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市场真的是理性市场吗

每一次市场震荡,不断的有人上下车,不管是基于短线利益或者是风险考量,人为短期操作是否真的是在做有用功?

 

周期定律


 

短期看,得到利益,一个月一倍,一周20%,也有人心满意足,不过投资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令人如此着迷。随着资产暴涨暴跌,情绪忽上忽下,形成了一个周期。

周期有三大定律:

第一定律,行情从来不走直线,必定走曲线。像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任何事物发展都不可能走一条直线,包括个人人生轨迹。行情在大涨之后必有大跌,从来投资者之关注眼前的波动,看不到其中存在的因果关系,上涨的过程积蓄着下跌的能量,并且最终会导致下跌;下跌的过程积蓄着上涨的能量,最终结果是必然上涨,不可怀疑。

第二定律,历史会重复却不尽相同。历史从来不会重复过去的细节,历史却会重复相似的过程。

第三定律,少走中间多走极端:市场周围围绕着基本趋势线或者平均线上下波动,市场走到一个极端之后,总会有中心点回归。但是呢,市场回归中心点之后,并不会做太多停留,而是继续冲向另外一个方向。

稍微有点理性的人在币圈都觉得不适应,每天暴涨暴跌,以至于一个普通的消息都被市场解读为利好,或者干脆是利空,市场从来不是一个理性的市场,市场是一个非理性的市场,如果用一个理性的观念解读市场情况会非常痛苦,明明某个垃圾币不值钱,还无数人追捧,一旦随着价格快速拉升,吸引后续的人接盘。

 

摆钟理论


 

投资者的心理如钟摆一样,左右大幅波动,不肯待在中心点,即使靠近中心点,时间也不会太长,心理波动导致价格波动,造就市场套利空间,恰恰正是市场的魅力所在。

心理波动在投资市场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在短期上特别突出。

橡树资本霍华德-马克斯在1991年提出用“钟摆理论”比如投资者的心理和情绪变化,如今对加密货币市场的指导意义更大,因为,加密货币市场7×24小时不间断交易,情绪波动更大,一点心理细微变化市场立刻会反应出来。

像钟摆一样摆动的6个因素:

1. 从贪婪到恐惧;

2. 从乐观到悲观

3. 从风险忍受到风险规避;

4. 从信任到怀疑;

5. 从相信未来的价值,到坚持现在就要实实在在的价格;

6. 从急于抢购到恐慌卖出。

不胜枚举,其中核心在于,心理变化和行为都是属于两极分化,很少在理性层面进行决策。

我我们来看下比特币近些年每年价格变化指数:

根据bitstamp交易平台来看:

2010年11月,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上单枚比特币价格已突破0.5美元,比初始价格上涨约167倍。

2011年3月到2011年4月,比特币的发展历史再一次出现重大转折点——比特币与英镑、巴西币、波兰币兑换交易平台上线。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来自更多国家的投资者疯狂涌入炒币行列,2011年6月8日,比特币单枚成交价达到31.9美元,创造历史新高,比初始价格上涨约一万六百倍。随后不久,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爆发“黑客事件”,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受到了投资者们的质疑,比特币价格持续走低,急剧回落。

2012年在Mt.Gox的阴影下在比特币2012年2月,单枚价格跌破2美元,比起2011年6月创下的新高成绩31.9美元,跌幅达到1395%。

2013年3月,按照兑换汇率,全球发行比特币总值超过10亿美元,比特币从这年开始猛涨,投资者们这时才普遍意识到比特币“去中心化”和“全面监管”的意义是多么的划时代。

2014年比特币投资者不断杀跌,恶劣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5年触及900RMB。

2016年开始反弹,截止2016年12月突破1000美元。

2017年随着ICO热潮比特币再次暴涨,最高触及21000美元历史最高。

2018年,冲高回落,一路杀跌,最低跌到3200美元的低位。

2019年截止发稿前比特币价格定格在5400美元。

从历史周期来看,基本上每一年比特币价格从没有在理性的价格内,要么暴涨,要么暴跌,其实和理性投资是相违背的。从中更能够体会到投资者的心理波动之大。

市场在贪婪和恐惧之间来回波动,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投资者的心理和情绪在贪婪和恐惧之间来回摆动,换句话说就是:有时候人们感觉特别良好,积极乐观,预期好事即将发生,比特币马上上ETF和纳斯达克,贪婪占据了所有投资者的心理,不顾一切争抢买入,而随着愿望落空,预期变成负面的,恐惧心理占据了投资者的心理和情绪,投资者不再想着赚钱了,而是担心会亏钱,这就导致了投资者买入的数量减少,原来推动比特币上涨的东西消失了,市场涨不动了,就有人开始卖币,从而导致价格急剧下跌,处于恐慌状态时,投资者的情绪带来了巨大的反向力量,甚至于多军变空军,熊市就自然而然到来了。

 

贪婪和恐惧(FGI)指数


 

对,推动币价涨跌的是贪婪和恐惧,根本不是利好和利空。

 

 

观察整个市场变化最重要的指标是FGI恐惧和贪婪指数,价格波动的参考意义真的不大。

1999年美国科技股大牛市正是贪婪和恐惧的结合体,当时贪婪主导一了整个市场。那些没有参与这波疯狂大牛市的人,只能被迫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发大财。“谨慎的投资人”不敢买入,两手空空,看着别人买入赚大钱,感觉自己当初不买真是愚蠢。推动市场大涨的买方一点儿恐惧的感觉也没有。“这是新范式,”买方大声吹响战斗的号角,“赶紧上船吧,要不然你又错过这班船了。顺便说一下,我现在正在买入的价格肯定不会过高,因为市场总是有效的。”每个人都发现越买越涨,于是越涨越买,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让件技股持续不断地涨下去,好像它能够上涨到永远。

然而只要一家知名的公司公告出了问题,或者是一个外部性因素突发干扰。市场价格下跌了,可能因为价格张得太高、重量过大而自然回落,也可能因为市场心理没有征北地出现反转而让价格下跌。

不知什么原因,市场上贪垫的气氛很快蒸发了,恐惧心理开始主导市场。原来大家都在说“赶紧买入,要不然你就错过机会了”,现在大家的说法换成了“赶紧卖,要不然股价就要跌到零了”。

恐惧情绪开始占据上风。人们担心的不是错过机会不能赚钱,他们担心的是亏钱。人们原来是非理性繁荣过度乐观,现在却是过度谨慎。

1999年,上市公司乐观地预测,未来十年像是天上掉大馅饼一样,投资人一听都热烈欢呼,而且深信不疑。过了3年,到2002年,投资人的心态就全变了,他们深受公司丑闻折磨,气得大叫:“我再也不会相信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了!”他们愁得大叫:“我怎么能保证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准确可靠呢?”结果造成股价大跌,债券价格也大跌,比如,几乎没有人愿意买入丑闻缠身的上市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使它们跌到了白菜价也没人要。

正是在市场从贪焚到恐惧走到极端的时候,市场也会显现出最大的投资赚钱的机会,就像2003年的不良债权市场的行情那样。“贫梦与恐惧”是一个明显的心理和情绪的连续统一体,一个极端是恐惧,另一个极端是贪梦,投资人的心理和情绪在二者之间连续不断地来回摆动,这清楚地解释了很多投资方面的问题。

从贪婪到恐惧,从信任到怀疑,从来就是镜像,作为一个成熟的投资者,不会受市场任何的利空和利好的影响。特别是小道消息,比如说“我看过,文件是真的”之类捕风捉影的话,成熟的投资者压根不会信的,并不能挡住新人的迷茫,他们到处打探小道消息,企图在不知道几手的消息中赚钱,没曾想最后反复追涨杀跌。

至少我们得做到心平气和对待每一个消息,情绪不受左右,平衡贪婪和恐惧的界限。控制贪婪和恐惧的幅度,最错误的是利好事件出现导致市场过度上涨,因此纷纷买入,推高价格,进而更加贪婪,更进一步拉高币价,相反亦是。

感觉从来不是靠谱的东西,感觉币价要上涨,感觉喜欢一个人,感觉某个事件某人是错过的,唯有心平气和的才能看清楚事情的本质,而成熟投资者学会的是平衡,并不是被贪婪和恐惧所支配。

 

作者:比特币凯撒

重读「胖协议」,为什么国内区块链团队走错了方向

2016 年 8 月,美国著名基金 USV(联合广场投资,曾投出 Twitter、Tumblr 等知名公司)的区块链赛道分析师 Joel Monegro,发表了一篇名为《胖协议 fat-protocols》的分析文章。

这篇文章一经发布,就受到了不少专业投资者追捧,并成为了行业里最优秀基金们的区块链投资纲领,其衍生出种种理论或为传承或为颠覆,都让包括 USV、A16Z、Pantera 等等顶级基金迅速拉开了与全球区块链投资者的认知差距。

Joel Monegro

可以说,Joel Monegro 就是区块链界的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从 1996 年起,Mary Meeker连续 23 年发布《互联网趋势报告》,因其成功预测了互联网广告、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等多个大方向。Mary Meeker 被誉为互联网女皇,该报告也被全球的互联网创业者和投资人奉为圣经。

2018 年她从 KPCB 的合伙人岗位上离职并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其在 KPCB 期间参与并主导了对于 Facebook、Twitter、京东等多家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投资。

Mary Meeker

无独有偶,发布了《胖协议理论》的 Joel Monegro 也在 2017 年离开了知名基金 USV,创立了属于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 Placeholder。投资组合包括 0x、Aragon、Bitcoin、CacheCash、Decred、Erasure、Ethereum、Filecoin、FOAM、MakerDAO、Open Source Coin、UMA、ZeppelinOS、Zcash 等。

值得一提的是 Placeholder 的另一位合伙人 Chris Burniske 是备受机构投资者推崇的 Network Value to Transactions (NVT)估值体系的发明者。随着 NVT 估值体系在区块链世界里的传播,Chris Burniske 也在行业内名声大噪。

为什么要重读《胖协议》


为什么我们要在今天重读这么一篇 3 年前的文章?因为直到今天,我们国内大部分创业者和投资者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并且没有形成基本的价值判断体系。

如果早一点了解到这些在顶级投资机构眼中已经成为常识的理论,你就会在这个充满噪音的市场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判断。

比如在去年国内部分大 V 鼓吹「链改」理论时,你可能会质疑:互联网与区块链两个底层逻辑都不同的物种仅靠简单的 Token 拼凑真的能有未来么?

