价值仍高于美元。

2.5.2  PMR比率

PMR Ratio(Priceto Metcalfe Ratio,价格与梅特卡夫比率)由Clearblocks提出,该比率基于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梅特卡夫定律由George Gilder于1993年提出,其内容是:一个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n个节点的网络中节点间的唯一连接为n(n-1)/2):

NV(Network Value)=C*n2

原始梅特卡夫定律还有多种变体,如:

广义梅特卡夫定律:NV(广义)=C*1.5

齐普夫定律(Zipf’s Law):NV(Zipf)=C*n*logn,又称Odlyzko’s Law

萨尔诺夫定律(Sarnoff’s Law):NV(Sarnoff)=C*n

以通证网络价值或通证价格除以不同的梅特卡夫预测值可以得到不同的PMR比率,例如Clearblocks根据广义梅特卡夫定律给出的PMR:

PMRClearblocks=ln(NV/30MAn1.5)

其中n为DAA(Dailyactive address,每日活跃地址),利用其它梅特卡夫预测值得到的PMR比率形式上类似。PMR准确预测了BTC价格的三次修正,从结果来看,当PMR超过1时BTC价格出现了修正,当PMR小于-1.25,BTC价格出现了回升,对ETH的检验得到了类似的结果。

尽管PMR相比于NVT有一定优势,但是并非没有限制,它同样没有考虑链下交易,另外很难客观地在各种根据不同梅特卡夫预测值得到的比率中做出选择,NVM比率正是针对这一问题提出。

2.5.3  NVM比率

NVM比率(Network Value to Metcalfe Ratio,网络价值与梅特卡夫比率)由Dmitry Kalichki提出,由于根据不同梅特卡夫预测值得到的比率可能高估或者低估网络价值,因此使用不同的比率作为网络价值的上下限可以得到实际网络价值的运行区间,以上下限的均值作为估值。

Upper Bound=a1+b1*30MAln(n2)

Lower Bound=a2+b2*30MAln(n*lnn)

NVM的定义公式如下:

NVM=ln(NVactual)-ln(NVmetcalfe)=ln(NVactual/NVmetcalfe)

进一步对NVM标准化,得到NVMnorm:

NVMnorm=NVM/(Upper Boun-Lower Bound)/2

当NVMnorm接近-1表示网络价值接近下限,为1表示已达到上限。

2.5.4    NVTG比率

以上比率在对通证的高估或低估的判断上往往会得出自相矛盾的结果,NVT没有考虑新用户给网络带来的增值,而NVM仅仅考虑了活跃地址,没有考虑用户实际在网络上花费的影响。NVTG比率(Network Value /Transaction Value to Growth Ratio,网络价值交易增长比率)在NVT比率的基础上借鉴了PEG比率(Price/Earnings to Growth Ratio,本益成长比),使用原始梅特卡夫预测值的NVTG比率如下:

NVTG=NV/90EMA(TV)/90EMA(2N)

2.6  其他估值方法

除以上方法以外,还有其他将传统估值方法应用于通证的尝试,如DCF模型(Discounted Cash Flow Model,现金流贴现模型)对于证券型通证仍将适用。

3总结和展望

现有通证估值方法存在大量待解决问题。现阶段对于通证估值方法的探索尚处于早期,尚未有成熟的、成体系的通证估值方法,现有估值方法的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解释性问题。部分估值方法只是简单套用了其他资产的估值方法,对于通证估值的解释能力有限。比如价值储备法过于简化,估值过程涉及到大量假设且极易受主观判断影响,因此根据这种方法得出的结论也只有有限的参考价值。

适用性问题。现有估值方法往往针对某一种或某一类通证提出,能否适用于其他通证有待检验。比如成本定价法针对采用PoW共识的BTC提出,但对于其他同样采用PoW共识的通证以及采用了其他共识机制的通证能否适用还有待验证。

缺乏实证支撑。部分现有估值方法尚处于理论层面,缺乏实证支撑,是否能够真正应用于通证估值还需要进一步检验,估值信息基础问题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

估值信息基础。各种估值方法均有各自依赖的信息基础,当前通证行业缺乏监管,没有统一的信息披露规范,因此很多数据的可靠性难以保证甚至难以得到估值所需数据,比如NVT比率中交易量数据的准确性、交换方程法中通证流通速度的确定等都对估值方法具有重大影响。

通证属性认识和估值方法本身问题导致目前尚未有被投资者广泛认同的估值方法。现有通证估值方法分别从不同角度提出,为通证估值提供了不同的思路,但是目前一方面通证的资产属性尚不清晰,另一方面各种通证估值方法本身仍需不断完善,因此尚未有被投资者广泛认同的估值方法。

估值方法的发展历程是不断寻找历史参照和不断演进的过程。截至目前,通证估值已经产生了成本定价、期权定价、交换方程、价值储备、相对估值等一系列方法,尽管仍然存在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但是通证诞生时间尚短,对通证估值的探索也还在早期,随着对通证本质认知的不断提升和估值方法的不断改进,未来发现合理的通证估值方法是必然的。

附注:

因一些原因,本文中的一些名词标注并不是十分精准,主要如:通证、数字通证、数字currency、货币、token、Crowdsale等,读者如有疑问,可来电来函共同探讨。

本文为通证通研究院( ID:TokenRoll )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火星一线 | 迪士尼或将执行130亿美元股权交易,购入加密交易所

据当地媒体报道,韩国游戏巨头Nexon98.6%的股权之争可能将最终花落迪士尼公司。如果交易顺利进行,迪士尼还将拥有两家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控股权,即欧洲交易所Bitstamp和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作者:Helen Partz   翻译:Penny

迪士尼和Nexon皆大欢喜?

