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Today Bitcoin Cash (BCH) fans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 will be celebrating the 2-year anniversary of the BCH network. The day is a great occasion to commemorate the dedicated BCH software engineers and the passionate community, alongside the number of achievements accomplished since August 1, 2017.

Also Read: Btc.top CEO Highlights the Benefits and ‘Golden Mean’ of Bitcoin Cash

Bitcoin Cash Block 478559

Fervent supporters of the Bitcoin Cash blockchain will be gathering together today to celebrate August 1, 2017, the day the BTC chain split into two. The reason BCH exists is due to the fact that a large group of bitcoiners, crypto company executives, early adopters, and developers believed the Bitcoin Core (BTC) development team strangled scaling. The arguments began years ago when the chain’s block size started to fill up and more users utilized on-chain settlement. Core developers decided to remain stubborn and keep the block size at 1MB and in 2017, the debate escalated when tens of thousands of transactions were congested in the network backlog and transaction fees grew astronomical. Before the implementation of Segregated Witness on the BTC network, pools of SHA-256 miners hard forked at 2:14 p.m. EST on August 1, 2017.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The Bitcoin Cash (BCH) fork was initiated when the mining pool Viabtc mined the first Bitcoin Cash block (478559). The first Bitcoin Cash block was 1915175 Bytes or 1.9 MB in size, holding 6,985 transactions. That Tuesday, the BCH hashrate started out at around 247 petahash per second (PH/s) or 4% of the BTC network’s hashrate. On August 2, BCH captured the third highest valued market valuation, beating out Litecoin in capitalization. Over the course of the first few days, BCH miners processed six ‘big blocks’ (over 1MB) between August 1-4 and two of them were over 4MB. On August 16 at approximately 8 a.m. EST, an 8MB block was mined on the BCH chain at block height 479469, which processed more than 37,000 transactions. Two days later on Friday, August 18, Bitcoin Cash mining was 21 percent more profitable than mining bitcoin core (BTC). After that specific weekend, BCH hashpower was 20% of the BTC chain’s hashrate on August 21, with 2 exahash per second (EH/s) mining the chain. Since then there’s been a total of 25 major Bitcoin Cash development proposals completed or pending activation on the main chain.

Big Blocks and Over 2 Million Transactions in One Day

All of the completed developments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can be seen at the data analytics site Coin Dance alongside BCH protocols under development and under discussion. Bitcoin Cash developers have delivered a lot of code in two years, and many achievements are very unique to the BCH chain. For instance, when the network started, the BCH chain had an 8MB block size limit which was tested on various occasions. After May 2018, the chain bumped the block size limit up to 32MB and even bigger blocks were tested after the feature was added.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The Bitcoin Cash blockchain raised the block size limit to 32MB in May 2018.

In September, BCH miners processed blocks between 15-23MB in size on the main chain. During the ‘stress-tests’ in September, data had shown that the BCH chain handled more than 2.4 million transactions in a 24-hour period. On November 10, 2018, a few 32MB blocks were mined by the mining operation BMG Pool. Every big block processed on the BCH chain had cleared the mempool (backlog of transactions broadcast to nodes) in one fell swoop. A number of big block tests and further experiments from developers had proved that Bitcoin Cash can scale.

Delivered Code and Protocol Development

Additionally, software developers have added a great number of technical features that have invigorated innovation. Engineers have re-enabled the old Satoshi opcodes, increased the data-carrier-size from 80 bytes to 220, and implemented the Script operation OP_Checkdatasig. These features allow for an inexpensive way to embed arbitrary data into the main chain, give support to smart contract concepts, oracle creation, decision-based transactions, and more decentralized creations. Bitcoin Cash programmers worked together to design Cashshuffle, and the first privacy-centric solution for BCH was born. Cashshuffle has seen m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BCH shuffled since the project launched on the Electron Cash light wallet. In time, other BCH clients like Bitcoin.com’s Wallet will be integrating the Cashshuffle code, allowing for larger liquidity when it comes to mixing bitcoin cash.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Over a 100,000 BCH has been shuffled with the Cashshuffle protocol since March.

BCH developers have also implemented the basic operations for Schnorr signatures on the main chain. The Schnorr concept was designed by Claus Schnorr and BCH developers added the signature technique to the chain at block height 582680. In the future, Schnorr could enhance scaling and privacy a great deal with further upgrades. For now, Schnorr transactions can still create unique transactions and remove roughly 4% of the current transaction storage. Developers are in the midst of reviewing code that could enable Schnorr signatures with the opcode OP_Checkmultisig. This new feature, which could be added this November, will enhance batch verification and could bolster new Schnorr concepts.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Schnorr signatures added at block height 582680 bolster Bitcoin Cash scaling and privacy.

Tokenization

The BCH network also has a very mature token ecosystem thanks to the Simple Ledger Protocol (SLP). The SLP system is a robust token creation platform that allows anyone to issue, store, send and receive SLP-based tokens powered by the BCH chain. Since the protocol launch last year there are thousands of SLP tokens and a slew of them have gained value and utility.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There are more than 2,700 SLP-based tokens created on top of the BCH chain.

SLP tokens are listed on exchanges like Coinsuper, Coinex, Sideshift.ai, and Altilly, and are traded against other digital assets like USDT, BTC, BCH and fiat currencies as well. There’s now a stablecoin built using the SLP system called Honestcoin (USDH) and tokens issued by governments, like in Dublin, Ohio, and the micronation Liberland. Soon when developers launch a user interface for NFT1 type SLP tokens, BCH users can create non-fungible assets like collectibles and extensible gaming items.

Overwhelming Third-Party Support, Retail Adoption, and Applications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the Bitcoin Cash network has gathered massive third party infrastructure support that has eclipsed every other BTC fork in existence. Today, out of 2,000+ cryptocurrencies BCH holds the 5th largest market valuation and is supported by nearly every major exchange. This includes support from trading platforms like Coinbase, Kraken, Gemini, Bitstamp, Shapeshift, Huobi, Uphold, Bithumb, Bitflyer, Binance, Etoro, Coinex, Coinone, and Liquid. BCH can be purchased and sold in a peer-to-peer fashion using the local Bitcoin Cash marketplace, Local.Bitcoin.com.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The local Bitcoin Cash marketplace, Local.Bitcoin.com already has tens of thousands of users and listings worldwide of people selling and buying bitcoin cash in a private fashion.

Anyone from anywhere around the world can trade BCH in a safe and noncustodial environment, using the over-the-counter market. Bitcoin Cash is supported by popular wallets like Badger, Electron Cash, Crescent Cash, Bitcoin.com Wallet, Blockchain, Yenom, BRD, Edge, Jaxx, Coinbase Wallet, Bitpay, Copay, and Ifwallet. BCH has derivatives markets and the first BCH-based exchange-traded product (ETP) was launched on the leading Swiss stock exchange Six, on July 5.

Bitcoin Cash 2-Year Anniversary: Celebrating Protocol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s
Between the merchant directory sites Marco Coino, Acceptbitcoin.cash, Bitpay, and Greenpages.cash there are thousands of physical and online shops worldwide that accept BCH.

There are a ton of BCH services and organizations now like the charity Eatbch, the merchant acceptance directory apps Marco Coino, Acceptbitcoin.cash, Bitpay, and Greenpages.cash. Also the Bitcoin Cash Foundation, a tipping application called Tipprbot, the SMS-service Cointext, and social media apps like Memo.cash and Honest.cash. There are other applications released this year like Memopay, Bchgallery, Fountainhead Cash, Lazyfox, Nakamoto Game, Cinema.cash, and Neutrino. Merchant platforms are available for Bitcoin Cash-accepting retailers like Bitcoin.com’s Bitcoin Cash Register, Bitpay, Anypay, Bchpls.io, and Coinbase Merchant. Moreover, Bitcoin.com launched a whole suite of BCH development services like REST APIs, Bitbox, Cashscript, Badger, and SLP software developer kits (SDK). Over the last few weeks, BCH community members have raised thousands of dollars worth of BCH for protocol development.