你也会在去年博彩 Dapp 挖矿玩法热潮中保持理智,各种竞彩 Dapp 作为 EOS 上的 Layer2 项目,是应该先做 GUI(用户界面)应用还是先做应用的「底层引擎」?另外他们真的应该发币么?为什么发币的 Dapp 生命周期如此短暂,而不发币的 CryptoKitties,FoMo3D 却取得了巨额机构投资,这其中的逻辑在哪?

在去年末,舆论鼓吹 EOS 甚至 Tron 链上 Dapp 数量和交易额远超以太坊,媒体集体唱衰以太坊时,你也会去思考 EOS 与 Tron 的 TPS 优势真的是核心壁垒么,以太坊转 POS 后,他们这些优势还在么,他们真的想清楚自己未来的方向了么,而反观另一端,以太坊上从 2016 年开始的 DeFi 生态已经慢慢的枝繁叶茂了,有人去真正了解过么?

带着这些问题,重读这篇文章,你会有新的感悟与收获,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也会以此为起点,带大家重新梳理近几年来区块链行业新的理论基础和系统性观点,正是这些观点,让我们能早于市场发现新一代匿名币的价值、PoS 与 Staking 的崛起、DeFi 的未来蓝图等系统级机会,希望大家也能够通过这些观点来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

 

《胖协议》

<Fat Protocols 胖协议>

原文链接:http://www.usv.com/blog/fat-protocols

原作者:Joel Monégro

翻译:ETH Fans Nina & Elisa

 

这里有一种思考互联网和区块链之间差异的方法。上一代共享协议(TCP/IP、HTTP、SMTP 等)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价值,但它们大部分都是在应用层、以数据的形式被获取和重新聚合的(想想 Google、Facebook 等)。就价值如何分配而言,互联网技术栈由「瘦「协议和「胖」应用构成(译注:下面两张图协议层所占比例的差异可见胖瘦)。随着市场发展,我们总结出投资应用程序产生了较高的回报,而直接投资协议等技术的回报率却很低。

在区块链技术栈中,协议和应用这种关系是相反的:价值集中在共享协议层,只有小部分价值分布在应用层。所以它是「胖」协议和「瘦」应用的技术栈。

我们在两个主要的区块链网络,比特币和以太坊中都看到这一点。比特币网络拥有约 100 亿美元市值(按:文章发布时的市值,下文以太坊估值同),而在其网络上构建的最顶级公司最多只能达数亿美元,且大多数公司可能因为「商业基本面」标准而被高估。同样,仅在以太坊公开发布一年之后,在其首次出现真正有突破性应用之前,其估值就达到了 10 亿美元。

对于大多数基于区块链的协议来说,有两个因素导致这个结果:第一是共享数据层,第二是引入有理论价值的加密「访问」代币。

大约一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共享数据层的文章。虽然这篇文章被搁置了很久,但其主要观点不变:通过开源和去中心化网络来复制和存储用户数据,而不是互相独立的应用来访问控制不同的信息孤岛,我们降低了新参与者进入门槛,并创建一个生态系统:上面的产品和服务将更具活力和竞争力。举个具体例子,想想从 Poloniex 交易所到 GDAX 交易所(译注:后改名为 Coinbase Pro)的切换非常轻松、或其几十种加密货币交易的任何一种,反之亦然,因为它们对底层数据、区块链交易有平等和自由的访问权限。在相同且开源的协议上,可以构建若干个竞争、非合作、但可互相操作的服务。这迫使市场找到降低成本、制造更好产品的方法、或创造出更好的方法。

但仅仅开源网络和共享数据层,还不够成为推进大众采用区块链的动机。第二个因素,用来访问网络服务(比特币的交易、以太坊的算力、Sia 和 Storj 的存储)的协议代币【1】弥补了这个问题。

在联合广场投资(USV)会上,我们做了很多基于区块链网络投资的讨论,在这之后,Albert 和 Fred 写了如下这篇文章。Albert 从激励开源协议创新的角度看待协议代币:可以作为研究和研发基金(通过众筹)、可以为股东创造价值(通过提升代币价值),或两者皆可。

Albert 的文章会帮助你理解代币是如何激励协议开发的。这里,我将重点讨论代币的激励方案、以及它们如何影响价值分布(我称之代币反馈循环)。

当代币升值时,它会吸引早期投机者、开发者和企业家的注意。他们成为协议的利益相关者、并在经济上支持它的成功。然后,获得早期利益的部分持有者,将会围绕协议创建应用和服务,他们认为协议的成功将进一步提升其手中代币的价值。部分应用会变得很成功,引入更多新用户,也许是风投或其他类型投资者。这进一步增加代币的价值,从而吸引企业家的关注,带来更多的应用等。

关于这个反馈网络,我需要指出两点。首先最初的增长有多少是由投机推动的。由于大部分代币在程序中被定义成稀缺的,随着协议利润的增长,每枚代币的价格和这个网络的市值也随之增长。当利润增长快于代币供给时,就会产生泡沫。

除了蓄意欺诈的项目,这其实是一件好事,投机往往是技术推广普及的发动机【2】。非理性投机的两个方面——繁荣和萧条——对技术创新都是非常有益的。繁荣通过早期利润吸引资金资本,其中一部分再投资于创新(有多少以太坊资金来自于比特币投资者的利润、DAO 资金来自于以太坊投资者的利润?),这实际上可以支持新技术长期使用,随着价格下跌和资金外流,利益相关者希望通过促进和创造价值使其变得完整(看看今天的比特币公司有多少是在 2013 崩溃后的早期使用者)。

值得指出的第二点是循环结束时会发生什么。当应用开始出现,并显示出成功的早期迹象(无论是通过增加使用率来衡量,还是通过金融投资者的关注度(资源)来衡量),对于一个协议代币市场有两件事会发生:新用户将会被吸引至该协议中,增加对代币的需求(由于你需要它们访问服务——参见 Albert 类比成展会上使用票据),现有投资者预期价格上涨则继续持有代币,进一步限制了供应。这种组合方式将促使代币上涨(假设新代币产量不足),该协议新增的市值将会吸引新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循环再次重复。

这个动态过程的意义是对技术栈中价值分配的影响:由于应用层的成功会驱动协议层的投机,所以协议的市值总是比其上面构建的所有应用总价值增长更快。协议层的增长值再次吸引和刺激了应用层的竞争。共享数据层大大降低了应用进入门槛,最终结果是一个充满活力和竞争的应用生态系统,并将大量价值分配给广泛的股东。这就是代币化协议如何变「胖」,而它的应用如何变「瘦」。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具有奖励机制的共享开源数据层防止了「赢者通吃」的市场,这改变了应用层的游戏规则、创建一系列与协议层业务模型完全不同的公司。许多已有关于创办企业和投资创新的规则并不适用这个新模型,所以今天我们有更多的疑惑而不是答案。但我们通过区块链研究很快了解这个市场的来龙去脉,并遵循联合广场投资的惯例将持续分享我们的见解。

【1】也被称作应用货币,货币化——一语双关——2014 年 Naval 写到

【2】Edward Chancellor 写了一篇完整有趣的金融投机历史与其社会地位(你会惊讶于今天的加密货币投机与之前爆发的金融繁荣是多么相似!),Carlota Perez 描述了通过吸引金融资金的资本泡沫对新技术研究和开发的重要作用。

 

作者:区块律动BlockBeats 0x0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广告、溯源、存证,区块链都沦为伪命题?

2019年,曾经试图改造各行各业的区块链从业者们,却发现自己的模式可能成了“伪命题”。

从区块链广告到产品溯源、版权保护、资产确权,区块链都出现了落地困难、水土不服的现象。

越来越多的案例告诉人们,区块链并非万能。而区块链从业者也开始探索,将区块链与各项技术结合,推动其不断落地。

“也许许多项目并非伪命题,只是没有找到最佳路径。而这些失败者,也为行业留下了宝贵的遗产。”一位区块链从业者说。

 

一年前,小米的一则招聘公告,让外界第一次注意到,区块链与广告行业也存在结合的可能性。

小米发布的区块链工程师招聘信息

“长期以来,广告行业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在数据协作、广告投放和效果监测环节存在的不信任、作弊、资源浪费等。”小米官方在招聘公告中写道,“而小米正在研究的区块链技术,能很大程度上打通数据、反作弊,并且解决IP不一致等问题。”

“当时,区块链正热。圈内人都觉得小米要用区块链‘颠覆’广告联盟行业了,我们也很紧张。”某广告联盟平台运营人员张远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何为广告联盟?