据当地新闻媒体《忠安日报》引用《韩国先驱报》4月17日的报道称,迪士尼目前是韩国最大游戏开发商Nexon 98.6%股权的主要竞标者之一,后者也是全球第二大网络游戏发行商。

Nexon 47%的股权由NXC持有,其董事长Jung-ju Kim正是这一次出手股权的幕后操盘手。

根据《忠安日报》的说法,许多主要企业都对这些股权感兴趣,其中包括腾讯和Kakao。这两家公司目前都在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相关项目。

据称,迪士尼目前最有可能获得这些股份,Kim已经亲自与美国公司联系。

如果这笔132亿美元的交易顺利继续,迪士尼将通过NXC的投资机构NXMH获得欧洲交易所Bitstamp,后者在2018年底以约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家交易所。

Nexon还拥有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65%的股份。

传言称交易已经完成

根据《先驱报》的报道,很长一段时间内,NXC都对迪士尼情有独钟,让人们相信该交易会有结果。

报道引用了NXC董事长在2015年的发言,“迪士尼最让我羡慕的是,他们不会强迫孩子们掏钱……(消费者)很乐意向迪士尼支付费用。Nexon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些人非常讨厌Nexon。”

除了2017年推出过一个被称为“DragonChain”的低迷的ICO项目外,迪士尼本身在加密货币行业几乎没有任何经验。

虽然新的持股人可以放弃Nexon新收购的加密资产组合,但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近期的复苏,这两个加密平台的过往可能仍然具有吸引力。

上周,Bitstamp成为少数几家完成获得BitLicense认证可以为纽约用户提供合法服务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在一篇随附的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期待着把在欧洲学到的经验教训应用到这里的事务中,并将致力于为美国和全球所有加密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尽管2018年熊市对其财务状况造成了很大的困难,Korbit仍在坚持发展。

本月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的净年度亏损总额约为450亿韩元(4000万美元),仍然低于市场重量级的Bithumb,后者损失了接近1.8亿美元。


火星一线 | 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线首个交易对MITH/BNB

来自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消息称,币安DEX已经列出了其推出后的首个交易对(MITH/BNB),这意味着交易者现在可以开始交易。币安DEX构建在币安Chain之上,具有原生的Binance Coin(BNB)代币,并使用“授权拜占庭容错”(dBFT)共识机制,所有11个预选验证器现在都在线生产块。

币安Chain资源管理器现在也向公众开放。目前已有2,800笔交易和760个地址,非托管交易所已有500笔交易。

此外,币安还宣布了其基于社区的上市代币流程,其在博客文章中称,“Binance社区旨在提供DEX上市流程中最高的透明度。”上市过程包括要存入1000 BNB并经过投票流程,以确保安全性、透明度和去中心化。币安称其目标是:

“通过使用这种透明和社区驱动的流程,我们希望币安DEX能够推动大量经过审查的项目,希望上市比目前在Binance.com上多10倍的代币。”

该提议涉及的步骤中,首个且最重要的标准是由代币发行者存入1000个BNB,作为代币发行人的“保证金”。

对于上市令牌,币安Chain验证者将拥有决定是否批准的投票权。他们可以使用投同意、不同意、反对或弃权票。获得50%的验证者支持的项目会在平台上上市,如果该提案被大多数验证者投票“不同意”或超过1/3的验证者投票“反对”时,该工作流程还旨在惩罚诈骗和欺诈的发起人。此外,在批准后,代币发行人将被要求存入2000 BNB作为上市费用。

然而,币安链的验证者由币安预先选择并且为他们的工作付费。因此,虽然该生态系统确保了透明度,但由于存在验证者的选择问题,因此存在高度的中心化。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Liang CHE


火星一线 | 瑞波一季度财报解读:XRP销售额增长31%,总市值下降2%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区块链支付创业公司Ripple发布报告,称该公司第一季度的XRP销售总额为1.6942亿美元,而上一季度则为1.2903亿美元,增长达31%。

Ripple进一步表示,第一季度XRP的直接机构销售总额为6,193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增加54%。与此同时,加密货币的程序化销售额从8888万美元增长到1.0749亿美元,增长了21%。

不过,也并非全是好消息。全球XRP的总市值下降约2%,第一季度其市值为538.5亿美元,而去年第四季度时为548.2亿美元。

此外,从年度数据来看,XRP销售额并没有显著增长。在2018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售出了价值1.677亿美元的XRP,仅仅比今年第一季度少1.03%。

Ripple表示,它在2019年第一季度从托管账户中释放了30亿个XRP,此外还有23亿个XRP被收回并签订了新的托管合同。该公司解释说:“剩余的7亿XRP未返回托管账户,其正在以各种方式用于帮助XRP生态系统的发展。”

XRP已在大约120个交易所上市,在2019年第一季度,有19个新交易所增加了对XRP的支持。

据比推数据,XRP目前是市值排名第3的加密货币,当前价格为0.305406美元,总市值128.28亿美元,24小时内上涨0.80%。过去24小时,其最高价格为0.305434美元,最低价格为0.298123美元。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Liang CHE


