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推荐丨 使用「巴士因子」来发现加密世界的单点故障

真本聪手记:每次精选 5 篇加密货币最新优质文章

今天内容包括:

1) 知名投资机构 Placeholder 科普 Aragon,论述 DAO 的重要性

2) Deribit:使用「巴士因子」来发现加密世界的单点故障

3) Near:开放式网络的演变

4) Crypto-Fiat:共生还是寄生?

5) CryptoCompare:四月交易所观察

 

1)知名投资机构 Placeholder 科普 Aragon,论述 DAO 的重要性


 

这是知名投资机构 Placeholder 科普 Aragon 的一篇文章,同时还论述了 DAO 的重要性,据 Block123,Aragon 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组织的管理平台,可以让任何人创建和管理任意组织,如公司、开源项目、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对冲基金等的 DApp。而在今年二月底,风险投资人 Tim Draper 购买价值 82.3 万美元的 Aragon 原生资产 ANT,并加入 Aragon 法庭

尽管 DAO 持续被讨论了很久,也出现了诸多探索,但仍然处于相对小众和早期的阶段。YourSeeker 曾提到如果决策过程引入一个 2×2 矩阵,横轴代表决策的对/错,纵轴代表决策与市场共识是一致/相悖的话。那么被嘲笑往往意味着与市场共识相悖。如果决策错误,无论与大多数人的观点是否一致,结局都是失败;但决策对了呢?未必成功。最大的回报来自于非共识且正确。那么目前非共识的 DAO 在未来会正确吗?

组织通常由人与人之间书面协议的分层堆栈组成。公司只是合约的集合:股东协议,契约,租赁合约,服务提供商协议,雇佣合约,客户条款等。这些合约受名为法律的高级共享合约的约束,而法律又受另一组来自国家的合约的约束。“经济” 由成堆合约构建的网络组成。所有这些合约都由严格的具备管辖权的法院执行。

智能合约是用代码编写的数字协议,由区块链网络而不是法院执行。它们比纸质合约更好,原因和电子邮件优于信函一样: 它们更快、更便宜、可扩展。它们降低了协调和执行协议的成本,就像互联网将通信的边际成本降低至接近零一样。正如我们可以使用纸质合约创建组织一样,我们可以使用智能合同来创建称为 DAO 的数字组织。

原文链接: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20/5/7/aragon-daos

 

2)Deribit:使用「巴士因子」来发现加密世界的单点故障


 

Bus Factor 巴士因子」指的一个项目至少失去若干关键成员的参与即导致项目陷入混乱、瘫痪而无法存续时,这些成员的数量即为巴士因子。

关于单点故障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它通常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他们出现故障,那就麻烦了;但如果他们没有出现故障,他们往往就代表了竞争对手无法复制的宝贵资产,将形成一条凹贵的业务护城河….. 没有比加密世界更好体现巴士因子重要性的应用了,因为加密世界旨在构建没有单点故障的系统。

接下来 Deribit 的 Hasu 论述了五个具备关键成员风险的领域:

愿景」:许多加密项目都有一个梦想家或先知般的人物来掌舵。比特币有中本聪、以太坊有 Vitalik Buterin、莱特币有 Charlie Lee、比特币现金有有 Roger Ver、Tron 有孙宇晨,等等。

每一种(加密)货币都有价值,因为一群用户相信着一个共同的故事。但加密货币可以被分叉无数次,并且理想的特性是(具有)大量用户聚集在同一个分叉上的一种涌现性。拥有一个共同的故事很有帮助。

梦想家或先知是共同故事的主要讲述者。所有加密货币的终极目标都应该是从其领导者手中解放出来,但如果退出太早或太突然,则可能引发强烈的市场反应。

还有「布道者」、「资金」、「研发」、「区块生成」……..

原文链接:https://insights.deribit.com/market-research/using-the-bus-factor-to-spot-single-points-of-failure-in-crypto/

 

3)Near:开放式网络的演变


 

这是 Near 运营主管 Erik Trautman 对区块链 3 个时代的划分:开放式货币、开放式金融、开放式网络。

开放式货币:由于比特币规范的简单性和强大性,“货币” 已经成为区块链最早和最成功的初始用例之一。但事实证明,人们有很多不同的用钱方式,因而比特币的 “过慢、过贵、超安全” 调整对于存储价值很有效,就好像它是黄金一样。

开放式金融:其他平台已经努力将处理数字货币所需的安全性与更复杂的可编辑层结合起来。以太坊是第一个提供这种服务的。与比特币的 “加减法” 计算器不同,以太坊是在存储层上创建了一个完整的虚拟机,允许开发者编写完整的程序并在链上运行它们。’

开放式网络:开放网络与开放金融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实际上是后者的超集——但开发式网络用例的扩展需要性能的大幅提升,同时也需要能够接触到新的潜在用户群体。

推动开放式网络平台的关键条件是:

  • 更高的容量、更快速度、更低的成本——因为区块链不再只是处理移动缓慢的资产管理决策,它需要扩展以支持更细微的数据类型和用例。
  • 可用性——由于用例将交叉到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中,因此开发人员在其上构建的组件或 APP 上允许流畅的终端用户体验非常重要,例如,当他们在为各种资产、平台配置或链接帐户时,同时仍保留用户对其数据的所有权。


原文链接:

https://near.org/blog/the-evolution-of-the-open-web/

中文版本: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93374055099.htm

 

4)Crypto-Fiat:共生还是寄生?


 

在本文中,Coinmetrics 联合创始人 Nic Carter 探讨了以太坊上稳定币的增长,它对以太坊价值的意义,同时提及以太坊的费用抽象,最后提到 “系统的设计者应当对(其他公链的)替代方案保持警惕,过度的寻租可能会将用户推向竞争对手”。

近期 Crypto-Fiat(即稳定币)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 随着它们在主流区块链的经济吞吐量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人们关于它们对底层区块链的潜在影响产生了疑问。有分析者认为它们 “寄生” 于其运行的系统中。问题是这样的:如果稳定币被证明对于用户而言,拥有比具备波动性的原生代币更大的吸引力,这是否会损害系统的安全性,对于原生代币意味着什么……

原文链接:https://bankless.substack.com/p/crypto-fiat-mutualistic-or-parasitic

 

5)CryptoCompare:四月交易所观察


 

数据分析平台 CryptoCompare 对主流交易所的四月份数据进行了分析,得出这份报告,以下为部分要点:

  • 4 月 30 日的现货交易总额达到了 662 亿美元,仅次于 3 月 13 日的 759 亿美元
  • 币安是唯一一家在四月份实现衍生品市场交易额增长的交易所,四月份增长了 11.6% 至 1080 亿美元,超过了 BitMex
  • 火币是 4 月份交易额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达 1330 亿美元(比上月下降 10.5%),OKEx 以 1130 亿美元(比上月下降 31.4%)紧随其后
  • USDC 和 PAX 很受欢迎,目前两者约各占 BTC/StableCoin 交易总量的 4%,尽管它们实现了增长,但 BTC/USDT 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达 90%


真本聪备注:由于统计方法的不同和统计对象的缺失(如衍生品市场未统计 Bybit 等新兴交易所数据,如稳定币 BUSD),相关结果仅供参考,不代表真本聪观点。

原文链接: https://data.cryptocompare.com/reports/exchange-review-april-2020

本期真本聪手记到此结束,下次再见。

以太坊2.0 POS挖矿教程:手把手教你在Topaz测试网进行Staking

引言


由以太坊2.0客户端构建团队之一的Prysmatic Labs发布的以太坊2.0的第一个主网配置的测试网Topaz终于在4.15正式启动了。该测试网针对的是以太坊2.0第0阶段的测试,即实现信标链(beacon chain)和质押(staking)。

早在去年1月,以太坊在Reddit上就进行过一次AMA[1](Ask Me Anything),对以太坊2.0的进展做了详细的说明。当时预计第0阶段的正式启动预计会在2019年11月或2020年1月。然而现在已经是2020年5月份了,目前仍处在第0阶段的测试阶段,正式启动时间依然没有确定。可见以太坊和其他项目类似,对于进展的预计过于乐观,预计上线时间什么的也就只能听过算数,图一乐而已。

本人在去年10月的时候就已经参与过Prysmatic Labs的测试网的Staking了,并且在官方discord中提交过几个问题。当时的版本BUG非常多。然而时隔半年多,看到报道说他们的测试网已经有超过2.5万验证者参与了,这个数字的确超过了我的预想。没想到测试阶段的Staking就有这样的热度,看来社区对于以太坊2.0的关注程度相当之高。于是我便带着好奇参与这一次的测试网了。

开启Staking的过程踩了一些坑,也会在这里记录下来给大家作参考。

话不多说,进入正题。

名词解释


先解释几个的专有名词。

  1. PoS: 即Proof of Stake,中文叫“权益证明”。一个乍听上去一脸懵逼的词,其实很简单,泛指通过锁定代币获得新代币的挖矿方式。与之对应的是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即通过计算来获取新代币的挖矿方式,比如比特币。
  2. Staking:质押。指的是Pos中参与区块验证并获得新代币的过程。
  3. beacon chain: 信标链。信标链是 Eth2 的核心,它管理着验证者和分片的协调。信标链是事实的源泉,Eth2 的所有其他方面都从这里启动。
  4. validator: 验证者。抵押ETH后,负责对区块进行提议(propose)或证明(attest),并获得收益。

准备工作

1. Metamask


Metamask是一个基于浏览器插件的ETH钱包。

官网:https://metamask.io/

教程:http://bjiebtc.com/qianbao-metamask-shiyongjc/

按照教程操作,到记完助记词并进入主界面即可。然后点击上方的网络切换按钮,默认的为主网络,这里需要切换到Goerli测试网络,如下图:

切换到Goerli测试网络

2. 主机


个人电脑、本地服务器、云服务器都可运行。官方的最低配置要求如下:

  • 操作系统:64位Linux,Mac OS X,Windows
  • 处理器:Intel Core i5–760或AMD FX-8100或更高
  • 内存:4GB RAM
  • 储存空间:20GB可用空间SSD
  • 互联网:宽带连接


一定要满足该最低要求!

如果使用1GB内存和2GB交换的主机(去年10月测试可行)运行信标链客户端,一定时间后将会报错退出。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由于运行时必须保持24/7在线,因此还是推荐租云服务器来进行Staking。配置起码要2核4G。

参与Staking!


参考官方文档:

https://prylabs.net/participate

1. 下载代码


新建任意目录,进入后执行以下代码: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prysmaticlabs/prysm && cd ./prysm


等待下载完成后即可。

2. 获取测试所需的ETH – GöETH


GöETH即Goerli测试网所用的ETH。记住测试网的ETH没有任何价值,仅作为测试用。

官方文档

中点击第2个步骤,再点击METAMASK图标连接到钱包:

连接metamask

之后会出现metamask弹窗,点击授权。接下来会提示你至少需要32个GöETH才能参与。点击Need GöETH,并在弹窗中点击Yes please。

获取32个GöETH

3. 生成验证者的密钥


执行以下代码创建账户

./prysm.sh validator accounts create


创建的过程中看到INFO accounts: Enter a password:之后输入密码并记住所输密码,之后按下回车即可成功创建账户。
完成后会看到以下字符。复制0x….的部分。

========================Raw Transaction Data=======================
0x.......
...........
...........
===================================================================

4. 发送验证者存款


上述拷贝下来的内容中包含验证者账户的信息。将内容粘贴到

官方文档

中的步骤3的输入框内,然后点击步骤5的make deposit按钮,之后在metamask的弹窗中确认该笔交易即可。

将上一步骤复制的内容粘贴到此处

 

发送存款交易

5. 运行信标链(beacon chain)和验证者(validator)客户端


官方文档

的这一步骤在发送验证者存款之前,不过放在最后也没有关系。

一旦开始验证之后,信标链客户端和验证者客户端需要24/7全天候在线才能进行Staking,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因此需要保证两个进程在关闭终端后继续保持运行。

关闭终端后保持进程运行的常用方法为nohup,或者screen。由于验证者客户端需要输入账户创建时设置的密码才能继续,而nohup运行时会因无法输入密码而退出验证者客户端,因此这里使用screen运行。

