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银联联手7巨子收割支付业务,率先进入“数字托拉斯”时代

近日,日本便利店7.11上线3天的在线支付系统被盗刷5500万日元,解禁3天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TPOINT交易所被盗35亿日元的比特币。接连打击,让日本用户对科技的信任感进一步下降。日本政府尚未妥协,日本供给侧还在做努力。


日本政府无现金宣言策略表明,预计2025年,日本无现金化支付预期占总支付比率40%。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调查结果,到2023年日本国内手机支付市场预估值为4兆3700亿日元,是2017年的4倍。


就在上周,JCB预计于2020年夏天面向会员提供扫描二维码在线支付的业务,并宣布与KDDI等七家公司合作,支付码互相通用,用户下载APP,就可以使用。

其中KDDI是日本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旗下除了电信业务,目前关于在线支付的业务即为auPay。Epos Card是日本丸井集团旗下信用卡公司。而pring作为最年轻的创业公司,由日本瑞穗银行主导于2016年创立,去年受到12.8亿日元的融资,投资方主要有日本瓦斯,SBI, Familymart,伊藤忠商事,SMBC等投资机构。


2019年度,JCB计划积极推广在线支付,目标是将共计10万家店铺加入其在线支付业务范围。本次合作以后,预测估计至少带来30兆日元的市场。


JCB(Japan Credit Bureau,吉士美卡或日财卡,相当于中国银联性质的信用卡联合集团)为日本三和银行、日本信贩银行、三井银行、协和银行、大和银行等企业在1961年成立的信用卡组织。JCB在海内外拥有约1.3亿用户,它的加入无疑会为去现金化支付行业带来很大影响。


作为日本最大的银联,JCB原本就有快速支付业务,用户将手机放置在终端机上进行读取即可完成支付。本次的在线支付业务升级,也是日本准备好好应对这次数字经济之战的开端。


G20之前,日本政府就有拿下数字经济市场的决心,5月3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曾在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的第25届国际交流会议“亚洲的未来”的晚宴上发表演说,倡导为形成允许跨越国境的数据自由移动的“数据流通圈”而构建可靠性高的规则。


而在G20峰会上,安倍再次强调数字经济将会带来的颠覆。链得得驻日团队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日本各大银行系统自己开发支付系统。在日本,除了金融行业瞄准该市场,创业公司、铁路系统、数字货币交易行业,也都对这块蛋糕垂涎欲滴。


与中国支付宝一家独大态势不同,日本众多的在线支付和移动支付各成体系。目前日本4大行业均通过不同方式切入移动支付,占比最大的是IT行业,其次是实力最强的金融系,落地应用最广泛的铁道系统和零售系统各不相同。


《日本经济新闻》在3月实施了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每周使用一次以上”的在线支付方式中,“乐天Edy”占18%,“PayPay”占17%,“MobileSuica”占13%。并未出现占比超过20%的特定平台,可以说移动支付领域的竞争尚未分出胜负。


下图是日本支付领域的军阀混战态势


日本金融系统实力雄厚,布局久远,一直以来是日本各大领域的领军,力量不容小觑。除了本次的JCB,链得得在之前的报道中也提到过,日本金融3巨头:瑞穗银行(简称MHBK)、三井住友银行(简称SMBC)和三菱UFG银行(简称MUFG );以及4大银行:三菱UFG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瑞穗银行、理索纳银行,都是支付领域的活跃力量。


其中瑞穗银行,链得得进行过长期的追踪,无论是在移动支付还是在数字货币领域,都十分活跃,也是日本比较革新的大企业之一。银行系还有中国人不熟知的名字,如推出“银行Pay”的横滨银行,也很受关注。


GMO的支付系统与其数字货币银行系统也是金融系统中不能小看的力量之一,作为创业不久的公司,GMO以广告发家,目前在文创、区块链、金融领域表现不凡。


在面临国际性平台的入侵之后,日本曾多次表示合作共赢。其中动静最大的是2016年的J.Score项目,软银背书,瑞穗主导,乘着AI浪潮,声势浩大,最终偃旗息鼓。瑞穗银行与Line的跨界合作也备受期待,可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消息,LINE Bank运营时间暂定明年。


在看到Apple Pay和Alipay的成功以后,日本创投市场其实是很振奋的。这可以说是日本战后第二次创业黄金期。可以说,在日本的IT领域,角逐速度非常快。


软银当然是首屈一指,合作推出“PayPay”的Softbank与Yahoo、NTTDOCOMO等IT企业,IT领域的大型企业纷纷展开在线支付业务。“PayPay”的100亿返现让在线支付这一概念普及到日本民众,10天以内,“PayPay”完成100亿的返现,也获得了700万用户的不菲成绩。


Line作为社交媒体,也逐渐成为领头。LINE pay在今年5月实施了轰动日本的300亿日元返利活动,激活了Line的沉睡用户,链得得对Line的布局有过详细的剖析,除了区块链行业,Line在日本的可以说是最有希望突围的选手之一。


2018年,Line的线下门店越有90万户,年底与“QuickPay”合作,兼容揽获了支持“QuickPay”的81万余家门店;去年,Line与瑞穗合作,开启新业务;3月与Merucari展开合作;近日,Line与日本通信运营商NTTDOCOMO进行合作,共同推广在线支付。Line的这一通操作,日本的“D支付”“LinePay”“MeruPay”的三大用户群将可使用同一系统下的二维码进行支付。


除了LinePay和Pay Pay,IT界也都还在玩补贴返现的套路,包括“SevenPay”、“FamiPay”等,都在通过返现、补贴进行快速布局,今年7月开始,永旺集团将自己的WAON支付的积分率从1%提高至2%。


各大支付参战方都十分关注零售和铁路支付这强大的应用场景,因为流通才能带来收益,这个巨大的C端市场,谁也不愿意放过。


日本Suica卡,俗称西瓜卡,是日本一种可再充值、非接触式的智能卡(IC卡),兼有储值车票及电子钱包功能,最初由JR东日本发起,现在由JR东日本、东京单轨电车以及东京临海高速铁道三家铁道公司共同发行。而且,不仅各个年龄层的日本国民都在使用,因为使用频率很高,从发行量来看,一半的日本国民都有西瓜卡。此外,来日本旅行、工作等的访日外国人也在使用。