Worldwide Celebrations

In order to reflect upon all of the milestones accomplished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BCH supporters are celebrating August 1 at BCH meetups all around the world. There are two-year anniversary parties taking place in Tokyo, San Antonio, Edinburgh, China, London, Houston, Thailand, Germany, Bangkok, and other cities around the globe that host BCH meetups on a regular basis. A decent list of BCH anniversary parties can be found here and here and some festivities will be going all out, with special guests and musical acts. For instance,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BCH meetups in Tokyo will gather at V2 Tokyo (Roppongi) from 7:00 p.m. – 10:30 p.m. to celebrate on August 1. There’s going to be special performances and a presentation on the Avalanche protocol. Appearances will be made by well known crypto influencers like BRD CEO Adam Traidman, Edge Wallet CEO Paul Puey, and Bitcoin.com’s Roger Ver.

Thursday marks an opportunity for BCH supporters to celebrate the 2-year anniversary of the first BCH block and all the work completed so far. Passionate BCH supporters and software engineers behind the chain see these achievements as proof the cryptocurrency is a strong competitor. The parties worldwide commemorate the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s adoption rate, network effect, vibrant supporters and continued development to the protocol’s foundations. If you are still out and about today and there are BCH anniversaries in your local area, swing on by to learn or discuss the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 that’s taking place worldwide.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e 2-year anniversary of the Bitcoin Cash network? Will you be celebrating at a meetup in your local area? Let us know in the comments section below.


Image credits: Shutterstock, Marco Coino, Jamie Redman, Local.Bitcoin.com, Simpleledger.cash, Cashshuffle, and Pixabay.


How could our Bitcoin Block Explorer tool help you? Use the handy Bitcoin address search bar to track down transactions on both the BCH and BTC blockchains and, for even more industry insights, visit our in-depth Bitcoin Charts.

Tags in this story
2-year anniversary

,

Anniversary

,

anniversary parties

,

applications

,

BCH

,

BCH developers

,

BCH Development

,

BCH Meetups

,

big blocks

,

bitcoin cash

,

Bitcoin Core

,

Bitcoin.com Wallet

,

Blockchain

,

BTC

,

Cashscript

,

Cashshuffle

,

celebration

,

Cryptocurrency

,

developers suite

,

Digital Assets

,

Exchanges

,

Fees

,

languages

,

Market Cap

,

Meetups

,

Merchant Acceptance

,

Network Congestion

,

retail adoption

,

Scaling

,

Schnorr Signature

,

SLP

,

SLP tokens

,

Spedn

,

ViaBTC

,

Wallets

Jamie Redman

Jamie Redman is a financial tech journalist living in Florida. Redman has been an active member of the cryptocurrency community since 2011. He has a passion for Bitcoin, open source code, and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s. Redman has written thousands of articles for news.Bitcoin.com about the disruptive protocols emerging today.

Facebook季报唱空Libra恐为误读,但却不是误会 | 火星号精选

Facebook近日发布2019二季度财报,其中有关Libra的内容再度引发外界对其命运的担忧。

氢云资讯(H2_TMT)发现,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备案的财报“风险因素”部分,Facebook指出,市场对Libra的接受程度尚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因此无法保证Libra或其相关产品可按时推出,甚至根本无法推出。

Facebook 2019二季度财报中有关Libra的内容原文

这一风险提示经CNBC报道后被广泛传播,亦有不少国内媒体翻译转载,并将其解读为“Libra可能永远无法推出”。

 

CNBC报道页面

但需要注意的是,Facebook 2019二季度财报的主要内容为公司二季度经营业绩,上述Libra相关内容仅出现在“风险因素”部分,应被视为风险提示,而非Libra项目的实际进展,不宜过分解读。

扎克伯格在二季报电话会议上则再次强调了Libra服从监管的决心。他表示,无论需要多久,我们都会解决监管机构、专家和选民提出的问题,并找到继续前行的最佳路径。

Libra请回答三个终极问题

然而到目前为止,Facebook似乎并未很好地回答各方提出的问题。

两周前,Ca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在参众两院的听证会上熬过了“长安十二时辰”——两场听证会持续时间合计超过6小时,Marcus一人单挑60位国会议员,回答了超过100个问题。

即便如此,Marcus的回答基本未跳出白皮书内容,公关说辞远多于明确表态。究其原因,也许连Facebook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因此,在回答外界更多问题前,Facebook更应扪心自问几个终极问题,并给世界一个交代。

问题一:我是谁?(Libra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这一看似明晰的问题至今无解。尽管Facebook始终将Libra称为“加密货币”,但持反对意见者不在少数,如听证会期间就有数位议员认为Libra完全符合ETF的特性。

知名比特币衍生品交易平台BitMEX的CEO Arthur Hayes也撰文指出,尽管与传统 ETF 产品相比Libra 具有明显的劣势,但Facebook 在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等平台上广泛的消费者覆盖可以为 Libra 带来关键的商业优势。(详情可点击阅读《BitMEX研究院:Libra 实为固定收益 ETF,与Blackrock 展开竞争》)

问题二:我从哪里来?(是谁在管理Libra?是谁赋予其价值?)

Libra的运营机构为Libra协会,Libra的价值则源于Libra Reserve,但这两者的具体章程及治理细则仍在起草中。尤其是Libra协会会员的吸纳与罢免制度,Libra Reserve一揽子资产的选择及抗波动机制等,都有待回答。

问题三:我要去哪里?(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是什么?)

Facebook说的明白,Libra没有利息,无法用做盈利工具,但Calibra钱包通过提供金融服务会有盈利。Marcus表示,Calibra的盈利将用于回馈前期为Libra创立做出巨大投资的Libra协会会员。但具体规则及监督机制,特别是Facebook将如何从中获益,都有待明确。

在上述“终极问题”中,“我是谁”无疑是核心。目前Libra面临的监管窘境,根本原因就在于无法给Libra定性。一旦Libra的性质得到确认,其监管主体自然也会明确。

高调登场只能被打

从某种程度上说,Libra旨在构建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宏大愿景是no zuo no die。

在Libra白皮书中,“货币”、“银行”、“金融服务”等字眼贯穿全篇,无不戳中了传统金融体系及政府监管部门的神经,而Libra的目标用户遍及全球且多达数十亿之多。更何况,白皮书重在阐明概念,却鲜有执行层面的行动蓝图。

结果显而易见,即便在美国本土,Facebook饱受质疑,Marcus在两场听证会上也是四面楚歌。难怪Marcus后来一再强调Libra是支付工具,弱化了上述那些过于宏大的“敏感词汇”。

其实,不仅传统金融系统因受到威胁而群起攻之,Libra的目标“受助”群体也不一定买账。比如,非洲国家就并不领情。

肯尼亚专栏作家Michael Kimani在当地报纸上撰文直指Libra是一场数字殖民,他甚至将Libra比作上世纪的东印度公司。他表示,与上世纪相比,今天的“帝国”诞生于网络世界,并在现实世界拥有强大力量。Libra及Libra协会是一种全新形式的殖民——富裕国家及其公司坐在一起来决定什么队非洲是好的。

类似观点甚至出现在了美国国会。在众议院,有议员引述媒体把Libra称为“crypto mafia”(加密黑手党)。而在参议院,不少议员直接将Libra称为“monopoly money”(垄断之钱)。

有趣的是,这样的提法除了斥责Libra雄霸世界的野心外,也反映了议员们对数字货币的无知和戏谑,因“monopoly”还有强手棋之意,从而暗讽Libra如游戏中的纸币一样仅供娱乐。

早知如此,若Libra从一开始就以更为低调务实的形象示人,或许不至于面对现在的局面。

取消荷兰拍、退币权未定,Algorand坐实高智商收割传言? | 火星号精选

投资者翘首以盼的 Algorand,终于传来了新的消息。

7 月 31 日,Algorand 发布官方公示称,“(向市场引入新的 Algo)将不受具体时间表的约束”,“EAC 并不建议在 2019 年第三季度进行任何其他的销售”,“退款政策可能会在日后的拍卖中作出调整。”

换句话说,Algorand 原定一月两次的荷兰拍,正式宣告流产,此外,后续 90% 退款条例可能出现变动。

新消息逋一发出,立刻引来了众人质疑:

“退款政策调整什么概念?”“价格高的时候再出来拍卖,官方太贪了,随意改规则”“这项目方有技术有钱,就是没有节操”“90%退款权还有保证吗?”……

类似的质疑和讨伐,疯狂涌向 Algorand,原本想着依靠二期拍卖挽回损失的投资者,最终希望落空。

而对于成功参与了首期荷兰拍的投资者来说,虽然时间已过去一个半月,但此前参投即亏损、参投即被割,无一幸免的阴影,依然萦绕心头,尚未完全消散。

仅仅两个月时间,ALGO 从 2.4 美元一路下跌至 0.56 美元,如此惨不忍睹的表现,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而不少参与了 Algorand 首期拍卖的投资者们,在迟迟看不到回血迹象时,已经陆续带着失望离场。

如今,荷兰拍传来流产的消息、90% 的退币权能否兑现犹未可知,难道明星项目 Algorand,真要坐实高智商收割散户的传言了?又或者,是新的一次蓄力?