1个月增发7亿,USDT重现二百年前的滑铁卢

拿破仑大家都熟悉,滑铁卢大家也都熟悉,但是大家不熟悉的是背后的财富故事。

故事发生在1815年,当年拿破仑军队在战败之后,法兰西帝国覆灭,不过,谁赢谁输对投资客来说并不重要,也不“光荣”,对他们来说只有财富。

当时不同今日,没有那么发达的通讯设备,人们只能慢慢地等待“送信”的人归来。而滑铁卢送信到伦敦,需要不止一周的时间。

真正等一周时间的人,毫无疑问是“铁头韭菜”了。

“聪明”的人,早已经盯好了市场大庄家罗斯柴尔德的“仓位”,准备“跟单”了。

罗斯柴尔德得到消息比大家早很多,这个大家都知道,所以人们密切关注罗斯柴尔德的动向。

当内森·罗斯柴尔德在得到消息之后,走进皇家交易所,背靠着一根柱子,一脸悲痛地“开了一单”:将价值数万英镑的英国公债抛售。

聪明的人们都知道了:英国输了。于是疯狂的抛售随之而来,英国这个实际上的战胜国的公债居然跌到了只剩下5%的价值。

5%的战胜国公债,便宜地跟电商偶然出现的Bug价一样的东西,而且这可“保证发货”,居然没人买。在这个时候,罗斯柴尔德才开始表演真正的技术–大规模抄底。

几十个小时之后,英国权威的报社才得到消息,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消息–英国大获全胜,大败的是拿破仑。于是英国国债自然全面疯涨,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战成名,成了皇家交易所的头号玩家。

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故事呢?因为昨晚的USDT事件,像极了200年前的这个故事。

USDT先是增发炒的沸沸扬扬,调动起市场情绪.而在那之后,华尔街日报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我们其实心里早有准备的报道,Bitfinex用USDT挣的钱去补了其他窟窿。

其实这个我觉得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USDT出现暴雷危机不是应该让人们买成比特币避险,和去年那次一样吗?截然相反的是,这次带来比特币瀑布,而且瀑布的“发源地”正是Bitfinex。

真巧。

如果所料没错的话,不久之后(甚至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行情又会回归,USDT也会跟没事儿人一样“出来走两步”,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除了血流成河的期货市场,和惨遭波及的小鱼小虾。

而更满足阴谋论的说法应该是,USDT和B网其实也是给背后真正的国际大庄,类似故事里的“罗斯柴尔德”的大庄当枪使的工具罢了。

毕竟,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不是在暴跌前才拟好的声明,检察长也不可能是昨天才调查的B网和Tether公司,华尔街日报也不是马上得到消息马上发送的。

中间能操作的空间太多了,不是吗?

不过这也只是满足大家的阴谋论而已,我个人并不认为阴谋存在。

我倒是认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市场因为一个中心化的产品/公司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件事,本身就是加密货币最大的利空,迟早要兑现的,早兑现早好。

正如上一回USDT暴雷,让很多其他稳定币得到了溢出的市场,这次的暴雷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资金流向其他稳定币。

我们无法离开稳定币,因为很多原因,比如某些国家和地区无法直接通过法币购买比特币,他们需要稳定币来作为一个过渡的桥梁,或者当人们不看好短期价格的时候,希望通过稳定币“避险”,避开可能到来的暴跌等,稳定币的存在对于加密货币世界是很重要且关键的,这个不可否认。

但是很多时候,一家独大总会出现很大的问题,Tether作为少有的一家公司的新闻就能影响到比特币的涨跌,甚至有些“大而不倒”的样子,这显然对去中心化的世界来说不是个好消息,所以一边是希望Tether公司能做好自己,别再出现这样的“暴雷”事件来影响行情了;另一边是希望其他稳定币努努力,让市场份额更健康一些,如果稳定币的市场分配足够健康的话,那么以后某一家稳定币暴雷只会让其他稳定币受益,而影响不到比特币的行情。

最后,在刚才我所说的那个故事里,如果你不是消息灵通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话,你能做的选择其实很有限,但是两个选择都比被罗斯柴尔德的假操作骗了好:一个是不相信英国会赢,开战前就卖了英国的公债;一个是坚信英国会赢,哪怕公债暴跌归零也坚信,等真正的消息,不跟风操作。

因为自己的认知亏钱,总比被当成猴儿耍亏钱来的体面吧?

所以在这段不算牛市也不算熊市的“猴市”期间,我建议各位还是减少操作,相信比特币的话,拿稳了;不信的话,赶紧离场,别为难自己。

大家都想做个体面人。

如果吸引开发者的方式不对,公链做再多市场活动都没用

Electric capital在近期发布的开发者报告中,基于13万开发者的数据,从Github代码活跃度、Github Fork、智能合约交互情况、其他指标(比如Truffle开发框架就是评估下载量)几个维度评估了3000个区块链项目的开发者社区情况。让我们更直观的看到了这个领域开发者生态及它对项目发展过程中的影响。

那么开发者对于区块链项目方的意义在哪?