这一日本铁道系统用户最大的支付手段,成为各大行业合作最吃香的公司,7月5日召开的乐天&JR东日本联合发表会上,两家公司宣布合作,自2020年春天开始,“乐天Pay”开始搭载Suica机能,扫码支付JR东日本的各铁道公交线路费用成为可能。


如果这次JCB与IT系统是真的能进行数据共享,或将会掀起一场革命。可是就目前来看,很难。


首先从技术上看,日本的系统脆弱无比。


最近曝出了Seven&IHoldings下属的“sevenPay”被盗刷的贻笑大方的事情,刚上线3天就被900多人攻破防线,盗刷了5500万日元。而此时,解禁3天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TPOINT交易所被盗35亿日元的比特币,让人大跌眼镜。


接连的打击,无疑是日本技术的不成熟的最显性表现,链得得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在日本国内尚可,即使是目前最大的交易所bitFlyer,拿到国际市场去竞争,也是没影子的。


接二连三的盗刷,失窃事件,不仅直接拿掉日本数字货币领头地位,曾经辉煌的Coincheck被金融厅监察组织压制1年,日本数字货币天堂地位不保。也对日本民众的信心进行着几次三番的摧毁。用户的不信任才是最大的桎梏。


链得得曾经提到过,日本线下支付手段无比繁杂,就便利店支付看,至少有十几种。不幸的是,日本客户使用率过低,一半人不使用移动支付。


再次,从体制上很难撼动。


IT行业和数字货币行业的梦魇,链得得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提到,有牌照的没能力,有能力的没牌照;有资源的没市场,有市场的没资源。制定规则的群体并不是能认清形势。总之,僵硬规定和原有系统的固化,给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日本戴上了沉重枷锁。


日本长期移动互联网的旁观策略,再加上“现金主义”的束缚,日本在数字经济领域,已经落后了一大截。想迎头赶上,内战状态结束后,还要应对这该死的全球化。


【Libra听证会攻防实录】David Marcus:除非监管同意,否则不会推出Libra

美东时间7月16日上午十点,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麦克·克拉伯(Mike Crapo)的示意下,嘈杂的哈特参议院办公楼的216会议厅逐渐平静了下来,随后克拉伯宣布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就Facebook的新加密货币Libra的听证会正式开始。


而坐在诸位议员对面的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也就是Facebook区块链业务、暨加密货币Libra项目负责人正襟危坐,神情严肃。


大卫·马库斯

Facebook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也难怪马库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早在这场听证会前,就已有对于Libra的大量不利消息通过各种渠道频繁爆出。


上周先有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多次强调Libra在隐私、洗钱、金融稳定性等方面引起的多重担忧。后有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直言和比特币相比,Libra也并非那么可靠。


恰在参议院听证会前一天,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政府对Libra有“非常严重”的担忧,它可能被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不法行为,甚至将其定性为“国家安全问题”,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此次听证会的主题是“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及其对隐私保护的影响”,围绕这一主题,马库斯回应了议员们对于Libra有关监管、隐私保护等层面有关质询。


监管态度:应由美国制定Libra的监管规则


在此前的爆料中,曾有人分析称,Facebook在瑞士注册Libra,目的为的就是逃避美国法律法规,听证会刚一开始,马库斯就回应相关质询,称Facebook在瑞士注册Libra,并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而是因为瑞士以国际金融而出名,在这里开展金融业务更具优势,WTO(世界贸易组织)、BIS(国际清算银行)都在这里。他表示:“尽管它确实在瑞士注册,但它也是在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的。


在配合美国监管方面,马库斯的说法与前一天曝光的证词讲稿所述基本并无出入,对美国监管机构提出的担忧表示理解的同时,同意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麦克·克拉伯的说法–应该由美国领导制定关于Libra的监管规则,并披露Libra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的有关事实,更言除非监管机构满意,否则Facebook不会推出Libra。


隐私质疑:Facebook不会将个人数据商业化


假设Libra推行后拥有了庞大的用户基数,这意味着Facebook将得到大量的Libra用户支付数据,而这些数据将极具商业价值。有着隐私泄露事件的前车之鉴,Facebook在这点上也因此饱受人们质疑。马库斯接受质询时表示Facebook未来不会将数据商业化,这也不符合Facebook的本来意图。


但由于用户不是匿名的,这使得相对于其他加密货币而言,Libra在隐私方面还是打了个折扣。


Calibra细节:Facebook不会控制Libra供应量


值得注意的是,听证会上,马库斯披露了更多关于数字货币Libra及其钱包Calibra的细节:


1. Facebook目前并不想控制Libra供应量;

2. Libra未来打算使9000万家小型企业共同参与更多的商业活动;

3. Facebook不会在自己的应用程序中支持除Calibra以外的其他钱包;

4. 用户可以从Calibra转账到任何第三方钱包;

5. Calibra将与财政部合作,遵循税法;

6. Calibra钱包未来或提供更多的服务。

整场听证会下来,可以看出,与会议员们的态度分歧较大。以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克拉伯为代表的议员们对Libra整体看好,虽然承认了Libra的未来不确定性,但对Facebook支付系统的目标仍是大加赞扬。

而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民主党副主席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则代表持更加谨慎态度的一派,在听证会中,屡次向马库斯提出犀利的质询。最后更是盖棺定论,不相信Facebook可以保护人们的隐私,因为它已经一次又一次背叛了公众的信任。表示如果Facebook傲慢地执意推进Libra,之后或立法进行监管,并称这将得到两党的广泛支持。

据统计,59名众议员,已表态的众议员中有16名众议员对加密货币或Facebook持消极态度,仅6名持积极态度。光是走到参议院听证会这儿,马库斯已是倍感艰难,而后的众议院听证会只会是更大的挑战在等着他。

以下是马库斯接受问询实录,经由链得得删减处理: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麦克·克拉伯:是否同意美国应该领导关于Libra的监管规则制定?

大卫·马库斯:同意,现在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副主席谢罗德·布朗:怎样才能说服你和Facebook不推出这种加密货币?如果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坏主意,你还会这么做吗?