文 / 31QU 灵芝

姗姗来迟的官方公示

七月最后一天,还对 Algorand 抱有幻想的的投资者,最终迎来了当头一棒。

今天下午1点半,Algorand 官方发布最新文章《促进Algorand生态系统的经济平衡 |近期经验总结报告| 公示》,其中着重提到了 3 个关键信息:取消原先定好的每月两次拍卖;近期将不再进行荷兰拍;退款政策可能进行调整。

“我们将考虑市场动态和生态系统的需求,向市场引入新的Algo,而不是简单地进行常规拍卖,直到供应全部用尽为止。因此,它将不受具体时间表的约束。EAC咨询委员会会定期更新有关近期是否需要额外通证的意见。EAC并不建议在2019年第三季度进行任何其他的销售。退款政策可能会在日后的拍卖中作出调整。”

根据官方说法,这是 Algorand 团队近期的经验总结,在经过近 2 个月的市场洗礼,新的融资玩法确认失效:“拍卖价格包括通证的价值和退款政策的价值。这种因素可能使发现价格更加困难,并可能增加了市场的压力和波动。我们将尝试在随后的拍卖中纠正这一点,以减少在价格发现Price Discovery和市场动态方面的不良结果。”

按照 Algorand 此前规划,项目将每月进行两次拍卖,每次释放 2500 万枚代币,如果按照正常流程,新的一期应该在 7 月 5 日左右开启,而第二期竞拍时间不仅迟迟未定,最终却是取消了。

公示还提到,导致 ALGO 二级市场下跌严重的部分原因,来自于初始节点运营者的抛压。

“所有节点运营者平均每天一共获得320万奖励。节点运行者获得的超过50%的Algos由其节点保持在线,并参与共识协议。所有节点运营者平均每天一共获得320万奖励。节点运行者获得的超过50%的Algos由其节点保持在线,并参与共识协议。需要注意的是,Money在线和支持网络活力是Algorand协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节点运行者获得的一些通证的确加剧了二级市场的抛压。”

为此,Algorand 基金会的解决方案是:“正在考虑通过对愿意将代币锁仓不同时间的参与者给予更高的奖励,鼓励他们增加长期Stake持有的代币数量。”

此外,公示还再次强调了 Algorand 基金会和 Algorand, Inc. 保留的 2.5 亿 Algos 资金的问题。

早有预兆?

对于今天的公示结果,一直关注 Algorand 项目进展的李然(化名)并不意外。

在他看来,原本定好的二期拍卖时间迟迟未定,一拖再拖,“肯定悬了。”

李然告诉 31QU,今年早些时候,他曾在清华大学参加过 Algorand 的一场线下活动,但现场没有太多人,“大部分是学生”。他补充说,整场活动的效果也不理想,“前面 1/4 的时间是学生区块链协会在 PR,那位 Algorand 首席科学家的演讲过程不仅晦涩难懂,面对质疑时也十分不耐烦。”

此外,原本计划于本月 10 日出席 Staking 生态大会,安排了主题演讲的 Algorand 运营总监,最终没有成行。

对此,有说法称,“团队在准备第二期拍卖,正要拉盘造势,担心用户怀疑,团队一出来露面就拉盘,最终取消了行程。”

事实上,早在 Algorand 第一期拍卖,代币表现一落千丈后,Algorand 社群里已经怨声载道,对于二期荷兰拍,群里的投资者并没有此前那么疯狂,从评价来看,大多充斥着悲观情绪:

“刚进场就要凉。”“ ALGO 真让人失望,一天一低价。”“如果不把价格拉起来,项目方每个月的两次拍卖就没戏了。”“如果第二次拍卖还不能止损,接着跌,那这个币直接就废了。”……

不过,与散户普遍悲观的态度不同,开拍前就已参与项目私募轮的机构负责人李西(化名)告诉 31QU,长期来看,目前 1 美元的价格并不能代表 Algorand 的价格,此前,他还判断“二期竞拍的价格会比市场价格高一些”。

按照私募 0.05 美元的价格,在拍出 2.4 美元的高价后,参与了私募的机构,斩获了整整 48 倍的回报。

李西告诉 31QU,投 Algorand 的收益确实不错,但外界热炒的“上线即抛售,机构因此赚得盆满钵满”、“散户接盘”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并非一下子拿到全部解锁的代币,“官方早就设定了每天线性释放的规则,机构大规模抛售根本不可能。”

首期拍出高价和几大交易所不约而同上线 ALGO 的利好消息,助推了支持者的狂热。

▲ Algorand 代币上线后的价格走势

但美好的时光没持续太久,仅仅三日后,ALGO 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路向下狂跌,到了 7 月 31 日,价格已经跌破 0.6 美元,暂报 0.56 美元。

钱包、交易所入场

悲观的情绪与 Algorand 首期拍卖前的蜂拥而上,形成了鲜明对比。

事实上,作为首个试水采用荷兰式拍卖出售代币的区块链项目,Algorand 的参投门槛并不低。

据了解,首先此次拍卖并不支持中国人,如果国人要想参与拍卖,只能买国外 KYC 账户 ,另外,对于不了解荷兰拍卖的投资者来说,可能会因为不知如何出价,造成成本过高,或者拍不着。

正是由于种种问题,这次 Algorand 融资,出现了不同于以往的另类“代投”。

“其实我们开放 Algorand 代投渠道,也是因为用户问的多了,才把这个想法纳入考虑范畴。”

虎符钱包 COO 邓超华告诉 31QU,在决定开放参投渠道后,团队根据经验,估算了用户可能参与的数量和预期,最后决定开放 300 个比特币份额。

用户的热情,出乎团队预料。

“我们的活动从 6 月 15 日正式开启,仅仅 2 个小时就完成了募集。”邓超华介绍说,这次活动吸引了三百多人参与,平均参投金额在 0.9 个比特币,“大部分是老用户,参与的人数和我们的预期差不多。”

整个过程从开启活动到完成代币分发,再到开放提现,“时间上还是挺紧张的。”他告诉 31QU,“由于大部分用户想在上线后立马卖掉,或者搬砖套利。因此,用户会非常关注钱包能否在第一时间开放充提。”

据了解,不仅虎符,包括 Cobo、CoinPark 等在内的钱包、交易所等平台,都开放了代投渠道,且各有特色。

其中,CoinPark 采用根据锚定价值使用平台币填矿即可获得等值 ALGO token 奖励的形式;虎符还上线了一个绑定 ALGO 一年后退币权的代币——TALGO,对在该平台参投的用户进行确权,“类似于欧式看跌期权”。

“从用户交易动机来看,对 TALGO 更感兴趣的,是那些早期参与项目私募的机构用户,买走退币权,锁定收益。”

邓超华认为,无论用户最后是否行权,都应该取决于用户,“很多参投的人把币提到交易所卖掉后,这份退币权基本无处可寻,一年后,交易所也不会告知持有 ALGO 的用户,哪些币能有退币权。”他认为,“对用户来说,这其实是不公平的。”

“荷兰拍可以给项目募集到更多的钱,但从本质上来看,这种对代币发行价格的博弈,更像是金融游戏,对于强调社区力量的区块链项目来说,并非好事。”

事实上,“无论是加密货币基金,还是原来的代投,大家做的都是信息差的生意。”他告诉 31QU,这次钱包没收取中介费,但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代投”,不过未来“其他钱包效仿的几率应该不会太大”。

一场华丽的收割

事实上,自项目启动之日起,Algorand 便汇聚了众人的目光。

哥德尔奖、RSA大奖、图灵奖得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Silvio Micali 提出,众多重量级专家参与,开创性解决“不可能三角”难题……众多分量极重的头衔,不断抬高着人们对 Algorand 代币的预期。