区块链其实比拼的是利益共同体生态。这个利益生态里的应用越多(注意是应用),价值就越大,价值直接体现为token的价值。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比如美国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生态,他的投资组合的企业的用户越多,价值越大,他(YC)的价值自然就越大。

而应用的创造者是开发者,对于要建设长期生态的项目来说,开发者帮你争取到的是用户,而散户投资者很多都不是用户。我之前在(https://orange.xyz/p/371)文章中也提到过一个趋势,很多项目意识到这一点后开始停止漫无目的的空投活动,而是想办法奖励那些对生态有贡献的开发者,将重心转移到如何壮大开发者社区。

以预测市场协议Augur为例(它的token是REP)。Augur网络上的许多操作都需要用到REP,比如创建市场和解决争端。理论上,随着网络使用量的增加REP会升值,但是普通用户不能直接使用该协议,只能通过使用开发者在协议之上构建的应用程序间接使用协议。这里是将Augur的token模型简化了,只是为了说明开发人员的角色。

圈子就这么小,全球性的开发者争夺战

在过去的几年里,区块链领域的团队投入了大量资源来吸引开发人员。2018年,EOS背后的团队Block One花了数百万美元在全球举办黑客马拉松。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也是不断地世界巡回演讲。区块链团队采用的一些最常见的策略包括黑客马拉松、项目补助和设立生态基金。

Hackathon黑客马拉松

一些主流的项目,比如以太坊是非常依赖hackathon来笼络开发者的。自2017年10月的ETHWaterloo黑客松以来,他们举办了不下6场的大型黑客马拉松,吸引了4000多名开发者。今年2月的ETH Denver更是吸引了1000名开发者,超过了2018年一年的数量。

客观的讲,黑客马拉松让人们留在一个生态系统中的有效性并不是那么确定。许多赞助过区块链黑客马拉松的团队都告诉我,大多数项目在黑客马拉松结束后都销声匿迹了。这并不意外,许多像ETHDenver这样周末参加黑客马拉松的开发者,也不得不在周一早上回归全职工作。

但我更想强调的是,确实有非常多有影响力的项目从hackathon中脱颖而出。Felix Feng在2017年10月的ETH Waterloo黑客松上创建了Set Protocol的最早版本,几个月后,他从一群杰出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万美元。那场hackathon上更是产生了像CryptoKitties、Gitcoin这样的明星应用。此外,这些黑客马拉松很可能对未来的以太坊产生积极影响。比如一个开发者在参加黑客马拉松几个月后决定全职进入该领域也是很有可能的。

CoinList的运营负责人Regan描述了他在2月份时参加ETHDenver时的所见所感。“尽管奖金相对不多,但还是有1000多名开发者从世界各地聚集于此。没有任何关于奖金或代币价格的讨论,相反,人们似乎真的很兴奋地在了解以太坊,积极的结识来自社区的其他人。虽然Ethereum社区的一些进展并不尽如人意,但我真的相信他们所建立的社区是难以复制的。“

补助金

这里讲的补助,是指给在特定协议上搭建应用的团队的非稀释性资金补助,有点像Bounty Program。比如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在2015年初启动的DEVGrants项目,为每个项目提供1000至10000美元的小额资助。到2018年,当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重新启动他们的资助项目时,利害关系明显发生了变化,资助金额从1万美元到150万美元不等。

大多数做layer 1的链都有类似的资助项目,包括Zilliqa的500万美元资助项目(2018年6月)、Protocol Labs的500万美元研究资助项目(2018年4月)和Stellar的合作伙伴资助项目(2017年11月)。虽然所有这些赠款项目都是为了促进生态系统的增长,但其具体目的不同。比如,Zilliqa专注于“在其开源技术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程序”。而Protocol Labs (Filecoin)把他们的资助项目集中在核心开发的挑战上,比如他们的共识算法。

这些计划的成效现在还很难说。因为目前这些项目的发展都不超过两年,并且这些资助项目很少公开发布数据,对于评估早期公司成功还是为时过早。不过也有一些成功的故事,比如Ethereum基金会在2018年8月向Uniswap提供了10万美元的资助,自那以后Uniswap就走上了快车道,目前智能合约上的资产池有700万美元。

生态基金

这里的“生态基金”广义上讲就是投资稀释资本的管理基金,其目标是发展特定的生态系统或协议。这是企业风险投资的一种演变,企业设立生态基金,对早期初创公司进行战略及财务投资,所以那些仅仅为了获得投资回报而投资于crypto的基金并不是生态基金。

Consensys就是生态基金的典型代表。其投资生态中包括:Truffle是Ethereum的一个开发框架,下载量几十万次。MetaMask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以太钱包,下载量超过130万次。

协议的一般做法是通过基金会(通常是通过ICO筹集)拨出一部分作为生态基金。EOS在ICO中筹集了40亿美元,拨出了10亿美元用于投资在EOS上搭建的生态项目。除此之外,EOS还参与合作发起过一支1亿美元的欧洲基金和一支2亿美元的亚洲基金。

虽然没有太多的数据支持,但是开发者对此似乎比较买账。Regan说,他和多支决定基于EOS构建项目的团队聊过,根本动机还是奖金的驱使让他们选择来这里开发(当然还有对生态的看好等其他因素)。

Gitcoin的线上hackathon思考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关注和参与gitcoin开展的线上hackathon,这个过程中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有效建设开发者社区的思路,并进一步引发了对分布式协作方式的思考。

这是一场由微软和Gitcoin联合发起的一场为期15天的线上Hackathon,主要是以bounty赛题的形式为主,同时也鼓励大家不限于bounty提交自己在开发的创新项目。所有的奖金是以Dai计价,从几百到几千Dai不等。提供赛题的赞助方包括Microsoft、Consensys labs、Mythx、Nucypher、Chainlink 等17家加密领域的项目方和企业。