在互联网广告行业,网站站长、APP开发者被称为“流量方”,有投放广告需求的企业,被称为“广告主”。而聚合大量流量方、广告主,并将广告内容投送到流量方的平台,则被称为“广告联盟”。

一直以来,广告联盟的盈利模式,就是赚取流量方与广告主之间的“差价”。但事实上,广告联盟的体制一直备受诟病。

“联盟可以给广告主虚报投放量,多收广告费;再给流量方少报投放量,少付流量费。最终,联盟可以‘两头通吃’。”张远透露,“因为真实的投放数据,只有广告联盟自己知道。这也是整个行业的‘潜规则’。”

但区块链,让一些痛恨行业潜规则的人看到了新的希望——区块链上数据公开透明、不可篡改,这或能解决广告联盟中各方的互信问题。

“广告联盟可以搭建一条区块链,将用户对广告的浏览、点击行为上链。用户、广告联盟、广告主、流量主都可以自愿充当节点,记录数据。各方都不能篡改、抵赖。”张远说。

人们期望,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广告联盟存在的问题。

然而,很快就有从业者发现,用区块链重构广告联盟,在现阶段仍是个伪命题。

“问题首先出在技术上。”张远说,“如果将用户的每一次浏览、点击行为都上链,目前市面上还没有一条链能支撑广告联盟的业务需求。”

他以百度广告联盟为例。后者官方资料显示,平台有“日均数十亿”的广告展现,日均线上行为数据在“200亿量级”。

这意味着,百度如果把联盟数据全部上链,需要一条百万级别TPS的区块链。此外,每个参与节点,都需要配备海量的存储空间。

“广告主、流量主做节点的初衷,是为了不被平台‘坑钱’。如果运营节点的成本过于庞大,大家就会放弃。”张远说。

在他看来,制约区块链广告联盟出现的第二个因素,是商业模式。

“广告联盟是一个规模效应十分明显的重运营行业。”张远说,“头部平台如Google Adsense、百度联盟、阿里妈妈等,早已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新入局者的空间极为有限。”

在他看来,做广告联盟是一个脏活和累活:“平台要针对广告主、流量方双向获客,运营成本极高。头部平台早已形成行业壁垒。”

“数据不公开透明,确实是这个行业的痛点,但仅仅解决这个痛点,并不能让一个新平台脱颖而出。”张远说。

“近几年,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的广告联盟备受欢迎,是因为它们带来了新场景——网站站长将用户导流给电商平台卖家,而卖家提供佣金给网站站长。”在张远看来,这可能比区块链更重要。

如张远预期中的一样,小米区块链广告计划的后续发展,并没有触及到广告主、流量方与广告联盟三方的数据互信问题,仅仅是利用区块链记录用户的“数字虚拟ID”,以平衡用户隐私与广告投放精准度。

另一个与广告联盟产品架构类似的产品,是图库平台。但在这一领域,区块链的落地仍然十分困难。

近期,视觉中国黑洞图片事件引发外界热议。外界批评视觉中国部分图片版权并不明晰。也有摄影师质疑,平台隐瞒了图片的真实售卖次数,通过“压榨”摄影师牟取利益。

“与广告联盟相比,图库平台引入区块链技术,相对靠谱,但也存在诸多难题。”国内某互联网企业图库业务负责人冯亮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相对靠谱’,指的是图库平台的同时并发操作远低于广告联盟,对区块链性能的要求不高。”冯亮说,“但图库平台与广告联盟类似,都是规模效应明显、重资本、重运营、重人力成本的行业,信息的绝对公开、透明反而不是关键。”

“目前图库行业最大的痛点,还是社会版权意识淡薄,平台获客难。”冯亮表示,“对图库平台而言,引入区块链明确版权所属,只是锦上添花,更适合作为企业愿景宣传。”

 

尽管行业痛点清晰明确,且业务本身存在分布式节点雏形,但区块链落地于广告联盟、图库等行业,仍然充满挑战。

不仅如此。时下火热的区块链版权、区块链溯源与区块链资产确权等领域,也备受“落地难”的困扰。

以区块链溯源为例,这类产品的架构并不复杂:商品溯源的全流程信息,可被记录在区块链上,以实现数据公开透明且不可篡改。

但区块链溯源的最大难题,却出现在了“数据源头造假”上——区块链并不能保证上链数据本身是否真实。

“以食品信息溯源为例,区块链可以记录食品的流通数据,却不能解决生产原料造假的问题。”某区块链企业溯源业务负责人宋文华表示,“如果上链数据本身造假,‘上链’的信用认证反而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在数据源头造假之外,制约区块链溯源发展的第二个难题,是链上数字世界与链下物理世界的锚定问题。

“目前的通用方案,是通过二维码、芯片进行锚定。”宋文华说,“但这项技术只适用于标准品,如包装食品等;对非标准品,如原料水等,锚定十分困难。”

因此,仅仅依靠区块链解决商品溯源,仍是个伪命题。

在版权保护上,区块链也并非万能。

以数字作品的版权保护为例,区块链可将数字作品信息以哈希值的形式存储,并根据这个独一无二的哈希值固定版权,检测抄袭。

但抄袭者只需对原创内容进行一个字节的改动,就会产生一个新的哈希值,令系统失效。

此外,在司法认证上,直到2018年6月,国内才出现了首例采纳区块链存证证据的判例。而案件一旦进入司法环节,区块链只能固化证据,并不能加快维权流程。

在资产确权领域,区块链确权的难点,也在技术之外。2015年,位于洪都拉斯的全球首个土地确权项目就因此失败。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政治项目,而洪都拉斯政府的推进速度,比我们想象的慢得多。”为该项目提供技术服务的公证通CEO表示。

区块链确权想要落地,在法律、政策以及更多现实领域,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技术的归技术,法律的归法律,区块链并非万能。”有人总结说。

 

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发现,受模式不清、落地困难等因素困扰,许多被寄予厚望的区块链解决方案,最终都沦为了“伪命题”。

“此前资本疯狂涌入,让许多‘拍脑袋想出来的’区块链模式充斥市场。当资本散去,人们才发现,许多模式本身就是伪命题。”区块链研究员张恒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即便如此,许多被视作是‘伪命题’的区块链项目,也比明目张胆发币割韭菜的项目‘良心’百倍。”张恒表示,“这些项目的失败,也给其他区块链从业者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为何区块链行业充斥着伪命题?在张恒看来,资本疯狂涌入带来的“热钱羊群效应”是首要因素。此外,区块链技术本身也存在局限性。

“现阶段,区块链的效率与性能仍然十分有限,系统对存储成本的要求也很高。”张恒说,“除此之外,区块链技术的另一个局限,是链上信息无法与链外信息直接交互。”

不过,在他看来,随着区块链性能的不断提升,以及智能合约等技术的不断发展,这些问题终将逐步被解决。

“在技术之外,区块链行业也存在着投机泛滥与认知不足的问题。”张恒表示。

“比特币早年的财富效应,让‘币圈大佬’们掌握了太多的话语权。区块链技术是否能真正落地,在这些人看来无关轻重。”张恒说,“但在炒币玩家之外,大多数普通人对区块链的理解又十分不足。外界对区块链行业始终抱有误解。”

区块链产品若想破解“伪命题”的魔咒,最关键的,是顺利落地。

“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将区块链技术与其他技术结合。”宋文华表示。

“以我们从事的区块链溯源为例,我们解决源头造假的方式是将物联网与区块链结合——用物联网设备取代人工数据采集。”他解释道,“人工干预越少,源头造假的可能性就越低。”

在物联网数据采集之外,宋文华的项目还会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原始数据进行清理,从而保证只将最重要的数据上链保存。

“许多区块链项目之所以失败,或许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模式是‘伪命题’。”宋文华总结,“实现一个模式有无数种路径,而失败者的一次次尝试,也是为行业留下的宝贵遗产。”

“区块链技术只是一项能解决信任问题的技术,不要把它过度神化。”一位区块链从业者说道。

要让它真正落地,还有一段非常漫长的路要走。

在这个过程中,探索者需要耐心,也需要毅力。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文 :棘轮 比萨

来源:一本区块链

试探、保守、炒剩饭,腾讯这款游戏居然还霸榜15天

“通证对于资产端的影响,将像微信支付宝对资金端的影响一样巨大。”

文| 昕楠  运营| 盖遥  编辑| 梁辰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连续 15 日,《一起来捉妖》霸榜苹果应用商店免费应用排行榜。

这款由腾讯推出的手游,在推广之初曾把区块链作为最大卖点,大厂的光环也吸引了整个区块链游戏行业的目光。

但从结果来看,这更像是腾讯在区块链游戏上的一次小小试探。《一起来捉妖》中,游戏诞生的专属猫将在区块链上被保存,永不消逝。但不像其他区块链游戏,腾讯的区块链游戏并不开源,游戏中人们无法查证链上交易情况,这让业界产生质疑。

大厂出产的游戏,无论区块链的展示有多少,对这个行业来说也像一个发光的风向标。尽管腾讯诸多保守,人们仍期待由巨头驱动,带出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游戏。

从“扑向区块链”到“去区块链”

早在 2018 年,腾讯这款带有区块链元素的手游就透露出了风声。

这一年,区块链的风口正盛,大量的外围企业都扑向区块链寻求新的利润点。

得益于区块链游戏加密猫的爆火,玩家们争相饲养价值千元的加密猫,业内的互联网巨头也掀起了一阵加密宠物热。基于区块链的加密宠物游戏,成了这段时期里大厂们争相抢占的蓝海市场。

为了快速的圈拢用户,当时百度、360、小米等大厂们于 2018 年 3 月前后纷纷推出了“莱茨狗”、“区块猫”、“加密兔”等一系列区块链宠物游戏,市场反响热烈。

作为游戏界的霸主巨头,腾讯也没有放掉这个小风口,《一起来捉妖》正是区块链火爆期的产物。在最初的宣发中,区块链也是《一起来捉妖》的最大卖点。

2018 年 4 月 12 日,由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首次对外放出消息,透露了腾讯即将发布一个代号为“Z”的区块链游戏,区块链游戏“Z”也就是现在的《一起来捉妖》。