大卫·马库斯:我们认为监管机构提出担忧非常合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前发布了白皮书。除非监管机构满意,否则我们不会推出Libra。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副主席谢罗德·布朗:鼓励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这意味存在被盗的可能,银行可以有存款账户和信用卡,你将如何处理这类事件?

大卫·马库斯:Libra是有一对一的资金储备的,因此能稳定的保持其价值,比如雷曼兄弟倒闭的事件,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参议员森·沃纳(Sen Warner):Facebook及旗下Whatsapp和Instagram会给Calibra优待吗?他们会允许第三方钱包吗?

大卫·马库斯:可以从Calibra转账到任何第三方钱包,但Facebook不会在自己的应用程序中支持除Calibra以外的其他钱包。


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副主席谢罗德·布朗:我觉得,Facebook要让人们把辛苦挣来的钱用在Libra上是“幻想”。你会接受完全以新货币形式支付的薪水吗?

大卫·马库斯:是的,我会。


参议员克里斯滕·席纳玛(Kyrsten Sinema):虽然赋予了匿名性,但加密货币并不是毒贩的首选,因为它不方便使用。Libra用起来会容易得多。

大卫·马库斯:Libra的用户不会是匿名的。Libra协会不负责解决欺诈问题,只会控制Libra发布的内容,会加强教育。


参议员汤姆·克顿(Tom Cotton):有报道称伊朗要开发黄金支持的加密货币,Libra怎么保证不被滥用、会让美国的海外制裁得到执行。

大卫·马库斯:Libra会满足“我们国家安全”的要求。他还重申,只有在监管方满意后,才会推出Libra。


参议员鲍勃·梅内德斯(Bob Menendez):如果美国想执行制裁,但其他地区的监管机构没有这种制裁,Libra的管理协会要怎样遵循制裁。

大卫·马库斯:对于管控网络的正确方法,要通过网络的进出口。


美国财政部长12条犀利表态:打击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加密货币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7月15日关于加密货币的新闻发布会上,将加密问题比作“国家安全问题”,并强调政府的“头号任务”是打击不良行为者利用加密进行恶意活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具有投机性,并被用于几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这确实是国家安全问题。财政部机构也将要求Libra等加密货币遵循最高反洗钱监管标准。


在发布会现场,史蒂芬·姆努钦针对Facebook加密计划、国家安全、数字货币金融监管、委内瑞拉石油币、G20数字货币讨论等十二个问题进行了犀利的回答。


链得得独家翻译了史蒂芬·姆努钦发言及问答实录如下:


史蒂芬·姆努钦: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最近很多人都对数字资产产生很大的兴趣,包括比特币以及Libra的加密货币等。有关Libra虚拟资产和虚拟货币的监管和监督的问题很多,但我们(财政部)主要对洗钱者、金融恐怖分子和其他坏人滥用虚拟货币表示严重担忧。


也就在本周,Facebook的Calibra项目代表将前往国会山讨论关于加密货币Libra的问题。在美国政府和国际金融界,最近也有大量与加密货币的数字资产监管和处理有关的活动。


很多人对数字货币都很感兴趣,这次我将针对财政部在这方面所做的事情进行一些简短的解释性评论,之后会让大家进行提问。


上个月,包括Facebook子公司在内的28家企业组建的Libra协会宣布,正在开发一种名为Libra的加密货币。财政部担心Libra可能被洗钱者和金融恐怖分子滥用。而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也被用于支持数十亿美元的非法活动,如网络犯罪、逃税、敲诈勒索、勒索软件、非法毒品、贩卖人口等,许多犯罪分子试图使用加密货币来资助他们的恶行。


这确实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美国一直处于监管提供加密货币服务实体的最前沿,我们不会允许数字资产服务提供商在阴影中运作,也不会容忍使用加密货币来支持非法活动。


财政部已经非常清楚Facebook、比特币用户和其他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他们必须实施相同的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AML和CFT)监管规则,作为一种对传统金融机构的保障措施。加密货币的汇款人必须遵守相关的《银行保密法》(BSA)义务,并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中注册。


很多人不熟悉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它是美国财政部下属一个局,负责通过传播金融情报来保护金融系统免受非法使用、打击洗钱并促进国家安全。仅在去年一年,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就收集了超过2000万份《银行保密法》报告,在过去11年一共收集了超过3亿份报告。


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基于《银行保密法》实施监管,并对货币服务业务和银行拥有联邦监管、监督和执法权限。管理货币服务提供商的规则同样适用于实物和电子交易。


作为货币服务业务,加密货币货币发送器需要像其他美国银行一样接受合规性检查。需要明确的是,《银行保密法》将对持有任何以比特币,Lirbra或任何其他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实体按照最高标准进行监管。


财政部非常重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我们将继续努力保护我们的国家,保护美国和全球金融体系。由于这些问题很受关注,所以我将回答一些问题:


问题1(1):美联储杰伊·鲍威尔上周表示,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将举行会议专门讨论Facebook的Libra产品,会议是否已经进行?您提到Facebook推出的这个产品,如果Facebook能够最终解决您对AML和其他问题的所有担忧,那么您是否希望Facebook从事加密货币发行业务?


史蒂芬·姆努钦: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会进行部长级会议,或副部长级会议进行讨论。目前已经与多家监管机构、以及Facebook代表举行了多次会议,也与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工作组召开了多次会议。


杰伊·鲍威尔和我每周都会见面,而且我们已经广泛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这些讨论还在继续进行。


在某种程度上,Facebook可以正确地做到这一点,并且可以正确使用适当的AML支付系统。这是一件好事,但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说服我们。


问题1(2):Facebook过去曾遇到过隐私问题。这会如何影响您的关注,以及您对拥有Libra的Facebook的关注程度如何?


史蒂芬·姆努钦:再强调一次,我只是说我们对隐私问题有顾虑。媒体上有关于潜在清算的问题,我不打算对此发表评论,但显然监管机构和其中一个监管机构正如我所说,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FinCEN,因此我想解释的原因之一是是否有银行或无论他们是非银行,他们都处于相同的监管环境之下。


所以在进入美国金融体系之前,必须说服我们并达到很高的标准,否则我们将追究其责任。


问题2:在上周的社交媒体峰会上,特朗普总统指责社交媒体对保守派的敌意。您能否向市场和每个人保证,政府将采取的任何行动都不是因为总统认为这些社交媒体巨头对他有偏见?