不过,耀眼的“出身”没能让 ALGO 保持长久的光彩。

6 月 19 日,Algorand 主网在众人期待中上线,当天晚上的荷兰拍卖,仅 3 个小时 37 分钟就落下了帷幕,最终,2500 万枚 ALGO,以单价 2.4 美元成交,共拍出 6040 万美金,如果按照这个价格,代币总市值冲至全球前 8。

不过,即便多家一线交易所默契上线 ALGO 的好局面,也没能维持太久。3 天后,ALGO 走上日线三连砸的路:6 月 22 日开始暴跌26.96%,23 日下跌 9.78%,24 日再度暴跌21.88%,到了 25 日,价格一度跌至 1.31 美元,从最高点到最低点,跌幅一度达到了 60%……

暴跌引来铺天盖地的争议。

在 Algorand 投资社群里,开始出现“图灵奖镰刀割起来更快更狠”、“智商是硬伤”、“开盘 48 倍,不跌太怪”的评论,甚至出现“有机会见到 1 美元以下”的悲观论调。

雪上加霜的是,6 月 28 日,北京互金协会再次发布关于投资虚拟货币市场的风险提示,Algorand 赫然在列:部分机构“利用 Algorand项目、DVS币等……继续开展非法跨境金融活动。”

币价上的惨淡表现和用户的谩骂,一步步推着这个明星项目坠入舆论深渊。

此前,这个由图灵奖得主参与的区块链项目,被众多投资者捧上神坛;如今,“图灵”已被戏言成“屠零”,在市场和资本面前,即便图灵奖,也变得一文不值。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无数的血泪教训,早已汇成一句箴言:

币圈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莫被一些高大上的包装话术迷惑,当项目方举起收割的镰刀时,可不会顾及面子。

Dipperin:USDT到底是什么? | 火星号精选

导语7月30日,备受关注的“USDT听证会”落下帷幕。针对Bitfinex、Tether以及母公司iFinex是否非法发行USDT,USDT方面与纽约检方展开激烈辩论。Bitfinex母公司iFinex的律师表示,纽约检方(NYAG)没有标的物管辖权,因为USDT既不是证券也不是大宗商品,更不是货币,因此不能按照美国纽约州商业法(马丁法案)进行监管。那么,USDT到底是什么?以及它未来会何去何从呢?

USDT的资本在哪里

作为连接法币和加密货币的重要桥梁,USDT自诞生就伴随着一句承诺:严格遵守1:1的保证金制度,即每发行1枚USDT代币,其账户就要增加1美元的资金储备。USDT可随时兑换美元,并且可以轻松地用USDT交易其他加密货币,这比通过银行或者其他资产类别兑换更快、更便宜。这种锚定美元的发行机制奠定了USDT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头牌地位。这句承诺形成了USDT最普遍的共识,USDT不仅成为了数字货币波动下的避险工具,也奠定了结算币的老大地位,并在各交易所普遍形成了网络效应。

但是,USDT发行方Tether的美元储备金和储备银行至今还是一个疑问。要知道USDT的发行过程实际由印钞/铸造 (Authorized) 和发行/派发 (Issue) 两个步骤组成,印钞即在链上一次性把一笔USDT打入至 Tether 基金会地址 (Tether Treasury);而发行则是基金会地址将USDT转入至买家或交易所地址中。而已经进入基金会地址但并未转出至买家地址的部分为未发行 (Authorized but not issued) 部分,这部分并未实际流通。

除此之外,USDT的发行公司Tether是由注册地为马恩岛和香港的公司Realcoin改名而来,并不在美国金融监管体系之内,作为一个不受政府监管的中心化稳定币,其中存在的风险是不言而喻的。

其中,2018年10月,USDT流通市值27亿美元。当时媒体报道USDT抵押资产不透明,流通市值大于实际资产储备。加上USDT的托管银行涉嫌资不抵债等一系列因素影响,被各路媒体的集体抨击,导致USDT价格就出现闪崩,短时跌幅达到11%。另外,2019年7月14日8:00左右,Tether Treasury在1小时内两次增发共计50.5亿USDT,并两次销毁共计50亿USDT,且都是在波场链上。

 共识才是USDT的基础

货币的基础是信任,信任的基础是共识。

从实物货币到金属货币,再到后来的纸币,以及正在蓬勃发展的数字货币,任何货币都离不开一定的等价物来作为货币发行的基础,以此来构建货币本身的价值稳定。从贵金属到石油,再到国家背书,一种货币的应用范围往往取决于其背后达成的共识范围,罗马金币、英镑、美元以及人民币,能被广泛地应用,离不开其背后国家影响力的辐射。

同样,在数字货币市场,USDT的流通和价值认可真正来源是“共识”,而非狭隘的信任。在用USDT的投资者,是相信在各大交易平台放着的这些USDT可以通过币币交易换成比特币,并且可以通过OTC交易成为法定货币。这些年,也正是在高起伏的数字货币市场,USDT践行着“1枚USDT代币等于1美元”的承诺,从而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共识,并且已经成为占据市场份额最大、交易平台支持度最高的的稳定币。

但是,因USDT不受监管、随意增发、Tether 账户资金数量不足,银行账户信息不公开,从未公布过可信审计报告来证明它拥有相应的美元储备,一些核心的信息不愿对外披露等而备受质疑,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逐步透支人们对于USDT的共识。

而且,针对此次纽约检方对Bitfinex、Tether以及母公司iFinex存在无照经营等4项重大违规,同时涉嫌挪用8.5亿美元保证金的指控,USDT辩护律师仅仅给出了“因为USDT既不是证券也不是大宗商品,没有标的物管辖权”以及“Tether已经完全屏蔽纽约用户”的辩护。这显然没有对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作出令人信服的回答,虽然下一次的听证会延迟到3个月后,但是USDT至少已经动摇了公众的“共识”,这对于USDT而言也必将是一个重大的危机。

 USDT将会面临的挑战

在2018年以前,广为人知的稳定币只有USDT,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市值几乎就等于稳定币的总市值。如今仅与USDT正面竞争的美元稳定币就有TUSD、USDC、PAX、GUSD等。这些新兴稳定币的发展已经促成了新的稳定币格局,并且不断侵蚀USDT的市场份额。

除了传统的稳定币的竞争,2019年以来,各大交易所也都在极力推出自己的平台币,一时间引发了市场的极大热情。就各个交易所自身而言,发行平台币无疑有着极大的利益诉求,一方面能获取大量的法币资金存量,另一方面对用户能形成更大的粘性。当然,平台币的最大局限在于难以跨平台使用,难以形成较大的规模,但是对于以USDT为代表的稳定币能形成一定的冲击。

另外就是2019年以来,不少的金融与科技巨头也纷纷宣布布局区块链领域,无论是资金规模还是应用场景,一旦成功落地应用,对现有稳定币都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其中,摩根的JPM Coin凭借其在全球庞大的金融网络,能实现跨境清算结算的极大颠覆,甚至可以作为更多资产的定价标的,一旦延伸到数字领域,无疑比现有的稳定币具备更大的权威性,能形成更大的“共识”范围;另外就是Facebook计划推出的Libra,凭借着二十多亿人、100多个国家的规模,Libra将会真正实现更加便捷的金融服务,加上其丰富的应用场景,可以极大推动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联通,这比现有稳定币的应用场景要丰富很多,其达成的“共识”范围也是现有稳定币所远不能及的。

所以,留给USDT的时间并不多,USDT剩下的“共识”也并不多。

Libra“胎死腹中”:一场过度解读引发的笑话

文 | 毛葛东

出品 | 火星财经APP(ID:hxcj24h)

“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无法发布”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了。

文章说,Facebook在最新财报中提醒投资者,由于存在诸多受限因素,原定2020年推出的Libra可能无法如期发行;

文章说,受市场接受度不够、Facebook缺乏区块链经验等因素影响,Libra也将遭受负面冲击;

文章还说,自6月正式公布Libra以来,Facebook面临的最大阻力就一直来自立法者和监管机构。

基于这些描述,Libra“发行无望”、“胎死腹中”等言论开始在朋友圈大肆传播。

……

看完后两个感觉——作为上市公司,Facebook对Libra例行性的风险披露被人为放大和过度解读;社交媒体时代,标题夸张的内容更容易得到传播,但“标题党”是一回事,恶意做空市场是另一回事。

对于Facebook在财报中披露的Libra风险,情况或许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了解Libra面临的真正挑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SEC的风险披露规定。

SEC风险信息披露规定简介

什么是风险信息披露?