在这个过程中,我观察了开发者的一些表现。1.贡献优势技能,主动寻求组织 2.对协作的需求

一般来说,hackathon应该是一种线下活动,24小时的结组爆肝通宵协作。但仔细想想,hackathon本身反映的就是一种分布式协作方式。这次的hackathon让我看到了线上可以替代线下体验的协作可能。也就是说,所有需要通过线下接触做到的事,可以通过线上的工具增强体验,甚至能赋予开发者更多的空间去创新和协作。对于项目方来说,也可能以更低的成本吸引到全球的开发者。

么Gitcoin以及参与方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通过一些分布式协作工具增强交互:

1.Discord群作为主要协作阵地 用于分主题讨论、结组

2.Email list进行信息整合发布 用于update重要进展。比如哪些sponsor的bounty onboard了;xxx时间会有线上live答疑等

3.Google form登记信息,撮合结组 登记有组队需求的hacker信息以及项目信息,方便进行需求匹配。

4.Zoom线上面基会,增强沟通和信任 开设了Zoom频道,定期组织线上hacker面基会,主要还是为帮助结组。并邀请赞助方来讲解赛题,提供指导。

其次,参与方之间的沟通和交互做到非常充分。

有了以上的工具,除非你设置的奖金非常令人瞩目,否则开发者也不会主动到碗里来。所以在吸引开发者方面,必要的沟通极其重要,这种沟通的前提是要清楚的知道需要开发者来做什么,并且知道自己能帮助开发者做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是Consensys Labs分群中的一段对话,图中的开发者kiba要做一个数据远期市场,并从数据的提供者和数据的产出者两方面解释了思路。随后Consensys labs的Gabe出来肯定了创意并同时提出了疑问:1)在多方市场的基础上加入价格发现机制的作用在哪? 2)为什么需要区块链?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得不说,在这个互动的过程中,更多的创新和思路才会被激发出来。所以如果你不了解开发者,也不知道想要和开发者一起打造什么样的生态,做再多的市场活动也是没用的。

另外,这次hackahon的时间也给予了这种协作体验的提升以充分的可能性。两周的时间不会太短,可以让开发者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认识。也不会太长,让大家有一定的紧迫感,结完组后就开始密集开发了。

当然这大多都是表面的观察,其中涉及的思路和运营细节还有很多。这次线上Hackathon也算是gitcoin吸引用户(get user onboard)的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但是最终产出是否也可以达到甚至超越线下密集开发型黑客松的水平,会不会再次出现像加密猫这样的爆款应用,两周后见分晓。

开发者的参与仍然是区块链领域中最重要但尚待探索的领域之一。事实上目前关于智能合约平台的文章都集中在技术或学术主题上,比如共识机制和链上治理。这些主题当然很重要,但这都是在假设整个生态已经繁荣有效的基础之上,如果没有开发者,这些话题就无从谈起了。

参考文章:

The Applications Never Came https://medium.com/@rbozman/the-applications-never-came-5089a196cbfb Dev Report by Electric Capital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c745b19c2ff6174b1290e42/t/5c805a3ae4966b1ce3a2a937/1551915603922/The+Dev+Report.pdf

编译:Jessie

彭博社:可能改变加密行业历史的一次聚会

摘要:据彭博社报道,在2018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场崩溃之后,超过20个全球加密行业的顶级参与者在新加坡聚集到一起,讨论如何将数字资产和代币作为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他们关注的重点并非比特币期货,而是双边加密衍生品交易。

据彭博社报道,在2018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场崩溃之后,超过20个全球加密行业的顶级参与者聚集到新加坡讨论如何将数字资产和代币作为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他们关注的重点不是比特币期货而是双边加密衍生品交易。

2019年1月20日,二十多名从业者为了创建加密货币衍生品的有序市场框架来到了新加坡圣淘沙岛度假村。每个新生的资产类别都会经历这样的历程,这些真正的“信徒”称,如果他们能够取得成功,那么在这间位于高尔夫球场和海滩之间的索菲特会议室中度过的几个小时有可能成为历史的转折点。

渣打银行资深人士Hoe Lon Leng为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他希望加密行业的参与者能够集思广益,让数字代币成为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他的这个愿景反映了加密货币行业所面临的双重处境。一方面倡导者们为数字货币欢呼雀跃,因为其不受中心化的官僚主义束缚。但是另一方面,随着金融专业人士野心勃勃的展望和机构投资者的跃跃欲试,流氓无政府主义者、犯罪分子和欺诈者却对虚拟货币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这些也是虚拟货币所无法摆脱的困扰。

瑞士信贷集团前合规主管、经营风险与合规咨询公司Temple Grange Partners的经营者Eoin O’Shea表示,“加密货币现在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贬义词。如果它想要成为主流,就必须摆脱这种污名。”

据报道,此次聚会的参与者包括对冲基金传奇人物Mike Novogratz旗下的加密货币商业银行Galaxy Digital、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参与投资数字货币创业公司世可(Circle)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和Coinbase。他们共同还出席了第一届Crypto OTC亚洲圆桌会议。

他们专注于场外交易合约(OTC)的私人双边衍生品,而并非比特币期货等交易所交易产品。与CME集团等受监管公司管理的公共市场交易的期货合约不同,场外交易合约(包括期权)尚未标准化。参与的交易者还面临者信用风险的挑战。

报道称,此次新加坡的会议催生了第一个加密衍生品交易所,以增加交易量并大幅降低交易成本。 据渣打银行亚洲外汇期权交易主管Simon Nursey称,这个名为Liquidity Offset Network的交易所将在7月份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投入运营并监管,其将成为共同对手方(Central CounterParty,CCP),提供被称为OTSafe的保证金计算和确认服务。