史蒂芬·姆努钦:我能再说一遍吗?我会告诉你的是,特朗普总统确实关注比特币和加密货币,这些都是我们长期以来的合理担忧。但我想强调的是,我们不会针对任何一个实体,每个人都按照相同的规则进行游戏。同样,无论您是走进货币服务提供商,还是走进银行,或者您是以数字方式进行交易,您都必须遵守相同的规则。


问题3:考虑到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你对那些计划投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美国人有什么建议吗?


史蒂芬·姆努钦:好吧,我想告诉他们要小心。首先应该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投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还有很多好东西值得投资,显然我们也知道这一点。


但是你知道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不希望犯罪分子使用加密货币。这是我们面临的头号问题,我认为加密货币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受到非法活动和投机的支配。我们将确保公众和投资者了解自己正在投资什么,以及是否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或其他监管机构,并且还要有适当的信息披露。


问题4(1):如果他们以正确的方式执行加密货币,那么您对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是否感到满意呢?


史蒂芬·姆努钦:我没有说我对他们推出货币感到满意。


问题4(2):如果他们以适当且安全的方式发布加密货币呢?


史蒂芬·姆努钦:但现在我并不感到合适。所以,我们仍然需要谨慎一些。我的意思是,在让我们感到适当且安全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问题4(3):但Facebook已经有了发币时间表——Facebook是否对政府坦诚?他们还需要多少年才能重获信任?


史蒂芬·姆努钦:我认为他们对政府的态度是非常坦率的,我不打算公开预测我认为Facebook会花多长时间才能达到我们对它感到满意的程度,但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还有部分原因是需要公众对加密货币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向公众提供保证的原因。


但在Facebook或其他任何人准备发币之前,我们将确保金融系统受到保护。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对于那些使用加密货币用于非法目的的人来说,我们将打击许多不正当活动。


问题5:谢谢部长。您是否能够介绍一下相关讨论、以及在加密货币这些特定领域里与其他G20国家进行的讨论。


史蒂芬·姆努钦:在这方面我们形成了很大的共识。正如我所说,两周前在奥兰多,美国刚刚卸任了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 — FATF) 的主席国职位。我在那里发表了主题演讲并被采纳。


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是全球最大的监管组织,比G20更大,并且设定了反洗钱(AML)的黄金标准。这些规则也都已经被采纳了。在G7、G20,我们有达成了普遍协议:即在美国,如果你处理美国的金融体系,你必须遵守相同的规则。这也是二十国集团其他成员非常关注的问题。


问题6:所以你说财政部关注的是那些使用加密货币的不良行为者,举个例子,比特币似乎在白人民族主义团体中非常受欢迎。财政部采取了哪些措施阻止这些不良行为者使用这些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


史蒂芬·姆努钦:这并没有与任何一个特定群体有关,我不会对任何特定群体发表评论,但我会告诉你的是,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正在进行多项调查,而且已经有执法行动,未来也会有更多的执法行动,我们将加强监管、监督资源,这是我们绝对关注的重点。


问题7:你在G7财政部长会议上是否寻求一些具体的协议,你是否有信心获得一份有利于美国的声明?


史蒂芬·姆努钦:再说一次,我的理解是,一般会有一份主席报告,但不会有公报。这次这项工作是法国在处理,我们在G7和G20都有工作组,这已经在G20通知中有过说明。我们对加密货币征税很感兴趣,关注国际税务问题对我们的讨论肯定有很大帮助。


问题8(1):早在三月份,财政部对委内瑞拉的加密货币“石油币”(Petro)施加了限制及制裁。我们的理解是,委内瑞拉政权仍在努力维持它的运转。能否告诉我们您从这些限制中得到了哪些的回应、以及您是否知道委内瑞拉石油币的最新情况?


史蒂芬·姆努钦:我目前不知道有谁真正使用它,或者是否被取消、又或是否真正取得任何成功。


问题8(2):限制有效吗?


史蒂芬·姆努钦:当然。


问题9:您之前不是担心一刀切的监管方式出问题吗?有一些加密货币监管已经由美国商品期货管理委员会(CFTC)负责,他们一直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一起工作,而且每个监管机构都在规则范围内完成了这项工作。不仅如此,现在还出现了Calibra,所以您似乎有点想一刀切地管理他们?


史蒂芬·姆努钦:不,我不认为我们在这么做。事实上,我想谈论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就是从去年开始,加密货币监管问题上就已经有很多活动在进行了。而且你知道,不管是国会、媒体、或者其他领域,Libra都引起了很多关注,但人们并没有意识到其他正在进行的工作,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有这种正在实施一刀切监管方式的错觉。


问题10: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具体说明刚刚所指的非法行为。能否举一些例子让美国人知道他们进入加密货币领域时应该避免哪些事情吗?


史蒂芬·姆努钦:再重申一下,如果在美国与合法实体打交道,那些与加密相关的合法实体确实需要遵守“KYC”(了解您的客户)和“反洗钱法”规则。如果正在寻找使用比特币来访问这些实体、并进入暗网交易,同时觉得自己不会被抓住,那么你错了,你是会被抓住的。


所以这是一个警告,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不要使用加密货币参与非法活动,因为我们会把美国财政部和监管机构的全部努力付诸实施。


问题11:新法规是否有利于传统银行,也许是以同样的方式?


史蒂芬·姆努钦:我们打算营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不管你是不是货币、或者你是银行,又或你是线上运营商、或者是PayPal。这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一直在鼓励金融创新,并且有很多创新也颠覆了传统银行的电子支付系统,许多人正在高效地使用美元电子支付系统,你知道我们将继续支持这些活动,并希望技术不断发展。


问题12:您觉得比特币价值的上涨是由欺诈引发的吗?是否有证据?