通过screen开启客户端

  1. 创建并进入一个新的screen session:

screen -S beacon_chain

  1. 运行信标链客户端

./prysm.sh beacon-chain

  1. 等待开始运行后,按下快捷键CTRL+A+D脱离终端。此时会显示[detached from xxxx.eth2test1beacon]并退回到原来的回话,信标链节点将会继续保持运行。如果要回到信标链session,使用-r参数即可:

screen -r beacon_chain


以同样的方式开启验证者客户端,创建一个新的screen session并将步骤2改成./prysm.sh validator并输入密码即可。

如果忘记创建的screen session名称,运行screen -ls可查看所有创建的screen session。

注意事项

  • 开始Staking需要经历三个阶段:
    1.初始同步(initial
    sync):和其他区块链一样,开始阶段需要同步所有的历史区块。这一阶段信标链进程将会占用大量内存、CPU和带宽资源。以xx云的2H4G云主机为例,客户端开始时同步速度为大约20区块/秒,但运行一段时间后会缓慢降至0.4区块/秒。此时重启客户端会恢复到初始速度,同步完成大概需要重启3-4次,整体时间根据主机性能和网速需要2小时-12小时。这一阶段如果开启验证者客户端,将会一直处于等待信标链同步完成的状态,因此可暂时不管验证者客户端,等到同步完成后再开启,节省资源。

    1. 等待成为验证者:信标链同步完成后,开启验证者客户端,此时会进入等待队列。处于等待队列的验证者没有收益。此过程大约需要24小时左右。
    2. 进行验证并获取收益:等待完成后即成为验证者,被分配到特定分片进行提案(propose)或证明(attest)。持续完成提案或证明即可获得收益。

  • 可设置swap交换区增加虚拟内存,防止内存不足导致信标链客户端出错,特别是在初始同步阶段。增加swap的方法详见:https://blog.csdn.net/blog_liuliang/article/details/80435134

参考

  1. Ethereum 2.0 Reddit AMA

亚马逊微软谷歌VS百度阿里腾讯,中美头部区块链项目解析看这里

区块链技术的两大标杆中美两国的产业区块链发展各自进入了怎样的阶段?两国间的发展有何不同及侧重?算力大学邀请了HashKey Group首席生态官Ben El-Baz带来《中美产业区块链差异》的视频直播课,就两国间产业区块链的发展进行解读,并就一些标杆项目进行对比。

Ben毕业于斯坦福商学院,是区块链行业积极的思想领袖,并为斯坦福大学最大的学生区块链组织联合创始人,具有12年硅谷和中国高科技初创企业高管经验,目前在HashKey Group负责生态系统战略。HashKey Group是亚洲最大的专注于区块链的金融科技公司之一。

 

1、中美产业区块链的发展侧重点


 

去年10月26号,中国政府提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突破口,对中国的区块链的行业是很重要的事件。

而那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反映旧的iPhone的版本跟现有的iPhone的版本到底好处在哪里?这个对比很有意思。
两个国家之间的经济政策风格很不一样,但是各有好处。美国是一个由下而上的国家,中国是个由上而下的国家。中国有很强的经济规划能力,2016年区块链就已经被写入5年规划了。中国的政策落地的效率也很高,在区块链行业最近比较火的BSN或DC/EP,落地这方面的项目,其实需要很强的执行力。
美国很不一样,它主要由私有企业来驱动经济,政府会提出一些政策,主要来源于产业和政策顾问,比如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Blockchain Association、Digital Dollar Project等。这些产业顾问基本上就是在关注数字支付、数字货币、数字美元等方面。美国政府比较偏重于支持一些私有企业的发展,尽量避免所谓的“挤出效应”。
还有一些政府机构在探索应用。比如USAID,DoD(制造),CDC(追溯)等。
两个国家的政策和风格也不一样,最近中国数字人民币的消息很火,而数字美元到底是什么情况,基本上它还没有技术架构。但在中国都可以看到已经有很多落地了。深圳、雄安、苏州、成都已经在进行试验。
而数字美元还在美国的众议院和参议院讨论中,但是在中国已经有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四大银行在测试。
当然,美国也有产业顾问在推进,比如“数字美元计划” ,由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前任主席Chris Giancarlo牵头。

从图上来看,数字美元什么时候出来,还打了一个大的问号。但是在中国,从2017年已经开始准备推出更先进的支付系统,虽然是非区块链,但可以看到中国的央行在这方面已经先进多了,央行数字人民币说不定今年或者明年就能上线

另一个两国对比的维度可以去分析专利。

左边可以很明显看到中国和美国都是排在前几位,右边单独列了几个公司,也有很多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包括IBM、阿里巴巴,中国央行的Research研究部门。

 

2、中美项目对比和应用落地环境差异


 

一、美国


亚马逊

亚马逊有自己的中心化数据库叫Quantum Ledger Database(QLDB),有铺节点的服务叫Manage Blockchain和BaaS:AWS Blockchain Partners。

1.MOBI,在亚马逊的系统下面做的一个M2M的Car2Car支付系统,用于机器与机器之间的支付,比如汽车支付系统。
2. DTCC证券清结算。从事资本市场的朋友肯定对这个名字很熟,是美国最大的证券清结算所。
3. Guardian人寿保险追溯,在亚马逊的系统里面做一些保单的追溯和溯源。
4. Nestle食品供应量溯源,通过亚马逊的系统做食品供应链的溯源。
5. SGX- DvP清结算,SGX是新加坡的交易所,跟DTC类似,他在做DVP,Delivery Versus Payment清结算。

微软在它的云服务系统里面已经有非常多的模块,在中间补充了一个AZURE Blockchain服务。它也有一个Blackchain data manager,在区块链上面的数据可能要未来也要到其他的服务模块去互通,所以这里主要是在做一个整合系统

简单来讲谷歌是做预言机服务。

谷歌的云服务中有一个功能叫Big Query,功能是用来获取很多云上的数据。比如用以太坊来开发一个Dapp,就要获取谷歌服务器中其他的数据,所以谷歌做了一个整合,把Chainlink  oracle预言机的智能合约整合到它的云服务平台里面,方便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的人,可以数据流通。

Facebook的支付网络Libra在去年7月份提出,这是一个新的支付系统。Facebook跟其他美国的大科技公司很大的区别是它对区块链设计做了很多改造Libra完全换了底层的东西,开发了自己的语言,做了自己的共识机制。 

IBM在营销方面做的最好,从官网去看,从介绍应用场景开始,IBM说他自己已经有超过500多个区块链的开发案例,都是基于Hyperledger发布的 Java开发。主要是做底层开发,在上层提供顾问服务。

IBM它是把它的应用场景分成5块:食品溯源、全球贸易、贸易金融、 跨境支付、可信身份。IBM主要在这5个领域里面有超过500多个区块链的开发案例。

VISA是全球信用卡最大的结算网络,今年年初推出了一个B2B Connect产品,用IBM的跨境支付网络来开发,主要事故在跟SWIFT竞争。我个人觉得可能三四年之后,SWIFT转款的系统肯定已经被淘汰。

主要是AT&T和T-Mobile,AT&T在用区块链来管理他的手机终端的生命周期,比如可以从原厂到用户端的溯源,可以追溯所有的信息。用户觉得不需要用,或者说想想再卖的话,AT&T就很多数据可以算一下产品未来的生命周期。

还有供应链管理方面的服务, 跟IT设备结合,把设备的数据可以存在链上。还有IoT设备身份验证等。T-Mobile在用区块链来跟欧洲一些运营商做跨运营商的漫游和合同管理。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重点是5G+Iot+区块链。移动有 NB-IoT +区块链茶叶可信溯源项目,该平台实现茶叶全供应链信息透明化,2.2秒可信追溯,为优质茶叶产品进行可信性证明和保障,在杭州已经涵盖天竺茶园、径山茶园两个茶叶一级产区,共计100亩,并且已与全国52家意向单位签订了合作意向书。
中国联通区块链专利数达到 113 件,在南京市与万向区块链成立了“物联网+区块链联合创新中心”,聚焦于5G IoT+区块链的应用方向,它自己的BaaS服务还没上线。网上还有联通的新能源汽车的电源管理PoC。

百度BaaS服务的概念是百度会帮你运营你的节点,你不需要自己去买设备,不需要自己去买主机,直接在百度上面就可以了,这是所谓的BaaS。

百度的产品线很多,有BaaS,还有百度自己开发的超级链,应用场景是一些政府服务,还有药品、存证等。

这个是阿里云Baas系统,跟亚马逊、微软和百度类似,帮你运营你的区块链网络节点。

阿里支持的三种区块链,一个是Hyperledger fabric,第2个是蚂蚁的区块链,第3个企业以太坊Quorum。

蚂蚁金服在生活场景、金融场景、零售场景、通用场景等方面有很多的应用。比如生活场景涵盖了租房、票据、医保、处方、版权、慈善等。在另外一些场景中也分别有很多应用,和IBM非常类似。

腾讯类似阿里的做法,腾讯的区块链叫TustSQL,也是有自己的BaaS系统。其中还有与微众银行、矩阵元、万向区块链联合开发的系统。

京东主要的方向在溯源,因为它是一个电商,肯定它的商品来源的验证会看得比较重,所以我个人感觉它的平台都是围绕着溯源这个方向。

BSN是由国家信息中心牵头,会同中国移动、中国银联等单位联合发起并建立。主要市场定位是想要让开发者觉得在网络上面去开发会更简单,成本会更低。未来一个开发者想要在腾讯或百度去部署一个节点,或者做一些开发,他也有可能可以在BSN网络去开发。跟监管的对接应该是它非常重要的优点。

中国的雄安新区成立了专门区块链实验室,方向包括基金管理、树木管理、绿色金融等等,还有万向创新聚能城,主要方向包括区块链智能交通、智能可再生能源等等。
在这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分配了1.6亿美元支持智能城市项目,哥伦布市(俄亥俄州)是USDOT(美国运输部)最大的智能城市中标着 ($5000万),哥伦布市目前已经推出了Pivot,一个基于区块链的MultiModal Trip Planning App。
中国大的科技公司都偏向于自己研发自己的区块链,而美国除了Facebook以外开发自己的链比较少,当然两个国家之间的国家的政策力量都是不同。

3、国际合作机会在哪里


对于国际间的合作,主要有5个方向:

1. 经销联盟合作(VAR),如果你看到国外的某一个系统、某一个平台比较有吸引力,可以成为他在国内的合作伙伴。
2. 开源网络开发合作,如果你公司有开发能力,你也可以参与很多开源网络的开发,比如说Hyperledger fabric,也是一个开源网络,可以去参与,可以去开发,也通过这样的一个一个协会可以认识更多的潜在客户。
3. 外包开发,可以外包开发给一些外国的公司,或者为外国的企业或开发商提供外包开发服务。
4. 投资合作,如果你是基金或者有一定的资金池,可以去国外去投资一些项目,可以多学习,多拿一些回报。
5. 政府招标,现在很多中国还有国外都有很多招标的机会可以多多关注。

  文章所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敬请注意投资风险

比特大陆“分叉”硅原大陆,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财经网·链上财经消息,目前处于吴忌寒控制下的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比特大陆”)正在转移相关法律关系以及员工。

一位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在5月8日向链上财经透露:“今天上午锁上了大门,要求所有员工改签劳动合同。”而此时,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正在上演一场营业执照抢夺闹剧。

上述人士表示,吴忌寒计划将原有的业务、法律关系以及员工均转移至新公司,新公司与北京比特大陆一样,均为集团内全资子公司。而员工转签合同会签三方转移协议,这三方分别为员工、北京比特大陆以及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硅原大陆”)。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24日,注册资本为1.5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路遥,从事行业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据链上财经获取的一份面向内部员工的、针对此次转移合同事务的答疑资料显示,由于新公司是北京比特大陆的关联公司,因此转签了劳动合同的员工的员工关系依旧在比特大陆集团体系内。

针对竞业限制一事,该答疑资料显示:“员工的劳动关系变更至硅原大陆,是员工、比特大陆和硅原公司三方协商变更的结果,不属于违反竞业限制的情形。公司不会对员工入职硅原大陆公司提起诉讼。”