该服务的关键是要消除交易者对每个交易对手发布抵押品的需要,因为这会迅速耗尽小型基金的所有资源。而在新的交易平台上,只需要持有较少的抵押品。

虽然没有关于双边加密衍生品交易的官方统计数据,但据Nursey估计,交易所和期权合约的交易量每月约为7.5亿美元。这是在衍生品市场每周易手的数万亿交易金额中的一小部分。

加州贸易公司QCP Capital驻新加坡的管理合伙人Darius Si称“发展双边市场非常困难”,他帮助Hoe Lon Leng组织了会议,他认为“几乎不可能达成双方都认为公平和平等的机制。”

而Nursey表示,一份公认的交易公约也将为机构投资者和华尔街银行的加入奠定基础。少数主流金融公司正在考虑加密投资或企业,但大多数都和加密行业保持着距离。

Simon Nursey认为:“我们认为,这样做为了吸引传统金融公司进场,以使加密货币市场成形。我们正在见证新的资产类型的出现。”

Hoe Lon Leng已经44岁,他在都铎投资、高盛集团和渣打银行等公司度过了20年的职业生涯,加密货币交易和他看到的一些其他的新兴市场并无不同,他甚至撰写了一本关于加密的入门指南。

Hoe Lon Leng称,数字资产剧烈的价格波动和临时的基础设施让人联想起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亚洲货币衍生品市场,一些知名的交易商开创了市场,随着合同被广泛应用而迅速增长。比特币、以太坊等的场外交易衍生品也可能快速增长。

他们的第二次会议将于5月在芝加哥举行,以吸引更多美国从业者参与其中。香港算法交易公司GSR的联合创始人罗森·布鲁姆说称,考虑到美国的巨大影响力,此举可能至关重要。罗森·布鲁姆认为:

“由于亚洲存在监管不力的情况,所以如何让此类举措在全行业产生影响将极具挑战性。在美国,类似的举动将有机会与更先进的监管机构合作,这可能是决定未来全球标准和法律框架的决定性因素。”

霍炬上链:在这个混乱时代如何证明“我的是我的”

现在,霍炬发的每篇文章都会上传至Press.one,一篇篇文章在上面确权,盖上时间戳,形成数字签名,从而证明“我的是我的”。

文| Dave  运营| 盖遥  编辑| 梁辰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霍炬是谁?

“天津人氏,传说是霍元甲的后代,擅长双节棍。”在知乎上,丁香园 CTO 范凯如是回答。

“一切关于未来的故事在实现之前都是歪理邪说。”这是霍炬对个人公众号的简介。

“Back to the 2006。”霍炬在推特上的介绍。

霍炬身上杂糅着多重身份、多种标签、多份经历。他既是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的作者,也是李笑来、冯大辉、和菜头等人多年好友。他曾和罗永浩隔空互怼,和差评打过“1 块钱的官司”,接到过百度的投诉,新浪微博让他“浑身发冷”。

但在区块链的世界,他是中文社区第一批知道并传播比特币的人,也是数字内容交易分发网络 Press.one 的 CTO。

互联网来了,算是我人生最大转折

翻开霍炬履历,是厚厚一叠介绍:2005 年一起做过刘韧发起的 365kit.com,2008 年创办银杏技术咨询公司,2010 年后期加入盛大集团,任盛大创新院高级研究员。

谈及过往经历,霍炬说,“我仍认为,到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无法改变同龄人,也无法影响同龄人,要说用自己的经历来帮助比自己小几岁的人,那太自负了。80 后甚至 90 后很多人做的比我们更好,这是时代和信息传播方式变化的结果。他们有自己的道路。”

霍炬出身在 1979 年末,确切来说算个 80 后了。1986 年,小学二年级的霍炬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

这是天津第一批开设计算机课程的小学。距此 2 年前,邓小平在上海展览馆说出了“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一波计算机浪潮很快蔓延到天津。

这批“幸运儿”的小脸盯着看着摆在面前的庞然大物,整个屋子弥漫着好奇和一种被塑料外壳被芯片的热量烤出来的特殊味道。

这种味道是霍炬记忆中计算机的味道。

“今天看来,那简直不能算作计算机,那台 Laser310,使用 Z80 的芯片,没有操作系统,只有 rom 中的 basic 可以用来编程。”霍炬回忆道。

后来父母给霍炬买了台中华学习机,克隆版 Apple II ,使用 6502 的 CPU。总之,“一个和考试分数完全无关的东西”。

在小学六年级,他用 6502 汇编写了一个屏幕卷轴引擎,用来写游戏。

霍炬高三那年,天津从北京获得第一个 C 级商用节点,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以 9.6K 带宽接入北京大学教育网,成为北京之外第一批享受互联网的城市。

“互联网来了,这算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霍炬说。从此之后,无论人们的工作和知识结构,还是获取信息的方法,或是人的关系,都为之改变。

后来霍炬的经历已为众人所知,即本段开头那句话所概括的,因为觉得“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混乱”,霍炬和妻子西乔去往加拿大定居,任职数字内容交易分发网络 Press.one CTO,同时负责产品战略,他的妻子西乔负责 UX 和 web 端的产品原型。