风险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为保障投资者利益和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而依照法律规定必须公开或公布其有关信息和资料的规定。不只美国SEC要求上市公司披露风险信息,其它股市市场都要此规定。

但SEC的风险披露政策要更加严格。它要求上市公司必须披露其相关产业的业务风险、公司治理风险、政策风险、发行风险等等事项,巨细无遗。在美国上市公司的财报中,事无巨细的风险信息并不少见。

苹果、阿里巴巴、陌陌案例解读:通过3大美股上市公司风险披露,看个中细节

2019年5月,苹果公司公布了新一季度财报。在总数为46页的报告中,风险披露的部分多达10页,占财报整体近22%的篇幅。苹果在财报中提到:

“全球及区域经济状况可能对本公司业务,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及增长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利的宏观经济条件,包括通货膨胀,增长放缓或衰退,新的或增加的关税,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变化,信贷收紧,利率上升,高失业率和货币波动都可能对公司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除此以外,财报还提出全球市场激励竞争、设计和制造缺陷情况、全球法律法规约束等风险因素,总计27条。

无独有偶,2014年登陆美国股市的阿里巴巴在向SEC提交文件时,也没有省略风险披露这一环节。

在2019年6月公布的最新财务报告中,阿里巴巴公司分别从行业、公司结构、监管和法律、美国存托股份(ADS)等方面进行详细分析,总共提出数字经济信任缺失、网络安全漏洞、国际法律法规影响等82条风险因素。

财报中,阿里巴巴写道:“持续投资于我们的业务,战略收购和投资,以及我们对长期业绩的关注以及维持数字经济的健康,可能会对我们的利润和净收入产生负面影响。我们可能无法维持或增加我们的收入或业务……”

由此可见,对上市公司而言,风险披露是报告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

在SEC严格的风险披露规定下,上市公司会尽可能地披露所有风险信息。这种情况下,一些不太可能发生甚至近乎荒唐的风险信息也会披露出来。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无法发布的风险信息并不是最夸张的。

同样登陆美国股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陌陌就曾在其财报中公布过四大类风险,足足57项提示。其中既提到公司处于货币化早期阶段,收入及利润不稳定、市场竞争激烈等主要风险,同时还提到很多难以想到的细节风险,比如“我们面临与健康流行病和自然灾害相关的风险”。

因此,上市企业披露大量公司风险信息,一方面可以满足规定要求,让投资者尽可能知道投资公司股票所存在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规避监管机构质询。如果将这些风险信息放大并由此决定是否投资,那么股市将没有任何一只股票可以购买——因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不存在风险。

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永远无法发布?更多只是例行程序

事实上,对于Libra面临的风险,Facebook也进行了非常温和的阐述,使用“可能”、“是否”等词汇弱化冲击。财报原文如下:

“Libra已受到多个司法管辖区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我们预计这种审查将继续下去。此外,市场对这种新型货币的接受程度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不能保证Libra或我们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将及时提供,或是否能够提供。我们缺乏关于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技术的重要早期经验,这可能会对我们成功开发、营销这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与苹果、阿里巴巴、陌陌等美国上市公司一样,Facebook此举也是遵从SEC规定而进行的风险披露例行程序。Facebook罗列出Libra项目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但并不意味着这些风险一定会发生。

解密:为何Facebook必须要发力Libra?

当然,作为新生项目,Libra确实面临诸多挑战。

和被过度解读的Facebook财报风险披露信息相比,《财富》杂志的总结更有代表性。它将Libra面临的挑战归为四类:数字支付方面的技术问题、用户获取问题、大众信任问题和监管问题。

在数字支付方面,Facebook宣布计划推出可以使用Libra的Calibra钱包时表示:“假以时日,我们希望为人们和企业提供额外的服务,例如通过单击按钮支付账单,通过扫码购买咖啡或无需携带现金或地铁通票便可搭乘公共交通。”

但这一承诺却被前《卫报》科技编辑查尔斯调侃为“已经过时”。查尔斯指出,Libra提出的扫码支付、小额转账等功能,PayPal等现有产品已经可以满足。

至于用户获取,出于新产品初期的认知不足和使用不便等问题,Facebook也很难将没有银行账户、甚至没有手机的人,转化成自己的用户。而对于大众的信任,Facebook在过去两年一直饱受诟病。它曾因为整合用户数据而在欧洲遭到起诉,虽然目的只是想通过分析用户数据,定向推送广告。在此之后,Facebook的广告业务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上述3项挑战尚不致命,监管可能是所有挑战中最严峻的一项。但不只有Libra,任何破坏性的创新项目都无可避免。

事实上,Facebook比任何人都清楚Libra所面临的监管问题,它也一直在竭力获得监管机构的信任。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

Libra被寄予厚望,Facebook不会就此放弃。原因在于,Libra将是Facebook在广告业务之外的增长引擎。随着Facebook广告业务遭到的限制越来越多,收入大幅折损。Libra将越来越重要。

上周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Facebook营收超过168亿美元,同比增长28%,但净利润同比下滑49%,近乎腰斩。核心原因在于广告业务受监管因素、平台变化以及Facebook加强用户隐私保护后冲击广告产品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收入大大下滑。

在监管机构放松监管、用户信任重建成功之前,Facebook广告业务收入的下滑不可扭转。因此开拓广告之外的业务收入对Facebook来说迫在眉睫。通过Libra拓展支付新业务,就是其目前最重要的研究方向。

扎克伯格毫不讳言Libra以及背后的支付业务对Facebook的重要性。同样在上周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强调Libra将帮助更多人使用金融工具,强调将继续在印度测试WhatsApp支付功能,强调未来会允许用户通过一个账户在Instagram上购物、在Facebook上交易。最后,他写道:

“支付尤其令我兴奋。长远来看,支付可能是最重要的。

比特币分叉往事

如果今天对你说,比特币在 2 年前有机会被控制在中国人手里,你会相信么?

比特币这个全球最知名、最神秘的投资(投机)品自从它诞生以来就充满了质疑和神话。在过去十年里,它最高涨幅达 2200 万倍,书写了无数财富故事。

2017 年,比特币最高价格高达每枚 2 万美元,而就在疯狂上涨的时候,一个拥有大量比特币的玩家给他的挚友打了一个电话。

31 岁的他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对电话那端的挚友说道:「你就是帮我一次又怎样?」

接电话的人叫长铗,是中国最大的区块链论坛、媒体「巴比特」的创始人,他在中文区块链世界有着举足轻重作用,巴比特也同样在中文加密世界拥有巨大影响力。

这个打电话求助的男人,是吴忌寒。他曾与长铗并肩作战,共同一手创立起巴比特。而如今他的身份是全球最大加密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的创始人之一,在胡润的 80 后财富榜中,32 岁的吴忌寒以 165 亿人民币的资产被评为 80 后白手起家 50 强,而他,就是那个要杀死比特币的人。

在加密货币世界里,算力即生命。当时吴忌寒的比特大陆掌握了比特币网络 60% 以上的算力,也被认为是当时唯一有机会摧毁和控制比特币的人。

做出决定拨通这通电话对于吴忌寒来说或许并不容易,他不是一个愿意低头的人。但是他现在必须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他硬分叉比特币。电话里他等待着长铗的回复,内心渴望这个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好友能够支持他。

分叉是开源软件领域常见的升级更新。通常在区块链中软分叉能够同时兼容新旧版本,硬分叉则不能同时兼容新旧版本,硬分叉比特币意味着比特币将分成新旧两个互不兼容的版本。

「别的事都可以答应你,这一件不行。」长铗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的请求,吴忌寒或许没有想过长铗会这样回绝了他的请求。毕竟他曾在巴比特最困难时给过长铗帮助,他或许希望长铗可以念在旧情的份上,帮他一把。

最终长铗以及他的巴比特在这次分叉世纪大战中保持了中立。

一、香港共识,危机初现

时间倒回 分叉前的一年,2016 年 2 月 20 日,地点:香港数码港

会议现场气氛有些紧张,来自中国的比特币矿工代表和美国的比特币开发社区的代表,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经过了 18 个小时的激烈争论。每个人都不轻松,疲惫但是兴奋。他们不知道今天在这间屋子里得出的结论,日后会给加密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是他们知道,这是比特币自诞生以来,第一次面临真正的「分叉」。