此外,该答疑资料还显示,人员转移主体后,业务、专利、资产等相关问题,法务部和知识产权部会负责业务的转移或者授权,因此,转移对业务并不产生影响。

链上财经了解到,此次主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转签重庆硅原大陆事宜的负责人为索超,而索超曾担任过比特大陆的人力资源。

2019年10月29日,吴忌寒重返比特大陆获得管理权,期间获得了刘路遥、索超以及葛越晟等人的支持。

针对此次转移员工劳务合同一事,在面对员工疑惑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变更合同主体,绝对不是为了‘拆分公司’,是为了解决员工担心北京比特大陆不稳定的问题。”

对此索超表示:“很多员工还是没理解为什么要换主体。我再给大家解释一下。有不少员工之前反馈担心北京比特大陆不稳定,是因为詹一直在运作更换北京比特大陆的法人。北京硅原大陆的法人,詹是无法变更的,所以给员工多一个选择,让员工对雇佣主体放心,安心工作,公司的项目等其他均不受影响。”

5月9日凌晨,有部分比特大陆认证员工在脉脉上证实,已经改签了新的劳动合同,并表示:“以后就不是北京比特大陆的人了。”

而吴忌寒也在侧面承认了这一消息。5月9日吴忌寒在朋友圈回应称:“这个不会的。重庆公司不做研发,北京的员工不会迁往重庆。”

据链上财经了解,北京的员工虽不会迁往重庆,但或将搬离原有办公室(北京市海淀区宝盛南路1号院25号楼),迁往新办公室。而目前新办公室由于正在装修中,且受到疫情影响,所以搬离时间尚不能确定。

据分析,如果此次吴忌寒成功将比特大陆所有的业务、法律关系以及员工关系转移至新公司,那么詹克团期望夺回的“比特大陆”将成为一个空壳,吴忌寒则将以硅原大陆的名义继续运营着比特大陆。

针对北京比特大陆“分叉”影响一事,索超对内表示,换签并不会对员工工作以及公司项目造成影响。

但多方信息显示,比特大陆此次“分叉”,无论在员工福利、业务开展、股东权益、期权兑现等方面均会造成一定影响。

首先,在员工层面上,此次劳动合同转移将会使得北京比特大陆员工面临司龄计算、社保变更、工作居住证办理、户口挂靠等一系列问题。

5月9日凌晨,一位比特大陆认证员工在脉脉上询问:“比特大陆老板闹腾,我们的工作居住证怎么办?”

“现在的比特大陆才不管你工作居住证,就是你想跟着我,就转,不转就视为你不跟我走。”另一位认证员工评论道,“转了等于表忠心,不转就默认你站队。”

比特大陆的户口档案均挂靠在FESCO,而FESCO由比特大陆开户。硅原大陆将会与FESCO继续合作,因此员工的户口挂靠将不会受到影响。但硅原大陆并不具备落户资质。

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律师季凤建向链上财经表示,重庆硅原大陆及其员工未来或许面临与北京比特大陆的一系列法律纠纷,为了合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第二,在业务开展层面上,由于此前比特大陆集团的大部分业务均借由北京比特大陆的名义开展,相关合同亦均以北京比特大陆的名义订立。

将北京比特大陆的员工转移至重庆硅原大陆,却难以将这些已订立合同的业务进行转移。

据分析,这可能会涉及到芯片代工厂、矿机生产、矿机售卖、尾款回收等一系列事项。

季凤建律师认为,公司是以资本联合为基础,以营利为目的,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法律规定的程序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组织,其责、权、利都是独立的。因此,从法律上说,成立新公司,把原公司员工和资产转移至新公司需要履行相应的法律手续,可能还要支付相应的对价。员工需要合法解除与原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新老公司也要合法地进行资产转让,而这需要经过原公司的同意,双方需签署书面合同,可能还要履行登记、缴纳税款等一系列法律程序;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合法、有效的合意,任意转移原公司资产至新公司的行为,可能涉嫌职务侵占罪等刑事罪名,面临刑事责任追究的极高风险。原公司与第三方签署的合作协议,若其合同权利义务移转给新公司,还要取得第三方的同意。

第三,北京比特大陆与重庆硅原大陆之前的关系或将为股东权益增长以及上市进程埋下隐患。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重庆硅原大陆由注册于新加坡的Bitmaintech Pte.Ltd全资控股。自此,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旗下将存在两条并行的支线,一条为开曼比特大陆控制香港比特大陆,香港比特大陆再控制北京比特大陆;一条为开曼比特大陆控制新加坡比特大陆,再由新加坡比特大陆控制重庆硅原大陆。

由此,北京比特大陆与重庆硅原大陆之间将进行何种业务划分、利益划分是一个不得不深思的问题。

而两家公司之间又是否会存在竞争关系亦值得商榷。而这些又会对股东权益造成何种影响亦难以估量。

季凤建律师认为,目前比特大陆的现状不仅不利于推进上市进程,还可能构成其上市的严重障碍。他表示:“在VIE架构下,开曼公司的股东之间陷入法律纠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上市条件。开曼公司的各关联公司陷入资产、经营管理权纠纷,严重威胁其业务营收,也不符合上市条件。在这种混乱状态下,相关上市法律文件也无法依法、及时提交,根本不可能完成法律规定的上市程序。”

第四,比特大陆的此次“分叉”或许会影响到部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上市后的期权兑现。

5月8日早晨,网络上流传出一份来自于吴忌寒的聊天记录,吴忌寒表示:“过去3年里,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老詹虽然是作为创始人令人尊重,但是他摧毁了公司的上升势头,毁灭了公司数十亿美金的价值。”并进一步表示“就是干,不要怂”。随后这句口号引起了广泛传播。

而引起吴忌寒评论的则是一张詹克团的言论截图,截图内容为:大家好,我是詹克团。我会马上就回来。我会保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以及其他薪资待遇,我也会带领大家继续往前发展,包括公司上市等!比特大陆是我们的家,我们不离开!

詹克团的此番讲话意思明确,在开曼比特大陆成功上市后,詹克团只保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而不保证重庆硅原公司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

据此前开曼比特大陆拟上市港交所公布的招股书显示,詹克团为开曼比特大陆的第一大股东,且依照AB股制度,詹克团占据60%以上的投票权。

此后虽有消息显示,在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控制住比特大陆集团之后,废除了AB股制,但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可靠消息源对这一消息进行证实。

Calibra最新论文DAPOL:分布式责任审计证明

前言:


我们存放在交易所里的数字资产安全吗?我们手上持有Tether的USDT安全吗?如何证明?传统信用的基石来自权威,信息,流动性,强弱的不对称,而加密世界的信用来自于证明,「Don’t trust, verify」不挤兑,银行10%准备金就够了,挤兑了,100%准备金也不够,因为存贷款期限的错配,银行照样会倒闭。

日前FB的DAPOL论文,旨在如何证明数字交易所的尝付能力,或者如何证明政府公告的COVID-19数据正确?其原理主要通过Merkle tree(默克尔树),验证我的余额是否包含在公告的资产中,或被证实确诊的“我”包含在公告的确诊人数当中。当然这里面还需要考虑大量的安全性,隐私性要求。DAPOL旨在为责任审计提供安全隐私的密码证明。

Distributed Auditing Proofs of Liabilities
分布式责任审计证明
https://eprint.iacr.org/2020/468.pdf

摘要



分布式责任审计证明(DAPOL)旨在让那些接受用户存款如交易所证明其偿付能力,或者接受用户投票,评论的平台能证明其公示结果是正确无异, 证明责任或义务总额,同时不损害用户隐私。例如要证明我们平时看到COVID-19报告确诊人数是否正确,其原理就是每个确诊的人,都能很轻易地通过加密协议,证明“我”是被包含在其确诊的总数里面,并且过程并不会泄漏“我被确诊”的信息。

DAPOL更典型的用例是数字交易所场景,我存放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里的代币,有没有被交易所挪用,也就是交易所如何证明其偿付能力?

  1. 负债证明:证明交易所欠所有客户的代币总数。
  2. 资产证明:证明交易所数字资产(即代币)的所有权。


一般来说,交易所应该证明拥有的代币的总余额大于或等于其负债,也就是用户存在交易所的代币总额。

与传统的基于审计师审计的方法相比,DAPOL的优势在于,它为用户提供了一种透明机制来验证交易所用户余额是否包含在报告的负债/债务总额中,并通过添加额外的隐私保护来补充审计师进行的传统审计验证过程。

目前本DAPOL提案只关注负债证明部分,并基于假设被审计单位没有任何增加其他负债或义务的动机。虽然债务证明是证明财务偿付能力的一个重要部分,但DAPOL还有许多其他应用场景,包括在税收报表中的使用,在社交网络中的“负面”投票和攻击性内容的透明报告等。

DAPOL方法结合了以前已知的加密技术,核心是基于增强的Maxwell的Merkle树结构,并分别使用Balance splitting tricks/平衡分裂技巧、efficient padding/有效填充、verifiable random functions/可验证随机函数、deterministic key derivation functions/确定性密钥派生函数和来自Provisions和ZeroLedge解算协议的范围证明技术进行扩展。

由于Bulletproofs[5]、Gro16[23]、Ligero[1]、Plonk[21]、Halo[3]和其他有效的ZKP结构在上述负债/偿付能力证明协议发布时不可用或不成熟,但任何有效的求和结构集成零知识方案都是一个很好的候选方案。

Keywords: distributed auditing; liability proofs; zero knowledge proofs; privacy; standards.

关于DAPOL提议

旨在推动ZKP加密技术应用主流化的ZKProof开放计划,“DAPOL”文档与ZKProof开放计划(ZKProof open initiative)的范围保持一致,重点是在各种场景中促进ZKP使用,与传统方法相比,基于ZKP的构造的DAPOL提供的隐私和透明性更好的选择。

DAPOL是一个以隐私、透明度和安全性为重点的包容性社区驱动流程,旨在促进分布式审计流程的可信规范和开源实现,特别是用于责任、义务和“否定”投票的证明。

探讨ZKP审计规范化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目前行业在偿付能力证明工具上存在不一致性。审计人员经常需要重新对被审计公司(证明人)提出的算法进行证明,因为它们没有一个共同的参考,同时明显过时的弱隐私保护技术仍然被广泛使用(即Maxwell的原始方案[34])。

我们希望最终的解决方案能在金融业(偿付能力证明、银团贷款和保险、信用评分、资金筹集等)以及其他需要报告义务、责任或“反对”票的业务(如报告假新闻、反对票,透明彩票池等)。

起因/动机

该方案结合了一组加密原语,为审计过程提供了一个分布式的隐私保护解决方案,审计过程要求实体在不公开任何用户数据的情况下,透明地报告其责任总额、义务或与负面报告相关的任何内容。五大原因和技术的发展成熟激发和推动了这一提议:

一、隐私增强技术(PET):一些在高级隐私技术已显示出巨大潜力,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已经达到了成熟和实用的程度,许多技术的标准化工作正在进行中。如零知识证明(ZKP)、多方计算(MPC)、差分隐私(DP)、私隐信息检索(PIR)、私隐集合交集(PSI)、不经意RAM(ORAM),混合网络和安全飞地(Secure Enclaves)等。

应用ZKP是允许验证一条信息而无需公开它的数据。在隐私保护审计中,ZKP让验证程序向任何第三方,如用户或审计员演示某些数据通过了共享验证过程,而没有透露它们的数据。在我们的设计中,被审计实体应该证明其总负债额,而不暴露负债结构及其用户基础信息。同时,它可以将ZKP交付给每个用户,用户可以验证其余额/金额是否包含在报告的总负债中。

二、全球隐私保护条例:审计已经受到新的隐私保护条例的影响。2019年,在日益认识到数据的经济价值之际监管机构在几个关键司法管辖区,加快了标准化数据安全政策的努力。随着新十年的开始,PET领域继续孕育出新的解决方案。欧盟(European Union)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19]已于去年生效,对全球隐私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在美国,立法者也在激烈地辩论数据使用问题。加利福尼亚州率先采用了自己的数据隐私监管框架,即《加利福尼亚消费者隐私法》(CCPA)[8]。美国马萨诸塞州、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等多个州的立法机构已经提出或宣布了考虑自己隐私法规的计划。