11 天后,《一起来捉妖》在 UP2018 腾讯文创生态大会上正式亮相,腾讯游戏官方表示,《一起来捉妖》是腾讯在游戏虚拟内容价值现实化方面的第一个尝试。游戏里诞生的专属猫将在区块链上被保存,永不消逝。

不难看出,当时腾讯的确有将《一起来捉妖》打造成一款区块链游戏的野心。

在区块链游戏金融属性过强、品类单一、可玩性不高的当时,大厂腾讯宣称推出一款融合了 AR、LBS(基于位置服务)、PVE(玩家对战环境)以及区块链养成等多种玩法的区块链游戏,更是赚足了业界人士的期待。

一年后的今天,《一起来捉妖》正式推出时,业内却发现,它不再被腾讯归类为一款区块链游戏了。

一起来捉妖的官网中,几乎没有再提及区块链,更多的是将其宣传为一款 AR 手游。而在游戏中,区块链的部分也不如想象中的重。只有玩家升到了 22 级之后,才能玩到区块链猫的环节,养成、繁育区块链猫也并非游戏的主线任务。

媒体评价,区块链成了这款游戏中的挂件。

“当时整个区块链行业内对这个(一起来捉妖)还是挺关注的,宣传上,腾讯也是完全以区块链这个卖点推出的,但是从过完春节之后,他们就不太说区块链了。”一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说。

他认为,腾讯之所以不再愿意提及区块链有两种可能,一是大家已经认可了该游戏的区块链属性,所以不再过多赘述;二是可能顾忌到国内的监管态势,大厂不愿过多触碰监管红线。

不开源的链

腾讯在 2012 年后开始全面拥抱自己的“开放”战略。

在互联网世界里,腾讯在 GitHub 上上传数十个项目的开源代码,还推出了腾讯开放平台来拥抱开源。但在更需要开源的区块链世界里,腾讯又紧缩了起来。

“腾讯的联盟链对于开发者来说更像是一个黑盒子,既不开放也不开源。”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分析腾讯当前的区块链技术。

《一起来捉妖》正是基于腾讯的联盟链,对系统内的游戏道具区块链猫进行上链存储。

在游戏中,玩家将区块链猫上链后,能获得有关其区块高度及最新一次交易哈希的区块信息。上链之后,我们知道区块链猫会永远留存,但在哪里能查到区块链猫的具体交易信息,似乎并没有更多的途径。

无论是在腾讯区块链平台还是在《一起来捉妖》游戏内部,腾讯都没有给出具体的区块链浏览器或钱包,对外展示过的联盟链数据更是少之又少。

在腾讯区块链平台官网中,仅有“微黄金”板块做出了自己区块链的演示。该演示板块中显示,共有 4 个节点,交易展示区上也仅演示近 100 条交易的区块信息。

这也让区块链从业者们对腾讯的区块链提出了更多的质疑。

如果腾讯的区块链是一个神秘的、私有的、不开源的链,人们无法查证链上的每一笔交易情况,又该如何够信任其链上真的存证了东西呢?

在《一起来捉妖》白皮书中,腾讯方面曾表示,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后期腾讯将会为用户提供独立于游戏的数字钱包,形式包括客户端 APP、微信小程序、H5 页面中的一种或多种。以方便用户随时査看已经保存在区块链上的藏品内容。

但这些承诺当前几乎都尚未兑现。

保守的路径

得知区块链属性的减弱后,不少区块链游戏开发者对《一起来捉妖》表示失望。

“拿两三年前的冷饭出来炒,当时玩过 Pokemon Go(精灵宝可梦 Go) 的人应该都不会玩这个游戏了。”一位资深 DApp 开发者认为,“游戏本身并不好玩,又得强行体会上链过程。“

游戏引擎 Cocos—BCX 团队的首席技术专家 Reed 也坦言,《一起来捉妖》的确不太符合大家的预期:“从游戏设计上来看,区块链用得有点勉强。区块链猫的系统完全拿掉后,整个游戏也是很完整的,(这)是硬生生地给加了一个猫的系统,把区块链的概念挂了上去。”

“如果是一款区块链游戏,腾讯首先应该把所有的游戏道具上链,并且开放自己的 API 接口。”Reed 认为,如果把《一起来捉妖》打造成一款完整的区块链游戏,它的应用范围会更广也更强大。

他分析称,当腾讯将所有游戏道具上链后,这些道具将成为这个生态里通用的资产。一旦腾讯选择开放自己的 API 接口,会有更多的开发者扑向这款游戏,基于该游戏生态中通用的资产,建立各种周边的应用或新玩法的游戏,如道具交易平台等等。

“大公司就应该做一个大游戏。”Reed 说。

开发者们期待,腾讯能把《一起来捉妖》里的妖灵等道具全部上链,或者把游戏生态里的积分上链,让区块链和《一起来捉妖》联系得更加紧密。

但腾讯显然是选择了更加保守的路径。

对此,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评价称,“以腾讯的性格来讲,做事情会比较保守,不会那么激进。将道具全部上链会过于激进,所以先用一个子系统把区块链概念带过来先试试。腾讯更倾向一步一步来,每一步都不会迈得太大,这也符合它一贯作风,站在大公司的角度,这个决策的确没什么问题。”

对大厂的期待

即便区块链元素不强,《一起来捉妖》本身游戏的模式还是带来了不少正向的观点。

“这款捉妖游戏打通了线上线下。在线上游戏的过程中,玩家能随时随地地发现身边的陌生人,打中了陌生人社交的点,有可能可以打造成下一个陌陌、探探;同时,现在的玩法还接入了线下商铺的优惠券,这也是很有想象空间的一个商业模式。”有人评价。

与此同时,正如腾讯所期望的那样,《一起来捉妖》的游戏道具正在不断被赋予着资产属性,玩家们也在挖掘《一起来捉妖》的变现可能。

由于其特殊的资产属性,当前《一起来捉妖》中一个稀有的高资质妖灵可以被卖到近 500 元人民币,而游戏里的具备稀有属性的区块链猫也在猫市场中明码标价。

因此,大量有关《一起来捉妖》的“抢摊位”“虚拟定位”外挂出现,在电商平台上以 15 至 30 元不等的价格公开销售。同时还有人做起了游戏道具“钻石”的生意,以每 200 枚钻石 1 元钱的价格收购“钻石”。

这一切正反映的是,玩家希望通过各种形式在这款游戏上获取更多有价值的资产,并将其进行变现。

作为区块链从业者,Reed 也对腾讯的这次区块链尝试很看好。

“大厂出来做区块链的游戏,可以用来教育用户,让用户慢慢有了区块链+游戏的概念和感觉了,其他区块链游戏开发团队才能在后期更好地推进。如果没有大厂出来做,光靠我们这些小团队,还是很难去教育用户的。”他说。

游戏,本就是腾讯主营业务最相关的板块,相较其他厂商而言,2018 年游戏圈寒冬事件对于腾讯来说似乎冲击不大。

在研究分析公司 Newzoo 给出的 2018 年全球游戏公司 TOP25 的名单中,腾讯以 197 亿美元的收入量拿下了六年连冠,收入量还略有提升。有报道称,在手游中,《王者荣耀》仍旧是腾讯的营收王牌,此外多款角色扮演新游戏也在持续拉高腾讯营收。

客观来看,腾讯在 2019 年推出这样一个基于 AR+区块链技术的手游,更像是一个对于新技术的试水尝试。

2017 年时加密猫的出现使得大家都拥有了一只区块链猫,将高高在上的区块链技术化身成一只游戏宠物小猫咪,让小部分人理解了区块链赋予的资产属性。而《一起来捉妖》这款站在更大的流量端登场的具备区块链元素的游戏,又会给区块链游戏带来什么样的可能呢?

有人期待,这可能为正处于蓝海期的区块链游戏带来新的一笔资金。

在看到腾讯的入场后,开发者们似乎又一次看到了曙光,相信资本关注的目光会从挣快钱的区块链游戏中抽离,更多地投入到有可玩性的战略性区块链游戏中去。

大厂本身就乐于尝试各种新事物,即便是在区块链这样尚未成熟的技术面前,大厂宁愿顶着风险抢滩也不甘落后其他竞品。

但事实是,对于大厂来说,投入全部精力去专攻一个尚未成熟的技术,是一件既有风险又不划算的事。从业者们虽抱有对大厂 all in 区块链的期待,但始终不太现实。

那我们能够期待些什么呢?至少,大厂的进军一定为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流量、资金和关注度。

区块链在经典“口水战”中成长,成就了谁?又让谁黯然伤神?