早期互联网界不少声音说霍炬有天赋,不过在他看来,“人类唯一能被称为天赋的东西,就是好奇心”。

“对我影响最大的,仍然是 20 多年前被好奇心带领走向计算机的世界,由好奇心带领在这个世界中寻找方向,走向喜欢的领域,学习更多的知识。”霍炬说。

你没有控制权

“互联网完蛋了,已经。”

2017 年 8 月,霍炬在个人公众号“歪理邪说”上发布了标题上述的文章,“这几乎是全球同步的趋势,人们使用的互联网服务越来越集中了”,美国人就是Google、Facebook、Amazon、Instagram,中国人就是 BAT 系列、微信、天猫和美团。

所有变化,都朝着更集中的方向发展,企业的权利越来越大,用户的权利越来越少。

霍炬以游戏机卡带举例,在传统世界,用户买了卡带,他就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但在数字时代,尽管用户花了钱,但是并不能拥有这些产品,账号被封、版权方撤回版权都是这些产品消失的理由。

数据亦如是。“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你能很容易地备份自己的朋友圈吗?”霍炬写到,朋友圈本来完全是你自己创造的数据,最后你反而没有对它的控制权,这就是现在这个时代的荒唐之处。

霍炬不遗余力站在了反中心化反大公司垄断的头号战线。

2011 年 6 月 9 日,因为新浪疑似抄袭事件,霍炬宣布“本人无限期停用新浪微博,原因:新浪微博你让我浑身发冷”。

2016 年 3 月 15 日,国际消费者权益日,霍炬收到百度的投诉,因为其撰写的一篇文章《再谈百度:KPI、无人机,以及一个必须给父母看的案例》,直指百度虚假广告问题。1 个月后,魏则西事件爆发。

他管 Facebook 叫做“邪恶帝国”,而扎克伯格是一手创立邪恶帝国的人,因为“Facebook 偷用户数据偷得太多了”。

另一边,他觉得中国微信越做越大和 Facebook 在美国一家独大其实是一样的。

“中心化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霍炬说。

自由和知识

“世界范围看,推动信息自由的程序员非常多,比如 Aaron Swartz(亚伦·斯沃茨),Reddit 联合创始人,或者 wordpress 创始人 Matt Mullenweg,这套 blog 系统的完成和开源对新闻和媒体的贡献怎么夸张都不为过。 ”2017 年,霍炬接受媒体人方可成的采访时,罗列了一个推动信息自由的程序员名单,包括了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以太坊的发明人 Vitalik Buterin、邮件加密软件(Pretty Good Privacy)的发明者 Phil Zimmermann。

2 年后,霍炬和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创始人 Jade 重新聊起 Aaron Swarts。

“他是一个承接上一代和下一代的人物。应该是承接互联网创建者们的理念,并且用来改造世界的人。”霍炬说。

Aaron Swarts,美国天才程序员、互联网黑客主义者,两三岁接触电脑,12 岁创建类似 Wikepedia 的网站;14 岁参与创造 RSS 1.0 规格;19 岁靠出售自己参与创建的社交新闻网站 Reddit 赚到百万美元;24 岁被指控从 JSTOR(全称 Journal Storage,存储学术期刊的在线系统)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遭联邦政府起诉,面临百万美元罚款和最高 35 年监禁;26 岁在纽约布鲁克林自杀身亡。Aaron Swarts 因此被比作因盗火而受到宙斯惩戒的普罗米修斯。

“信息共享,言论自由”是 Aaron Swarts 深信不疑的准则。他人生的最后几年都在致力网络信息开放,他因偷偷闯入麻省理工大学机房下载了 JSTOR 的 480 万篇论文而获罪,最终陨落。

2014 年上映的纪录片《互联网之子》(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 )讲述了 Aaron Swarts 的一生,此片为了致敬 Aaron Swarts,可在网络上自由下载。

事实上,霍炬身上和 Aaron Swarts 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 80 年代第一批接触计算机的人。33 年前,霍炬在天津某个小学的微机室里第一次接触电脑时,Aaron Swarts 或许刚刚出生;1998 年,霍炬在参加高考或者像 Fido 上认识的一些网友一样尝试互联网创业之间抉择时, Aaron Swarts 正沉迷于新欢初代 iMac,并且相信“编程是奇妙的,能借助它完成常人完成不了的事”(出自其兄 Ben Swartz)。

他们都熟悉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或者 Rich Site Summary),一种对程序友好的去中心化信息订阅方式,而 RSS 发展的初衷之一是让人们更容易出版自己的作品。

“RSS 走的是真正的互联网延续的这条路,它和去中心化的问题一样,就是对’用户存在一定要求’。”霍炬表示。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互联网原住民,都有着“去中心化”和平等的理想主张。

“最早的互联网全是去中心化的,人们先确定了协议,大家各自实现。”霍炬说。Aaron Swarts 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主张。

“他(Aaron Swarts)的最基本主张,就是互联网自由和知识平等。”霍炬说。

2015年,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曾推出网络中立性原则( Net Neutrality ),即要求所有的网络服务商保证所有的用户,在任何时间、地点、终端,都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网络,实现一个平等的网络社会。

2 年后,斗转星移,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又以 3 票对 2 票的投票结果废除网络中立规定。

证明“我的是我的”

区块链世界对于霍炬的认知是从“中文社区第一批传播比特币的人”开始。

2011 年 5 月 23 日,霍炬写了一篇名为《关于 bitcoin 若干问题的的看法》,他写到:“这个项目非常有趣,或者说非常酷,而且前所未有。我对 bitcoin 的态度是强烈支持,并且希望它成功。我愿意接受 bitcoin 付款购买我的软件什么的。”