三、去中心化的大肆宣传:由于其不变性、安全性和无中央权威,区块链技术越来越流行于各种商业和社会流程中。虽然区块链通常与加密货币相关,但它有其他应用,以及应用于金融以外的不同行业。为了审计的目的,区块链可以用作一个不可变的公共公告栏,实体在那里发布其责任报告。

四、更广泛的应用:尽管DAPOL协议最明显的应用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和数字钱包的偿付能力证明,但我们意识到,其在金融行业之外的信息披露的义务要求的场景中有更广泛的应用。一些例子包括可核实的银团贷款和保险合同、税务报告收入、赌博中的头奖、透明的慈善筹款活动、不赞成投票和虚假新闻报道等。在上述所有情况下,添加一个功能,使每个人都可以检查用户自已的余额或反对票是否包含在其信息披露报告中,这将在隐私保护下增加透明度和正确性验证。

五、缺乏行业标准:分布式私隐审计仍然没有标准化的协议,过去造成了用户资金损失。责任审计最明显的应用之一是与偿付能力证明有关,即实体(即银行或加密货币交易所)证明其拥有足够的资产来支付其负债(用户存款)应对用户的提取。一个健全的债务证明系统可以防止(或减少)资金损失。

第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2002年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对美国能源公司安然的审计失败,最终导致安然公司破产,当时世界上五大审计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安达信被解散,并被判妨碍司法公正罪。这是一例子,表明像DAPOL这样的分布式审计工具可能有利于审计师保障业务和提高透明度。

另一个例子是,2014年初,总部位于东京的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的客户从Mt.Gox提款,但从未收到钱。结果发现,一名攻击者在没有被注意到的情况下,慢慢地吸干了Mt.Gox的所有比特币。2014年2月,该公司以6400万美元的债务为由申请破产[15;28]。

Mt.Gox案一个积极的结果:它在数字交易所领域引入了审计流程,最初是由个人审计师审计,然后是像德勤这样的大型审计公司审计。更重要的是,它引发了对有效偿付能力证明方案的研究,2014年,Gregory Maxwell提出了第一个偿付能力的密码证明[34]。但最初的方案泄露了有关数据和个人余额的信息vii,并没有在交易所的大范围内使用(例如,Kraken),数字货币交易所更倾向于使用可信的审计师,而不是Maxwell协议[24]。除了隐私问题,最初的Maxwell方案也被证明是不安全的,尽管如此,它仍然是业内使用的主要方案[33]。

由于缺乏一个完整而有效的隐私保护的审计方案,业界在使用密码证明的偿付能力犹豫不决。在2019年的ZKProof社区活动中的讨论还显示,由于没有官方标准参考,审计师不能盲目相信被审计实体提供的规范和实施,需要从头开始实施自定义的责任证明。

2014年亲自审计Bitfinex和OKCoin的Ripple前首席技术官斯特凡•托马斯(Stefan Thomas)这样说过:“在我们还没有实现完全零知识、可通过加密验证的审计之前,你必须信任审计师,例如我,才能判断”[10;32]。本文就是尝试对上述问题的回答;我们的DAPOL提供一个实用的基于ZKP的审计解决方案。

 

第一章。偿付能力证明工具


 

1.1 密码技术

本节列出此协议中使用的最重要的加密技术模块。为了获得完整的解决方案,我们组合下面的多个密码技术,而其中一些可以选择性地用于提供额外的安全属性和隐私保证。

1.1.1 Merkle树

Merkle树是一种分层数据结构,能够对数据集合进行安全验证。在Merkle树中,每个节点都有一个索引对(i,j)表示为N(i,j)。Merkle树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其每个节点的构造由以下(简化)方程控制:

 

Merkle树的主要功能是验证某个数据包Di是N数据集、的一个列表或集合的成员(称为集合成员)。δ∈D1 ….Dn号, 称为Merkle证明。它包括获取一组散列,称为给定数据包Di和Merkle根R的验证路径。数据包的验证路径只是通过重复散列和连接来重建根R所需的最小散列列表。注意,如果所有包D11, . . . ,Dn为验证器所知,但它确实需要比Merkle路径大得多的存储开销,并且整个数据集可供验证器使用。

1.1.2 求和Merkle树 (默克尔树)

求和Merkle树是一种改进的Merkle树,其中每个叶子由(v,h)组成,其中v是一个数值(即平衡余额),h是一个blob,也就是抗冲突哈希函数h下哈希结果的结果。Merkle树和求和Merkle树的主要区别在于,在求和默克尔树中,每个内部节点都包含一个数值,等于它的子数值之和。因此,所有叶平衡都按自底向上的顺序填充,因此根节点的最终平衡是所有叶节点数值的总和。

对于核实客户余额是否包含在报告的总金额中的分布式审计偿付能力证明,如果证明通过,资产不低于数据集中的金额之和,则资金是安全的。

基于对Maxwell协议的安全修改,证明了对于一个内部节点,达到求和的正确性,我们还应该包含它的两个子余额,而不仅仅是它们的求和。

1.1.3 Pedersen承诺

为了保护用户余额稳私,我们建议使用Pedersen承诺。设G是具有s = | G |元的循环群,G和h是G的两个随机生成元,则Pedersen对整数v∈0,1。,s-1形成如下:选择承诺随机性r,并返回承诺c:=COM(v,r)=g vh r。

Pedersen承诺是完全隐藏的:承诺c不揭示承诺值v。以类似的方式,承诺在计算上也具有约束力:如果一个对手可以以两种不同的方式打开承诺c(对于同一r,两种不同的值v和v 0),那么同一个对手可以用来计算logh(g),因此把离散对数问题分解成G。

Pedersen承诺的一个非常有用的性质是它们是加同态的。如果c1和c2是对值v1和v2的两个承诺,分别使用承诺随机性r1和r2,则c:=c1×c2是对v1+v2的承诺,使用随机性r1+r2,如c=(gv1 h r1)(gv2 h r2)=gv1+v2h r1+r2

1.1.4 设置成员资格证明

集合成员证明允许证明者以零知识的方式证明他存在于给定的公共集合中。例如,可以在电子投票的情况下使用这种证明,选民需要证明他的票包含于所投候选人的票仓中。在偿付能力证明情况下,这种方式可用于证明用户余额是否计入公告的总额中。集合成员证明的另一个常见用例是当集合由范围[a,a+1,a+2,…,b]组成时——证明[a,b]是否包含在集合范围内。

1.1.5 零知识范围证明

零知识范围证明(ZKRP)允许证明一个数在一定范围内。简言之,给定一个值v,在零知识中证明v属于某个离散集S。在本文中,S是一个数值范围,如[0,2 64-1]。

定义3。关于承诺方案C的范围证明是集合成员证明的一个特例,其中集合S是A,b∈N的连续整数序列S=[A,b]。

1.1.6 可验证随机函数

可验证随机函数(VRF)[27]是伪随机函数,它基于公共输入和私钥给出其输出的公共可验证证明。简而言之,它将输入映射到可验证的伪随机输出。在DAPOL环境中,需要VRFs来确定和唯一地生成审计id和固有的Merkle树。

1.1.7 隐私信息检索

可公开访问的数据库是检索最新信息必不可少的资源,但是它们也会对用户的隐私造成很大的风险,因为一个好奇的数据库操作员可以跟踪用户的查询并推断出用户的需求什么。事实上,在需要保密用户的意图的情况下,用户在访问数据库时通常要谨慎。

在经常性审计中,一个完整的分布式责任证明解决方案应该满足的一个重要特性是,在不知道客户要求哪种证明的情况下,向客户提供证明。如果被审计实体可以提取用户询查请求信息,那么潜在在进行的审计证明修改的可能性。

隐私信息检索(Private Information Retrieval,PIR)是一种协议,允许客户端检索数据库的某个元素,而该数据库的所有者无法确定检索了哪个元素。

此外,强大的隐私信息检索(SPIR)是一种隐私信息检索,附加的要求是客户机只了解他正在查询的元素,而不了解其他元素。此要求捕获数据库所有者的典型隐私需求。

1.2 偿付能力证明方案

本节简要介绍本提案中在偿付能力证明方案的密码证明列表。DAPOL使用了来自以下所有解决方案的功能。

1.2.1基于求和树(Maxwell+)

就在Mt.Gox破产案之前,Maxwell提出了一个协议(总结见[34]),使交易所能够证明其总负债,同时允许用户验证其账户余额是否包含在总负债当中。交易所构建了一个类似于1.2中描述的总和Merkle树,其中每个叶节点包含客户余额,客户id和一个新nonce(即基于散列的承诺)连接的余额散列。

原来的提案已被证明是不安全的,因为人们可以要求的负债少于所有用户的余额总额。在这里,我们的协议[17;25]的修复方法,是将两个余额分别添加到散列中,而不是先将它们聚合起来。在本文中,我们称协议为Maxwell+。

每个节点存储其左、右子节点的聚合余额,以及其左、右子节点数据的哈希值。根节点存储所有客户余额的总和,表示报告中的总负债;然后,交易所广播根节点。如图1.1.2所示。

当客户验证其余额是否包含在交易所申报的负债总额中时,仅对部分哈希树就进行验证足以。具体来说,交易所按照从客户的叶节点到根节点的唯一路径将每个节点的nonce和兄弟节点发送给客户,这称为身份验证路径。路径上的其他节点(包括叶节点本身)不需要传输,因为存在有足够的信息来重建它们。当且仅当其路径终止于由交易所广播并签名的根目录时,就包括其余额。

虽然很优雅,但此协议并没有隐藏在根节点中发布的交易所总负债的值。虽然对这个价值的粗略理解可能是公共知识,但确切的价值可能是敏感的商业数据。此外,定期的证据将揭示交易所持有量的精确变化。该协议还泄露了有关其他客户余额的部分信息。例如,如果使用简单的平衡树,则每个客户的证明都会显示树中兄弟帐户的确切余额(尽管帐户持有人保持匿名)。更一般地,在给定的身份验证路径中显示的每个兄弟节点都会显示该相邻子树中客户的总拥有量。这可以通过使用不平衡树或执行随机平衡拆分来减轻,因此不清楚任何相邻的子树中有多少,但是协议本身会泄漏这些信息。

图1.1显示了通过应用[17]和[25]的修复的4节点求和Merkle树。

Maxwell的设计允许分布式验证检查,每个客户验证他/她的余额是否包含在报告的总负债中,因此,在理论上,审计过程可以通过模型来执行,其中唯一公开的信息(甚至对审计师)是根节点。

然而,有一些真实的用例,如果首选集中审计,则可以将Maxwell的方案转换为不进行求和的正则Merkle树(我们称之为集中式Maxwell)。这样的设计如图1.2所示,其中内部节点不携带余额,以便在检查其身份验证路径时向普通用户隐藏兄弟数量。然而,审计人员将有权访问每一个叶余额,并可以将其汇总以获得报告的总价值。从某种意义上说,用户只能验证其包含在散列当中,而平衡聚合和正确性仅由审计员执行。

1.2.2 基于随机分裂求和树(Split Maxwell+)

Split Maxwell[9]是对原来的Maxwell方案的一个修改,它增加了额外的隐私保障,包括审计员和其他用户的私隐内容。简单地说,在将所有叶子添加到总和树之前,先拆分余额,然后将所有叶子洗牌。由于拆分,每个用户将收到多个身份验证路径,虽然树的高度可能会增加,但同辈叶暴露的信息较少,而用户基数的大小会变得模糊。这种构造可以应用于任何方案之上,包括Maxwell、Maxwell+、集中式Maxwell甚至Provisions。

Split Maxwell+ 的一个有趣的特性是,即使有人(即审计员)可以访问每个leaf叶节点,这个审计员不能获得关于单个用户余额的信息,同时leaf的数量与Split的数量成线性增长,这实际上起到了填充机制的作用,可以隐藏用户总数。图1.3和1.4显示了3个用户的余额拆分示例。简而言之,Split Maxwell+的好处如下:

  • 对审计师或其他客户的客户余额的有限敞口。
  • 身份完全受保护,相同平衡的拆分之间没有链接。
  • 填充客户总数。在集中式Maxwell方案中,审计员可以直接访问这个数字,而在其他任何解决方案中,它都可以通过树的高度来预测。
  • 偿付能力的多个(后续)证明不能组合起来提取上述任何数据,因为每个审计都是独立的,并且采用不同的拆分和洗牌。
  • 以前,人们可以将不同审计之间的余额关联起来,并围绕特定客户的损益提取统计数据。Split Maxwell+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它的证明应用了一个新的随机分裂和洗牌。
  • 由于上述原因,此模型可以实现更频繁的监视。仅当由于任何原因无法使用完整的基于ZKP的方法或应用程序可以容忍某些隐私泄漏时,才建议使用Split Maxwell+。


主要缺点包括:

  • 由于分解平衡/余额后需要更大的树,证明结构和验证效率较低。
  • 与原始协议类似,报告的负债总额也会公布。在某些应用中,这可能是不可取的。
  • 由于上述原因,如果每隔几周或几个月提供一次此类证明,人们可以通过检查总报告金额的更新来提取业务信息。


1.2.4 基于确定性树范围证明(数据提供)

2019年的ZKProof社区活动中,已经提出扩展的方案并进一步讨论了基中的条款[9],为协议提供了额外的安全保证。更新后的方案DProvisions按照规定使用了基于NIZK的距离验证系统,并结合了确定性稀疏Merkle树结构。通过利用VRF(如图1.7所示)之上的关键派生函数(KDF),可以确定地计算每个审计id和盲因子。这在基于树的责任证明上提供了许多新的隐私和透明特性。

最重要的是,在非确定性构造中,恶意实体可以将基于用户彼此相邻的位置的某些分析,从而在统计上,可能只验证树的一小部分的正确性。我们可以通过在每次审计中允许确定性的洗牌来更好地分散用户的叶子。这可以通过在将叶子放到树上之前对其哈希值进行排序来实现。由于散列是确定性计算的,由于VRF的属性,恶意实体不能任意修复树中用户节点的关系顺序。也就是说,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用户一起工作,他们可以了解,如果至少在他们之间,顺序已正确对应。注意,在不同的审计轮次之间,这种确定性的顺序总是不同的,因此不能通过后续的顺序提取任何信息。

DProvisions的另一个特点是它使用稀疏的Merkle树,目的是在需要填充时最小化伪用户(零余额)。注意,填充可以帮助混淆用户群的总体大小。如图1.8所示,只需要对空子树的根进行填充,因此,我们可以轻松地支持以前不可能的树高。值得注意的是,树的高度显示了最大的用户数,因此,高度为40的树可能可以支持当今的大多数应用程序。实际上,你可以选择一棵足够大的树,即使在最有希望的预测场景中,它也能在未来的x年内工作,因此树的大小永远不需要更新;如果更新了,它可能会显示出一些变化,即更多的用户(超过了以前的填充大小)进入系统。

稀疏树的填充大小。给定M,用户数,假设它是2的幂:M=2m,H,树的高度(树中的叶子数最多可以是2h),我们估计需要添加到树中的零节点数的界限如下:

  • 在最佳情况下,所有用户节点占据树的最左边的叶子,因此填充高度m的最左边的子树,然后需要沿着从该子树的根到根的路径添加零个节点,最多添加(H-m);
  • 在最坏的情况下,所有用户都均匀地分布在树的叶子中,因此高度最低的子树(H-m)每个只有一个节点,需要添加零个节点(H-m)来生成子树的根,则添加的零个节点的数量最多为(H-m)*2m。
  • 因此,要“人工”添加的节点数至少为(H-m),最多为(H-m)*2m。请注意,如果我们必须像前面建议的那样用零节点填充整个树,为了使树完整,零节点数必须为2H-1,这对于H>=32是不实际的,或者显著大于我们的方法要添加的零节点数。


1.2.5 基于安全飞地(可信计算)Secure Enclave based (Trusted Computing)

Decker等人。[16] 提出了利用安全飞地技术同时保护执行正确性和用户隐私的思想。他们的工作使用了英特尔和AMD的通用处理器,命名为英特尔可信执行技术(TXT)和AMD安全虚拟机(SVM),但现在人们可以使用英特尔SGX技术来实现他们的方案[9;11]。简而言之,他们的建议是在不使用零知识证明的情况下,通过在一个可信平台上运行所有计算,将隐私添加到Maxwell的方案中,该平台提供以下功能:

  • 受保护功能:可访问受保护位置、内存区域或仅受信任平台访问的寄存器的命令。这些内存区域可能包含敏感数据,例如私钥或当前系统状态的某些方面的摘要。
  • 完整性度量:度量在当前平台上执行的软件的过程。度量是在执行的每个阶段执行的软件的加密散列。
  • 完整性报告/远程认证:向第三方交付平台测量结果的过程,以便验证其是否源自可信平台。


可信平台的这些特性部署在消费者硬件上,这个单元称为可信平台模块(TPM),是一个安全的密码协处理器,通常集成在硬件主板上。

尽管这样的设计有可能实现任何复杂的逻辑,但对基于飞地的威胁模型的主要批评是:a)过于信任硬件供应商;b)成功的侧通道攻击报告可能导致秘密暴露或破坏远程认证安全保证[1]。

1.3 隐私特征

尽管最广泛的POL方法是Maxwell的原始协议,但它本质上泄露了一些关于用户帐户和交换的信息;它提供的保护也比对抗性验证程序所需的要少。其中一些缺陷源于这样的设计:在构造证明时,为证明人提供了做出任意决定的机会,而没有向验证人透露这些决定。此外,审计师可能会要求更广泛的调查,特别是为了解决争议,有时可能需要随机抽样,以完全满足传统审计的要求。

随后的方案,如Maxwell+、Split Maxwell+、Provisions和DProvisions,解决了上述一些问题,但它们并没有完全消除这些问题。

最终协议的目标是满足以下所示的理想隐私/安全特性。

账户信息泄露。即使在独立审计期间,也不应披露有关单个用户(id或balance)的数据。

在Maxwell方案中,证明被构造为Merkle树,因此每个验证者在其同胞的叶子中学习平衡。因此,为了减少账户信息泄露,每次新发布证明时,都必须对账户列表进行随机洗牌。

即使使用洗牌,验证者也可能发现一些关于余额分配的信息,特别是当相互串通时。比特币交易所Kraken的首席执行官杰西•鲍威尔(Jesse Powell)明确指出,账户持有人的隐私权是其公司没有实施Maxwell协议的主要原因[4]。

提出了两种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平衡分裂和零知识证明。

在平衡余额拆分中,实现可能更简单、更直接;通过在多个叶节点之间拆分每个帐户的余额,并要求验证器分别检查每个叶节点,可以减少信息泄漏。确实,许多实际应用程序可能会容忍这种泄漏并使用Split Maxwell+,但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确保实际值的完全保密。

第二个选项(基于ZKP)通过发布同态承诺完全隐藏余额,允许添加而不显示余额。

理论上,这两种方法都可以结合起来。尽管这会导致较大的树,但拆分也可以作为填充机制来隐藏用户总数。DProvisions的稀疏Merkle树解决方案提供了相同的填充属性,而没有分裂。但是,如果第三方审计员要求随机抽样以满足法规要求并确保至少检查了一些树叶,则ZKP和拆分组合可能会有帮助。使用拆分,审计员将只了解用户余额的一部分。

交换信息泄露。不应泄露负债总额。这一要求与传统银行[20;36]和交易所受到的监管[12]并无不同。请注意,偿付能力的频繁证明暴露了有关平台中发生的交易量的信息。想象一下,如果每隔几周提供一次这样的证明,人们就可以提取有关交易所业务成功的商业信息。因此,有权选择隐瞒全部负债/偿付能力是需要的。

依赖于完整的账户持有人验证。Merkle树方法要求将验证证据完整性和正确性的责任分配给所有账户持有人。没有普遍参与,两者都不可能实现。在正确的情况下,这是必要的;分布式的正确性证明正是该方案的目标。通过组合Split Maxwell+和DProvisions,每个用户将需要验证多个身份验证路径的正确性(计算成本更高)。

交互访问证据。每个帐户持有人都从交易所收到一份个人证明,其中仅包含自己的叶节点和根节点之间的节点。在实践中,这意味着每个账户持有人都必须要求他们提供个人证明,从而向交易所隐式透露他们正在检查的是哪一页。

恶意验证程序可以使用此信息忽略很少或从不检查包含证明的用户。防止这种泄漏的机制是可取的。

独立验证工具。我们注意到,如果用户确实验证了他们的帐户,他们应该使用交易所自己提供的验证工具以外的其他工具;这样的工具可以自动化,以增加参与度。这是为了确保验证软件正确验证验证。理想情况下,此建议的结果将优先提供参考实现,最终独立的服务和应用程序将支持验证。

用户数。在provision和Maxwell方案中,客户的数量都会被显示出来。此信息可用于了解交易所的进展情况,因此最好对其进行模糊处理,或者尽可能将其完全隐藏。DProvisions允许有效的填充机制来实现预定义的上限。后者似乎满足了当今应用程序的隐私和效率要求。

执行问题。理想情况下,交易所不应向审计师披露客户信息(包括个人余额),除非需要解决争议和例行抽样。也就是说,Maxwell的方案最初是设计在一个分散的无审计师环境中工作的,但实际上,该方案以前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揭示了审计师个人的平衡余额,而不仅仅是root根源。一个例子是iconmi案例[33],在这个案例中,审计人员接收到完整的Merkle树(仅平衡余额和散列,因此没有用户数据被共享),并检查到根节点的所有平衡和散列。审计员确实能够检查没有负余额,并且所有节点的总和和散列都正确。他们还公开列出了根节点散列,这意味着如果iconmi试图更改这些树中的任何余额或添加或删除用户,它将是公开的。这种方法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使用了原始的Maxwell协议,该协议已经被证明有一个缺陷,允许在树中隐藏值。

后续审计。负债证明主要包括对每个客户余额的承诺和该余额在一定范围内的证明。对于所有新用户和其余额改变了承诺的用户,需要重做证明。对于其他用户来说,在技术上不需要重做证明。但是,如果不更改余额保持不变的客户的证明,则会泄漏有多少用户在这两个证明之间积极使用他们的帐户。如果重新生成完整的证据,则此信息将保持私有。如果一个交易所接受这个隐私泄露,它可以大大减少证据更新的规模,但这是不可取的。

争议解决。文献中没有一个协议提供争议解决。如果用户发现他们的帐户丢失或余额不正确,他们没有足够的加密证据证明是这样。回想一下,用户在交易所保留资金的主要动机是避免需要记住长期的密码秘密,因此交易所必须能够执行用户指令并在没有用户密码验证(例如密码验证)的情况下更改其余额。不喜欢交易所的用户也可能谎称账户验证失败,仅凭规定笔录无法判断用户或交易所是否正确。

虽然这个问题在密码上似乎无法解决,但我们可以对每一笔涉及用户帐户的交易使用传统的相互合同签名,然后我们可以揭示这些签名,总结这些值,并将其用作发生争议时的证据。理想情况下,被审计公司应将签名推送到用户的电子邮件或电话号码上,而不是通过网站按要求送达。上述要求是为了防止故意删除“证据”。

 

第二章。应用


 

本章旨在展示DAPOL潜在应用,或者结合其他工具,或者作为独立服务。

请注意,所有应用,无论它们使用会计余额还是其他类型的可替代值,都有完全相同的要求。证明人应提供一份总负债或债务的证明或“否定”投票,以便每个用户都能验证其是否包含在公示总额中,理想情况下,无需了解其他用户余额的任何信息。

2.1 偿付能力证明

偿付能力证明[2;6;9;13;17;22;34]用作公共证明,以证明保管服务准备金运行,例如,某些客户资产是否能在给定时间内提取。Maxwell的协议已经被一些比特币交易所用来证明他们仍然拥有客户存入的资产。

偿付能力证明是检查负债是否等于准备金,它由负债证明和准备金证明两部分组成。本提案中已经提到,DAPOL是一个债务/责任证明系统,由于债务独立于准备金部分使用的区块链技术,因此任何区块链交易所和保管钱包都可以使用它来透明地证明偿付能力。