近期,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宣布停止交易并下架BSV,并指责BSV核心人物澳本聪CSW谎称自己是中本聪,这一行为对项目和市场造成的影响巨大。

▲截图自赵长鹏的微博

作为头部交易平台,币安的动作一向是行业风向标,此举一出,不少交易平台快速跟进。随后Kraken、Coinbase、ShapeShift等多家交易平台或公司不是已经下架BSV,就是在下架的路上。就连以太坊创始人V神也发表长文表示支持币安下架BSV。

面对排山倒海的质疑和声讨,澳本聪未停下“维护人设”的脚步。此前甚至还向其他质疑他是中本聪的人发出“律师函”警告。

币圈就如娱乐圈,没有几十万粉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区块链行业大佬,而大佬们的一句话,都有可能以惊涛骇浪之势,左右整个行业的动向,一旦大佬们意见不一,就可能引发精彩的“口水战”。下面我们就来盘点区块链行业中那些著名的“口水战”案例。

 01 
澳本聪 VS 吴忌寒

澳本聪与圈内大佬发生“口水战”,也不是头一回了。在这次BSV下架风波之前,澳本聪就和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关于BCH的硬分叉,有过一场“史诗级”的“口水战”。

作为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的代表,澳本聪宣称BCH应该像比特币白皮书描述的那样,专注于转账交易本身,对操作码严格限制。

而以吴忌寒为代表的“演进派”阵营则认为:BCH处于密码货币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必须不断探索创新,包括自身创新和学习其他密码货币,以快速提升用户体验,提高市场份额,开拓更多的应用场景。

澳本聪在比特币扩容事件上站队BCH,却又在BCH的问题上坚持比特币白皮书的设定,颇有点自相矛盾的意味。因此吴忌寒在Twitter上提出一个轰动圈内的阴谋论,怀疑澳本聪是一个受Blockstream控制的间谍。

此次分叉前,两方阵营都没有妥协的意思,并宣称要为争夺BCH这个打算力战。澳本聪甚至扬言称:算力战要持续到BCHABC失败。

最后算力战并没有持续多久,以分叉出BCHABC和BSV两条链告终(为了区分两条链,演进派支持的链被交易平台命名BCHABC、另一条链被称为BSV)。以吴忌寒为代表的演进派,在这场“BCH商标”战中更胜一筹。

随后澳本聪接连发布推文,唱空币价:

如果矿工支持吴忌寒,我将以美元大量抛售比特币,比特币市场没有空间了。好好想想吧,我们会大量卖出的!比特币将跌至1000美元以下。并且吴忌寒和Rogerkver也在卖比特币用以租借算力。如果这是一场持久战,那么比特币将会重现2014年的价格走势……祝大家过得愉快。

没多久,再次发布推文称:

提醒一下,算力战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而不是冲刺比赛,永远不要太早认为看到胜利了。

几天后,再次发推文,否定比特币和数字资产:

如果你是要交易加密货币,还心心念念盼着价格能够暴涨的HODL(持币者),我将是你最可怕的噩梦。一切都结束了,比特币就是一种商品分类,最终要回归到钱。压根没有什么“数字资产”,就只有诈骗和健全的现金,作出选择吧。

事后,有人评价,真正的算力战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比算力战更精彩的是澳本聪的“口水战”。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不仅导致了BCH社群的分裂,整个过程令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进一步下滑,比特币价格再次暴跌,这次暴跌击穿了很多矿工的成本价,大批矿机被迫关机甚至“论斤甩卖

 02 
孙宇晨 VS V神

孙宇晨可谓是圈内的营销天才。当他的波场Tron还似步履蹒跚的幼儿之时,就敢和第一公链以太坊开杠。彼时,以太坊市值近700亿美元,波场Tron只有20亿美元,连以太坊的3%都不到。

孙宇晨有备而来,上来就直接开杠,目标直指以太坊。孙宇晨列举了7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认为波场的未来将比以太坊更光明。

V神在其这条推文下回复,称在这7条之上,应该加上第8条: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更有效率,暗指波场白皮书抄袭以太坊。

在这场“碰瓷”营销中,孙宇晨用V神的流量给波场积攒了大量的人气。而后他又马上发起一系列的跟进活动,在Youtube上亲自出面录制宣传视频、在纳斯达克大屏上投放广告,甚至在Twitter上举办摄影大赛,鼓励大家把自己的头像纹身上……

看到孙宇晨的营销风生水起,V神也不甘寂寞。今年4月1日,他晒出了一张与孙宇晨海报的合影,配语:让我们走向更光明的明天。疑似两人和好。

孙宇晨转发了这条状态,并回复了一句“Love you💗”

这像极了“爱情,要不是愚人节,我差点就真信了。

几乎孙宇晨每次营销,都能给波场带来热度和话题。这或许波场能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03 
BM VS V神

被推上扑克牌小王位置的以太坊核心人物V神,需要面对的挑战自然不少。除了孙宇晨的闹腾,还要应对EOS创始人BM的“挑衅”。

BM和V神之间的“爱恨情仇”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时以太坊已成功募资到约1840万美元,EOS还只是BM的脑海里的一个构想。在那一年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上,BM就向V神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如何处理所有应用链集中建立在一条区块链上的问题?

V神并没有正面回答BM的问题,这也为日后他们矛盾的发酵埋下了伏笔。

故事来到了2017年5月,BM在纽约共识大会上正式对外公布了EOS概念,并倡导了一种新型公链生态管理模式:超级节点。

一向推崇去中心化精神的V神,面对BM此举,他表示反感。在Twitter上直接向EOS发难。他认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之间可能会互相联系共谋,不是真正的民主。

对V神的这番评论,BM完全不当回事,并表示:先去担心你的以太坊吧。

去年3月,V神在个人网站上发布长文《关于治理(第二部分),财阀统治仍是坏事》,文中他就以EOS为例,论证其观点。

V神指出:

在 EOS 系统内,当选超级节点就可以获得丰厚的回报,超高的回报吸引着无数人参与到超级节点的竞选中去,由此引发贿选问题;贿选在中国的EOS超级节点竞选中极为常见;而解决这一问题更好的方案就是创造一个良好的经济系统,设置合理的奖惩机制。

对此,BM也不甘示弱,在自己博客上发表文章《加密经济治理的局限性》,针对V神所提出的问题怒怼回去。

BM认为自己设计的系统建立在人性本善的大前提之下,而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因此只要超过三分之二的超级节点团队是诚实的,那么EOS系统将发展壮大;并且认为V神所描述的加密经济系统只有在完全封闭的情况下才能成立,那是乌托邦式的理想,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除了日常回应来自V神的质疑,BM似乎不愿意放过每个可以打击V神的机会。近期他就非常喜欢在Twitter上转发网友唱多EOS唱空ETH的推文,并表示ETH上的大量DApp开发者正在迁移到EOS上,而他们中没有人打算迁移回ETH。

V神和BM的矛盾,归根结底还是社区治理理念不同,特别是关于去中心化治理究竟要到什么程度。他们虽经常针锋相对,实则都在为一个终极目标而努力:尽力减少社会腐败和实现社会自由最大化。 

 04 
扩容派 VS 保皇派

上文提及的BCH分裂不是区块链发展史第一次分裂,在此之前,对比特币区块是否需要扩容意见不合,最终导致在2017年8月1日,比特币分裂出BTC和BCH两条链。

随着区块链和比特币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接受,比特币链上的交易也越来越多。比特币交易拥堵及矿工费高等问题越发严重,影响了比特币的使用体验和发展,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比特币社区为此分成了两大主要阵营:扩容派和保皇派(又称Bitcoin Core团队)。其中扩容派主要支持者为比特币矿工,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就是其代表人物,他们主张区块大小从1M直接扩容到8M,这种做法好似拓宽车道,由双车道变成4车道。另一边,是以缪永权等为代表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组成保皇派,他们则决定用闪电网络来解决交易拥堵的问题,好比为了缓解主干道交通压力,在道路上方造桥分流。

此前,两个阵营为了协商此事开过两次大会,先后达成了香港共识和纽约共识,但后来都因种种原因无疾而终。

推特上的讨论,最后变成了“经典”的骂战:

由于在香港共识中,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事后反悔当初达成的共识,扩容派被“放鸽子”。1年后的纽约会议上,扩容派直接将保皇派代表拒之门外,这在保皇派看来,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们野心太重,吴忌寒由此被这批人称作“Jihad”,对应英文中的“恐怖分子”。

2017年8月,扩容派分叉出了Bitcoin Cash,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BCH。

同年12月,保皇派的闪电网络RC1也发布试验版,主网交易已经完成。2018年3月闪电网络在比特币主网上开始正式启动。截至目前,闪电网络节点数已超过8000个,网络容量超过1000枚BTC。

比特币的这次分叉,最终让两派人分道扬镳,在比特币的发展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持有不同理念的阵营,秉持自己的理念前行,从这个角度看,这正是区块链的伟大之处,可以不再让少数派理念被多数派所裹挟;同时为比特币“家族”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05 
结论

对于业内大佬们的“撕逼”和“口水战”,很多人持否定态度,认为最好通过和平的方式来处理,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有“撕逼”和“战争”的领域,往往意味着这是个充满活力、快速发展的行业。意见不合,正说明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或理念,争执也是一种切磋交流的形式,能吸引更多的关注,让更多人认识这个行业;争执更是一种态度,敢于为自己所秉持的理念摇旗呐喊,甚至不惜斯文扫地。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像区块链这样的新兴行业呈现出来的百家争鸣的态势,也许能更好、更快推动行业的发展。

火星晨报:主流币普跌,比特币跌破5300美元; Bitfinex被盗300枚比特币首次移动

行情播报

截至8时00分,BTC全球均价5210.52美元,24小时跌幅4.8%;EOS全球均价4.6美元,24小时跌幅4.66%;ETH全球均价154.58美元,24小时跌幅6.73%。

交易所代币板块跌幅1.34%,BNB全球均价22.78美元,24小时跌幅0.2%;HT全球均价2.22美元,24小时跌幅6.28%;OKB全球均价1.53美元,24小时跌幅6.20%;FT全球均价0.09美元,24小时跌幅2.4%。

市值排名前百币种中,24小时涨幅榜前五的是:DGTX 24小时涨幅8.57%、CRO 24小时涨幅5.14%、PAX 24小时涨幅0.8%、TUSD 24小时涨幅0.72%、USDC 24小时涨幅0.62%。据coinmarketcap统计,全球数字货币已超过2135种,TOP100总市值为1,622.72亿美元。

行业动态

苏宁报告:区块链等新技术能改变甚至颠覆现有支付业态

据证券日报消息,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互联网金融行业2019年1季度研究报告》指出,第三方支付机构转型之路荆棘丛生,支付+、B端支付、金融科技、跨境支付等领域中小支付机构尚无现象级的创新。同时,更需要关注区块链、物联网、5G等技术的发展,新技术能够改变甚至颠覆现有的支付业态。”