史蒂芬·姆努钦:我不打算进行推测。我不知道为什么比特币会交易,也不知道比特币在哪里交易。我不是在评论比特币的价格是高还是低,我在这里谈论的是监管环境,并警告人们不要使用非法手段。


注:本文由链得得综合自TheBlockCrypto,译者/Chaindder,编辑/柴利君。

【Libra“二战”国会实录】Calibra短期不考虑盈利,枪口直指支付宝、微信支付

美东时间7月17日上午10点,关于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的众议院听证会如期举行。本次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举办,主题为“审查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及其对消费者、投资者和美国金融体系的影响”。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Facebook区块链业务、暨加密货币Libra项目负责人,作为代表出席了本次听证会,接受诸位众议员质询。


这是美国国会关于Libra的第二次听证会,相比前一天的参议院听证会(详情参见【Libra听证会攻防实录】David Marcus:除非监管同意,否则不会推出Libra相比,这次众议院听证会的交锋异常激烈,期间,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帕特里克·麦克亨利(Patrick McHenry)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直言中本聪的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美国政府不应该去阻止这种创新,政府也无法阻挡这种创新,俨然一副比特币狂热教徒模样。



与此同时,除了和议员们偶尔打打太极外,马库斯还是披露有关Libra的更多信息,链得得对其中一些要点进行了梳理:


1.Libra一半的储备金是美元。大卫马库斯在接受众议员质询时表示,支持Libra的储备将主要是美元资金,美元资金将占一半的比例,其他的储备还有欧元、英镑和日元资金,而这些储备将由G7的监管机构将进行监管,避免50%的美元储备不会转换为其他货币,比如面临恶性通胀而大幅贬值的委内瑞拉货币。


此前火币中国CEO、火币中国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袁煜明曾向链得得表示,如果Libra变成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通用价值尺度,一篮子货币里面有什么就变得很重要,而那些没有被纳入在一篮子货币里的主权货币,将面临巨大的冲击。如果Libra的锚定的一篮子货币里面真的有一半是美元,这是否意味着美元霸权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强化。而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2.“一国一策”,在不同国家,Facebook将用不同方式推行Libra。众议员弗伦奇·希尔(French Hill)问到如何在货币管控的国家推行时,大卫·马库斯表示,Facebook将在不同国家用不同方式推行Libra。


面对众议院中国企业会不会成为Libra的成员这个问题时,马库斯未正面回应,而是说这是由Libra协会决定的,Libra协会的原则是,如果Libra在某个国家无法使用,那么这个国家的企业就不应该被运行成为Libra协会成员。这点似乎在暗示,如果中国允许公民使用Libra,那么中国的企业也能够成为Libra协会成员。


3.Libra赚钱的两大“法宝”。众议员问道对于Facebook如何利用Libra赚钱,大卫·马库斯回应称有两种方式:其一、数十亿人口能够进行交易可以推动小型企业发展,间接推动Facebook广告业务的发展;其二、随着时间推移,如果赢得用户使用Calibra钱包的信任,我们会将业务从从线上和线下商最终扩展到贷款和个人财务管理,以及与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但由于Calibra要实现近乎零成本的P2P交易,所以Calibra近几年不会考虑盈利问题。


4.Facebook不会对Libra实现垄断。面对众议员关于Facebook可能对Libra实现垄断的疑虑时,马库斯称Libra是开源软件,属于社区,Facebook将会放弃对代码和网络的控制,而且根据设计,在Libra协会中,没有人能够获得超过1票(即总票数的1%)的权力,即使Facebook收购了Libra协会中的一个成员,也不会对Libra有更多控制权。


5.枪口直指微信支付、支付宝。在听证会上,大卫•马库斯明确表示Lirba肯定不是一个证券,可能是一种商品,但Facebook希望将其看作是一个支付工具,并首次默认了Libra将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的事实。


据链得得此前消息,在此前的参议院听证会上,与会的参议员们的态度分歧较大。以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克拉伯为代表的议员们对Libra整体看好,虽然承认了Libra的未来不确定性,但对Facebook支付系统的目标仍是大加赞扬。而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民主党副主席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则代表持更加谨慎态度的一派,不愿相信Facebook,并且表示如果Facebook执意推进Libra,或提出立法进行监管。


参议院听证会上的“五五开”,使得公众愈加好奇众议院诸位议员对于Libra的态度如何。


在众议院的听证会开幕词中,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在将facebook比喻为富国银行和易速传真(Equifax)的结合体,表示Facebook将同时具备银行和信息传播能力,而它也应当前两者一样接受监管,同时众议院将评估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及其钱包Calibra对金融体系影响,并讨论出现了一份名为《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的讨论草案,据悉该法案目的是阻止科技巨头成为金融机构。


而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Patrick McHenry)在致词中表示,华盛顿必须避免成为扼杀创新的地方,不能因为我们暂时无法理解技术创新,就选择禁止。帕特里克·麦克亨利指出,事实上,无论今天是不是Facebook,这种改变已经到来,区块链技术是真实存在的,Facebook进入这个新世界只是对这一事实进行了确认。中本聪的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我们不应该去阻止这种创新,政府也无法阻挡这种创新。


没错,参议院听证会上演的戏码在众议院又一次上演了!不过这次的正副主席的立场似乎进行了调换。



相比参议院听证会,众议院听证会现场火药味更加十足。


在接受质询时,面对议员的犀利问题,经验老道的大卫·马库斯有时也是不知所措。众议员卡罗林·马罗尼(Carolyn Maloney)提问道,Facebook是否会承诺实施一个由美联储和SEC监督的100万用户的小型试点计划然后再全面启动,大卫·马库斯回应Facebook提前发白皮书就是为了有充分的时间做Libra,准备继续说时。马罗尼丝毫不给面子,直接打断马库斯,称如果Facebook不愿意承诺做测试,Libra根本就不应该上线。


甚至有议员称,Libra对美国的伤害堪比911,它对毒品贩、逃避制裁者以及其他犯罪分子绝对是天赐之物。更威胁称,如果Libra被用于恐怖主义袭击,100个律师都保不住扎克伯格,他就等着接受美国人民的审判。