2.2 否决投票

“消极投票”一词有时用于允许选民否决候选方案 ;它也可能意味着选民提供的唯一选择是投票反对一个或多个候选人,但有时用于允许选民选择投票赞成或反对某个候选人的系统。在我们的上下文中,反对票(或不赞成票)是对候选人、提案或服务的投票,可以算作负一票,也可以支持权重。与大多数选举制度不同,它要求只提出消极的措施或选择。

DAPOL可以作为一个原语方案,以分布式方式支持不赞成投票,每个候选人都会收到反对票,并将其存储在本地分类账中。理想情况下,不需要中央机构或web服务来接收投票、审计和监督流程。如果恶意实体试图通过不包含某些选票来作弊,则投票者始终可以检查他/她是否包含在报告的结果中来证明。

可能存在这样的案例,即报告的总金额应保持隐闭 ,并且仅用于与另一个同态承诺进行比较,即在不了解候选人实际投票百分比差异的情况下对候选人进行排序。一个例子是选举制度,在这种制度下,竞选各方比较其佩德森承诺,而不透露其实际的反对票数目(即,通过使用MPC提供其票数差异的范围证明)。

特别指出,选举制度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需要满足其他性质的要求,包括胁迫和贿赂。因此,根据投票系统的要求,DAPOL应该与其他加密工具结合,以获得完整的解决方案。例如,当用户投票反对时,他们肯定会收到一张签名的收据,并在发生争议时将其用作证据。同样,要禁止sybil攻击,可能需要实现双重投票预防机制。

2.3 负面评价

评级平台(如酒店、餐厅、电子产品等)中的负面评价可被视为不赞成投票的一个例子。在一个理想的分布式系统中,每个销售商或制造商都可能收到关于产品或服务质量的负面评价,并有义务发布一份关于收到的低评级总数的报告。

显然,一个人可以通过漏掉部分或全部的反对票来作弊,有被抓住的危险。请注意,不需要中央机构或网站运行不批准跟踪服务,因为这种理论设计是完全分散去中心的。使用DAPOL,每个人都可以检查他们的投票是否包含在报告的总数中,然后将结果与预定义的阈值进行比较。显然,对于一个完整的系统,还应该使用sybil攻击保护机制。

2.4 筹款和ICO

筹款是通过邀请个人、企业、慈善基金会或政府机构参与寻求和收集自愿捐款的过程。虽然筹款通常是指为非营利组织筹集资金的努力,但有时也被用来指为营利性企业确定和招揽投资者或其他资金来源。

目前的捐赠系统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平台/慈善机构没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汇总用户转账,以证明所有用户捐款都包含在报告的总金额中。此外,官方审计在募捐活动中并不总是适用,因此许多捐赠者可能会担心“我的捐款是否真的被记录进去了?”。DAPOL实际上可以提高筹资活动的透明度和隐私性,从而增加用户的信任和参与。

2.5 收入报告

为了税务审计,企业必须定期报告收入。想象一下,如果每个公民/买家都能自动为验证每个商业公司的纳税证明做出贡献。

显然,DAPOL可以补充现有的审计系统,但它可以为普通用户提供额外的隐私保障,因为政府或国税局不一定需要跟踪个人收据来交叉检查会计报告的正确性。

2.6 银团贷款

银团贷款是由一群放款银行,向共同一个大借款人提供信贷。借款人可以是公司、个人项目或政府。银团中的每间银行贡献部分贷款金额,他们都分担贷款风险。其中一个贷款人作为管理人(安排银行),代表银团中的其他贷款人管理贷款。

在某些需要额外隐私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放款人不一定知道其他放款人的贡献的情况。同时,如果安排银行报告虚假的总供款,它可能会承担责任。DAPOL可以成为此类场景的一个很好的候选加密工具。

2.7 彩票

彩票受到严格控制,在大多数地方受到限制或至少受到管制。然而,有报道称,有人为操纵奖金和大规模欺诈丑闻,确实,公平性很难证明,即使是真正的彩票。

在传统的彩票中,虽然我们要求第三方审计员确保正确计算所报告的总奖金。实际上,在许多彩票游戏中,每个用户都是根据下注的金额来贡献最终的奖金。像DAPOL这样的系统可以增加一个额外的安全网;奖金池实际上是一个负债,组织者没有任何动机增加它。因此,DAPOL可以透明地隐藏个人贡献和/或只向获奖者透露奖金总额。

2.8 信用评分和财务义务

信用评分是一个数字,代表一个人的信用评估,或该人偿还其债务的可能性。信用评分是根据对个人信用报告的统计分析生成的。除了最初的目的外,信用评分还用于确定保险费率和就业前筛选。

通常这些服务都是集中的,益百利、Equifax和TransUnion等信贷局都会记录一个人的借贷和还款活动。

使用DAPOL,可以建立一个新的分布式金融债务信用系统,用户可以在不需要第三方跟踪的情况下维护自己的信用评分。这样一个系统可能会更少的入侵,更私人。此外,如果我们将DAPOL与其他加密原语(即SMPC)结合起来,雇主和贷方可以比较信用报告,而不必揭示其实际价值。

2.9 转介/介绍方案

转介网站是一个互联网地址或主机名,用于让访问者访问另一个网站(转介)。访客点击了转介网站上的超链接,该超链接指向他/她现在所在的网站。

推荐行业通常是通过介绍费来赚钱的;推荐网站应该偿还推荐人的费用。然而,在许多情况下,即在赌博网站中,费用与用户的活动挂钩,例如注册或存款。不幸的是,推荐方不得不盲目地相信来自推荐网站的报告才能得到公平的回报。

类似的情况是房地产业务中的转介费,其中一个代理或经纪人为转介的客户向另一个代理或经纪人收取费用。

DAPOL可以为转介业务提供额外的透明层;如果用户习惯了这种模式,并且他们有激励机制[7]或自动检查包含证明的方法,那么如果报告实体报告了虚假或扭曲的数字,则可能会被抓到。

2.10 官方责任报告

在流行病大流行期间,受影响的卫生机构和地方当局报告了由病毒或细菌引起的感染和死亡的官方数字。在微观尺度上(即城市、医院)也适用于各种疾病。同样,公司需要报告每个时期的工作事故,而当局则定期公布失业率。上述所有因素的共同点是,官方报告的数字可以模拟为责任和债务。

一个例子是最近由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引起的2019-20年冠状病毒大流行(COVID-19)。疫情于2019年12月在中国湖北武汉首次确认,并于2020年3月11日被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确认为大流行。透明度、及时的信息和准确的报告对于从死亡轨迹中得出结论性的见解,以避免延误卫生设施的准备工作,并适当预防流行病的副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DAPOL可以作为社区、医院和其他组织利用这项技术并允许个人私下核实的补充工具。尽管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需要一个有充分文档记录的方法,但大致上,这个想法是,每一个被检测出携带病毒的人都可以从地方当局或医疗中心得到一个签名响应。然后,在每一天,相应的组织或当局发布一个Merkle树,其中每个叶子对应一个人(或者,如果批量报告多个病例,则对应多个人,即当医院更新/向中央数据库报告时)。

然后,受感染的人可以检查他们是否包含在树中,而组织可以交叉比较他们的数字,甚至不披露实际的数量;尽管我们希望在这个特定的用例中,报告的总数量(Merkle根)应该是公开的。请注意,这样一个工具将帮助这些组织识别其内部流程中的陷阱。显然,这种幼稚的方法可以通过将DAPOL与其他隐私保护和数据分析技术相结合来增强,我们希望从社区获得宝贵的反馈来适应这种情况。

 

总结与展望


 

加密世界有非常多的很cool的密码技术如Merkle树,零知识证明(ZKP),但行业同时也冲斥着很多负面的东西,跑路,割韭菜,交易所挪用用户的投票权对项目分叉投票等等,这些无不与传统不对称信任一至,而仅当大众都能通过密码技术去verfiy,而不是盲目相信时,行业才直正成熟。

华尔街的比特币争夺战

昨天隔夜,美国公布了4月非农就业数据,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打击下,美国就业市场简直惨不忍睹。总体减少了2050万,创1939年以来新高。而失业率升至14.7%,轻松打破二战以来的最高纪录,但还是没有达到1930年大萧条的峰值:24%。不过这些指标的增加反映了疫情的影响。

尽管失业率惊人,但我认为4月BLS报告和ADP报告并未能真实反映出市场情况,4月其后数周内合计超过1150万人初次申请失业救济金,而过去七周累计达到3350万人。连续申请人数超过2200万人。

整个广东在2月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倒闭了5万家企业,看美国疫情发展的趋势,会有巨量的公司将会在封城结束以后申请破产倒闭,未来数周初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就会因为这些公司倒闭而无法回到工作岗位,这个时候,失业人数可能会持续增高。

从数据的发展来看,可以预见6月初公布的5月非农数据会更加糟糕,很可能会突破3300万失业人口,失业率接近于大萧条的峰值。

而4月数据的公布毫无例外的引发了美股的上涨。大家都纠结于市场表现出来的逻辑,原本的预期是2200万失业人数,现在公布了2050万,就是利好,涨上去。

就在前几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在美国就业和经济增长全面复苏前,把基准利率保持在零。而且他认为,美元债务没有任何问题,也不是市场的主要矛盾。但有意思的是,去年底以前他一直在强调美元债务过高会导致系统性崩溃。

市场就是这样可笑,讲出来的都是故事,哪里有所谓的真相。不得不说,美联储已经被市场逼到了墙角。尽管鲍威尔一再强调,美元不会走向负数,但是原油期货的表现已经给市场敲响了警钟。美国利率期货市场昨天首次开始消化美国利率为负的环境,为一切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做好准备。

但是有一个数据非常有趣,而这个数据竟然跟今天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吻合。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仔细研究美国一季度的GDP,就会发现从消费到贸易再到固定投资都剧烈减少。甚至于连医疗支出都大幅度减少,可能这一点来源于美国宣传让大家尽量不要去医院,而是即使感染了新冠肺炎也要在家里用抗体解决有关。

只有一项投资居然出现了正比例增长,就是房地产。

这个结果与中国前段时间新闻爆出来的深圳楼市暴涨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仔细想想,房地产暴涨,一个是豪宅化的结果,每逢有金融危机,豪宅的价格就会上涨,而不是普通房产。这说明大家涌入房地产市场并不是为了需求,而是为了抗通胀。

另一方面,非常残酷的就是,经济确实在摇摇欲坠,实体在大洗牌,市场在向头部集中。而大家已经找不到更值得信赖的投资产品了。被出清的实体经济参与者只好把目光投向楼市,作为暂时的替代品。

楼市上涨不是代表了经济强劲的希望,而是代表了市场无所适从的幻想。当幻想破灭的时候,市场会从恐惧走向绝望。

除了房地产真的没有其他投资产品了吗?而另一个令人瞩目,几乎每一家媒体都在讨论的,就是比特币最近的暴涨。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比特币在现在这个时候出现上涨?是因为减半周期的预期吗?还是因为市场对比特币的憧憬?