彼时,博客主之间流行相互赠送比特币,霍炬曾在当时供职的盛大创新院送比特币给同事,但“很多人甚至转个钱包收下它都不肯”。

后来,霍炬用比特币投资了烤猫的矿机,烤猫消失后,霍炬退出了比特币世界。

有意思的是,他的朋友李笑来因为早期低价囤入大量比特币成为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自称拥有 6 位数比特币。

霍炬再次接触比特币要到去年 3 月,李笑来邀请霍炬和他妻子西乔一起做Press.one。

据 Press.one 白皮书,这是一个分布式数字内容交易及分发网络,其愿景是打造一个基于 EOS 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内容分发公链,人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各种各样基于内容的去中心化应用,如论坛、博客、wiki、微博、视频直播等。

此项目由李笑来构思提出并担任 CEO,霍炬和西乔分别担任 CTO 与 COO。

霍炬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项目上,“歪理邪说”更新频次少了许多,最新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别闹,买图片根本不贵,但前提是……”讲的是视觉中国。

但是霍炬发的每篇文章都会上传至 Press.one,一篇篇文章在上面确权,盖上时间戳,形成数字签名,从而证明“我的是我的”。

证明“我的是我的”让人联想起霍炬在 2016 年打的一场“索赔 1 块钱”的官司。霍炬的一篇原创文章被公众号“差评”洗稿,开庭那天,霍炬远在加拿大,他的几个朋友到庭审围观,向他转述了庭审过程。

“这是一个规模很小的诉讼,就一篇文章,索赔金额也只有 1 块钱,但它非常有趣。”霍炬说。

为什么要在这个节点做 Press.one?

“这本来是我们在比特币出现之前就讨论过的事情,但之前的条件难以实现,区块链发展到今天,它有了实现的基础。”霍炬说。

迪士尼入场,或将130亿美元股权交易后获得比特币交易所

据当地媒体报道,韩国游戏巨头Nexon98.6%的股权之争可能将最终花落迪士尼公司。如果交易顺利进行,迪士尼还将拥有两家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控股权,即欧洲交易所Bitstamp和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作者:Helen Partz   翻译:Penny

迪士尼和Nexon皆大欢喜?

据当地新闻媒体《忠安日报》引用《韩国先驱报》4月17日的报道称,迪士尼目前是韩国最大游戏开发商Nexon 98.6%股权的主要竞标者之一,后者也是全球第二大网络游戏发行商。

Nexon 47%的股权由NXC持有,其董事长Jung-ju Kim正是这一次出手股权的幕后操盘手。

根据《忠安日报》的说法,许多主要企业都对这些股权感兴趣。其中包括腾讯和Kakao,这两家公司目前都在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相关项目。

据称,迪士尼目前最有可能获得这些股份,Kim已经亲自与美国公司联系。

如果这笔132亿美元的交易顺利继续,迪士尼将通过NXC的投资机构NXMH获得欧洲交易所Bitstamp,后者在2018年底以约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家交易所。

Nexon还拥有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65%的股份。

传言称交易已经完成

根据《先驱报》的报道,很长一段时间内,NXC都对迪士尼情有独钟,让人们相信该交易会有结果。

报道引用了NXC董事长在2015年的发言,“迪士尼最让我羡慕的是,他们不会强迫孩子们掏钱……(消费者)很乐意向迪士尼支付费用。Nexon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些人非常讨厌Nexon。”

除了2017年推出过一个被称为“DragonChain”的低迷的ICO项目外,迪士尼本身在加密货币行业几乎没有任何经验。

虽然新的持股人可以放弃Nexon新收购的加密资产组合,但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近期的复苏,这两个加密平台的过往可能仍然具有吸引力。

上周,Bitstamp成为少数几家完成获得BitLicense认证可以为纽约用户提供合法服务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在一篇随附的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期待着把在欧洲学到的经验教训应用到这里的事务中,并将致力于为美国和全球所有加密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尽管2018年熊市对其财务状况造成了很大的困难,Korbit仍在坚持发展。

本月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的净年度亏损总额约为450亿韩元(4000万美元),仍然低于市场重量级的Bithumb,后者损失了接近1.8亿美元。


火星一线 |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和波场没有合作关系

据cryptodaily.co.uk报道,利物浦足球俱乐部今天否认了与Tron的合作。昨天Tron首席执行官孙宇晨在推特上发文称,Tron基金会将成为英超联赛足球俱乐部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合作伙伴。

据报道,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的发言人在接受Decrypt Media采访时表示,“利物浦足球俱乐部已经证实,与Tron没有合作关系。”

昨天孙宇晨发布的推特状态中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合作的具体细节,在一段短片中显示了利物浦足球队的邀请,以及Tron的标志。

Tron首席执行官孙宇晨声称他期待着这种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并补充说这是一个官方合作,更多细节将很快公布。

根据利物浦足球队发言人的说法,孙宇晨收到的邀请是许多视频邀请之一,这些视频邀请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许多公司,以便及时了解技术的新发展。

Kraken加密交换负责人杰西·鲍威尔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封电子邮件的截图,该电子邮件自称是来自利物浦的一个合伙人,他认为这是一个骗局。

作为Tron关联区块链初创公司IAmDecentralised的联合创始人,Misha Lederman表示,Tron与利物浦之间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将“至少可以谈谈加密货币付费”。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