与此同时,众议院听证会的另一个特点是,议员们与作为行业创新者的Facebook信息鸿沟愈发明显。


本次众议院听证会的主题英文原称“Examining Facebook’s Proposed Cryptocurrency and Its Impact on Consumers, Investors, and the American Financial System”,这里用的单词是“Cryptocurrency”,中文译作加密货币。让人不禁认为,在众议院角度,是否是将Libra划分到了诸如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区域。而大卫马库在回应中也是抓住了这点,特地将Libra称作digital currency,而非是cryptocurrency,同时强调与加密货币相比,Libra有很大不同。


期间更有议员提问,Libra将法币作为储备金的意义何在?想必马库斯也非常无奈,难道这位议员参加听证会之前也不瞅一眼Libra白皮书?马库斯回应称,这就是为什么Libra和加密货币不同的地方,加密货币得价格波动性极大,而Libra因为有法币储备金,价格稳定,更适合用作一种支付工具。


事实上这不仅是美国的所存在的问题,在其他国家也相应存在。Libra想要完成它的使命,让成本更加低廉的跨境汇款等金融服务普及到世界各地,就注定要跨越这些鸿沟,它未来的路还很长,也一定不容易。


注:本文为链得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内容合作请后台留言或联系邮箱shengsun@chaindd.com。

【得得白话】莱特币即将减产,“减半行情”效应依旧奏效么?

2019年初,我们说身处市场的寒冬,但对后市充满期待。IEO的风靡带来了市场的转暖,半年时间,市场迎来了小牛市。在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Libra项目白皮书后的几天,主流货币价格更是达到了目前为止的年内巅峰。


截止发稿前出现的回调走势让还在观望的投资者犹豫着是否入局,同时也思考着下一轮大幅上涨又会在何时?或许,在8月份的莱特币减产中会露出眉目。



先来说说数字货币始祖“比特币”。在设计之初,比特币的总产量就被固定了,总共2100万个不得增发,达到了控制通货膨胀的目的。将获得数字货币的方式称为“挖矿”是个非常贴切的形容,随着不断的“挖掘”,越来越少。


2009年比特币诞生的时候,区块奖励为50个比特币。诞生10分钟后,第一批50个比特币产出了。随后比特币就以约每10分钟50个的速度增长。当总量达到1050万时(2100万的50%),区块奖励减半为25个。当总量达到1575万时(新产出525万,即1050的50%),区块奖励再减半为12.5个。


在比特币的设计体系中,4年内只有不超过1050万个,之后的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约2100万个。


截止目前,比特币已经进行了两次减产:

2009年01月03日  诞生传世区块  约10min/ 50个BTC

2012年11月28日  第一次减半   约10min/ 25个BTC

2016年07月10日  第二次减半   约10min/  12.5个BTC

2020年05月23日 (预计下次减半) 约10min/ 6.25个BTC


数据来源/IDGUIL


业内一直有“比特币金,莱特银”的俗语,受比特币的启发而推出的改进版数字货币莱特币,自然也是效仿了比特币的设计模式:总量固定,定期减产。但莱特币预期总产出为8400万个莱特币,是比特币总货币量的四倍之多。


截止到目前,莱特币发生过一次减产:

2011年11月9日  正式发行  约2.5min/ 50个LTC

2015年8月26日  第一次减半  约2.5min/ 25个LTC

2019年08月06日 (预计下次减半) 约2.5min/ 12.5个LTC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而莱特币价格达到巅峰却是在2017年12月,价格突破了300美元。


减半前的上涨更像是预热,减产所带来的大影响在后期走势上更为明显。回顾比特币减产的行情变化,2012年11月比特币第一次减产,在减产后的一年之内价格上涨超过80%。2016年7月比特币第二次减产,减产后的一年之内,价格从546美元的价格最高攀升至2900多美元,翻了近5倍。


但莱特币减产后的上涨走势并没有比特币来的那样明显,但最终,依然有价格的攀升。


2019年至2020年,莱特币结束减产,比特币减产开始预热,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中的减产“难度炸弹”也或执行。主流币种接连减产,“减半行情”效应能带来上涨的局面,但市场面临的挑战也不会减少,暴涨的历史是否还会重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次!比特币的虚拟财产属性获司法机关认可

2019年7月18日,首例比特币财产侵权纠纷案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宣判。经过本次庭审,法院确认了比特币“虚拟财产”属性。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国法院系统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虚拟财产属性的首次认定。


不过,在此次庭审中,法院认定原告主张侵权责任的依据不足,驳回了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关于比特币虚拟财产的属性,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比特币具有财产作为权利客体需具备的价值性、稀缺性、可支配性,应认定其虚拟财产地位。


从财产的构成要件看,首先,比特币具备财产的经济性或价值性,比特币通过“矿工”“挖矿”生成的过程及劳动产品的获得,凝结了人类抽象的劳动力,可以通过金钱作为对价转让、交易、产生收益、对应持有者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


其次,比特币具备财产的稀缺性,其总量恒定为2100万个,供应受到限制,作为资源其获得具有一定难度,无法随意取得;


最后,比特币具备财产的排他性和可支配性,作为财产具有明确的边界、内容并可以被转让、分离,其持有者可以对比特币进行占有、使用并获得收益。


综上,比特币等“代币”或“虚拟货币”符合虚拟财产的构成要件,虽不具备货币的合法性,但对其作为虚拟财产、商品属性及对应产生的财产权益应予肯定。


本案的代理律师之一链法团队庞理鹏律师告诉链得得app,事实上,这是我国法院第一次对比特币的虚拟财产属性进行较为全面的论述,第一次明确认定比特币具有财产作为权利客体具备价值性、稀缺性和可支配性。这种我国司法机关直接在判决当中的认定,对此后因比特币在内的其他代币或者虚拟货币而引发的纠纷和争议的处理,具有非凡的意义。


《民法总则》中已确立了网络虚拟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我国法律法规对互联网环境中生成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之属性尚无明确规范。


虽然中国人民银行等部委曾发布文件否定“虚拟货币”作为货币的法律地位,但并未对其作为商品的财产属性予以否认,《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亦提到 “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


关于这起案件,要回溯到近6年前。


2013年11月,原告吴某通过被告淘宝公司经营的“淘宝”网络平台向“FXBTC”网站的运营者(即被告上海某科技公司)购买了2.675个比特币并储存于公司所提供的比特币钱包中。