2 月 21 日凌晨 3:30,会议室里的争论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片刻的安静。神色紧张的代表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达成了关于给比特币扩容的共识,这一共识也被称为香港共识

「不再有分裂!」与会的人开始欢呼。

「如果你之前担心比特币分裂成两个币,进而导致币价崩盘,现在你大可放心了,争议双方从可能导致国家分裂的军事斗争降级为议会斗争,危险性大为降低。」

香港共识的达成,许多比特币业界的人士终于松了一口气,奔走相告这来之不易的共识。

平时总以娃娃脸、圆眼镜、牛仔裤、运动鞋形象出现的吴忌寒,这段日子一直愁眉不展的脸上,也终于难得的在香港共识协议文件上签名后的合影中,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香港共识之所以让整个比特币业界感到如此兴奋,是因为此前比特币社区因为「扩容之争」已经陷入了长达 3 年的争吵与分裂之中,这次终于可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了。

由于这次共识参与者包括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比特大陆为首的五大矿池(占比特币网络 80% 算力),四大交易所代表(BTCC、Bitfinex、OKCoin 和 Huobi)和其他个人或行业代表,因此因此香港共识也被视为是比特币历史上自白皮书之后最重要的官方文件。

时间再往前拨 3 年,2013 年比特币网络开始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随着比特币用户体量越来越大,中本聪设计的区块容量不够用了。比特币转账变得越来越慢,相对的转账所需的手续费却来越高。这让整个比特币社区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担忧,如果在这样持续下去,比特币将变得和银行卡转账交易一样平庸。人们开始为如何解决这件事争论不休。

比特币社区成员为解决这个问题先后提出了数百种提案,这些相互竞争的提案的辩论异常激烈,往往一个人刚刚提出自己的想法,就会被另一个反对者不留情面的反驳。就像是网络上的一场战争,有些时候似乎已经脱离了解决问题的初衷,争论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死亡威胁和黑客攻击。

混乱之中两种解决方案慢慢凸显出来,逐渐演变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以比特大陆为主导的矿工一派,提出直接在比特币网络上扩容的大区块方案,而以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Bitcoin Core 为主导的一派,并不支持比特大陆系的想法,他们主张保持比特币网络 1MB,而是在比特币网络之外推出第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

然而比特大陆与 Bitcoin Core 一直互相否决对方的方案,在此后的几年里都没有实际进展。

更要命的是,漫长争吵让比特币陷入了持续的治理与信任危机中,价格波动也更加剧烈,这期间批评和宣告比特币死亡的舆论越来越多。一些早期业界人士甚至因为比特币糟糕的治理而彻底失望,宣布清盘退出这个行业。

就在香港共识会议的一个月前,比特币开发商 Mike Hearn 就宣布将退出比特币行业,并宣称它「失败了」。受此利空影响,比特币价格从 440 美元跌至 360 美元。

在多方斡旋下,这才有了香港共识。

二、埋下伏笔的 Adam

这次香港共识会议一开始就很微妙。

「会议争论的问题,从一开始的技术争议,上升到意识形态的争议,最后上升到文化之间差异,到底是美国人说了算还是中国人说了算。因为美国人在写代码,中国人在挖矿。」

参与了香港共识会议的矿工代表「火星人」许子敬后来回忆,由于参会各方互不信任,关注问题的利益点也不一样,几度造成了鸡同鸭讲的局面。

「圆桌会议期间有很多争论,我们都是想法不相同的人。那些有其它想法的人都可能不会相信现实,他们把头放在沙子里,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的东西。」BTCC 交易所及矿池的 COO 缪永权(Samson Mow)是这次香港共识会议发起人之一,他在会议中一直协商各方放下争议。

在香港共识达成后,缪永权仍忧心忡忡的呼吁其他开发者接受共识,推进共识中列出的建议。缪永权担心香港共识并不具有约束力,比如只有五个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出席了会议,他们不代表所有的开发者,因此需要去说服每一个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香港共识会议还有个细节,当时协议的署名格式是「姓名-职务-公司」,而 Blockstream 公司 CEO Adam Back 的署名是仅代表个人。这也为后来的势态发展埋下了伏笔

作为最早的区块链开发公司,Blockstream 的公司不仅与 Bitcoin Core 互有人员交集,而且资助他们的开发工作。Blockstream 也是开发闪电网络的公司,另一位创始人也是隔离见证的提出者。CEO Adam Back 的签名让大家以为开发者同意了香港共识。

曾有人用西方的三权分立体系和博弈论,来比喻比特币的设计如何保证权力足够分散。核心开发者掌握了代码的权力,可以修改规则;矿工掌握了比特币的记账权,规则通过需要得到 51% 以上算力的批准;用户与行业公司们负责监督全节点并维护比特币的价值。

这一制衡与博弈在香港共识会议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开发者并不信任矿工代表,认为矿池及运营矿池的大公司窃取了矿工的话语权,产业化挖矿成为了一个中心化的商业活动,尤其是比特大陆这类「矿霸」的存在,正在摧毁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本质。

开发者指责,矿工权利过大已经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比特币的中心化,绝对不能让矿工再越权染指不属于他们的路线开发工作。

矿工同样不相信开发者。Bitcoin Core 提出在比特币网络之外推出第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将来手续费是由建设这些多层次网络的人收取。这是开发者们越权,试图切走不属于他们的矿工手续费收益。

矿工们指责,Blockstream 公司对 Bitcoin Core 开发工作有着直接的干预和控制。而 Blockstream 是开发闪电网络的公司,创始人之一也是隔离见证的提出者。

交易所和行业公司代表则希望尽快地平息市场的动荡和恢复对比特币的信心,因此充当了协调者的角色。

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 在协调各方阻止比特币分裂

最终双方各退一步,承诺比特币不会分裂成两个币,进行隔离认证并将比特币区块大小扩容至 2M,并由 Bitcoin Core 团队进行具体实施。这就是比特币行业大佬们经过了 18 个小时的激烈争论后达成的香港共识。

在香港共识达成后当天,比特币价格也恢复到 440 美元。

三、和平使者被挡在门外

香港共识的发起人缪永权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香港共识会议后,Bitcoin Core 宣称在会议上承诺各种改动的开发者全都是没有 Core 源代码修改权限的程序员。有权利改动 Core 源代码的五个人一个都没有出席,更没有签名。

Adam Back 也表示,他在会议上签名仅代表个人,无法代表 Bitcoin Core 同意香港共识。他本人态度直接转了 180 度,强烈反对自己不久前亲手签署的香港共识。

香港共识遭到了 Bitcoin Core 的拒绝承认。

这一反转直接刺激到了支持相香港共识的占全网算力 80% 的矿工,刚刚达成共识的比特币社区再次陷入到持续的争吵分裂中。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矿工派把 Bitcoin Core 开发者描述成保守的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而 Bitcoin Core 开发者则不尊重矿工认为他们是充满铜臭味的商人。

2017 年 3 月的一天,吴忌寒在推特写道,「我认为经济多数并不重要,我在 2011 年开始投资比特币就忽略了所谓的多数。」他决定另起炉灶,不再和 Bitcoin Core 玩了。

2017 年 5 月 23 日,由行业顶级的加密币投资公司 Digital Currency Group 创始人 Barry Silbert 召集了 22 个国家的 58 个公司代表举行了纽约会议。

为了召开这次会议,Barry Silbert 和业内主要的公司、开发者代表展开了一对一的联系,去担任斡旋人的角色,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之后,Barry 初步了软化了各方的立场。当时 Adam Back 也答应了 Barry 要在 5 月份去纽约参加面对面的磋商。

意外发生了,代表 Bitcoin Core 派的 Adam Back 再次跳票。

他在临出发前,被 Blockstream 内部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合伙人严厉地阻止了。于在纽约的会谈前夕,他临时宣布拒绝参加会议,而是派出了级别较低的缪永权参加会谈。

缪永权在 2017 年 4 月加入了 Blockstream,担任 CSO。当他代表 Bitcoin Core 和 blockstream 来到时,在会场门口他被 Barry Silbert 拒绝入场。由于平时缪永权在推特上和不少人发生过争吵,Barry Silbert 担心缪永权的到来会让大家都不愉快。