日本软银等公司合作实施区块链实验

据Crypto Watch消息,日本软银于4月25日宣布,其将于东日本旅客铁路、JR东日本信息系统及瑞穗信息总研有限公司合作,实施利用区块链的实验,构建面向智慧城市的新测试基础。该实验旨在在借用使用权、利用服务的副系统模型中,构筑新的社会基础设施,以防止使用权转移及服务用户的个人数据篡改及泄露。

 Bitfinex使用Tether资金秘密弥补了8.5亿美元损失

据coindesk报道,根据周四发布的新闻稿,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声称加密交易所Bitfinex损失了8.5亿美元,随后使用Tether的资金秘密弥补了该损失。纽约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宣布,她已经取得了对iFinex Inc.的法院命令,命令其停止违反纽约法律并欺骗纽约居民。据悉,iFinex Inc.同时运营着Bitfinex和Tether。调查显示,iFinex掩盖了8.5亿美元的客户和公司混合资金的明显损失。

 Bitfinex被盗300枚比特币首次移动

据newsbtc报道,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于2016年夏天遭黑客攻击后,有大约300枚比特币(价值约165万美元)未能恢复,并已被转移到13个新地址。 根据Reddit用户u / jankeldidi的帖子,与Bitfinex被黑相关的这13个地址均已清除了全部比特币,这300枚比特币今天已被转移到新钱包中。然而,这些新地址都没有此前的交易历史记录,这意味着黑客的身份将继续保持神秘。

加密行业关键人物将联合建立首个加密衍生品清算所

据彭博社报道,来自Circle、Coinbase和Galaxy Digital等公司的二十多名加密行业的关键人物于1月中旬在新加坡举办会议。此次会议决定成立一个名为Liquidity Offset Network的合资企业,为首个加密衍生品清算所,可以增加交易量并大幅降低交易成本。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前亚洲外汇期权交易主管Simon Nursey正在帮助该网络融资,并表示该清算所最早会在7月份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监管。

马来西亚拟建一个占地835英亩的大型区块链城市

据bitcoinnews消息,马来西亚政府计划建立一个名为马六甲海峡城的新的大型区块链项目,其初期阶段需要筹集1.2亿美元的资金。该城市将建在马六甲海岸835多英亩的土地上,由中国政府和中国建筑工程公司支持。这个区块链城市将不仅适用于商业企业和教育服务,还会成为一个主要的旅游景点,预计每年有300万游客可以参观。马来西亚政府对加密行业有着高度的认识,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法规也旨在为该行业带来更多透明度,以提高投资者的信任水平。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巨头公司的起源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地相似”。我们试图找到互联网和区块链革命之间的相似之处,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技术生命周期和区块链行业的未来。互联网革命的历程主要是基于 Brian McCullough 撰写的《互联网大潮》。

一、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早期成功的产品(可点击超链接查看)

二、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互联网巨头公司的起源

三、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早期挑战

四、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新概念、估值方法和计时

五、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我们是在1994年吗?未来将走向何方?

本文为第二部分——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互联网巨头公司的起源。

回顾互联网革命的历史,我们发现,很多颠覆性公司的创始人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商业头脑。他们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例如业余爱好者、大学研究员、黑客、大公司的职员等等。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雅虎(Yahoo)的起源就是一种爱好。1994年,当时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的杨致远(Jerry Yang )和大卫·费罗(David Filo)喜欢收集互联网早期的一些网站链接。

发现第一个网络浏览器马赛克(Mosaic)之后,两人开始沉迷于万维网。杨致远和大卫的目标是找到最好的网站,按照类别将其进行分类,汇编成一个列表。

他们的公共网站索引迅速在第一批上网冲浪的用户中传开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雅虎的第一个版本更像是一个“美化了的列表”,不像一家科技公司。但雅虎通过把网络上分散的网站聚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了巨大的价值,让它有了在这个领域先发制人的优势。

Vitalik Buterin 2012 年联合创办了《比特币杂志》

类似地,以太坊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 Vitalik Buterin 最开始也是把在比特币博客论坛上写文章当成一个爱好。当时他的稿费是每篇 5 个BTC(大约值4美元)。加密货币让他非常着迷,他也一直为该网站写文章,但后来网站因为缺乏主流关注而被迫关闭了。

Vitalik Buterin 后来创立了《比特币杂志》并担任主要作者。后来,他希望加密货币不仅有金融用例,还有其他用处,于是在2013年发布了以太坊的白皮书。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谷歌创始人

很多情况下,与现有的技术相比,大学里的研究项目可能得出开创性的解决方案。1995年,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斯坦福大学会面,想一起定下一个论文题目。他们意识到,网络是建立在一些链接上面的,而这些链接将一个个页面连接在了一起。

学术界的研究论文通常引用其他著名学术论文以构建自己的论点,我们可以根据引用次数对一篇论文进行重要性排名。也就是说,一篇研究论文被引用的次数越多,说明它越重要。受到这一点的启发,拉里和谢尔盖创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搜索系统——谷歌,根据网页的重要程度对其进行排名。谷歌很快超越了雅虎、Excite、Lycos 和 AltaVista 等当时现有的搜索引擎。

他们试图解决有趣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令人信服的想法。区块链领域也有一些源自学术界的项目,包括 Algorand(麻省理工学院 –  Silvio Micali),The Oasis Team(加州大学 – Dawn Song),Thuner Core(康奈尔大学  –  Elaine Shi 和 Rafael Pass)等等。

 

事实证明,许多突破性的想法来自技术社区,黑客们互相交流技术、分享新想法。大概在1997年至1998年之间,Napster 的创始人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被邀请加入了名为 w00w00 的私人互联网接力聊天室(IRC),这是一个黑客聚集的线上会议室。w00w00 的成员是由一群匿名的年轻黑客组成的,后来他们创办了几家技术公司,包括 WhatsApp 和 Arbor Networks。

区块链的历程也类似。2008年,中本聪将一篇学术论文发送到了密码学邮件列表,提出了一种被称为比特币的数字现金。2016年,化名为Tom Elvis Jedusor (哈利波特里伏地魔的名字)的匿名人士登录了比特币研究的聊天室,提供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区块链方案,这个方案最终演变为了 Grin 和 Beam 这两个项目。

 

著名的“Paypal 黑手党”和“Coinbase 黑手党”

在互联网革命期间,Paypal 的早期团队创建了一些取得巨大成功的公司和投资机构,例如埃隆·马斯克 (Elon Mush) 创办了特斯拉(Tesla),杰里米·托普尔曼(Jeremy Stoppleman)创办了 Yelp(海外版大众点评),麦克斯·莱夫钦(Max Levchin)创办了 Slide。其他 Paypal 成员参与创办、投资和推动了许多公司的发展,例如领英、YouTube、Yammer、Palantir 和 Square 等等。因此,科技界人士经常会把硅谷的这些人称为“Paypal 黑手党”。

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Coinbase 团队也同样创建了一些重要的项目和投资公司,如Lissoin、dYdX、Dharma、PolyChain Capital、Scalar Capital 等。另外,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也创建了很受欢迎的区块链项目,如 Consistsys (Joseph Lubin)、Cardano (Charles Hoskinson)、Parity & Polkadot (Gav Will / Gavin Wood)。这些公司的早期团队成员拥有强大的行业网络,能在新兴行业中看到新的潜在业务模式,在扩大初创公司规模方面有显著优势。

互联网革命的历程主要是基于 Brian McCullough 撰写的《互联网大潮》一书。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地相似”。我们试图找到互联网和区块链革命之间的相似之处,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技术生命周期和区块链行业的未来。希望本系列文章能为大家提供一些关于区块链行业的有价值的观点,如果您有任何想法,欢迎在文末留言评论。

参考资料:

  • 《互联网大潮》,Brian McCullough
  • https://unblock.net/who-is-vitalik-buterin/
  • https://www.coindesk.com/information/who-created-ethereum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italik_Buterin

原文链接:

https://hackernoon.com/internet-vs-blockchain-revolution-origins-of-disruptive-companies-part-2-7aa526d2be36

作者 | Remi Gai

翻译 | 黄非红

来源 | Medium

澳洲生活7年, 前阿里程序员谈中澳区块链差距究竟在哪?

我们先来看一张图,这张图来自2009年的一篇搜狐的报导。

20年前,邓小平参观上海市展览馆举办的十年科技成果展

20年之后,我们把关键字”计算机”换为”区块链”,小平同志所说的字字句句仍然掷地有声。

今天,分布式计算的潮流浩浩荡荡,不以任何公司或集体的意志为转移,在经济规律驱动和密码学的保驾护航下,人类协作动力的本源资产,和履约的保障(可信计算和加密资产智能合约控制),都已经憋足了马力,要走上加密去中心化经济的高速车道。

我偏安于澳洲大陆一隅,眼见从Sun的“一次编译,到处运行”Java宏愿红红火火,到各公司斥资上公有云建私有云,到如今若隐若现的去中心化计算Blockchain。这些改变背后目的只有一个——哪种技术能降低成本,提高经济协作效率,必将普及。

这篇文章,我希望对悉尼及其他澳洲城市的区块链社区做一简介,挂一漏万,希望能帮助中国开发者知己知彼,了解全球区块链技术和开发者现状。同时,也促进中澳技术圈间的交流。

 

舅舅影响了三代人


 

在开始澳洲区块链的内容前,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情况。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的大舅就开始跟身边的人说“以后计算机什么都能做”。现在回想起来,我大舅应该算是国内培养的第一代计算机专家。

那个时候,虽然我们都似懂非懂,但我母亲听进去了大舅的话开始身体力行,从算盘财务时代升级到会计电算化,然后把这些话也告诉我们,并积极地影响我们。最终,我们一家三代都与计算机结缘。