但是直到2017年5月,当吴某再次登录“FXBTC”时发现该网站已在2014年被关闭。但该公司关闭网站时,并未向原告进行过任何提示,致使其购买的比特币无法找回。


因此,吴某要求两位被告进行赔偿。


原告认为,比特币、莱特币等互联网虚拟币以及相关商品为淘宝网禁发商品,被告淘宝公司没有履行审核义务,导致原告在其经营的网络购物平台上买到了禁止交易商品,受到损失。原告认为两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直接造成了原告的经济损失,故原告要求两被告共同赔偿损失76314元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但是,法院认定原告主张侵权责任的依据不足,驳回了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原告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用于购买比特币份额的19920元支付对象确系被告上海某科技公司,也未能证明其已实际获得相应的比特币份额,对于其支付涉案19920元前双方如何约定权利义务、支付后有无获得FXBTC.com网站的充值码、上述款项是否已实际在FXBTC.com网站充值、有无对应的FXBTC.com网站账号等等情况均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


杭州互联网法院提醒人们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法律谚语有云:“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面睡觉的人”,我国民法总则规定一般民事案件的诉讼时效是三年,故在知道自己权利被侵害后应注意及时维权,以免出现超过诉讼时效,导致无法维权的情形。


【链得得独家】火币HUSD率先升级为“破产豁免级”稳定币,独立锚定美元

17日晚间,火币全球站发布最新公告,宣布将此前推出的稳定币HUSD进行升级。HUSD将会从代表一揽子稳定币解决方案升级成为一个独立锚定美元的稳定币HUSD Token。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升级是HUSD的第三次升级,前两次升级主要把HUSD与稳定币、美元的兑换价进行了一些动态调整,而这次升级则是直接锚定美元。


据火币官网介绍,HUSD Token是火币资本投资的Stable universal与Paxos Trust合作发行的合规稳定币,与美元1:1锚定,由Paxos Trust托管美元资产。


Paxos Trust是获得纽约州特许批准的信托公司,受纽约州金融服务管理局(NYDFS)监管。2018年9月,该公司推出了受监管的稳定币 Paxos Standard(PAX)。


也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HUSD成为了受纽约金融服务部监管的合规稳定币。


火币方面向链得得独家回应称,HUSD是破产豁免级别的稳定币,即使发行方Stable公司和资金托管方Paxos公司破产,用户仍然可以安全的拿到资金,“我们为每个账户提供了FDIC保险”。


FDIC全称为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是美国政府的一家独立机构。若购买了FDIC保险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倒闭,FDIC可保护在该受保银行储户的存款免受损失,存款者可得到一定数额的赔偿。


Stable Universal的首席执行官说:“今天的加密货币市场,需要一个安全、值得信赖的稳定币,这个币可以完全兑付和控制风险。我们很高兴Huobi能推出HUSD Token,让我们能够以其庞大的客户群迅速建立流动性。结合Paxos的良好声誉,我们可以提供最高水平的监督和保护产品。”


Paxos作为一家信托公司,将对所有开立账户的KYC认证和反洗钱合规性进行审核,并管理Huobi Token的美元存款准备金。而且每个月都会有一家顶级审计公司对其资产进行审计认证,以确保美元储备与HUSD Token的供应相匹配,但是火币和Stable公司并没有公布这家“顶级审计公司”的名字。


此外,Stable Universal将与第三方合作进行智能合约审计和链上交易监控。


用户除了在Huobi Global交易HUSD Token外,还可以通过Stable Universal以1:1的比例获得HUSD Token。



去年10月份,火币推出HUSD稳定币解决方案。所谓解决方案,是指当用户在火币交易所充值PAX、TUSD、USDC、GUSD任意一种稳定币的时候,在账户中会体现为HUSD;当用户提币的时候,可以选择提出任意一种稳定币;当一种币存量不足时,也可以选择提出其他稳定币。


所以,火币的HUSD解决方案并不是真正的稳定币,背后没有资产抵押,没有发行规模,它只是给用户提供了一个便捷通道,也被看作是“稳定币中的稳定币”。


可以注意到,该解决方案中,GUSD和PAX是美国纽约金融服务局批准的稳定币,USDC是基于ERC-20发行的稳定币,TUSD独立于交易所,且是由独立第三方信托公司托管的稳定币。但是唯独没有最早开拓稳定币市场的USDT。


问题出在了USDT身上,人们开始不信任它。USDT由美国Tether公司发行,按照承诺,用户每买入1USDT,Tether公司就会存入等额的美元资产作为储备。但是Tether公司始终没有公开自己的储备金账户,人们质疑Tether是个空壳公司,背后没有足额的储备金。


而且USDT还随意增发,导致市面上流通的USDT越来越多。这被看作是Tether公司在充当中央银行角色、主动印发钞票的危险行为。


今年以来,USDT更是频频“闹事”。4月25日,USDT的发行公司Tether被纽约州检方告上法庭,推测Tether凭空发行8.5亿美元来补Bitfinex的亏空。此后,USDT的增发更是显的随便,6月份USDT共增发3.74亿美元,总发行量达到36.82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USDT仅在6月的增发量就相当于TUSD、PAX等稳定币种的总发行量。


USDT四面楚歌,市场上关于“USDT要崩盘、USDT不值得信任”的声音不绝于耳。火币全球站CEO七爷向链得得说:“如果USDT很稳健,我们没有动力去改变它,现在我们担心它有风险。与此同时,很多用户的资产都构建在USDT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给用户一种选择。”他指出,这也是很多公司做独立稳定币很重要的原因。


今年以来,三大交易所已经陆续入局稳定币市场。3月28日,OK集团在自己的公链OKChain上推出美元稳定币 OKUSD;6月3日,OK集团上线ERC20标准的美元稳定币USDK;6月17日,币安在自己的公链Binance Chain上推出锚定比特币的代币(BTCB)。然后就是火币升级后的HUSD Token。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HUSD解决方案进行过两次升级,主要围绕在调整HUSD与稳定币的兑换价格上。在1月份的第一次升级中,取消了各稳定币与HUSD 1:1 刚性兑换比例,HUSD价格开始与法币美元盘价格绑定;6月份的第二次升级中,继续调整了HUSD与各稳定币的兑换价,强调了加权平均。