 

我认为比特币现在上涨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美股横盘窄幅震荡了。

这个场景是不是特别的似曾相识。在数字货币市场中,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经常看到板块轮动的现象,比如比特币先涨,当比特币涨起来以后横盘或者滞涨,其他主流币再涨,然后再到山寨币涨。但是这一次的上涨其实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比特币一直在吸血。

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我们反观一下过去一段时间的比特币表现,就知道,基本亚洲时间回调,美洲时间上涨。谁在抄底?因为疫情封城,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欧美投资者在做多。这个场景非常类似于中国A股2月份的上涨。所以A股给予了美股一个很好的模板,当然了,还有比特币这样一个与美元以及人民币资产出现相关性的投资市场。

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比特币市场相较于美股市场实在是太小太小了,当美股出现横盘窄幅震荡的时候,比特币就非常容易出现超涨现象。毕竟在美股市场中的水随便洒一点进来,价格就会波动剧烈。做这样的对比,大概类似于比特币横盘以后直接就到某知名山寨币上涨的结果了。

我在之前的文章《区块链的货币到底是什么》里面就已经提到过了,美股场外的资金在等待,实际上上涨并没有放量,换手率也不高,说明市场依然在观望,等待可能出现的二次探底。

比特币312熔断事件,大家也知道了,是跟美股有极强的相关性的。本质上,还是华尔街的一场做局。大家不要光看到比特币的价格蹭蹭往上涨,其实交易量却在创今年以来的新低。各大交易所的数据都在持续往下刷。谁在买谁在卖,大家心里要有数。

如果美股在未来一个半月会进行二次探底,短期内就不会有大资金进来持续作为比特币暴涨的动力。这一轮的主要买入者为欧美新进入投资者,其实每一个国家,每一个资本都需要喂养自己的投资者。这也是我们看到这一两周比特币在持续集中的从火币、OK流入到币安、Coinbase的本质原因。

如果我的预料没有错,312比特币熔断事件是第一次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今年内还会有数次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场华尔街设的局,目的是屠杀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势力的局。

也许这一切的根源都要回到17年的9.4事件。因为在17年年中开始,外管局美元持续通过比特币的形式流出海外,迫使国家快速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一刀切。这一次事件某种程度上打破了原来以中国为核心已经形成多年的多位早期大佬的势力范围。更确切的说法是,完全的土崩瓦解。

17年还没有出现中美贸易战,但是时间点已经站在了前夜。国家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思考以及在短时间内消化所有的信息,面对新生事物,总有一个理解的过程。而突如其来的外汇流失,令到整个局面变得异常复杂。这一次事件,实际上从法理上切断了区块链深层次在国家站稳的脚跟,也不得不迫使原来已经形成了萌芽壁垒的区块链产业链上下游快速的出清,离开国土,远走他乡。

大家想一下,16-17年的牛市是因为什么而起?是因为以太坊的Erc20,加快募资,降低门槛,加速资金流转。而这一波的力量主要是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势力带来了造富效应,所以今天的大佬才是大佬。其实早期的项目是真的愿意做实事的,但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夜暴富,令到许多项目失去了方向。

如果当时这些想做实事的项目能形成壁垒,抛弃短期利益,持久的做技术创新,是有可能让整个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生根发芽的。而9.4一役,让所有的项目都转入了地下,流亡海外,变成了草莽生长的状态。

既不被肯定,也不会被全盘否定,以致于所有人都无法背离人性,再加上比特币的快速下跌,令到整个市场进入了上一轮数字货币衰退周期,也就是熊市。当项目募得的钱无法维系运营,就会出现各种恶劣的事件,当然了,还有很多项目从诞生的一开始,就是向着作恶去的。项目方就是最大的作恶者吗?在食物链的上层,还有交易所。

交易所不挣钱的时候,就会开始针对项目方爆出各种恶劣的事件。这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交易所的本质是什么?是掌握了整个区块链产业链的定价权。但是没有监管的定价权,就很容易滋生各种事端。9.4之后,这个定价权体系就已经实际上土崩瓦解了。

可大家不要忘记了,交易所再往上,还有一个食物链的顶端,就是比特币。在整个18年美国做了区块链合规化的各种尝试,包括让各种知名项目上线合规交易所。但诚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区块链的本质是社会政治经济学,这三者缺一不可。而硅谷的技术却鲜少有真正看懂区块链本质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无数的技术大牛前仆后继,最终无一例外折乾而返。

如果没有深刻的政治治理智慧、没有洞察人性的经济模型,最重要的是,没有愿意前赴后继的社群迭代,区块链里的成功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而在国内,我们经常在聊的合规区块链,其实都是私链与联盟链,很重要吗?技术上并没有那么重要,真正有价值的是公链。现在大多数主力在做私链与联盟链技术的公司其实就像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外包公司,这样的公司有可能诞生像阿里、百度、腾讯这样的巨头吗?我会深深的打一个问号。

所以整个区块链技术发展的过程中,大家都走入了一个死胡同。华尔街正是在这样的时间点,发动了进攻。如果美国做不出来,那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比特币,让所有的信仰者,把原来16-17年通过造富效应得到的财富,都血洗出来。让所有亚洲早期的持有者,交出带血的筹码。

312比特币熔断对亚洲数字货币圈的影响是深层次的,许多早期的信仰者都被击溃了。毕竟对于数字货币圈这样小的资金量,华尔街轻而易举就可以攻占。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只有当大部分亚洲早期投资者都交出带血的筹码时,这场战争才会结束。

而对整个比特币交易已经并不重要,但是又影响范围最为深远的,就是比特币矿池生态了,我想,下半年,华尔街会用尽一切办法来击溃以中国为首的亚洲矿池生态。旧的制度既得利益者如果不被摧毁,就无法建立新的比特币看门人制度。在这样的时间点,比特大陆居然还在内斗,此情此景,让人唏嘘不已。

这是一场战争,是一场华尔街的屠国之战。每一个区块链从业者都无法躲避,如果最终国家沦陷了,我们又去哪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许多区块链的产业链上下游,都被本轮区块链衰退周期打击的体无完肤,溃不成军。试问一下,身边的人,还有多少能成体系的站立?还有多少真的在发展技术作为底层?还有多少社群可以产生凝聚力,涌进同一个项目,产生无价的“共识”?除了收割与被收割,有没有可能诞生新的希望之光。

今天腾讯推出的发票链,本质上也只是一个联盟链。它确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应用场景,但是这样的技术,以海伯利安公链为底层几乎是轻而易举就可以替代。其实公链对联盟链几乎是碾压性的,这是共识层级与底层系统不一样带来的巨大差异,也是无法跨越的障碍。

你是不是巨头,是否拥有巨大的资本,根本没有相关性。全世界真正懂区块链技术的就那么几个人,现在还一直在探索的过程,只有最先走出成功模式的系统,才会被后来者不断模仿与学习,继而打开区块链的认知边界。

 

最终每一个国家都要争夺的只能是公链,是下一个底层系统。谁掌握了这个底层系统,谁就掌握了下一个区块链时代。

华尔街对比特币的控制不会一次就结束,这不是闪电战,是持续到年底的屠杀。只有击穿人心,信仰崩塌,流离失所,乖乖交出筹码,才会罢休的战争。所以你告诉我比特币会一下暴涨上去我是不信的,中间必然会伴随各种反复。从10000点跌到3800点已经让人崩溃,假如涨到16000点再跌到3800点呢?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未来半年的比特币多空双杀可能将会异常的惨绝人寰。

可惜,今天放眼望去,整个国家还在坚持的地下党,寥寥无几。谁都知道,往前多走一步,可能就是先烈,倒不如短平快来的更简单直接,赚一笔快钱,故事结束,难道钱它不香吗?

如果每一个人都这样想,今天的国家区块链还有什么希望?难道我们要再一次在区块链技术上被外国压制吗?总要有人先站出来,熬过黑暗,熬过唾弃,熬过咒骂与诋毁,找到革命的真理,趟出一条没有前人走过的道路,跨过暗涌,走到彼岸。

定价权不一定在交易所,而可以建立在底层的应用系统之上。最先跑出来,将建立全新的体系,这个体系有可能超越比特币的血洗,越过华尔街的资本,形成一套新的生态,只要拥有全新的社群基础,产生造富效应,发生裂变,社区组织像细胞一样不断更新换代。种子就会发芽,从亚洲到美洲,最终用户就会跟随新的生态,新的游戏规则成长。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产生希望。

建立新的标准,就是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中建立新国度,最终会诞生无可限量的新物种。

可以被谩骂,可以不被理解,甚至可以被鞭笞,但不能放弃希望。区块链走到今天,需要的是破釜沉舟式的创新,而不是小打小闹式的修正。不破不立,大破大立。这个国家是信仰所在,区块链也可以是,它并不冲突。因为一个区块链项目最终会吻合国家治理模型,货币是其国家系统的价值体现。

而一个国家的根基就是人心所向。

 

我看很多媒体都在向往硅谷的区块链项目,其实只是一种政治正确,因为他们的内心根本不相信新的共识会在这个国家诞生。但恰恰讽刺的就是,这些所谓的硅谷顶级项目,大多数代码更新极少,既不理解区块链社会政治经济体系,也不愿意深入思考共识的本质,只是为了技术而技术,最后都是浪费投资人的钱自娱自乐罢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顶级的国家是高高在上,与民众社群共识脱离的?只有在绝望之中才能诞生顶层的共识,只有在民众包围的地方,才能产生信仰,只有在需要被拯救的羔羊面前,才会出现救世主。

总要有人走过最难走的道路,开拓出一条康庄大道,让无数流亡海外的区块链战士回流到这个底层系统上,带来一片巨大的繁荣生态,开启新的故事,打破华尔街用比特币做筹码对其他数字货币的血洗。这个过程就是开创新中国的过程,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没有人可以不付出代价就迎来新中国的成立。

但是,这个新国度的成立,将带来15万万人类的区块链意识觉醒。会带来一大片区块链生态的爆发,带来大量的分布式数据上链,带来人类前所未有的认知深刻变革运动,一个全新的国度正式崛起。

 

当旧的信仰崩塌之时,就是新的信仰诞生之日。

我对这个国家,有信心

为什么说比特币无法在高通胀国家流行?

币圈有一个很常见的观点:那些正在遭受严重的通货膨胀、法币超额贬值的国家,对比特币有着巨大的需求。

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委内瑞拉、阿根廷、尼日利亚、津巴布韦等国的变化常常被用来佐证这个观点。乐观派们放出豪言:不久的将来,比特币、达世币等数字货币不但能拯救委内瑞拉,还将给非洲带来革命。

Coinbase的老板甚至成立慈善基金,专门给贫困人口捐赠数字货币,目前已经募集400万美金;瑞波编制了一份区块链公益项目清单,有近250个项目都在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

一切看起来很美好,但事实与之相差甚远:

尽管委内瑞拉有使用数字货币,但人均交易量远不及发达国家;尽管高通胀国家的人能使用数字货币进行汇款和投资,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有大量消费者或企业用数字货币进行汇款。一名委内瑞拉记者透露,数字货币在当地的使用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少得多。

都说比特币跑赢了某些法币,那为何这些新兴市场并未大量使用数字货币?事实与理想的差距如此之大,问题出在哪?

一、比特币为何无法在高通胀国家流行?

很多经济不发达国家的移动网络和电力系统非常不稳定,无法持续为在线支付提供稳定的支持,用户体验非常糟糕。别说比特币挖矿,就是一笔正常的转账可能都完不成。

1、断电是常态

世界的很多地方,由于移动网络的负担重、速度慢,连基本通信的需求都无法满足。例如尼日利亚,全国大部分人口最多只能获得2G或3G的网络


 

由于断网时常发生,许多移动支付常常无法完成交易。有57%的孟加拉移动支付代理商和50%的印度尼西亚移动支付代理商都表示,由于网络宕机,他们都出现过无法完成在线支付的情况。

非洲的数据显示,某些地方的电力覆盖范围虽然很广,但质量却很差。在尼日利亚,大部分地区都覆盖了电力,但只有18%的线路能正常工作。2019年,委内瑞拉在3月和7月都遭遇了大规模的全国停电,而小规模停电和限电现象更是时有发生。

这一系列数据意味着,移动网络交易可能经常失败,这将直接导致人们对数字支付系统的不信任。此外,如果在人们付款时常常宕机,这无疑是间接地为网络欺诈创造机会。

2、互联网被有意干扰

众所周知,全球某些政府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但这些禁令执行起来往往很棘手。此时除了监管,政府对付加密货币最有力的手段可能就是扰乱互联网本身。

调查显示, 2019年有21个国家的122个政府曾人为地断网,全球经济损失达到80亿美元。乌干达在2016年大选前后曾“意外”断网,该国35%的人无法使用移动支付。

3、落后的操作系统

一个科技产品想要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它需要更包容,要为更老、更低成本的移动设备做考虑。2019年底,Coinbase的慈善基金在委内瑞拉的圣埃琳娜德乌伊伦市开展了与Zcash合作的试点,他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我们必须建立一个能在Android 4上运行的数字货币钱包。因为自2012年以来,75%以上的委内瑞拉用户仍然在使用这个版本的Android系统。我们没料到间歇性停电,而加密货币需要互联网和电力来运行。”

 

4、缺乏信任

与大部分地区不同,在高犯罪率国家使用手机支付的风险很大。尼日利亚以大量的手机失窃市场而闻名。据估计,委内瑞拉每月有11万部手机被盗。《纽约时报》曾在文章里写到,在委内瑞拉,人们为了避免被抢劫,会随身携带一个假手机,或者总是改变日常办事的路线。

网络汇款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能避免这个问题,接收方使用Localbitcoins等平台将比特币换成法币,但由于这些网站缺乏保护措施,骗子依旧大行其道。

2020年2月委内瑞拉本地的比特币销售情况,如何核实这些卖家?