从大型机时代,一直经历了个人机,再到分布式自由云计算的时代。可以说大舅影响了我们一家三代人。

我到澳洲后,也经常参加一些本土的Meetup,得到很多的益处。接下来,我就分享一些澳洲开发者圈的情况。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社区组织


 

对于热衷party聚会,美食荟萃,喜欢扎堆和陌生人networking的澳人来说,没有比Meetup(技术聚会)更合适的技术交流方式了。下班后,喝着啤酒听着大咖分享技术心得或讨论业界动态,收获很多。

最重要的,这是一种技术对外普及方式。很多圈外人,就是这样了解了高深的金融、编程或别的技术,了解之后,可以用到自己的工作中。有些人甚至自己逐渐越扎越深,甚至是转行了。

一般Meetup选在下午六七点,IT公司集中的地方,多提供pizza简餐,最要紧的是有啤酒,场地和披萨基本由热心社区领袖赞助。Meetup大概包含3-4个环节,以半小时的主题讲座或沙龙讨论开始。

Security Token法规专题聚会宣传海报中,显著的“免费啤酒披萨“字眼

在区块链领域规模最大的,要数Adina组织的Blockchain聚会,大概3000个观众。

而办的最久的,恐怕是Bobby的Ethereum以太坊工作坊,迄今已经办了120多场,早期都是Bobby(化名,以下同)一个人张罗如今随着社区壮大,他依旧每次参与。可以想见他无偿投入的心力,但也可以看出他在以太社区的巨大影响力。可以说,如果没有见过Bobby,没有听过他无私分享的技术秘密,你就不能说你在悉尼链圈混

2019年,Bobby在几百人的开发大会上分享了自己开发运行几年的分布式交易所,逐行代码讲解撮合方式

可以说,是Bobby、Adina这样的默默付出的技术开发领头羊和社区组织者,带动了澳洲区块链前进的坚实脚步。

 

澳洲链圈众生相


 

60岁再创业的倔老头

Key今年60岁,已经退休了。他自己做过几家公司,所创立的保险公司被大公司收购后,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小目标

可是Key这个人很奇怪,偏偏退而不休。找了一班子人马,决定赶ICO热潮,再做一个链技术的保险公司。

无奈团队磨合较慢,没有跟上链圈飞速节奏,白皮书迟迟出不来。再一个,真正要把业务和区块链融合,坑很多。像他这样吹牛功力不深,或者技术储备不足,确实是很难成事的。

.com时代的老司机

坐我旁边的一个同事Johnny,资格很老,干活也利索。成天拿“这是泡沫”打击我们这些加密币信徒。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从比特币两万美元牛市跨向熊市的那几个月,也算被他言中。

我们这些显卡挖矿族和新韭菜吹牛的时候,他在旁泼冷水:“这就是我经历的.com泡沫的再现,等泡沫破裂你们就见识厉害了。”

结果,和我们关系最好的一个自谦为“红脖子”(底层白人)的哥们儿,果然是在高点成为新韭菜,一掷万金买入Ripple,被套得没钱补仓了(不像老韭菜,Ripple底仓是当年免费领的,平摊还能熬下)。

Mike,也是我公司同事,加勒比裔二代,成天笑呵呵的,做市场的。有一天告诉我们要离职了,先去国外玩一圈,之后听Johnny说他去了Hav*n(澳洲第一大ICO,做金融汇款)。

Johnny不屑地说,千万别去拿Token,我在.com时代看被股权忽悠跳槽,后来竹篮打水的人多了,我只认现金,给我什么Token我都不要。

事隔一年多,看Mike的朋友圈,确实换了工作,看来Hav*n发展不是很好,也许是做事烧钱太快了?毕竟都说只有不做事不烧钱的团队(并高位套现fa币),才能活下来。

律师也来插一脚

在技术圈的聚会中,嘉宾里经常有一群西装、裙装的俊男靓女,挺引人注目。他们不是来自什么大公司,而是从事区块链方向咨询的律师。

对于这帮人,我其实很看好他们。作为文科背景,他们判断自己的职业终将被智能合约取代,这话说得就好像我们程序员不会被取代似的,被机器超越不分早晚。

他们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积累,帮助加密经济更早更好地在阳光下合规发展,更早更好地让律师业和其他行业更新换代。自己成为后浪的同时,也酝酿着将自己这波推走的更大的后后浪。

编程从娃娃抓起

在各种面对已工作人士的编程大赛、区块链大赛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年满10岁,还在上小学,可是他们已经熟练应用EthereumAPI,给自己开发的游戏加上虚拟币的经济激励

 

在某次大赛上,我认识了Kennny,天才东南亚华侨。20岁大学刚毕业,轻描淡写拿到比赛第一名上万元大奖。我看好他成为阿里之星之类的年轻栋梁,正在给他传销中国的996。

 

加密币的使用在澳洲已很常见


 

在悉尼的生活区,接受加密币支付的地方还不少,比如本地火车站的比特币小店,就有比特币取款机:

还有一些爱好者自己举行的Crypto Run,跑过每一个接受比特币的商家,注意门上的Bitcoin小灯箱。

 

再看国内外区块链教育差异


 

身在澳新,拥有认真组织行业规范自律的从业者,友好但严谨的监管环境,老中青三代无年龄性别歧视的IT大环境,对投身区块链的人士是一大幸事。

生在中国,可以见证矿工、中国开发者、认真做事团队的崛起,看到技术人能在996的护佑下,无惧体制牵绊和大妈资金、传销伪区块链的夹攻下,杀出一条血路,更是难能可贵的幸事!

以我参与的一些DAG社区的研发和活动为例,作为本身就不受国界限制,天生爱自由的区块链,一个项目的开发者虽然是自由进出,但实际上基本都能坚持深耕。来自中澳欧洲等不同国度的开发、前端、矿工组织,松散但有节奏的协作,线下各国技术聚会,线上多国讨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ICO割韭菜,推动以PoW为主的技术创新。

区块链若作为百年大计的底层技术依托,则无需急功近利。类比国外编程教育发达,和价值观驱动社会,家长以身作则,主动参与社会活动(如组织技术聚会)有关,中小学生不是为了升学,竞赛而学编程,而是“我做这件事怎么好玩,怎么能帮到周围的人”为初衷。我们至少要考虑培育可持续的,家长又可以见到效果的长期学习文化。

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看好区块链和去中心化计算(注意是去中心化计算,而非分布式计算,也非去中心化管理,搞清楚这三者之间的区别对于理解区块链至关重要)。我的的回答是5G和物联网。根据IOT ANALYTICS,2019年IOT设备大概83亿个,到2025年大概会有215亿个。

2020年发达国家平均每个家庭连接的智能设备数量将达到50个,加上工业互联的智能设备、无人车、无人机等,毫无疑问,智能设备的数量将会是惊人的。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利用这些智能互联设备产生的数据,如何让这些隶属于上百万,上千万个不同的团体个人的设备相互协作起来,区块链技术正成为可能性极大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方面,事实上英国等发达国家早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例如在英国,Raspberry Pi早早就被应用在了儿童编程培训上,现在这个信用卡大小的单片计算机性能越来越强大,也正被越来越多的应用到教育儿童各种编程项目上,我们认为这将是一个未来。

面对AI和Blockchain,我们到底是拥抱还是阉割,选择都真真切切,摆在每个读者君自己的面前,是冲在浪尖像盖茨、马云、孙正义去闯出一条血路?还是随波逐流,坐享其成。

关于这个问题,每个独立个体,每个公司、组织、政府,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货币管理机构巧取豪夺个人财产已是历史,中本聪团队引来的数学规律之神在硅晶加持下,正指引着未来的方向。

 

*关于作者:

学远,2011年因对挖矿感兴趣,不慎入链圈成为分布式加密货币较早期支持者。2018年All-in区块链前,历任阿里巴巴分析专家,WWS数据科学家,CCNSW分析部门经理。业余引导自家儿童编程(Python, Tinker),9岁获美亚FutureEngineer奖学金。

Ben Liu,CSIRO澳联邦科技院博士,澳纽数字资产协会执行秘书长。

 

作者 | 学远

责编 | Aholiab

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如果吸引开发者的方式不对,公链做再多市场活动都没用

Electric capital在近期发布的开发者报告中,基于13万开发者的数据,从Github代码活跃度、Github Fork、智能合约交互情况、其他指标(比如Truffle开发框架就是评估下载量)几个维度评估了3000个区块链项目的开发者社区情况。让我们更直观的看到了这个领域开发者生态及它对项目发展过程中的影响。

那么开发者对于区块链项目方的意义在哪?