Barry Silbert 是个长袖善舞有极高谈判天赋的商人,在他的组织下,加上反对派被挡在了门外,这次纽约会议基本延续了香港共识会议。矿工们达成第二次共识,2017 年 8 月部署隔离见证,2017 年 11 月将区块扩容至 2M,称为「纽约共识」。

签署这一共识的公司代表了比特币生态系统的关键群体,包括了:位于 21 个国家的 56 家公司;全网 83.28%的比特币算力;每月 51 亿美元的链上交易量;有着广泛用户的比特币钱包。

「纽约共识纠缠了很多利益,矿池主想要硬分叉,开发者不会坐以待毙。」缪永权的立场发生了变化,在一年前的香港共识会议中,他是会议发起者、矿池和交易所代表和各方利益的斡旋人,如今他是被拒在门口的开发者代表和扩容方案的坚决反对者。

「扩容至 2M 没有逻辑,硬分叉这个方案没有后退的属性,如果你不同意升级,就不在同一个网络上。」

缪永权认为,扩容至 2M 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方案,纽约共识让整个行业走到一个分叉路口,二条路线只能选其一。

一些纽约共识签名者并没有意识到,这场所谓的共识没有得到 Bitcoin Core 团队的认可,这就意味着共识并没有真正达到意见统一,他们升级的结果,可能成为血缘不正统的「山寨币」,缪永权就曾多次表示纽约共识的结果就是产生了比特大陆公司的竞争币。

作为掌握比特币代码开发的防守一方,Bitcoin Core 只要不犯错误就能掌握主动权,继续保持原有的路线。而作为主张硬分叉的进攻方,比特大陆需要用利益说服其他人支持新的路线。

这次纽约共识虽然没有人跳票,但和上次香港共识一样,因为 Bitcoin Core 阵营的反对导致纽约共识流产,因此纽约共识也被戏称为「矿工的共识」

Bitcoin Core 反对纽约共识之后,矿工阵营开始出现了松动,力量天平开始悄悄发生变化,攻守之势开始出现变化。部分矿池开始退出纽约共识,比如鱼池、Slush、BTCC 等矿池则宣布不再支持纽约共识。

而大多数交易所和行业公司则宣布中立,明确表示只有一个比特币,那就是硬分叉后活下来活下来,并保持 90% 以上算力的一方。

Bitcoin Core 派的人在纽约被拒之门外后,在隔离见证部署之前,还提出了自己的软分叉方案,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实施,但是这个行为着实刺激到了矿工派。

于是比特大陆投资的一家矿场微比特,推出了一个应对的硬分叉方案,来应对 Bitcoin Core 软分叉方案的挑战。最终,在 2017 年 8 月 1 日,微比特团队挖出了第一个区块,自此,与 BTC 竞争的分叉币 BCH 诞生了,BCH 的容量达到了 8M,可以容纳 BTC 八倍以上的交易,并且不兼容隔离见证。

四、BCH 篡权 BTC

2018 年 1 月 13 日,比特币市值占整个加密币市场的份额跌至 32.45%,创下历史新低。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比特币被取代是早晚的事。

对于吴忌寒来说,算力是最大的优势和武器,他希望他主导的分叉币 BCH 能够取代 BTC。

但 BTC 占据了比特币的正统及冠名权,还有 9 年用户累积与行业生态。BCH 诞生之后,一直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就是没有人认可他。

吴忌寒、McAfee、 Roger Ver 合影。

再加上 Bitcoin Core 阵营的反对和大部分行业公司保持观望中立,在 BTC 分叉后,大部分 BCH 被用户当成糖果抛售,BCH 价格刚出来只有 200 多美元。

分叉后,吴忌寒一方面通过拉高 BCH 价格吸引矿工过来挖 BCH,另一方面不断抛售 BTC,造成 BTC 价格不稳定,最终:「很多矿工就会选择继续挖 BCH,从而导致比特币算力减少,网络更加拥堵,更多人信心丧失抛售比特币,最后矿工更加转移到 BCH,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比特币的崩盘」。

于是吴忌寒第一次进攻选择了拉盘。BCH 的价格一路走高,分叉后不到二十天,8 月 20 号价格就猛涨到 898 美元,翻了三倍多。矿工们看到 BCH 有利可图,再加上 BTC 的算力缩小,交易更拥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投 BCH,而这进一步导致 BCH 价格升格,就这样不断循环,BCH 价格一路走高。

接着吴忌寒第二次进攻开始抢夺比特币的算力。极端情况下,BCH 分流了 BTC 的接近一半的算力,让比特币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然而在 11 月,BCH 算力达到了 BTC 的两倍,价格仍只有比特币的三分之一,最后 BCH 算力迅速崩溃再也没超过比特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BCH 的价格一直都被人为地锚定在 7-10%BTC。

支持 BCH 的还有吴忌寒的「盟友」们。其中 Bitcoin.com | Buy BTC & BCH | News, prices, mining & wallet 创始人 R0ger Ver 因为坚定的支持去中心化,反对政府监管,并且四处布道,被称为比特币耶稣,最高时持有几十万比特币,在这次比特币分叉中他卖掉了所有的比特币转而持有 BCH。R0ger Ver 他曾多次公开表示只有 BCH 才是真正的比特币,甚至有指责说他故意在自己的网站(bitcoin.com)上误导新用户购买 BCH。

而 Craig Wright 博士(CSW)则是一个自称中本聪的澳洲商人,被网友戏称为「澳本聪」,当时以中本聪的名义支持比特币分叉,也是当时 BCH 的中坚力量之一。

2018 年 5 月份,CoinGeek 香港会议举办,各大矿池、交易所、开发者纷纷来到香港为 BCH 庆祝一周年生日,共襄 BCH 过去一年「令人激动」的发展。bitcoin.com 创始人 R0ger Ver、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BCH 核心开发者姜家志合影在活动现场,分别代表舆论、矿池和开发,庆祝比特币现金诞生一周年。

一同到场的还有 Craig Wright 博士,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在三个月后掀起了几乎要会毁灭 BCH 的分叉大战。是的,没有看错,这位自称中本聪的人随后分叉了 BCH,自立了 BCHSV(Satoshi Vision)。

在 2018 年整整一年的熊市里,比特大陆重仓 BCH 赛道,并将公司的比特币和现金都换成 BCH,损失惨重。此后 BCH 无论是在价格上还是算力上大致与比特币保持 1:20 的比例。也因为 BCH 持仓过重,导致比特大陆 2018 年香港上市时被质疑靠出售 BCH 来换取收入。

在比特币分叉两年后回头来看,BTC 分叉事件早已尘埃落地,BCH 也走出了另一条平行的路线。但这次分叉对整个比特币生态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

比特大陆因为押注 BCH 在接下来的 2018 年熊市中元气大伤。而早年比特大陆旗下矿池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TC.com 开源了比特币矿池代码,让之后两年采用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BTC.com 开源代码的矿池越来越多,由此带来的矿池行业的去中心化趋势非常明显,比特大陆也逐渐失去了对比特币算力的绝对优势。

Bitcoin Core 则在比特币开发中的取得了绝对主导地位。无论是在比特币生态内对 Bitcoin Core 发起挑战,还是通过其它加密币超越、取代比特币,将无异于是一个史诗级难度的工作。

参考资料:

[1]. 巴比特《区块链十年》

[2]. 矿工召北《Bitcoin 的权力皇冠——CORE》

[3]. 略大参考《信徒、权力主和「Jihad」吴忌寒》

[4]. 纪录片《区块链之新》

[5]. 长铗《比特币区块扩容共识讨论内容纪要》

[6]. 江卓尔《共识解读:比特币圆桌会议达成扩容共识》

[7]. 刘泓君、宋玮《比特币王国的内战与分裂》|《财经》特稿

[8]. 巴比特《香港圆桌会议 AMA——对话 Adam back 内容记录》

[9]. Forbes,Laura Shin《Bitcoin Agreement Promises To Break Impasse; Currency Jumps In Value》

互链脉搏:​BAT同时举办区块链活动,仅仅巧合吗? | 火星号精选

作者:互链脉搏评论员·元尚

北京、杭州、深圳,百度、阿里、腾讯的老家,在7月26日、27日几乎同时举办区块链大会,当然主角还是他们。

(制表:互链脉搏 )