 

二、如何提升比特币的普及率?

数字货币通常会吸引那些不信任传统机构的人,而要让大量用户去信任区块链这样的复杂系统并不简单。事实上,人们更愿意将信任的天平转向熟人间的面对面交易,而不是互联网上的匿名系统。那么,怎样做才能提升这些新兴市场的比特币使用率呢?

建立新兴市场的难度很大,人们很容易因此放弃,但恰恰是在这些法币溃败的国家,数字货币的影响力才更大。解决这个问题的技术层面并不难,只是我们需要改变思维方式以及优化目标,例如:

注意APP的大小。如果下载一个数字货币钱包APP意味着用户将不得不卸载其他喜欢的app,那么持续使用是不太可能的。

共享时保护隐私。保障多个用户在使用同一部手机登陆账户时不泄露隐私。

离线设计。保障断网时能交易成功。

构建USSD。尽管移动基础设施很差,但USSD技术能使移动货币在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蓬勃发展。(USSD 全名“非结构化补充业务数据”,是服务供应商提供给用户的指令,利用拨号器手动输入指令,来设置电讯服务的设定。)

注意在老年群体的适用性。就委内瑞拉而言,有450万移民已经离开,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和受过更好教育的人。剩下的人口平均年龄更大,对技术的了解也更少。而在非洲的一些高通胀国家,情况正好相反,那里的人口更年轻。

 

结语

在伊朗、委内瑞拉、阿根廷、津巴布韦等国家,比特币常常出现大幅度正溢价,这很容易给人带来“比特币在这些国家很流行”的错觉。法币的溃败让比特币有了普及的土壤,但如果市场的硬件设施、交易环境相对落后,要充分普及反而成为一件道阻且长的事情。

稳定币全球监管第一人 | 学习韧性和技术的价值:疫情之后的全球金融体系

作者:桃花潭

来源:数字经济公社

 

国际清算银行创新枢纽负责人Benoît Cœuré在重塑布雷顿森林委员会——数字商会关于”转型后的世界经济”的网上研讨会上的讲话,2020年4月17日。

桃花潭翻译和短评:

Benoît Cœuré先生是笔者最熟悉的中央银行家,他于今年1月从欧洲央行执委位置退休并加入BIS以负责新成立的创新枢纽。这次他首次以BIS管理层的身份做重要发言。这是一次高屋建瓴的发言,一如他过去的每次发言,如针对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格局、欧洲零售支付战略以及欧洲未完成的单一货币联盟等。在支付、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等领域,他属于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物。Cœuré不仅曾是BIS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主席,也是G7和FSB稳定币工作组的主席,上周提交G20的《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咨询草案即是他领导下的成果。

这次发言着重讨论2个问题,分别是新冠疫情体现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存在的问题,以及技术对后疫情国际金融体系的影响。

针对Cœuré发言的第一部分,笔者想浅谈三点:监管的恶化、救市的无底线以及去中国化、政治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此次金融动荡美联储采取了迅速、大胆的就是措施。余永定评价,在目前的情况下美联储做了正确的事情。自GFC之后,全球银行加强了监管,商业银行拥有更好的资本缓冲以及逆周期资本要求,因此此次银行体系比GFC期间更好地应对了冲击。因此,很多评论认为此次危机与GFC 本质不同,并没有伤害到金融体系的核心,例如耶伦也认为”本次危机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有很大区别“。GFC和此次金融动荡引爆的源点其实都来自于影子银行(即文章中所说的“市场化金融”)。

2008年10月明尼苏达联储发表的论文《2008年金融危机的事实与神话》揭示,GFC并不是从“main street”(即商业银行)而是从影子银行体系开始(但美联储官员以main street的危机为由说服国会通过了对华尔街的救助方案)。GFC之后,全球监管社区“加强”了对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例如FSB制定了影子银行监管政策建议并每年发布《全球影子银行监测报告》。根据2018年度报告,美国影子银行资产约占84%的GDP,与GFC期间持平。

2019年BIS季度评论指出,虽然现在次级债的规模与GFC期间接近,但风险程度要小很多,言下之意影子银行体系的资产质量和风险都得到了显著改善。疫情前几周,影子银行体系市场流动性恶化比GFC期间更快和更广泛,市场价格发现机制失灵并放到了价格调整,美联储创设了多个新的工具(直接介入商业票据和企业债市场,创设包括针对一级交易商和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的借贷便利、直接介入商业票据和企业债市场、向对冲基金提供贷款等)并加大力度干预以重启市场。因此Cœuré指出市场化金融是当前宏观审慎框架的明确空白。这说明,GFC过后10年针对影子银行体系的改革和监管是“失败”的

美联储的救市措施不仅迅速、大胆,而且彻底到“无底线“———”无限制的量化宽松“。美联储直接把自己变成了市场,大肆购买低信誉级别的公司债和公司债ETF等。这一方面体现了美联储采用任何手段恢复市场的决心,另一方面也进一步放大了金融行业的道德风险——央行会采用任何极端的手段来救助市场和金融机构,以及央行买了这么多垃圾债,我为什么之前不多发一些?Cœuré也指出,”可以充分利用规则中嵌入的灵活性,但规则本身应该受到保护,公众的支持应该附带条件“。FSB常吹嘘GFC之后显著改善了”TBTF(Too-Big-To-Fail:大到不能倒)”问题,着实被现实打了耳光

此外,中国需要认清形式并正确应对已经形成的去人民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Perry Mehrling描述的层次化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结构为,位于最顶层的是全球主导货币美元,其次是美英加瑞日欧央行之间的C6(常设并且无额度限制的)货币互换协议、再其次是其它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和区域性的流动性池(如清迈协议、欧洲货币联盟或IMF的信贷额度)、接下来分别是国内货币和国内信贷。中美间没有货币互换协议,中国通过与英日的双边互换协议能够访问到美元全球流动性支持。

此次救市,美联储还将总额为45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额度扩展到其它9个央行。耶伦表示,“考虑到一些政治因素,美联储可能不会将新兴市场国家纳入货币互换的范围“。但这9个央行的国家包括墨西哥、巴西和韩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因此,这确实是政治化的安排,但仅仅针对人民币。虽然IMF在努力提议新的SDR分配,但近日美国反对了IMF针对中国和伊朗的大量流动性支持。

这体现出美国在加速呈现逆全球化和去中国化的趋势。这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中国的应对之策,除在现有的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层次结构上争取机会外,更应主动积极开辟新的空间——推动再全球化、与更广泛的伙伴建立公平、公正、可信的货币互换协议,建立并推动人民币主导的国际货币新秩序

 

正文


谢谢你邀请我在这个在线研讨会上发言[1]。我不想冒险描述Covid-19之后的世界。我不知道这场危机将如何发展,也不知道危机何时结束。这场危机在全球经济中发出的冲击波刚刚开始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被感受到,并且将波及到我们。

我仅仅想建议,两大主题将塑造后Covid-19的对话:韧性和技术。我将详细阐述他们对国际金融的含义。

 

1. 韧性在国际金融中的价值

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比全球金融危机(GFC)期间更好地经受住了Covid-19的冲击。这一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央行的大胆行动。事后看来,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监管机构在G20匹兹堡峰会后的十年里采取的诸多行动。在监管机构的刺激下,银行建立了资本和流动性缓冲,改善了风险管理做法,并将承担风险的社会成本内化(注:让银行承担相应的社会成本)。

由于这些努力,银行比2008年更好地应对了2020年的重大冲击。他们可以使用当时根本不存在(资本)缓冲。但是,尽管宏观审慎政策取得了进展,但在使全球金融体系作为一个相互关联的体系更具韧性方面,我们还不太擅长。我们在Covid-19之前就知道了这一点,危机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市场化的金融是我们宏观审慎框架中被明确确定的空白。我们缺乏顺周期的工具以抑制非银行贷款。近年来,资产管理公司和基金填补了大型系统性银行紧缩留下的空白。今天,面对资金外流,他们可能会被迫出售资产并放大了价格调整。更糟糕的是,Covid -19危机的前几周,暴露出大部分我们的资本市场价格发现机制的脆弱性。市场流动性的恶化比GFC期间要快和更广泛——当时货币市场受到的影响最大。发达经济体的主要融资市场一直紧张[2]。压力正迅速蔓延到新兴市场,而它们获得短期美元融资的渠道不平衡加剧了这种压力[3]。

因此,在过去几周里,各国央行不仅像传统那样解决了总需求短缺问题,而且还不得不对一些细分市场进行激光手术,使他们重新发挥作用,进入未知的领域。至于央行和政府的联合干预是否足以避免流动性危机演变为偿付能力危机(这将引发一系列新问题),目前尚未定论。

虽然开始验尸还为时过早,但对于后 Covid -19世界的央行和监管机构来说,已经有了教训。使全球金融体系更具韧性的努力不应被收回,如果有(这些努力)的话,他们应当被加强。可以充分利用规则中嵌入的灵活性[4],但规则本身应该受到保护,公众的支持应该附带条件,例如对股息和奖金的限制[5]。我们应该重新激发提高市场化金融韧性的动力。

我们应该作为紧急事项完成全球金融安全网,把重点放在最小和最脆弱的经济体上。全球外汇互换和回购网络的扩展是解决美元融资需求的重要一步,但并不能让所有人都受益。我认为,IMF特别提款权的新分配提议有很多优点:通过向成员国(无论大小)提供流动性,IMF将”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所有裂缝”。 

2. 技术的价值

危机凸显了技术的价值,这些技术使经济能够保持距离地运行并部分地克服了社会疏远。工作和消费模式的这种急剧变化,例如向网上购物的巨大转变[6],将对经济关系产生持久的影响。人们立刻想到了支付行业。支付最近一直处于技术变革的前沿。向数字支付的快速转变可以改善数十亿消费者的成本、透明度和便利性。需要开展国际合作,支持发展中经济体的技术能力,确保国家系统之间的互操作性,加强跨境支付和汇款,并支持金融包容性,简而言之,以避免空间和社会碎片化。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和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上周发布的跨境支付行动计划以及FSB关于稳定币的监管影响咨询报告[7],都很及时。

目前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讨论也更加成为焦点。Covid-19是否会加速现金的消亡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是,它已经强调了获得各种支付手段的价值,以及任何支付手段都必须能够抵御各种威胁 [8]。

Covid-19将加速支付以外的数字化过渡。当解除隔离、经济重新启动时,客户会找到回到银行分行的路吗?这将加速向虚拟银行的转变吗?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BIS的创新枢纽将持续忙于根据实际项目,扫描金融领域的技术趋势及其对央行和金融监管机构的影响。诸如代币化、开放银行以及使用技术来支持管理和监管合规(”管理科技”和”监管科技”)等问题是我们议程上的重要议题。最后,让我回到今天的紧迫性上来。

技术可以帮助减轻Covid-19危机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关于技术如何帮助追踪病毒传播、实施隔离和管理远程咨询,以及关于保护隐私需要哪些保障措施,争论正在激烈进行。技术还有助于减轻封锁的经济成本,避免对社会结构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传统的支持措施获不太可能触达我们社会中最脆弱的群体。在直接税收基础设施欠发达和非正规经济普遍存在的经济体中尤其如此。数字支付可以使政府向受该病毒影响的家庭和小型企业提供紧急支持。他们可以帮助”把救援资金注入到最后一英里”[9]。

已建立零售支付和身份认证的司法管辖区已经利用它们来增强其危机应对能力。正如世界银行所指出的,智利与身份证挂钩的基本账户Cuenta Rut将使200万弱势智利人本月就能够从与Covid-19有关的支助中受益[10]。国际协调是关键,例如,保持汇款流动,因为通常汇款的人受到危机的影响不成比例。

对于那些尚未建立数字基础设施的司法管辖区,这样做还为时不晚。CPMI和世界银行最近的指引帮助他们设计正确的战略,通过支付创新促进金融包容性[11]。

从这场危机中吸取正确的教训是不够的——仍有时间采取行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