区块链其实比拼的是利益共同体生态。这个利益生态里的应用越多(注意是应用),价值就越大,价值直接体现为token的价值。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比如美国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生态,他的投资组合的企业的用户越多,价值越大,他(YC)的价值自然就越大。

而应用的创造者是开发者,对于要建设长期生态的项目来说,开发者帮你争取到的是用户,而散户投资者很多都不是用户。我之前在(https://orange.xyz/p/371)文章中也提到过一个趋势,很多项目意识到这一点后开始停止漫无目的的空投活动,而是想办法奖励那些对生态有贡献的开发者,将重心转移到如何壮大开发者社区。

以预测市场协议Augur为例(它的token是REP)。Augur网络上的许多操作都需要用到REP,比如创建市场和解决争端。理论上,随着网络使用量的增加REP会升值,但是普通用户不能直接使用该协议,只能通过使用开发者在协议之上构建的应用程序间接使用协议。这里是将Augur的token模型简化了,只是为了说明开发人员的角色。

圈子就这么小,全球性的开发者争夺战


在过去的几年里,区块链领域的团队投入了大量资源来吸引开发人员。2018年,EOS背后的团队Block One花了数百万美元在全球举办黑客马拉松。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也是不断地世界巡回演讲。区块链团队采用的一些最常见的策略包括黑客马拉松、项目补助和设立生态基金。

Hackathon黑客马拉松


一些主流的项目,比如以太坊是非常依赖hackathon来笼络开发者的。自2017年10月的ETHWaterloo黑客松以来,他们举办了不下6场的大型黑客马拉松,吸引了4000多名开发者。今年2月的ETH Denver更是吸引了1000名开发者,超过了2018年一年的数量。

客观的讲,黑客马拉松让人们留在一个生态系统中的有效性并不是那么确定。许多赞助过区块链黑客马拉松的团队都告诉我,大多数项目在黑客马拉松结束后都销声匿迹了。这并不意外,许多像ETHDenver这样周末参加黑客马拉松的开发者,也不得不在周一早上回归全职工作。

但我更想强调的是,确实有非常多有影响力的项目从hackathon中脱颖而出。Felix Feng在2017年10月的ETH Waterloo黑客松上创建了Set Protocol的最早版本,几个月后,他从一群杰出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200万美元。那场hackathon上更是产生了像CryptoKitties、Gitcoin这样的明星应用。此外,这些黑客马拉松很可能对未来的以太坊产生积极影响。比如一个开发者在参加黑客马拉松几个月后决定全职进入该领域也是很有可能的。

CoinList的运营负责人Regan描述了他在2月份时参加ETHDenver时的所见所感。“尽管奖金相对不多,但还是有1000多名开发者从世界各地聚集于此。没有任何关于奖金或代币价格的讨论,相反,人们似乎真的很兴奋地在了解以太坊,积极的结识来自社区的其他人。虽然Ethereum社区的一些进展并不尽如人意,但我真的相信他们所建立的社区是难以复制的。“

补助金


这里讲的补助,是指给在特定协议上搭建应用的团队的非稀释性资金补助,有点像Bounty Program。比如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在2015年初启动的DEVGrants项目,为每个项目提供1000至10000美元的小额资助。到2018年,当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重新启动他们的资助项目时,利害关系明显发生了变化,资助金额从1万美元到150万美元不等。

大多数做layer 1的链都有类似的资助项目,包括Zilliqa的500万美元资助项目(2018年6月)、Protocol Labs的500万美元研究资助项目(2018年4月)和Stellar的合作伙伴资助项目(2017年11月)。虽然所有这些赠款项目都是为了促进生态系统的增长,但其具体目的不同。比如,Zilliqa专注于“在其开源技术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程序”。而Protocol Labs (Filecoin)把他们的资助项目集中在核心开发的挑战上,比如他们的共识算法。

这些计划的成效现在还很难说。因为目前这些项目的发展都不超过两年,并且这些资助项目很少公开发布数据,对于评估早期公司成功还是为时过早。不过也有一些成功的故事,比如Ethereum基金会在2018年8月向Uniswap提供了10万美元的资助,自那以后Uniswap就走上了快车道,目前智能合约上的资产池有700万美元。

生态基金


这里的“生态基金”广义上讲就是投资稀释资本的管理基金,其目标是发展特定的生态系统或协议。这是企业风险投资的一种演变,企业设立生态基金,对早期初创公司进行战略及财务投资,所以那些仅仅为了获得投资回报而投资于crypto的基金并不是生态基金。

Consensys就是生态基金的典型代表。其投资生态中包括:Truffle是Ethereum的一个开发框架,下载量几十万次。MetaMask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以太钱包,下载量超过130万次。

协议的一般做法是通过基金会(通常是通过ICO筹集)拨出一部分作为生态基金。EOS在ICO中筹集了40亿美元,拨出了10亿美元用于投资在EOS上搭建的生态项目。除此之外,EOS还参与合作发起过一支1亿美元的欧洲基金和一支2亿美元的亚洲基金。

虽然没有太多的数据支持,但是开发者对此似乎比较买账。Regan说,他和多支决定基于EOS构建项目的团队聊过,根本动机还是奖金的驱使让他们选择来这里开发(当然还有对生态的看好等其他因素)。

Gitcoin的线上hackathon思考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关注和参与gitcoin开展的线上hackathon,

这个过程中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有效建设开发者社区的思路,并进一步引发了对分布式协作方式的思考。

这是一场由微软和Gitcoin联合发起的一场为期15天的线上Hackathon,主要是以bounty赛题的形式为主,同时也鼓励大家不限于bounty提交自己在开发的创新项目。所有的奖金是以Dai计价,从几百到几千Dai不等。提供赛题的赞助方包括Microsoft、Consensys labs、Mythx、Nucypher、Chainlink 等17家加密领域的项目方和企业。

在这个过程中,我观察了开发者的一些表现。1.贡献优势技能,主动寻求组织 2.对协作的需求

一般来说,hackathon应该是一种线下活动,24小时的结组爆肝通宵协作。但仔细想想,hackathon本身反映的就是一种分布式协作方式。这次的hackathon让我看到了线上可以替代线下体验的协作可能。也就是说,所有需要通过线下接触做到的事,可以通过线上的工具增强体验,甚至能赋予开发者更多的空间去创新和协作。对于项目方来说,也可能以更低的成本吸引到全球的开发者。

么Gitcoin以及参与方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通过一些分布式协作工具增强交互:

1.Discord群作为主要协作阵地 用于分主题讨论、结组

2.Email list进行信息整合发布 用于update重要进展。比如哪些sponsor的bounty onboard了;xxx时间会有线上live答疑等

3.Google form登记信息,撮合结组 登记有组队需求的hacker信息以及项目信息,方便进行需求匹配。

4.Zoom线上面基会,增强沟通和信任 开设了Zoom频道,定期组织线上hacker面基会,主要还是为帮助结组。并邀请赞助方来讲解赛题,提供指导。

其次,参与方之间的沟通和交互做到非常充分。

有了以上的工具,除非你设置的奖金非常令人瞩目,否则开发者也不会主动到碗里来。所以在吸引开发者方面,必要的沟通极其重要,这种沟通的前提是要清楚的知道需要开发者来做什么,并且知道自己能帮助开发者做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是Consensys Labs分群中的一段对话,图中的开发者kiba要做一个数据远期市场,并从数据的提供者和数据的产出者两方面解释了思路。随后Consensys labs的Gabe出来肯定了创意并同时提出了疑问:1)在多方市场的基础上加入价格发现机制的作用在哪? 2)为什么需要区块链?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得不说,在这个互动的过程中,更多的创新和思路才会被激发出来。所以如果你不了解开发者,也不知道想要和开发者一起打造什么样的生态,做再多的市场活动也是没用的。

另外,这次hackahon的时间也给予了这种协作体验的提升以充分的可能性。两周的时间不会太短,可以让开发者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认识。也不会太长,让大家有一定的紧迫感,结完组后就开始密集开发了。

当然这大多都是表面的观察,其中涉及的思路和运营细节还有很多。这次线上Hackathon也算是gitcoin吸引用户(get user onboard)的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但是最终产出是否也可以达到甚至超越线下密集开发型黑客松的水平,会不会再次出现像加密猫这样的爆款应用,两周后见分晓。

开发者的参与仍然是区块链领域中最重要但尚待探索的领域之一。事实上目前关于智能合约平台的文章都集中在技术或学术主题上,比如共识机制和链上治理。这些主题当然很重要,但这都是在假设整个生态已经繁荣有效的基础之上,如果没有开发者,这些话题就无从谈起了。

参考文章:

The Applications Never Came https://medium.com/@rbozman/the-applications-never-came-5089a196cbfb Dev Report by Electric Capital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c745b19c2ff6174b1290e42/t/5c805a3ae4966b1ce3a2a937/1551915603922/The+Dev+Report.pdf

编译:Jessie

Bitfinex Accused of $850 million ‘Cover-up’ by New York Attorney General

/latest/2019/04/bitfinex-accused-of-850-million-cover-up-by-new-york-attorney-general/

Bitfinex Accused of $850 million ‘Cover-up’ by New York Attorney General

bitfinex-accused-of-850-million-cover-up-by-new-york-attorney-general

Bitfinex, a leading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and its affiliated stablecoin provider Tether are being sued by the New York State Attorney General (NYSAG). Bitfinex was accused of losing $850 million and then using funds from Tether to cover-up the loss.

According to a press release issued Thursday (April 25) Attorney General Letita James has obtained a court order to stop iFinex Inc the company controlling both Bitfinex and Tether from operating in New York. The OAG said that an investigation is ongoing and seeks to identify “fraud being carried out by Bitfinex and Tether”.

In the court order Attorney General James stated:

Our investigation has determined that the operators of the ‘Bitfinex’ trading platform, who also control the ‘tether’ virtual currency, have engaged in a cover-up to hide the apparent loss of $850 million dollars of co-mingled client and corporate funds,

The New York Attorney General’s office stated that they have reason to suspect that New York traders are still using the exchange, despite Bitfinex saying in 2018 it would no longer serve New York residents.

Bitfinex’s struggle to retain a suitable banking partner in the past year have been well publicised. The lawsuit alleged that they partnered with Crypto Capital Corp., a Panama based payments provider. Furthermore, the OAG alleged that no contract was signed, despite the huge sums of money entrusted to Crypto Capital Corp.

Bitcoin Price Falls 5%

CryptoCompare’s latest exchange review revealed that Tether accounted for over 80% of Bitcoin trading, up from 70% in February. The markets dependence on Tether has been a cause of concern for many in the industry and may well explain the significant impact on bitcoins price, which has fallen over 5% in under an hour.

 

Despite the launch of several new stablecoins in the last year, Tethers dominance has not been challenged as the leading stablecoin accounts for 98.7% of Bitcoin’s trading volume against four top stablecoins – USDT, USDC, PAX, and TUSD.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court order will deter the market from using Tether as its stablecoin of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