可以发现,HUSD锚定的是几种主流稳定币,但是这些稳定币的价格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稳定,所以,火币“渠道商”的角色并不好当,火币也一直在寻求调整“美元—锚定的稳定币-HUSD”的合理兑换价格。


从前两次升级中可以明显看出,HUSD在逐渐脱离稳定币的价格干预,并逐渐向美元看齐。而这一次,火币选择了相信自己:独立于其他稳定币,直接锚定美元。


【行情日报】BTC头肩底形态渐成,多头占据主导

链得得 ChainDD.com

今日行情分析币种:BNB / HT / OKB / BTC / ETH / BCH / EOS / ETC / XRP / LTC

作者|哈希派

头图|Unsplash

作者:哈希派,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

往期文章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哈希派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火币研究院:直击Libra听证会, 解析美参众两院立场与监管思路

链得得 ChainDD.com

本文主要就参众两院关心的核心话题进行了梳理和深入解读,包括如何满足多国监管、寡头机构如何做到数据隐私、Libra数字货币的性质、Libra的安全性、Libra在金融层面的稳定性以及Facebook发起Libra项目的动机等话题。

作者|火币研究院

头图|Unsplash

作者:火币研究院,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

预测一下这两场听证会的结果,Libra还能继续推进吗?

往期文章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火币研究院



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用手机发文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为什么开OTC而不是交易所?关于吴忌寒Matrix的三个问题

援引彭博社消息,吴忌寒、葛越晟联合比特大陆以及部分VC投资设立的新项目——OTC平台Matrixport(以下简称Matrix)已于7月8日正式上线。该项目定位于数字资产的托管、交易、投资与借贷业务,葛越晟任CEO。


从披露的信息来看,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


1. Matrix为什么定位于OTC平台而不是交易所?

2. 为什么是葛越晟担任Matrix CEO而不是吴忌寒或是詹克团?


以相关研究结果来看,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区块链,OTC是机构等大客户入场的主要渠道,而业内现有OTC平台存在交易方式单一、深度不足等问题。


作为矿霸的比特大陆拥有全球最庞大的矿工群体资源,一方面,矿工群体需要将自己手中的比特币等代币变现或者通过金融服务使其升值,另一方面,庞大的矿工群体意味着Matrix将拥有充足的代币储备及流动性。


所以,Matrix本质上是一家区块链资产银行,利用矿工手里的代币资源及储备,为机构等大客户入场提供渠道。这也是曾在比特大陆负责投资业务的葛越晟,成为Matrix CEO的原因。



在弄清问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下什么是OTC。


OTC(场外交易,Over The Counter)是最主要的金融资产交易方式之一,通常分为本金柜台(principal desk)和代理柜台(agency desk)。


本金柜台类似电商自营模式,OTC平台拿出自有资金购买用户想要的资产,再转卖给用户,风险自担。


而在代理柜台模式中,OTC平台则类似支付宝,只为买卖双方做资金担保,不直接参与到交易中。


比特币早期的买卖都是通过OTC方式进行的,大家在QQ群里让威望较高的用户作为第三方担保。“94事件”后,火币、OKEx、ZB等交易所都采用代理柜台模式推出了OTC平台。



1.瞄准传统机构。


OTC向来是传统金融机构最偏爱的入场渠道之一,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OTC交易隐私性强,仅有买卖双方参与者可以获取价格等相关信息,最重要的是双方成交情况不会在盘面上体现。其次,OTC交易参与者可以在交易基础上,附加其他条件。此外,OTC可以避免大额资金进出造成盘面剧烈波动。

TABBGroup曾在分析报告中指出,比特币的场外交易量规模至少是交易所交易量的两到三倍。事实上,矿工、机构等比特币大额持有者更喜欢从OTC渠道进行交易。


其次,比特大陆高级投资总监葛越晟任CEO也可以看出Matrix的目标是机构等大客户。在比特大陆去年提交的IPO招股书显示,葛越晟担任比特大陆执行董事兼高级投资总监,职责是负责投资活动。

2.加密货币银行


从当前披露的业务来看,Matrix像极了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结合体。


商业银行的职责是通过存款、贷款、汇兑、储蓄等业务,承担信用中介的金融机构,主要经营的业务是存款和贷款。


投资银行主要从事证券发行、承销、交易、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投资分析、风险投资、项目融资等业务。商业银行与金融银行的属性,与Matrix符合数字资产的托管、交易、投资、借贷业务的定位。


我们可以想象下Matrix未来的业务场景。除法币与数字货币相互抵押外,用户可以将自己的数字货币转账至Matrix指定地址进行存管,或将自有数字货币存放到钱包中存管,并向Matrix提供OP_Return信息以显示地址中的货币数量。


Matrix会将存管的代币进行投资或贷款,并以发放自有代币的形式向存管用户计息。



矿工要比其他人更能体会到行情变化。


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迅速腰斩,寒冬来了。在持续1年震荡下跌之后,百余家深圳矿机代工厂代币。就连被誉为“天才少年”的烤猫矿机创始人,也在这场浩劫中神秘失踪。


在那个冬天里,吴忌寒为了能让比特大陆活下去,不惜卖掉部分矿机,以节省成本。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吴忌寒表示,2014年底,我们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则更悲观一些,“如果价格继续下降,也许比特大陆会倒闭”。


今年7月,币信矿池发布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币信矿池将于7月20日关停所有挖矿服务器,并停止运营。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请各位矿工于7月20日前切换到其他矿池。”


事实上,比特大陆收入结构一直在“变软”,曾先后投资了ViaBTC、Antpool、BTC.com等矿池,以及RSK、Hitchain、Elastos等项目,并将自营挖矿收入占比从20.3%降到3.3%。


今年5月,比特大陆自有比特币挖矿业务算力环比减少88%,截至5月7日,SHA265(包括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算力已经下降到237.29PH/s,在一个月之前,这一数据是2072PH/s,相当于13万台S9矿机。


作者:囚徒戈多,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