这或许是凑巧,但偶然中透露着必然。BAT在2019年区块链的赛道上,正式发力了。

三场会议三种使命

作为腾讯系的子公司,微众银行将区块链定位为公司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互链脉搏受邀参加了微众银行“FinTech Day”大会。会上,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认为,集中式技术逐步被分布式技术所取代,商业模式逐步向分布式商业转变。而区块链天然的分布式架构,成为微众银行发展分布式商业的底层基础。

马智涛介绍,微众银行打造“3O”体系实现分布式商业。3O包括:开放平台(Open Platform)、开放创新(Open Innovation)、指开放协作(Open Collaboration)。微众银行联合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共同推出金融级联盟链底层平台FISCO BCOS,是这一体系的重要组成。

微众银行也将区块链技术作为不亚于AI技术的重点技术予以支持,并在此次大会设置了区块链分论坛。

因此,微众银行区块链分论坛的使命,就是宣扬通过区块链技术对实现微众银行分布式商业的战略的价值。

相比而言,蚂蚁区块链的使命和阿里之间的关系更加独立。7月26日,蚂蚁区块链CHAINAGE创新日,蚂蚁金服副总裁兼阿里巴巴达摩院金融科技实验室主任蒋国飞表示,蚂蚁金服期望基于区块链技术,建立企业间可信的价值互联网,重塑跨机构的信用体系,承担起企业间的资产数字化、可信价值流转,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规模化、商业化,生态化,加速“万链互联”的发展进程。通过提供生态连接与技术赋能两方面的能力,蚂蚁金服希望成为区块链商用的“助推器”。

蒋国飞一席话是蚂蚁区块链的价值主张。而核心点就是“区块链商用”。此次大会不言而喻,是蚂蚁区块链推动该司区块链商用理念的一次传播。

蚂蚁区块链是蚂蚁金服子公司,也是BAT中唯一的独立的区块链公司。而公司无论大小,其目的是实现某种商业价值。蚂蚁区块链的使命也就很明显了,推动区块链商用,从而实现自己的商业价值。

今年5月28日的数博会上,百度宣布开源XuperChain。两个月后,于7月27日举办的活动是开源建设的延伸。

三场会议中,百度面向对象主要是开发者,其使命很明显就是为了开源社区的建设。因此核心是讲百度的区块链技术,百度研发工程师郑旗重点介绍了XuperChain开源了四大核心专利技术,分别为链内并行技术、可插拔共识机制、账号权限系统、一体化智能合约等。

三场会议殊途同归

问题来了,为什么BAT三家几乎同时大张旗鼓举办区块链会议。据互链脉搏了解,他们并没有商量好,而是各自有各自的节奏,只是恰好都到了需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

2016、2017年,BAT都开始了区块链技术的研发。2018年基本成型,相继发布了可以支持落地应用的产品,2019年上半年产品经过磨砺、区块链应用经过实践。于是到了可以对外“亮剑”的时刻。终于在大暑过后,三家公司同时行动。

互链脉搏梳理了百度、蚂蚁金服、微众银行的区块链产品情况,都有了比较完整的区块链服务以及试点了落地应用。

(制表:互链脉搏 来源:公开信息、采访所得)

微众银行区块链负责人范瑞彬就向记者表示,能够感受到2019年明显不同了,市场对区块链应用落地的接受程度增加了。

——这,或许是区块链发展的必然。如果这种判断准确,那么接下来区块链将进入“开干”时间。经过漫长的技术探索、商业摸索、正道求索之后,BAT分别首次主办区块链活动表明,区块链发展的新阶段正式展开。

会议上,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表示,他们即将成立区块链技术发展联盟,会用区块链的方法来管理和激励这个联盟。突破很多的国内松散的组织、论坛、联盟的管理方法。希望有一些角色能够补充进来,能够来一起来探索场景的落地应用。

而微众银行区块链首席架构师张开翔也表示,2019年是开拓一条基于区块链通往分布式商业的高速通道。该公司不仅仅开放代码,同时开放服务、开放产业、开放平台,实现分布式商业应用。

百度则面向开发者列举了诸多在XuperChain的应用架构。

三家的共同目的其实都是为了实现区块链的商业应用。

这对区块链产业来说,可能是一个关键节点。也就是在数天前,知名数字通证链克所在的“享云链”发布白皮书。白皮书强调,享云链致力于打造全球第一商用公链,为共享计算、高隐私要求的自由交易场景提供一个高性能的、安全的区块链基础设施。7月23日,享云链的开发主体链享云用2.6亿链克置换深圳七星湾游艇会36%股权的消息引爆了整个区块链行业。

区块链商用时代,或许正在到来。

成都链安科技:7月份发生安全事件共15起,造成超4亿人民币的损失 | 火星号精选

据成都链安态势感知平台Eagle-Eye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一个月中,各类攻击事件,丢币事件频发,共发生15起较为典型的安全事件。

其中包括:1EOS链上发生一起dapp被攻击事件,主要问题仍然是随机数问题;2、波场TRON链上共发生5起安全事件,其中多为游戏合约出现问题,导致攻击者通过回滚交易的方式实现稳赢获利,或者利用游戏规则漏洞恶意获利。3、去中心化交易所0X协议存在签名校验漏洞,导致可伪造签名数据进行恶意挂单。基于0x协议的众多交易所及钱包,包括Radar Relay,Tokenlon,Star Bit已经紧急暂停了交易服务4SOXEX交易所跑路,圈钱上亿,涉及BTCETHHTOKB等多个主流币种TokenStore跑路资金已有部分转移至交易所洗钱5、币安失窃的800多万美元BTC被黑客转移至多个钱包,意图通过复杂混币,将BTC转入交易所洗白6BitpointJapan交易所,My Dash Wallet钱包,Trezor硬件钱包等接连爆出安全事件,其中bitpoint被黑客盗走价值3200万美元的代币,My Dash Wallet钱包也因为恶意脚本而导致数千万用户资产被盗。

在可统计的范围内,7月所发生的安全事件损失超过4亿人民币。从近几个月的情况来看,交易所、钱包曝出的安全事件有上升的趋势成都链安在此提醒各大交易所,钱包等项目重视安全风险,做好项目安全方面的审查,必要时可借助第三方安全公司的力量来保证系统安全,资金安全。近期资金盘跑路,交易所跑路等项目方跑路事件不时发生,由于跑路事件涉及金额巨大,受害人群众多,资金追回难度大,希望投资者擦亮眼睛,谨慎投资。

火星一线 | Fundstrat联合创始人:美联储降息对比特币来说是一大利好

文 | 梁雨山

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一线报道,华尔街分析师、美国证券研究公司Fundstrat Global Advisers联合创始人Tom Lee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联储降息对比特币来说是一个利好。

他说道:“降息增加了流动性。流动性正推动资金流入这些风险资产,同时对冲,这利好比特币。”

此外,Tom Lee还就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对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的担忧发表了简短评论。Lee表示,他不认为这些担忧适用于比特币:“Libra在结构上与比特币非常不同,所以我认为他对Libra的部分评价是公平的,但它们实际上并不适用于比特币。”

在谈及比特币价格时,他表示,比特币今年很可能达到2万美元。

据了解,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决定将美元基准利率的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2%~2.25%,这成为了美联储近十年来首次降息。

截至发稿,BTC报价10037美元,24小时上涨3.57%。

谷歌搜索排行:7月“比特币”搜索率超过“股票”

据trustnodes报道,根据谷歌搜索趋势, 7 月份,全球搜索比特币的人比搜索股票的人还多。

据悉,“比特币”在金融类别中的搜索率达到24/100,而“股票”在金融类别中的搜索率仅为14/100。如下图:

这是自 2017 年 10 月以来比特币的搜索率第一次超过股票,表明了人们开始对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开始产生兴趣。值得注意的是,人们通常会搜索特定的股票,而不仅仅是“股票”,但年轻一代仍可能更想了解一下什么是股票。例如,一个 18 岁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上市公司,什么是股票市场等等。

比特币就有点不同,因为它是一种非常新的事物。不仅仅是 18 岁的人想要了解比特币,许多 30 岁的人可能知道股票,但并不知道比特币。因此,比特币搜索图标波动要大得多,但在 2018 年 5 月至今年 5 月期间,比特搜索量相对稳定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